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疯狂特种兵>第1章 我是放牛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章 我是放牛娃

小说:疯狂特种兵 作者:米加步 更新时间:2015/8/25 18:18:09

第1章 我是放牛娃

龙翼特种大队队长陈飞扬手中的尖刀挑断了最后一根红色导线,炸弹定时器定格在了03,没有爆炸,他长吁了一口气。

“砰!”

一声重响,声音很特别,他知道这是雷明顿重型狙击步枪射出来的子弹,而子弹的目标就是他本人,或者是这个定时炸弹。

“轰!”

一声巨响,红黄色的火电光突然爆起,巨大的烈焰瞬间就把陈飞扬吞没,无影无踪。

---

陈飞扬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阳光很强烈,刺的他睁不开眼睛,手捂着眼睛,他就坐了起来,手搭凉蓬眯着眼睛四处看了看。

这是一处山坡,周围全是一望无边的座座大山,近处葱绿,远处朦胧。离他不远处,有三头黄牛正在低头吃着青草,津津有味儿,很好吃的样子。

陈飞扬咂咂嘴,嘴里干巴巴的,没有一点儿口水,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放着一根枣木把子的皮鞭,鞭稍长达两米,破烂的小褂子的口袋里,却装着一堆红枣大小的石头。

陈飞扬正在纳闷石头的用途,不远处灰影一闪,抬头看时,一只灰色的野兔就已经窜到了几十米开外。他想也没想,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石头就向着野兔扔了过去。

速度快,力道猛,而他扔的那个点,也正是野兔下一刻即将奔跑到的位置。

叭!

一声响处,石头和野兔撞击在了一起,野兔翻了几个滚儿,倒在草地上就不动了。

陈飞扬这才明白,口袋里的石头还有这个用处。

他跑了过去,抓着野兔的长耳朵,就把兔子给掂了起来。

野兔的头部被石头打中,血窟窿还正在往外冒着血。

正好肚子饿着呢,就把这只兔子烤熟了吃。

可是,陈飞扬找遍全身,也没有找到他的刀子。

“娃!还在那里弄啥呢?回家吃饭了。”这时从一座小山包后面转出来一个老头子,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正冲着他招手。

“哎!”陈飞扬答应了一声,冲着老头子招了招手。

老头子一转身,就消失在了小山包后面。

陈飞扬挥起手中鞭,驱赶着三头黄牛,手里掂着死兔子,向着老头子消失的方向走去。

过了那个小山包,陈飞扬才看见了一个小山村。

这是陈家村,也就一百多户人家,靠山吃山,在山上打猎放牛种一些靠天收的小米玉米之类的农作物为生。

陈飞扬赶着牛来到村口,那个老头子还等在那里,和老头子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戴着八路军帽子,却穿着一身老百姓的便装的中年人,一把大肚盒子捌在腰里。

“娃,叫侯队长,以后,你就跟着他,去打小鬼子,你是咱们老陈家的最后一个男娃了,一定要给咱老陈家争气。”老头子说着,眼里挤出来几滴浑浊的老泪。

“侯队长,能给我发枪吗?”陈飞扬一听,要去打鬼子,心里高兴的跟喝了蜜糖一样。上辈子死的冤枉,被炸弹给炸死了,这辈子要多杀鬼子,才能赚回本儿。

“娃,你不害怕?”侯队长看着陈飞扬发光的眼睛,心里也是一阵的欣喜,这小子胆子大,是个当兵的好种。

“当兵不害怕,害怕不当兵。杀鬼子是我最高兴做的事情。”陈飞扬喜笑颜开,眉飞色舞的。

侯队长也被他说乐了。

“老爹,你家娃真是个当兵的好种,以后就跟着我了,你老放心就是了。”侯队长冲着老头子说。

“啥放心不放心的,不打跑了小鬼子,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那就跟你走吧。”老头子很不舍的从陈飞扬的手里接过了枣木把鞭子,赶着三头牛,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兔子!”陈飞扬冲着老头子喊了一嗓子。

老头子就跟没有听见一样,心里面想着,一只兔子,就留给娃吃吧,家里也没有啥东西给娃当干粮的。

陈飞扬看着老头子的背影,悲兮兮的,想说点儿啥,却又不知道老头是到底是他的什么人,正想着的时候,老头子和牛一起就消失在村子里的一个拐弯处,没有了影子。

侯队长在陈飞扬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说:“娃,走,去见见你的新战友。”

“哎!”陈飞扬答应着,就跟着侯队长向前另外一座山头走去。

一连爬了五门个山头,才来到一座破山神庙前,庙前有个年轻的男人,也是老百姓的穿着,衣服补丁落补丁的,手里却拿着一支老土枪。

“队长!”年轻男人见到侯队长,赶紧向他敬礼。

“娃,这是二黑,叫哥。”侯队长笑着说。

“二黑哥。”陈飞扬咧嘴一笑,说。

“娃,真乖,多大了,叫啥名字呀。”二黑伸出手来,摸着陈飞扬的头。

“我叫陈飞扬,我就这么大。”陈飞扬大声地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多大了,心里还多少有些郁闷。

“哈哈哈。”侯队长和二黑一听都笑了。

进得庙里,还有十几个手持土枪,还有梭标的,衣服也更杂,都是一些土里土气的老百姓,不过,年纪都不大,二十上下岁,就数侯队长年纪最大了。

“娃的大号叫陈飞扬,很霸气的名字。”侯队长笑着说。

侯队长一一把这些人给陈飞扬介绍了,这是老万,那是大猛二猛,这是二杆子,那是牛根子,一会儿的功夫,陈飞扬就把所有人的名字和长相记在了心里,博文强记,是陈飞扬的其中一个特长。

“老万,娃就先跟着你,把你的本事都教给他,不要保留,打鬼子用的上。”侯队长把陈飞扬拉到了老万跟前。

老万一点儿也不老,而且,年龄比侯队长还小着两三岁,只是因为他是跟着侯队长一起来的,其他的人都是他们后来发展的。老万的腰间捌着一支三八大盖的刺刀,陈飞扬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没有见到三八大盖,让他有些失落。

“是,队长。”老万答应的相当干脆利落。

侯队长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山神庙,并没有再跟陈飞扬多说一句话。

老万仔细看了看陈飞扬,说:“陈家村的?”

“嗯。”陈飞扬嗯了一声。

“多大了?”

“你看我像多大了?”

“也就十六七吧,超不过十八,脸上的白毛还没有褪呢。”

“那就算是吧。”

老万对陈飞扬的回答有些不满,什么叫就算是吧。

“你手里的兔子,是怎么回事?”老万耷拉着眼皮,看着陈飞扬的左手里一直掂到现在的兔子,问道。

“下午晌在山上放牛,自己打的。”陈飞扬很自豪地说。

“用啥打的?你还有枪?”老万一听,就来了劲儿。

旁边的人一听老万的话,也都马上围拢了过来。他们倒想要看看,这个才十六七的娃有着怎样的本事。

“我没有枪,我用的是这个。”陈飞扬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核桃大小的石头来。

“嗯?”老万和其他的十几个游击队的队员们都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地看着陈飞扬这个小小的放牛娃身上。

“娃,你唬呀?”老万第一个不相信。

“是,有点儿吹牛皮,这才多大,就敢这么吹。”牛根子也摇了摇头,一脸的鄙夷。

“嗯,我信,是娃扔石头打的。”二杆子却说,他一脸严肃地看着陈飞扬。

“二杆子,也就是你这个二杆子货才相信一个放牛娃的话。”大猛瞪了二杆子一眼。

“---”陈飞扬很无语,这些人咋就头发不长,见识却如此之短呀。

“二杆子,这只兔子给你,交给伙房,炖肉吃。”陈飞扬说,把手中的野兔递给二杆子。他并不想辩解,没有意思。

“好哩。”二杆子接兔在手,嘴里流着口水,就一溜烟地直奔山神庙后面的伙房而去。

众人看着二杆子跑的没有了人影,才又转过头来,看着陈飞扬。

“娃,你还会啥?”老万看着陈飞扬,又说。

“老万,你们也别问了,我啥也不会,就会吹牛皮,因为我就是个放牛娃。”陈飞扬没好气的说。这些人真特么的有些欠揍,说实话都不相信,还有什么好说的。

“哟,来脾气了。这小娃有个性,是个犟种子货。”老万一听,转圈看了看众人,笑着说。

“娃,看你是个有脾气的娃,会放枪不?不会放的话,我教你。”老万笑着说。

“就你那老土枪,我还真的不稀罕。”一听这话,陈飞扬把小脸一仰,眼望着山神庙的屋顶,看着梁上的那一窝燕子。

一只燕子,噗,屙下一团白屎,掉在了陈飞扬的鼻子上。陈飞扬并不生气,手指一抹,就弹了出去,把手指往衣服上一蹭完事。

“二猛,把老子硬货拿来,让这二货的娃见识见识。”老万有些生气了,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是!”二猛高声答应着,就冲到了老万床铺子跟前,一阵翻找,就把一支还包着油布的三八大盖给提了过来。

老万接枪在手,三下两下就把油布给扒了个精光,一支八成新的三八大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没有刺刀,

“娃,见过没?”

“鬼子的三八大盖,你们还有这枪?”陈飞扬一看三八大盖,眼睛也是一亮。

“噢?你这娃,不简单呀,这枪你见过?”老万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因为从陈飞扬的话里听出来,这娃对三八大盖并不陌生。

“见过,没用过,不知道好用不好用?”陈飞扬说道。

老万他们一听,一个个差点儿没有把鼻子给气歪了,现在最好的枪就是这三八大盖了,还特么的说好不好用。

“娃,咱可说好了,你也别在这里吹牛皮,如果你能把这支三八大盖给放响了,我老万就做主,枪归你了。”老万瞅着陈飞扬,一下子就把他给逼上了绝路。老万不相信,这小子还真的成了精不成。

别的游击队员一队,都急红了眼睛。心里骂道,老万你个傻二货,缺心眼子,怎么就能把这么好的枪拱手送人呢?

“不行!”二猛大喊一声,就不愿意了,“把枪放响那太容易了,得打个东西啥的。”

“就是,得有个赌头儿,不能太便宜了这娃。”大猛也赶紧着说,给他的兄弟捧捧场。

二杆子此时早就从庙后面的伙房回来了,看到这个阵势,就说:“嗯,我看这娃是个茬子,这三八大盖放在他手里,比放在老万手里强多了,最少能多打死几百个鬼子。”

“二杆子,看我一会儿闲了,咋给你松松皮子。”老万一听,咬牙切齿地说。现在正在跟陈飞扬较劲儿,真的是没有功夫搭理二杆子。

而二杆子一听,早就跑到了庙门口,冲着老万傻笑,或者是在笑老万傻。

“走,外面地方宽绰,让娃放一枪,看看娃的招子亮不亮。”老万把大手一挥,手里拿着三八大盖就往外走,此时的他,还真舍不得把枪让陈飞扬拿着。

“这娃还人不大,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牛根子继续在旁边煽底火,唯恐天下不乱。他压根儿就不相信,一个十六七岁连枪杆子也没有摸过的娃,会使三八大盖打东打西的。

众人呼呼啦啦地就往外面走,凑热闹是他们的一大爱好。侯队长走了,是去领任务去了,他们也只能闲呆着发慌。

庙外是一片空地,比较平坦,也算是个小广场,方圆二十多米的样子,广场下面就连着下山的小路。老万看着前方,看看左边,看看右边,正在寻找什么目标。

正在这时,一只黑白相间的喜鹊被众人从一棵树上惊飞,正在向远处飞去。

“老万,就让娃打下那只喜鹊吧。”二猛高声叫了起来。

“娃,拿着枪,枪里有三发子弹,把喜鹊打下来,枪就是你的了。”老万也不含糊地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陈飞扬能一枪打下喜鹊,所以,给了他三次机会。不过,就是这三颗子弹,老万也是很心疼的。

陈飞扬也不答话,从老万的手里接过枪来,一看,枪尾还在右边打着,保险还没有打开。他打开保险,向前推动枪尾,转到左边,枪处于待击发状态。

左手持枪,右手拉动枪栓,叭叭,顶上了一颗子弹,抬起枪口,眼睛看着空中高飞的喜鹊,也不瞄准,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处,正在空中飞行的喜鹊身体一颤,双翅停摆,身体停止向前飞行,从空中直上直下地就摔了下来,掉在了不远处的山坡的草地上面。

“打中了!打中了!”二杆子一边高声叫着,一边冲向了喜鹊掉落的位置,像一头快乐的野猪。

“我打的是喜鹊的头。”就在众人都在看向二杆子奔跑而去的身影时,陈飞扬突然说了一句。

老万带头的众人脸上惊讶还没有退去,听到了陈飞扬这句话,更是以看妖怪的眼神看着他。

二杆子奔跑的速度那是相当的快,一来一回,也就吸一袋烟的功夫。

“二杆子,打哪了?”老万很不心甘地问。

“头,打头了。”二杆子很高兴地说,把喜鹊递给了老万,众人都围了过来看时,子弹是从喜鹊头的左侧下方打进去,从右侧上方穿出去,头被子弹打了个对穿。这也是三八大盖最典型的杰作,贯穿伤。

“老万,这娃是妖怪变的,认栽吧?”牛根子一脸的茫然,看了看陈飞扬,又看了看老万。

“老万,我看这娃是蒙的,瞎猫碰上了个死耗子。”二猛还有些不服气,他早就想要老万手里的这支三八大盖,而一直未能如愿,没有想到,陈飞扬今天刚来,就把他的心头肉给剜走了,这怎么能行呢?

“娃说了,他打的是喜鹊的头。”老万心服口服,他是绝对不会赖账的。

“这,---”二猛还想说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总不能这么大的人了跟一个孩子打赌输了还输不起吧。

“娃,你叫啥?”老万看着陈飞扬,心里是又疼又高兴。疼的是枪输给这个娃了,高兴的是,这娃的枪法如此神奇,以后打鬼子那可是把好手。他想好好地记住陈飞扬的名字。

“我叫陈飞扬。”陈飞扬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本来他不想说的,因为刚才侯队长在的时候,他已经报过了自己的大号,很显然这些货根本就没有想要记住他的名字。

“陈飞扬,好名字,陈飞扬。”老万的嘴里嘀咕着说,老万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不只是老万,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一直守把在庙门口的二黑,都对陈飞扬刮目相看了,陈飞扬的名字在他们的心里面扎下了根。

因为直到现在,他们大部分人连侯队长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管叫他侯队长。

侯队长是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山神庙的。

侯队长一回到山神庙,就把所有的人招集了起来,围拢在山神庙的供桌周围。

“同志们,上级给我们任务了,我们的人手却很少,任务很艰巨,能不能完成任务?”

“能!”游击队员们异口同声地说。

陈飞扬没有吭气,因为侯队长还啥都没有说呢。就说能完成,这不是瞎扯淡吗?

---

112

第1章 我是放牛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