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非常兵王>第十七章 风言风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风言风语

小说:非常兵王 作者:蜂雀 更新时间:2015/9/5 10:18:38

“还装死呢沈浪,都几点了!”

  娜娜来的时机恰到好处,沈浪逃也似的去开门。

  “大爷的,姜敏给我什么狗屁地址,她那个煞笔初恋早就搬家,额……韩韩总也在,真巧……”

  娜娜先是一愣,再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沈浪,小贼,你下手够快的!

  韩冰是过来人,应对自如。

  “小沈啊,赶紧收拾收拾,看你屋子邋遢的,刚才你的两个提议还是不错的,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细聊。”

  韩冰离开房间时,对沈浪笑了笑,说:“小沈啊,听一个人说话,不要听他说了什么,而是听他没说什么,好好努力吧。”

  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沈浪被她笑得很心虚,刚才韩冰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韩冰走后,娜娜沿着大床找了一圈儿,居然还闻了闻。

  “不对啊,这么好的机会你没抓住?”

  “托娜姐的福,煮熟的鸭子飞了。”沈浪笑着打趣儿。

  “你有点出息,也就是当鸭的料。”

  “呵呵娜姐,光天化日关上门,朗朗乾坤不开灯,你别逼我兔子吃了窝边草哦。”沈浪搓着手心朝娜娜走去。

  吃饭时,韩冰还真像模像样的提出几个建议。依她看来,俏南国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问题,金香玉的个人能力也没问题,加上陈子阳和罗龙的人脉保证客源。

  “你们那个金总,一直把目光放在陈子阳手里那点资源上。确实,陈子阳手里的客户资源很多,但这世界上,老板多还是穷人多?”

  “韩总说得对,比如咱们这一桌,穷人占三分之二。”沈浪指指娜娜和自己笑道。

  韩冰却没笑,继续说:“与其广撒网,面对所有顾客,不如把消费群体定义在某一个固定的消费人群上。比如白领、大学生、工人、或者是女人、甚至细化到某个年龄层的女人。”

  “那韩总的意思是?”

  “其实考不考察我心里有数,世界上比较好玩的地方我都转到了,回头我把一些管理经验和经营模式整理一下,你再董事会上提提,不能保证客满,至少保本不赔还是可以的。”

  这创意确实大胆了点儿,把消费对象的都转变了。

  沈浪犹豫了一下,本来出来应付事,但韩冰突然将本次考察规范化,不禁又揣摩起她的心思来。

  吃过饭,娜娜还要去替姜敏打听那个该死的男友去。

  韩冰看出沈浪不放心,笑道:“小沈,你和她去吧。大晚上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姑娘孩儿不安全。”

  “韩总呢?”娜娜颇为感激。

  “我随便转转,累了就回房间休息了。”

  这是大都市的一片老城区,像是被繁华遗落在角落里异样,穿过几条巷弄,按照姜敏给的地址,找到那个刘勇的住房。

  下午娜娜来过一次,敲门里面没人,问邻居说,不知道对门儿还住着人啊。

  沈浪可不管这个,从老旧小区的栅栏扳下一根钢管,到刘勇家的防盗门上嘎巴一别,铁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娜娜从墙上摸开关把灯打开。

  “沈浪,咱们这算不算入室抢劫啊?”

  “一般来说不算,顶多算入室行窃。”

  “死开!”娜娜知道又被他调侃了。

  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邋遢的不行,桌子上放着一堆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光盘杂志都有,啤酒瓶子泡面桶堆了一地。

  “人呢?”娜娜踢开挡路的一个充气的娃娃。

  屋子里虽然乱,但不脏,可见平时有人住的。这也难怪,那个刘勇吸毒又在夜场混,晚出早归。

  沈浪无奈的说:“东西呢?给他放桌子上就得了。”

  娜娜白了他一眼:“等一会儿能死啊,姜敏跟煞笔似的,我替她看看,要是那小子不是个东西,你就揍他一顿,毛都不给他。”

  “你们姐俩可真行,千里迢迢送块表,都丫多少年的事了,打人家干嘛。”

  娜娜可不管沈浪的牢骚,擦了一个凳子坐下来。

  “对了,你发现韩冰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没有啊……”沈浪不解道。

  娜娜想了想说:“我那天听金香玉和陈子阳聊天,韩董事长最近身体一直不好,住院两三个月了。”

  说到这里,娜娜疑惑的看着沈浪,说:“韩董事长就韩冰这么一个女儿,家里还有一大堆生意,她得多没心才想来南方散心?”

  这些消息沈浪闻所未闻,罗龙老丈人病重、绿自己妻子;韩冰的外出考察、她隐性提出的离婚,他终于意识到罗龙再计划着什么了。

  “沈浪,这话一听一过就算完,别四处乱讲。”娜娜踢了沈浪一脚。

  “我知道。”

  人在职场,平时接触三教九流,客人谈事有时不避服务员,很多类似于枕边风的消息就这么得到了。不过圈子里也有不成文的规矩,话不传六耳,聪明人只做分内工作,听闻的所谓机密需要从大脑中自然过滤,这是职业守则也是生存本能。

  沈浪心想,在这种时候韩冰离开江陵,岂不是正中了罗龙下怀。难道说这女人玩的是无间道,想想之前的话,忽然觉出一股寒意来。他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韩冰已经知道自己再骗她了。

  “沈浪,你要着急就先回去,我自己等。”

  “开什么玩笑,来都来了能让你自己解决吗。”沈浪伸了个懒腰。

  夜凉如水,破落的城区显得很平静。关了灯,月光从窗口洒在两人的身上。

  沈浪的烟头明灭可见,娜娜自己坐沙发上玩手机。

  “沈浪,我发现你挺习惯和我们在一起的哦。”娜娜突然问。

  “都是美女不习惯才怪。”沈浪笑着说。

  “不是说这个,公司里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偏住我们公寓?”

  “其实,金香玉提醒过我,公司里的女人都喜欢装,装聪明、装傻、装个性、装清高,都拿男人当傻子,以为出点幺蛾子,就能得过且过。”沈浪想了想说。

  “哦?那我呢?”娜娜问。

  “娜姐也装,不过装的不恶心。呃……别的美女都怕我,就你丫跟我做对,却不仗着我现在得势给你撑腰。其实我一直想把你扒开看看,看你是装得比较完美,还是……后来我才发现……”

  “发现啥?”

  “发现你是真傻。”

  娜娜想了半天,骂道:“你是夸我还是在骂我?”

  娜娜天生刀子嘴豆腐心,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还没多大本事,却爱冲大尾巴狼。

  聊着就说到学校的事,娜娜还有半年就毕业实习,想去电视台做主持人,却一点门路都没有。

  “要不回头问问金香玉,看她电视台有门路吗?”

  娜娜白了他一眼:“用不着来这套,凭真才实学进不了电视台的话,说明我就吃不了那碗饭,托关系走后门,搭挺大人情不说,以后工作了也直不起腰来。”

  正聊着,楼道里传来脚步声。

  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人开门进来,一开灯,和沙发上的沈浪差点撞上。

  “草,哥们儿你喝多少啊?”沈浪忍着那股酒气,把他扶起来。

  “谁让你们进来的?”刘勇惊慌的看着两人,下意识的想掏家伙,“钱我肯定会还上的,就是最近手头有点紧。”

  娜娜鄙夷地看着他,把给姜敏捎的手表和一沓钱扔在地上,说:“姜敏还你的。”

  那个刘勇看到手表时,两眼放光,蹲在地上捡了起来。

  “我们走了,姜敏让我告诉你,你们俩以后两清,她走她的奈何桥,你过你的黄泉道。”娜娜本想让沈浪收拾他一顿,替姜敏出口气,不过看他窘迫的样子,心又软了。

  两人刚要走出门。

  “等一下!”刘勇突然说。

  沈浪回头问:“还有事吗?”

  “表我留下,钱你们拿回去,我再缺钱,也不差她这点。”

  娜娜顿时就火了,指着他鼻子骂道:“现在说不欠她的,你还要点比脸不?骗她那会儿,你怎么不说不差钱?”

  “路是她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她瞎了眼。”

  “你活腻了!”

  沈浪拦住娜娜的巴掌,对他说:“你这么说就过分了,你不吸毒也不会连累她。”

  “是吗?看样子你和姜敏关系不一般啊,怎么样上过了吗,技术还行吧,那还是我教育出来的呢。”

  “砰!”沈浪还是觉得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一脚踹飞。

  刘勇跟头流星摔在沙发上,刚要起来,沈浪已经又踩到他脖子上了,顺手从桌上拿起一双筷子,唰地一下刺向他眼珠子。

  可就在这时,沈浪停了下来。

  当筷子几乎扎进他眼珠里时,刘勇居然不躲不叫,瞳孔放大就这么盯着筷子头,连眼睛都不眨。

  “不怕死?”

  “你千万别给我留一口气,老子外边欠几十万的高利贷,天天被人追杀,早死晚死都得死。”刘勇说。

  沈浪把筷子一扔笑了起来,回头把姜敏的手表和钱装好,叫娜娜离开。

  回去的路上,娜娜盘算怎么跟姜敏交代,早知道就把东西往他家一扔,回头走人算了。

  “算了东西还是给姜敏还回去吧。”沈浪无奈的说,回想起刚才刘勇的那个眼神。

  “为啥?”

  “你没发现吗,那哥们儿故意刺激咱俩。姜敏还她钱,他就要把命还给姜敏。”

6

第十七章 风言风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