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生死变脸>第十三章 天气预报(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 天气预报(二)

小说:生死变脸 作者:湘楠 更新时间:2015/10/3 18:32:09

“他们说……哎呀,不好说,算啦,听了你肯定要生气的嘛!”李大为这家伙看来不是不想说,并且还有可能添油加醋的说呢。他后面的话就是想调一下杨青云的味口,看看她在意不在意。

“你快说,他们说什么啦。”

“嗯,这个……我还真的无法跟你说呢……反正是你听到了不好嘛。”

“大为哥,你快说!”杨青云快口快语的问道。“要不然我就先走到报社找他们去。”

“哎呀,我的姑奶奶,”李大为说,“你别去找他们啦,涉及到你我的事,要是你去找他们理论,那没有的事就变成真的了,你最好不要去找他们。”

“那你就要告诉我他们说些什么嘛,要不,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人嘛总要防着点才好,报社里小人太多,我不跟他们和稀泥,但也要小心提防保全自己才行。”

“哎呀,他们说我这个副总编跟你有那么……一腿,你来昆明后时间不长,就委以重任,什么好的报道他们几个都沾不着边只能站在一边流着口水看……你看看这些话多难听。”

“哦,原来是这样,”杨青云听了是有点生气,“算啦,我就当作是耳边风吹过的那样,不计较。”她不想为这点小事跟报社里其他记者的关系搞僵,那样的话太不值得.

李大为又干了一杯子酒,在酒精的刺激下眼睛红红的,胆子也大了,他厚着脸皮对青云说:“既然他们把我们俩个的关系挑明了,那我倒是希望这样,青云,我们结婚吧!”

“结婚?我们结婚?”杨青云听他这样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些时候,她才说:“大为哥,这个事我一点儿也没有想过,你今天……这样说,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啊.”

“其实,我们俩个结婚是顺理成章的事,”李大为接着说,“你我的父亲都是最要好的朋友亲如兄弟,在武汉合伙开纱厂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为生意上的事或者是为钱财红过脸,我们两家走得那么近,又门当户对的,再说啦,一年前你父亲写信叫你拿着来昆明找我,就有这个意思在里面,要我好好的照顾你一辈子,我今天晚上把话挑明了,也让你有思想准备,这也是两边老人的意思嘛,青云!今天不是说我李大为喝多了酒昏了头乱说话,我今天就借这个跟你在一起的机会向你……正式求婚.”

“我……哎呀,大为哥……”杨青云不知道应该对他怎么样说才好,脸也有些红了,“结婚的事,我真的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你今天说了,让我觉得太突然,非常突然!”杨青云最后想了想说道:“大为哥,我想我们俩的关系应该是兄妹之间的那种关系才对,爸爸叫我来昆明找你,跟我说的是让你这个做哥哥的好好的照顾我,”她随后又说,“我们俩家的纱厂被日本鬼子的飞机丢下的炸弹给炸了,起了大火,烧得什么都不剩下,你爸爸和我爸爸看着辛苦多年打拼下来的事业被一把火给烧了,抱着在一起痛哭,谁都劝不住,后来国家说拿出一部分钱来重建纱厂为抗日部队做衣料,你我的爸爸都不想在武汉开工厂了,这块地方让他们太伤心,前些年工厂为抗日军队纺纱做布料,布料做好年年都大车大车的送出去了,可有些国民党的军官暗地里把这些布料用火车拉到别的地方倒卖给制衣厂去做衣服裤子卖大钱,然后把这些钱装进自己的腰包,这几年这些国民党当官的不知利用我们两家的纱厂生产的布料赚了多少钱,我们的爸妈不想在这样干下去了,他们心里知道,重新在武汉建工厂,过后也是被那些当官的用来赚自己的钱,所以他们坚决不干了,工厂被炸发生大火过后,在香港的大哥也知道了这事,就放下香港那边的生意跑回来劝说他们去香港重新打天下创业,他们也有这个打算,爸爸这才叫我来昆明找你的,我爸爸说在香港安定好后,就把我接过去!”她随后有点慌乱地低着头说,“我爸爸并没有说……说我们俩怎么样的事嘛!”

“青云,我们俩家是世交,”李大为对青云说,“我们两边的爸爸从年青时就一起打拼,白手起家直到合伙开纱厂,到如今去香港重新创业啦也没有分开来,真是应验了一句话——打虎离不开亲兄弟,我比你大八九岁,我们俩家的有些事我比你晓得,我听我妈妈说过,我们俩家的爸妈是同一天同一时辰结的婚,同一天的晚上入的洞房,我爸爸和你爸爸就是打虎离不开的亲兄弟,要不然他们不会这样做,两边的爸妈后来都说好了要指腹为婚,一定要亲上加亲,后来嘛我妈妈的肚子大了,你妈妈的肚子也大了,十月过后我呱呱坠地,你大哥也哭闹着来到了人间,哎呀,不好啦,都是带把的,怎么办?这让两边的爸妈都生气,都相互指责对方的老婆不争气,生不出个丫头片子来,几年过后你妈妈和我妈妈的肚子又大了,又生啦,哟,又是带着把把有小鸡鸡的混世魔王出世,就是你二哥和我弟弟大红,你我爸爸都摇头了,看来是无法亲上加亲啦,后来嘛,我就没有兄弟妹妹了,可你爸爸厉害,几年过后就生了你,那对我们两家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可你这个丫头片子长大后要嫁给谁呢?给我做老婆还是给我弟弟呢?就说不清楚啦,你爸妈说是给我弟弟大红,因为他从小跟你玩得来,青梅竹马的要好着,从小他就护着你,哪一个小伙伴欺负你他都要去找人家算帐,打得过也好打不过也好总是要帮着你出气,可我爸爸妈妈又说给我做老婆才对,我是老大,指腹为婚也是因我这个老大才引起来的……”李大为说到这里时停了下来,他端起酒杯又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大口酒,在酒力的作用下,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对杨青云肯求说道,“青云,我今天晚上在这里向你求婚,嫁给我吧,再说我弟弟大红原先不知流浪到哪里了,前两天他部队来人在昆明找到我说他参加了八路,上了战场,后来又说他……已经牺牲在战场上了,我听了就想哭……”

“你说什么?”杨青云听到这里后,“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变得一下子难看的不行,没有血色,打断李大为的话,结结巴巴地问道,“大为哥,你怎么不早一点跟我说这事,大红哥当了八路?上了战场……后来他牺牲了?”她整个人呆若木鸡,傻傻地站在李大为的跟前。片刻过后竟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小店的老板也不知道他俩发生了什么样的事,赶紧跑过来问:“啥子事,有话好好说嘛,你们刚才不是好好的进店来的吗?别哭啦,我要做生意,你在我的店里这样大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这个小店老板欺负你们呢,那以后还有谁敢来我这里吃东西嘛。”

李大为这才知道自己闯下大祸啦,他赶紧对小店的老板说:“没有什么事,我们俩没有拌嘴,她哭一会儿就会没有事的,我劝劝她就好了。”小老板只得转身出去。

杨青云还是站在一边痛哭流涕,不过哭泣的声音比刚才小了一些。

“青云,”李大为说,“我不想我的弟弟出事,我多么希望他还活着,希望他有一天像你一样活蹦乱跳的站在我的跟前,他当八路上战场是真的,虽然我没有接到过他的来信,但我相信共产党部队来的人不会跟我说假话,再说战场上子弹不长眼睛,一场战斗打下来,死的就被黄土埋了,活着的明天还要去战斗,死人的事在战场上是经常发生的,为我们的祖国而战,是我们这代青年的责任,死得值得,重于泰山……”

杨青云站着呜咽,非常伤心,因为这里是小吃店,小店的老板刚才已劝她不要在这里哭了,她此时只能用悲哀的呜咽来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过后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在李大为的怀里,嘴里一边喃喃细语着说:“他不会死的……我大红哥不会死的,你说呀……他有一天会来这里找到我们的……”说着说着她在李大为的怀里一下子晕了过去。急得李大为把她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一阵大叫:“青云,你怎么啦?你快点醒过来啊!青云……”

看着怀里一时不能苏醒过来的杨青云,李大为一下子慌了手脚,喝下去的酒也醒了大半,赶紧掏出钱来把吃的账目结了,背起杨青云就跑出了小巷……

此时已是凌晨1点过后,换句话来形容就是半夜一更吧,他三步两步的背着杨青云朝着报社所在地走去,累哈哈满头大汗的来到报社的门口见报社大门已是铁将军把门——上锁了,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站在门外一阵大喊大叫起来,他知道,看守大门的老张一定听得到他的叫喊声,他起来开门就可以进去,不过,这老张太让人讨厌,平时爱喝点小酒不说,最爱说长道短,是女人的鸭子嘴一张,一对小鼠眼在不大的脸上贼溜溜地转动着,上嘴皮上有两片山羊胡须,他是报社小道消息的制造者和传授者,也就是说报社的报纸是在正面报道,老张是在下面报道,总之都是在报社工作嘛,反正就是传播消息的地方,管它这消息是好是坏统统报道就是。

“哎呀,是大为副总编啊。”老张揉着醒松的眼睛,打着哈哈慢慢地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见他背上还背着个人,头发散乱,打扮是个女的,一时没有看清楚是谁,他嘴里又有话了,“哎哟,好事,天大的好事。”

“少罗嗦,快开门”李大为站在外面没好脸色急急地说道。

老张掏出钥匙来打开门,动作慢吞吞的,闻到李大为身上有一股子冲天的酒气,便讨好地插话道:“副总编去喝酒啦,这酒真好,满香的!”过后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就往大为的背上瞟过来,他就是想看看李大为背着的这个姑娘家是谁,此时,灯光虽然暗淡,但他对李大为背着的这个姑娘的身影还是清楚的,门开了,他故意打开的不大好让李大为从他身边走过去,李大为跨进大门时,他终于肯定自己的猜测了,大胆地说了一句:“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你背着的是我们报社的杨记者嘛,哟,好事……好事,你们俩天生就是一对,有夫妻相,命里注定是一家人嘛,做夫妻成为一家人那是一家子大富大贵,儿孙满堂……”

李大为背着杨青云朝前走去,他的脚步没有停留,他不想跟老张作何解释,其实他也解释不清楚,一句话也不答,快步的背着杨青云走过去。这时,后面有老张那种让人听了就肉麻的太监的声音传来:“大家听好啦,现在是天气预报时间,明天晴间多云,可能有雨……”

9

第十三章 天气预报(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