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埔那些人>第二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小说:黄埔那些人 作者:军歌嘹亮 更新时间:2016/3/12 12:06:27

多面性

在枪杀完王亚樵之后,此时的戴笠无论是名声,还是能力,在国民党内部都已经得到广泛认可。他的声望,达到了个人的巅峰。

能把“杀人魔王”都暗杀掉的,那简直就比终极杀手“火云邪神”还牛了!

戴笠的特务组织开始自成一派,而他也成为了党内各界人士的噩梦。因为他可以随时随地,在任何时间单独觐见蒋公,汇报各类情报。这在当时的国民党内,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不仅仅是王亚樵,在此之前,戴笠还曾派人成功刺杀大汉奸张敬尧。

张敬尧作为民国初期的大军阀,为人十分可耻,是朝秦暮楚型的代表,先后投靠过吴佩孚,张宗昌,张作霖,后来还投靠了日本,为虎作伥。

戴笠顺应人心,派杀手将其刺杀于北平东郊六国饭店,开创了蓝衣社“锄奸流”模式,大大打击了汉奸的嚣张气焰,当时国人无不拍手叫好。只是因为政治外交因素,这件大案并没有在当时大肆报道,但各界有心人士都知道,这是戴笠“主谋”。

当然,锄奸是正义的,但戴笠更多的,所为都是一些所谓的“非正义”大案。最著名的,当属刺杀宋庆龄事件。

众所周知,宋庆龄是孙中山的太太,是当时的国母,在中国乃至世界的地位都非比寻常。而蒋公呢,不仅是孙中山的接班人,还娶了她的妹妹宋美龄。按辈分讲,蒋不仅要称呼她师母,还得叫声姐姐。

按道理来讲,这么显赫的一家人,应该和和睦睦才是。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宋庆龄对蒋公这个人很是反感,早在中山先生还在世的时候,就不喜其为人,甚至连妹妹要嫁给蒋公的时候,她都竭力反对。

后来,蒋公当权,大肆反革命反共,将中山先生的遗嘱抛之脑后,庆龄先生对他更是深恶痛绝,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发文批评其“革命”野心。

一生容不得半点沙子的蒋对她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感。明明是一家人,你却偏偏要拆我台,这我哪还能忍得了?

按照他的行事风格,这时候早就要祭出戴笠这把宝剑了。可是,蒋公也明白,庆龄先生在全国人民中的威望以及世界的地位,这是个完全可以竞选本世纪最杰出女性的人物,如果贸然乱来的话,光是民众的唾沫就能淹死他,所以他一直在忍,甚至多次邀请庆龄先生参加国民党重要大会。

然而,宋庆龄始终没有理睬,并表示一生都不会上蒋公的这艘“破船”,蒋公忍到了极致,决定对这位姐姐来点“实质性”的东西。

啥算实质性的东西?答:恐吓。

这年头,恐吓又不犯法,还能震慑对手,只要你有实力,而恰巧对方势弱,这就是个一本万利的工作,所以蒋公第一时间选择了它。

于是在某一天的早上,庆龄先生的住址处收到了一封信,信里面没有柔情蜜意,有的只是一颗冰冷的子弹。

庆龄先生当然知道这是谁送过来的,她对于蒋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作风可谓是了如指掌。只是,一身无畏的庆龄先生对此并不在意,本就打算献身革命,又何惧你这些许恐吓?

见恐吓无效,戴笠并不甘心,他又连续使出了两招,一招美男计,一招暗杀计。美男计是为了对付庆龄先生家中的女佣小李,暗杀计则是万不得已时,用一场车祸结束庆龄先生的生命。

只是这两招,随着庆龄先生的高度警惕和收尾工作不好做而宣布告吹。戴笠数次安排好的暗杀,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两次暗杀活动,一次是奇功,一次是大过(虽然未遂)。这也让我们在分析戴笠行事,性格方面提供了有利素材。

在锄奸之事上,对于戴笠的立场,那可真是没得说。他的特务组织在锄奸方面,有着非常大的贡献。尤其是到了后期的抗日战争时期,其旗下的军统局锄奸人次,几乎可以以千、万计。那时候的大部分汉奸,都是不明不白地死在军统手上,甚至有江湖传言说,戴笠手下的特工,还有打入到日本天皇身边去的。

但是这么一个对日本有着严重敌意的爱国分子,却差点干出要暗杀国母的事儿,这又给了世人一个两面性的看法。

那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戴笠?

我看过很多学者这样写道,说是戴笠一生的行事风格以及政治立场完全没有章法,他只是跟着蒋公的思路在转。

蒋公反共,他就不遗余力的反共。蒋公抗日,他就铁了心抗日。蒋公要排除异己,他就两肋插刀,将各类刺杀进行到底......

他只是单纯地服务于蒋公这个个体,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正义与非正义或是原则之间的倾向性。

这一点我个人表示认同,事实上,戴笠还就是这么一个人。从早年的放荡不羁,七混八混,到后来身居高位,自觉努力,走上“正轨”。戴笠一直在发生改变。

这种改变,让世人对他有了不同的看法。有人说,他无愧于蒋公,无愧于党,因为他所作所为,几乎都是为了这个党存在下去所必须要做的。从他本职的角度去看,他对得起他的本职工作。

也有人说,他是个恶魔,一生干的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今天杀这个,明天害这个,是个典型的刽子手......

其实,这些都是戴笠。

正如有句歌词唱的那样: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人人都有多面性,从个人角度而言,我并不认为戴笠就是个特例。也许只是在那个年代,戴笠这样的太少了而已。

每个纷争年代,大部分优势群体都想着去当时势下的英雄,或是权利名禄下的过影。只要能在史书上留下个名,大概就是所有。

我理解这类人,但我更欣赏那些本职工作者。

是他们,让这个世道精彩之余,还值得回味。

我愿意为这类人增笔添墨,哪怕我文风如渣......

1

第二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