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黄埔那些人>第二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

小说:黄埔那些人 作者:军歌嘹亮 更新时间:2016/3/13 22:52:03

党内斗争

戴笠的特务处经过这几次大案后,彻底把名头给打响了,在当时的党政军,人人都是谈戴色变,唯恐自己不明不白被戴老板的人给请给去。曾经不学无术的街头小混子,彻底扶摇直上,成了蒋公身边不可或缺的一员。

但戴笠在国民党的情报界还没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原因很简单,因为有抢生意的。

在这么大的一个党派内,你想在一个领域内搞垄断,不仅要看领袖的眼色,还得看同行想不想让你一家独大。蒋公是非常善于君王驭下之手段的,就这一点,就注定了戴笠不可能在情报界一家独大。另外,他的直接对手,CC系的存在,也使得当时的戴笠,不得不在对外之余,还留下点力应付内里斗争。

前面已经说过,陈氏兄弟的CC系掌控着国民党党务大权,他们的中统系统搞情报也很有一手,旗下也有一帮猛人,足与戴笠的军统一战。

当时,蒋公名下有三大政治派系。一个是政学系,以杨勇泰(湖北省主席),熊式辉(江西省主席),张群(外交部长)等为首,这帮人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文官,主要活动区域和岗位都是在政府机关内,大部分都是省主席之内的牛人,也是蒋公治国的主要帮手,比较得势。

第二派就是CC系。他们主管党务和司法文化教育,说白了,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由于蒋的私人关系,他们兄弟俩在党内也混的不错,算是大佬级。

还有一派就是黄埔派。这个派别很好理解,也就是军队了。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一把手要党政军一起抓,说白了就是这个道理。

三大举足轻重的岗位都牢牢掌握在手,这个国家,自然就在你手。

在这三派中,他们各有长短,同时又各自不服。黄埔系的大老粗们看政学系的人,始终就像是一群大将军们在看一帮师爷们耍着笔杆子。他们认为,这帮人只是蒋雇来的伙计,永远成不了董事长,所以在背后,黄埔人都暗自给张群他们起了一些“管家”“师爷”的外号。

但看不惯归看不惯,反正自古以来文武相轻,要让文官和武将和平,显然有着巨大鸿沟。平常在朝堂上,黄埔系对政学系顶多也就是骂骂而已,并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反正你们治你们的国,我们打我们的仗,两不相关,毕竟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嘛。

但黄埔系和CC系就不一样了。黄埔系一直自诩为蒋公的唯一嫡系,CC系只不过是凭借着父辈积下来的关系而已,算不得主流。黄埔系和CC系之争,就是嫡系和主流之争。

而在黄埔系当中,尤其以戴笠的军统局和CC系冲突最大。

毕竟都是吃这行饭(混情报界)的,有直接冲突是难免的,所以磕磕磕碰碰也就出来了。而大部分时候,CC系都是采守势(他们双线作战,还要应付政学系),黄埔系采取攻势的多。

从时间上来看,CC系的特工组织成立在前,戴笠的军统局成立在后。但从发展速度来说,戴笠的军统局后来居上,发展速度明显高出一截。

但CC系能在这么强悍的一个对手面前屹立不倒,除了蒋公的平衡论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CC系的特工组织有着戴笠不足的优势。

CC系比戴笠要强的地方,其实就一个,但这一个,就注定了蒋公偏爱CC系不是没有道理的。

CC系反共非常有心得!

答案说到这,看官们基本上都懂了吧?在蒋公的字典里,谁要是对我党有优势,那绝对是能受重用的!

在国军中,谁都知道,谁能打红军,谁就升得快。同样,在情报界也是如此,谁能侦查到我党更多的情报,谁就更有价值!

在CC系的特工组织中,有这么一帮猛人(典型代表有张道藩,洪兰友,叶秀峰,徐恩曾等),他们对我党的斗争非常了解,尤其是在早年,CC系还策反过我党著名的“败类”顾顺章(中共早期领导人,后叛变)。

自从这一仗后,CC系风光无限,同时掌握了我党情报上的大量秘密(顾顺章就是我党著名的情报员),所以在日后双方的地下较量中,CC系总是能找到我党的蛛丝马迹,这让蒋公非常倚重。

相比这一点,戴笠的军统做的就没那么优秀了。因为他的任务以及主要精力,都是放在军方内部,类似于军情局。所以双方一直以来,都能够平分秋色,相互存在。

戴笠对于CC系的这个强项,自然是眼红,可苦于自己手下这帮人,都是一些只会干绑票、暗杀的大老粗。要让他们去学红军,去研究马列主义,那还不如撞墙。

所以,戴老板就只能在小事上耍点动作了。比如,CC系的人要抓人,就必须要通过警察局,而戴笠恰好能管得住警察局,稍微放点话给局长,CC系的抓人行动

马上就大打折扣。

再比如,戴笠也想学中统那样,派卧底潜入我党内部,想在反共一途有所突破。奈何专业技术不够,对“敌”经验不足,大部分都被识破。这让中统的人恨得牙痒痒,在暗地大骂戴笠“不务正业”“狗拿耗子”。

总之,两派从刚开始的不好意思撕破脸皮,到后来直接热火朝天开干,一直都处于敌对状态,这种形态一直维持到蒋家王朝垮台之前。

戴笠在这场斗争中,无疑是最大的主角。从当年证券交易所的仇恨种子被埋下之际,他就注定跟陈氏兄弟不会是朋友。在斗争期间,戴笠也诠释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真理。当然,能够斗十几年而屹立不倒,这也充分证明了他玩权力斗争的能力确实不赖。

有时候,并不是我没度量。是敌人亡我之心不死,所以我只有斗争!

至于斗争过后,是死,是活,就看天命了!或许,管那么多干嘛呢?

纵观人类几千年发展史,几千年来来去去,其实也就这么回事......

1

第二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