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第七章 搬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搬兵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5/12/12 15:39:22

第七章 搬兵

不光是李宜春和孙东恒不知道陈靖亚要干什么,就连被强拽上车的冷艳秋,也不知道陈靖亚要带自己去哪里。

福特车疾驰过喧闹的市区,驶上颠簸的土路上后,不得不减慢了速度。

“你要带我去哪里?”

冷艳秋看着马路两边如海的红高粱,疑惑的问道。

“去我家!”

陈靖亚两眼紧盯着颠簸的路面,生怕这辆老旧的福特轿车,会经受不住崎岖路面的考验而彻底罢工。

“去你家干嘛?”

“我娘老让我带个媳妇回家,我这次回家不带上你,恐怕就回不来了。”

冷艳秋听了陈靖亚地理由,鼻子差点气歪了,厉声喊道:

“调头送我回工厂,那么多同志被关在日本人的监狱里危殆旦夕,你却要让我陪你回家。还…….”

陈靖亚歪头看看冷艳秋气恼的样子,笑着说道:

“你陪我回家就是要营救被捕的同志,这也是现在我唯一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为了尽快营救出被捕的同志,只有委屈你一下了。”

冷艳秋不解,问道:

“什么意思?”

“难道你忘了我爹是谁了?他是鼎鼎大名的吉林义匪西双胜。当年在吉林境内有两股民众武装声势浩大,一股是活动在宁安、安图一带的东双胜祁永全,这支队伍后来与义盜红胡子王德林部合并,此后又被吉林督军孟恩远收编。而我爹这一股以千里兴安岭为依托,占据汤原西北山林,张作霖多次派兵征剿多次,剿而未灭,最终任由我家在林区设卡收税。我想过了,对付小鬼子光来文的可不行,要以牙还牙,从汤原调集人马端了小鬼子监狱,救出咱们的同志。”

听了陈靖亚地计划,冷艳秋大吃一惊,问道:

“你们家有多少人马,能与日本满铁警察和关东军直接进行武装斗争?”

陈靖亚骄傲的说道:

“我爹当年带着我们全家,及十余名弟子来到汤原后,并不扰民。而是竭尽护乡守土之责,屡挫作恶多端的白俄匪军,抚剿附近的胡匪。在当地民众中声望极高,其队伍也扩展到四五百人,有大刀队、长枪队、机枪队、炮队、骑兵队五队人马。这方圆两三百里的大小胡子,绝不敢在俺们的地盘里撒野。”

冷艳秋听说过西双胜的名号,但在苏联多年的她,在思想中阶级斗争的意识比较浓烈。对于陈家这种集封建地主和胡匪于一身的阶层,还是充满敌视态度。可是此时她已经上路,再加上目前正苦于无法营救被满铁日本警察逮捕的同志,便不再作声,随着陈靖亚去了汤原。

从哈尔滨到汤原走公路足有四五百里之远,那时节公路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再加上李宜春给民生厂哈尔滨分厂配备的老式福特车,太过破旧。这一路上冷艳秋可遭了罪喽!

两人晓行夜宿,整整在路上了颠簸了两天,老旧的福特车才开进了汤原镇境内。

就当汽车行至一片树林边缘时,不堪重负的福特车终于趴了窝。陈靖亚气恼的下了车,费力的打开沉重的汽车前盖,看了一阵对冷艳秋说道:

“大小姐下车吧!”

冷艳秋不明就里,下车后问道:

“怎么不走了?”

陈靖亚说道:

“水箱开锅了,咱们先进镇,然后找人将车子拖回去。”

“还有多远?”

陈靖亚抬起头看了看掩映在丘陵里的村镇,说道:

“大概还有三四十里路吧!”

“什么咱要在这荒山野岭里步行三四十里?”

“怎么你在反帝大同盟里没经接受过山野丘陵露营行军训练?”

陈靖亚抬起头看了看已经西斜的太阳,无奈的伸出手说道:

“来吧大小姐,我扶你走!”

通往村庄的道路崎岖难行,冷艳秋毫无准备穿了一双时髦的高跟鞋,行走起来就变得更加艰难了。

冷艳秋在陈靖亚地搀扶下,走了很短地一段路,便坐到路边地一块石头上,扒下鞋子揉起了脚趾。就在陈靖亚无计可施时,从他们身后的丛林里突然窜出几名手持武器的山民。

“干什么的?要到那里去?”

陈靖亚一看,心里差点气笑了,心道:

“看起来离家太久了,新来的弟兄都不认识自己了。”便大声问道:

“你们是那一队的人?快叫你们队长来见我。”

为首的小头目见陈靖亚口气不小,抬手顺下肩头上的步枪,冲着陈靖亚一比划,结结巴巴的说道:

“小 、小子、还挺横,我们聂队长是你想见,就、就见的吗?”

小头目一报出名号,陈靖亚就知道他们是长枪队的人了,当即转身一指不远处的汽车,大喝道:

“去个人将聂天成给我叫来,顺便牵头牲口来,将我的汽车拖回去。”

小头目见陈靖亚不但一口就报出了自己队长的名号,口气还非常强硬,心里也有些摸不着壶底了。转头对一名拎着大刀的队员,说道:

“邱小二,赶、、、快,给、、、给聂大队长发信号。”

还未等小头目说完,那名叫邱小二的队员,已经从腰间抽出一个火铳,放了一个响炮。

这一带空旷,火铳的声音能传到很远。

一个肩扛俄制水连珠步枪,腰插盒子炮的高个汉子,带着三四名手持身背步枪,手拿大刀的汉子跑了过来。

“这不是少爷吗,回来与不打个招呼?快!快!去个人赶快给师傅报信去。”

那个叫聂天成的汉子,还未走进便大喊了起来。

拦住陈靖亚的小头目,一听慌忙陪着笑脸,凑上前去说道:

“早就听说过大少爷地名号,俺们刚加入队伍,没见过大少爷。刚才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少爷恕罪!”

陈靖亚对小头目一笑,说了句:

“也怪我一年多没回家了,好多弟兄都不认识了。”

当即迎着聂天成紧走两步,一把将聂天成抱住,问道:

“四哥!我爹和我娘都好吧?几位师哥可好?”

随陈子鄂从山东逃到东北的弟子有七八个,这期间有染病而亡的,也有与白俄匪军作战时牺牲的,最终也就剩下了张永山、王茂盛、齐振东、聂天成四个。平常陈子鄂也将这些人视为己出,让陈靖亚与他们兄弟相称。因陈靖亚年龄小于此四人,所以这师兄弟四个,也非常疼爱这个整天缠在他们身边的五弟。

聂天成只比陈靖亚大三四岁,山东掖县人。幼时随父母要饭要到唐邑时,父母双双身亡,尚在襁褓中的他被陈子鄂收留,是陈夫人用小米粥一口口喂大的。因此聂天成、陈靖亚间的关系,也比其他师兄弟更亲近一些。

“大家都好!就是你这一走就一年多,也不知道回家看一眼。师傅、师娘、哥几个都想你了!”

聂天成亲密的将陈靖亚抱起来,转了一圈。放下他后又说道:

“快!快回家!今天师娘一定高兴的睡不着了。”

陈靖亚一把拉住聂天成,一指身后的冷艳秋,说道:

“先找两头牲口,将这位娇小姐驮进屯去。”

陈靖亚这一指,聂天成才注意冷艳秋,笑着问道:

“这是弟妹吧!老五好眼力,弄这个这么俊俏的媳妇。来人快去牵头牲口来,迎接少爷和少奶奶进屯!”

聂天成没头没脑的一叫弟妹,弄得冷艳秋的脸当即像挂了块红布。但看看陈靖亚忙着与弟兄们插诨打趣,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自己也不好过多的和这些浑人理论。只是默默的在大家欢叫声中,骑上了邱小二牵来的毛驴,向坐落在在山林边上大亮子河屯走去。

有哪些腿快的,早已将陈家大少爷衣锦还乡的消息传到了屯子里。当聂天成等队员簇拥着陈靖亚和冷艳秋进镇时,这个位于松花江北岸的古老村镇早已是鞭炮齐鸣,笑语欢腾,犹如过年般的热闹。

汤原因地处汤旺河平原而得名,清光绪三十年才由黑龙江将军程德全设立招垦局,出放官荒,招户开垦。迄今为止业已形成三十三个自然乡屯,人口三四万的繁荣小镇。当然这里的居民出门夹道欢迎陈靖亚,并不全因为陈家在汤原地界上势力大威望高,有很多人是为了看那辆由一头骡子拉着的福特牌轿车的。

那年月,汽车可是个稀罕物件,只有在哈尔滨、长春、吉林、齐齐哈尔这样的大城市才能见到。汤原地处偏远,连驻在依兰城里的依兰镇守使兼东北军独立二十四旅旅长李杜,都没有一辆这样的小轿车。

儿子回来了陈子鄂当然高兴,但出于身份的原因又不能到大门口迎候,只能按压住喜悦的心情在客堂前徘徊等待。等陈靖亚和冷艳秋一前一后走进院后,陈子鄂立即迈虎步走下台阶,揽住儿子呵呵的说道:

“小兔崽子,这一走就是一年多,也不捎个信回来。让为父和你娘整天挂念!让老子好好看看,又长结实了没有?”

陈靖亚笑着叫了声“爹!”说道:

“请二老放心儿子在外面吃得好,睡的香,过得很好。”

“伯父!”紧跟在陈靖亚身后的冷艳秋很有礼貌的与陈子鄂打了招呼。

陈子鄂上下打量了冷艳秋一眼,只见这个闺女,身穿一身洋气的猎装,清秀的眉宇间流露出一股英气。

“好!好!”

与冷艳秋打过招呼过后,陈子鄂责备的看了陈靖亚一眼,埋怨道:

“带朋友来也不先跟家里打个招呼,你看看什么也没准备!”

冷艳秋婉转的一笑说道:

“伯父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此次来的仓促,也没给伯父伯母带什么称心的礼物。”

陈靖亚一拉陈子鄂,低声说道:

“ 我有几个朋友被满铁日本警察抓去了,我这次回家是想挑些精干弟兄去抚顺劫牢救人的。事情紧急、时间紧迫,我不能多待,挑选人手后马上就走。”

陈子鄂一听,脸色骤变,拉着陈靖亚到客堂上坐定后,问道:

“你小子不是在奉天讲武堂读书吗,怎么又和日本人结了梁子?这日本人在东北驻着好几万兵,连张大帅都没逃出他们的黑手,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冷艳秋听得出陈子鄂在话里话外,有责怪陈靖亚地意思。还未等陈靖亚回话,便抢先说道:

“伯父错怪靖亚了!中国积弱,日本帝国主义列强虽然强大。但只要我们广大民众团结来,拧成一股绳,就一定能战胜他们,收回应该属于我们的主权。”

“冷姑娘所言极是!自古到杀父仇,夺妻恨不共戴天。可我想不明白的是,张大帅被日本人炸死在皇姑屯后,主政东三省的张少帅怎么就不起兵给他爹报仇呢?”

陈靖亚马上说道:

“爹!不是张总司令不想报仇,皆因为老帅刚刚身亡,东北政局不稳,还不到和日本人开战的时候。张总司令率领东三省易帜归复中央,就是想帮助国民政府完成统一大业,集合全国的力量和日本列强决一死战。此次我们组织的南满铁路大罢工,就是少帅暗中默许的一次收回南满铁路主权的行动。”

陈子愕说道:

“汤原虽然远离省城,但这次反日运动的动静这么大,我们也能听到一些消息。我怎么听说哈尔滨出动军警,抓了不少参加游行示威的民众?”

陈靖亚叹了口气说道:

“本来满铁的日本商人就要盯不住了,可是张总司令突然改变了主意,导致整个行动功亏一篑。”

“小子啊!你还是太年轻,缺乏经验。当年老子在山东跟随本明和尚打洋人,烧教堂,起先也是得到了清政府的默许,可到了后来慈禧那个老娘们突然翻脸,调集大军和洋鬼子一起围剿各地分坛。有多少忠勇的弟兄,没倒在洋人的枪炮之下,却被清廷的爪牙砍了脑袋。”

2

第七章 搬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