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第十一章寻计千山无量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寻计千山无量观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1/30 14:49:35

  第十一章寻计千山无量观

  此时正值东北盛夏季节,公路两旁的青纱帐一排排整齐严密,像极了粗犷、豪放、壮阔的北方汉子。

  陈靖亚和孙继武各骑一匹健壮的大青骡子,一路上晓行夜宿,飞驰如箭,不两日便赶到了千山北沟。

  陈靖亚在奉天讲武堂学的是骑兵科,但这骑骡子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骡子非马,体格健壮耐力好,能负重走远路,但若是论冲锋陷阵,穿山越涧比战马就差了许多。随着山势越来越陡峭,两匹大青骡子也显得疲惫不堪。

  陈靖亚和孙继武见天色尚早,行至一片灌木茂盛的地方下了骡子,将两匹骡子栓到路边林间的树上,让其啃食一些青草。两人拿出皮囊喝了水,吃了口干粮。广目四望,但只见不远处那依山随景而筑的无量观,层层叠叠气势壮观,布局自然,结构巧妙。期间香烟缭绕,通往山门的大路上前来朝拜者络绎不绝,好似仙山福地人间仙境。

  休息了一阵子,陈靖亚和孙继武牵着骡子,随着朝拜的人流过了一线天,便来了山门前面。

  山门是无斗拱硬山式建筑,砖木结构,石雕门枕上雕有小石狮一对,门上方悬挂"无量观"金字匾额,门两旁桂楹联,篆刻"灵谷空青元鹤起舞,仙华隐秀天赖齐鸣"。

  就在陈靖亚和孙继武于山门处观望之际,一个身穿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的青衣道人。从山门里走出,来到两人面前打稽首道:

  “两位道友可是来寻人的?”

  孙继武莽撞,随口答道:

  “你咋就知道俺们是寻人,不是来观景的?”

  道士一笑说道:

  “吾师宁静真人命我在此引两位道友上山,请随我来吧!”

  陈靖亚急忙上前拱手说道:

  “我们正是来拜望葛月潭长老的,这里有旺清门王老先生书信。”

  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信笺,送到道士面前。

  道士微笑着将信一推,说道:

  “吾师已经知道两位道友的来意,书信还是请陈道友亲自奉于吾师吧!”

  孙继武一脸惊愕:

  “你咋知道他姓陈?”

  道士不与之理论,径自引两人上山。

  陈靖亚笑问道士:

  “请问道兄如何称呼?”

  道士道:

  “俗名田心斋,道号杏村。”

  孙继武小声对陈靖亚说道:

  “这里的老道还真神,竟然能算出咱来找他。早知道他这么能算,咱们何必还来跑一遭,他掐指一算,让小鬼子将人放了便是。”

  陈靖亚笑着看了看天上翱翔的几只白鸽,说道:

  “飞鸽传书,小伎俩。一个可以掌握东北四省马匪生杀大权的总瓢把子,哪能没有特定的联络手段,及十几支凶悍可靠的队伍。”

  田心斋听了陈靖亚的议论转回头说道:

  “陈道兄说的极是,吾师在昨日下午接到王老先生的飞鸽传书,没想到今个你们就到了。”

  三人顺着简陋的石阶,拾级而上。一路上看尽了奇石秀松,真可谓是一步一景,如诗如画,美不胜收。过了玲珑剔透、婉若精致美景的妙高台,三人沿一条阶梯小径登上了一道山岗。

  即将到达峰顶时,陈靖亚站定身子,四周观望,但只见这道山岗的东西南面是山崖,北面是陡壁,中间只有一条石阶小径直通峰顶,山岗四周,松林、古刹、奇峰竞相环绕。口中不由赞叹道:

  “好险的一道山岗啊!”

  田心斋答道:

  “此岗名为为振衣岗。传说当年唐王征高丽,曾在此抖过战袍。”

  峰顶有一块平坦的巨石,巨石之上放着一个铜香炉,冒出屡屡松柏的香气。香炉旁边有煮水的风炉,及排放于竹席上的茶壶茶盏。一名年逾八十的老道士,见陈靖亚陈继武来到,一抖拂尘开言道:

  “两位道友既然来了,何不坐下来喝杯茶?”

  孙继武出身绿林,那里见过这阵式,一时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陈靖亚自幼读书求学,再加上家资丰厚,结交的也多是有识之士,自然能应付自如。

  拉着孙继武在竹席上坐定后,陈靖亚拿出了临来时王彤轩书写的亲笔信,恭恭敬敬的用双手呈于葛月潭长老后,说道:

  “晚辈的七八个兄弟,被日满铁警察关进了抚顺矿警队监狱,请老先生给想个办法救他们出来。”

  葛月潭看完王彤轩的书信后,轻轻用拂尘压在竹席上,说道:

  “我这个王道友太高看老道了的,日本人的事即便是奉天城里的少帅也管不了,我一个闲散道人哪能管得了。”

  一听这话,已憋了半天的孙继武噌的站起身,对陈靖亚说道:

  “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有着跑着冤枉路的功夫,咱兄弟早就将那个破监狱打开,将人救出来了。走、走,快回去,那些砸监劫狱兄弟们还在等着呢?”

  葛月潭也不恼,摆手示意陈继武坐下后问道:

  “看两位的身形步法,必定是人中蛟龙。带上一票人马,夜黑风高时,迎风放火,趁乱杀入,就势救人自是不难。可是两位英雄想过没有,你们砸了狱救了人,拍拍屁股走了,日本人能与东北军政府完的了事吗?若东北军军政府顶不住日本人的压力深究起来,不但对陈英雄所干的大事不利,也会殃及附近村镇中的老百姓。”

  陈靖亚问:

  “依老先生之言,我们该怎么办?”

  葛月潭答道:

  “英雄做事英雄当,只要有应茬的,在日本人就不会落下话把。长白山上山高林密,只要能将人救出,任由日本人有万千兵马,又能到何处去寻?”

  陈靖亚有些糊涂,问道:

  “不知葛长老有何妙策?”

  葛月潭说道:

  “砸监劫狱的事我们来干,你们接上人隐入深山密林离开便是。若有什么事,让小鬼子来千山无量观,找我这个老道。”

  陈靖亚和孙继武没想到葛月潭能将此事揽到自己身上,急忙说道:

  “葛长老是清修之人,岂敢以此俗事烦扰。还是由我们自己处理吧!”

  葛月潭面色严肃,说道:

  “中国人之事自有国人担当,老道也不能免其责。陈英雄以实业救国,号召国人为东北民众争权益,干的都是大事,岂能因此等小事而废大事业。我意已决,请两位少年英雄在敝观逗留两日,待老夫安排好人马,再送两位下山。”

  陈靖亚和孙继武在田心斋的安排下,在西阁住下后,陈靖亚问田心斋:

  “不知葛长老准备调多少兵马打日本满铁抚顺监狱?”

  田心斋一笑说道:

  “无需多少兵马,仅小白龙一支便够。”

  陈靖亚虽出身绿林世家,但长期在兵营中对绿林道上的事也不太知晓,可出身绿林的孙继武就不同了,他对东北绿林有哪些人物自是倍清楚。听田心斋这么一说,马上接口道:

  “你说的那个小白龙,是凭一面尚字旗,便纵横奉天、库伦两地的尚旭东吗?”

  田心斋点点头,说道:

  “他是我全真教龙门正宗的俗家弟子。”

  孙继武见陈靖亚一脸茫然,便说道:

  “这个尚旭东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在热察一带有名的马匪总瓢把子。在奉天、长春到库伦这条路上,只要打出尚字三角旗,即便是不带一兵一卒,也能通行无阻。”

  陈靖亚有些好奇问:

  “此人有多大能耐,足以让东北各大瓢把子都买他的账?”

  孙继武见陈靖亚不信,便说道:

  “听说这个人不光枪打的准,马上功夫好,拳脚功夫也了得。最重要的是,他能搞到枪支军火,东北拉杆子的瓢把子没有几个不从他手里买军火的。”

  陈靖亚呵呵一笑,说道:

  “枪法好、骑术佳,拳脚利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手里有东北四省各瓢把子急需要的军火。但凡做这一行的那个愿意得罪这么一个重要的商业伙伴?”

  陈靖亚一语道破的天机,田心斋和孙继武也不好反驳。

  第二日,陈靖亚、孙继武再登振衣岗。

  此时在葛月潭身边多了一名身穿长衫,头顶瓜皮帽,身材短小,仪表堂堂的青年。

  陈靖亚和孙继武见过葛长老后,葛月潭对身边的青年说道:

  “旭东见过陈兄弟和孙英雄。”

  尚旭东迈步上前,向两人抱腕拱手施礼道:

  “见过两位英雄。”

  尽管尚旭东的中国话讲的非常流畅,但陈靖亚还是听出了些许日本口音,当即奇怪的问道:

  “你是日本人?”

  葛月潭笑道:

  “他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陈贤侄放心,旭东追随我多年,是完全可以信赖的。”

  陈靖亚心中生疑,但碍于对葛月潭的尊重并没有提出太多的疑问。

  尚旭东说道:

  “按照师父的安排,我负责将人给你们抢出来,然后在千金寨以南的头道沟将人交给你们。此后你们去哪里,怎么走,就不是我们的事了。”

  陈靖亚问:

  “你有把握将人给我完完整整的从鬼子监狱里掏出来?”

  尚学东说道:

  “全真教龙门正宗派不是浪得虚名,这一点请陈兄弟你大可放心。”

  陈靖亚点点头,问道:

  “什么时候交人?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尚旭东说道:

  “七日后在头道沟交人,我们怎么做你们不用管,只管接人便是。”

  陈靖亚点点头,对葛月潭和尚旭东一抱拳,说道:

  “既然这样俺们就回去等七日后在头道沟接人了。”

  正当陈靖亚打算和孙继武转身离开时,葛月潭说道:

  “既然还有七日,陈贤侄不妨再留三日如何?”

  陈靖亚一愣,葛月潭继续说道:

  “看陈贤侄也是个练家子,老夫有套拳法相授,不知道贤侄赏不赏老夫这个脸?”

  侍立一旁的尚旭东闻听此言心里不由得一惊,心道:

  “师傅自来不会轻易收徒,这个姓陈的什么来头,竟然让师傅开口授拳?”

  陈靖亚也是个爱武之人,闻听葛月潭要教自己一套拳法,也是满心欢喜。便走恭恭敬敬的重施一礼道:

  “承蒙葛老先生厚爱,晚辈自当从命。”

  葛月潭微微一笑,说道:

  “不是老先生,应该叫老师。好吧!明日辰时你在这里等我。”

  

2

第十一章寻计千山无量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