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第十五章石棚子村惨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石棚子村惨案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2/8 22:34:24

  第十五章石棚子村惨案

  三五里的路程,若按照正常行军不消一刻钟便能赶到。可是这些日军警脚上穿的都是厚牛皮底翻皮鞋,踩在乱草丛生的石板路上一步一滑,严重影响了部队的行进速度。

  当鬼子的先头部队到达老龙沟口时,安华山、孙继武、陈靖亚、王玉成早已各带十二名弟兄埋伏就绪。

  等鬼子的前锋部队顺利通过不久,陈靖亚影影绰绰看见鬼子队列里,出现了重机枪和迫击炮影子。对身边的坐地炮说道:

  “准备打!”

  坐地炮笑嘻嘻的说了一句:

  “看咱在他屁股蛋子上来一炮。”

  陈靖亚见坐地炮手里摆弄着一具大正十年式掷弹筒,便说道:

  “这里离队尾足有三百米,你这东西有效射程不足两百米,且精度不佳,能在正中鬼子的屁股蛋吗?”

  王玉成呵呵一笑说道:

  “老弟你就不懂了吧,老子在入绺子前在张宗昌军里玩的就是这个,要说小鬼子打这个打得准,那是没遇上咱,要是遇上咱,他们还要向老子请教呢。”

  一发五十毫米掷弹筒弹,准确的在鬼子队尾炸开。

  “打”

  四支花机关两挺捷克轻机枪,在陈靖亚和孙继武的精心布置下,发挥出了最大效能。一枚枚手榴弹以及分量十足的炸药包,从两侧近乎竖直的沟壁上投下,在鬼子混乱的队列里炸将开来,巨大的爆炸声贯穿了整条山沟。

  日军警在东北横行惯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伏击。一时间被密如雨下的手榴弹和炸药包给炸的乱了阵脚。

  尚旭东和老鹰山林战斗经验丰富,当在第一声爆炸响起时,他俩还不以为然。因为如果只是遇上个把小毛贼,以日军的训练程度和强大的火力,根本不会给其造成太大的损失。可是当他看到炸药包自天而降,巨大的爆炸,将周围十几米的鬼子抛出数米远。又听到机关枪声密如骤雨,他俩知道这次遇上硬茬子,弄不好要吃大亏。马上趁乱钻入草丛开溜了。

  慌乱中,川上精一和江田俊男再寻尚旭东和王庆吉,哪里还见踪影。急忙组织掷弹筒机枪往两侧沟壁上乱打,压制两侧火力,掩护大部队想沟口撤退。

  王玉成打掷弹筒确实有一套,但这东西技术再精也很难形成有效压制火力。再加上陈靖亚和孙继武、张贯一在布置火力时,目的在于尽可能杀伤日军有生力量,而不是奔着全歼去的。因此封底的火力就差了许多。

  借着沟口封底火力不强的空档,川上精一和江田俊男在指挥小鬼子进行了二十分钟的顽抗后,依次掩护按照原路向沟外撤退。

  等川上精一和江田俊男率部撤出老龙沟口后,一清点损失,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一,重机枪迫击炮全部丢失。两人一合计,还没见林匪的面,就扔掉了三分之一人马,没有了重火力的支援,这仗还打个什么劲。随即率领残部撤到离老龙沟口外的平坦地带,原地扎营,等援军到达后在进行讨伐。

  日军退去,安华山带人打扫战场。这一清点,可把安华山和王玉成给乐坏了。

  此战历时四十分钟共毙伤日军警八十余人,缴获三八式步枪四十八支,未损坏的重机枪两挺,迫击炮一门,掷弹筒三具,子弹、手雷、掷弹筒弹、迫击炮弹一大堆。

  是夜,在张贯一的建议下,安德水、陈靖亚、聂天成带领二十几个弟兄再袭日军警营地。川上精一和江田俊男没料到山上的林匪还敢主动出击,结果又损失十余人。两次失败让一向心骄气傲的日军产生了怯战之意,次日天明日军警尽数撤往深山区边缘的石棚子村驻扎。

  石棚子村是个不大的小村庄,里面住着十来户人家。大多数是忙时种田,闲时上山伐木打猎的农民,因此地靠近深山区多有土匪出没,各家除了备有枪械外,还在村子四周修建了防土匪的石围子。

  川上精一和江田俊男带领部队撤至石棚子村后,为了泄愤,进村就纵兵烧杀抢劫,见鸡杀鸡、见牛杀牛、见人杀人。本村大户佟毅及保长带着几名年长者与日军理论,被鬼子投入火海烧死。其子佟毅之子佟登俊与本村青年猎手许连科,奋起反抗,打死一名日警尉,逃出村子上了石棚山。

  安华山听闻石棚子村遭日军警屠杀,气的两眼冒火,钢牙咬碎,当即要带队下山为乡亲们报仇。

  陈靖亚怀疑这是日军故意所为,劝安华山莫要轻易下山。

  无常队虽在石棚山为匪多年,但从不骚扰附近村屯。因此与石棚子村的村民关系相处的比较融洽。此时佟登俊见一个不认识的青年阻止安华山率部下山为父老乡亲报仇,大怒道:

  “什么陷阱不陷阱的,你既不是本地人,被杀的也不是你家的亲戚,你的心当然不痛。俺们石棚子村每年供给山上多少粮食,你们都忘了?现在我们全村都被小鬼子屠了,你们在这里按兵不动,还有没有良心了?”

  陈靖亚见青年身材魁梧举手投足干净利落,便问道:

  “你练过武?”

  安华山与佟登俊相熟,便说道:

  “佟家祖上是满清皇帝家的侍卫。八国联军进北京,慈禧带着皇帝逃离京城,其祖视为奇耻。辞去侍卫一职返回故里务农,登科出身此等家庭身手自然不会差。”

  陈靖亚对佟登科说道:

  “既然我说是小鬼子的陷阱你不信,那你敢不敢随我一道下山探个虚实?”

  佟登科说道:

  “有啥不敢的,你们如果不下山给乡亲们报仇,我自个也要下山和小鬼子拼命。”

  陈靖亚问:

  “会用枪吗?”

  佟登科答:

  “会,出村时还打死一个小鬼子呢。”

  这时在佟登科身后的许连科轻声嘟囔道:

  “那个鬼子是我打死的。”

  佟登科脸一红,狡辩道:

  “是我俩一起打死的。”

  陈靖亚看看两人,对聂天成说道:

  “今晚咱们四个一起下山一趟。”

  聂天成看看两个买见过阵仗的毛头小子,问道:

  “他们行吗?”

  佟登科和李连科两人一听急了,拉开架势要跟聂天成比试。

  陈靖亚笑道:

  “留着那点劲打鬼子吧!别到了山下枪一响变成怂包蛋就行。”

  安德水和王玉成同时说道:

  “我也去。”

  安华山知道其中的凶险,陈靖亚他们是客,迟早要下山离开,他们非要冒这个险,他也不好硬拦。可安德水和坐地炮是山寨的两个当家的,如果遇上什么不测,对山寨是个巨大损失,便说道:

  “你们都下山了,山寨由谁守?”

  安德水说道:

  “大哥,自打咱们来到石棚山,山下的乡亲对咱们不薄。乡亲们遭此大难,咱们若没啥行动岂枉费了忠义二字。”

  张贯一说道:

  “日军警后撤不走,意味着他们在等援军。连山关、大石桥、沈阳都有日本关东军的兵营,依照距离来算,最晚明天晌午便会有大批鬼子赶到。敌人驻下我们就派小部队袭扰,让其不得休息,消磨他们的战斗意志,对明天的作战有利。但今夜我们也应该尽快将物资和非战斗人员疏散到安全地带,只有这样在明天战斗中,我们才能放开手脚打。”

  安华山听得出张贯一的话里话外有放弃老寨的意思,便说道:

  “咱这个寨子原是清兵驻兵之所,修建于地势险要处。我们来后又进行了修缮,围墙坚固,防御工事齐备,就算来个万八千鬼子也未必能攻得下。”

  陈靖亚说道:

  “安大哥有所不知,关东军的编制有别于我东北军。我们部队打仗,到了团以上规模才有远程支援火炮,而日军一个中队便有两挺重机枪和数门迫击炮以为远程火力支援。面对如此大威力的远程火炮,再坚固的工事也只能变成活棺材。”

  安华山在朝鲜当过国兵,对日军的情况有所了解。知道陈靖亚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细细思量片刻,尽管对放弃老寨有些不甘,但还是同意了张贯一的陈靖亚的建议,组织非战斗人员连夜将老寨内的物资,运往五里外的密营。

  月上树梢,佟登科和李连科紧跟着陈靖亚、安德水、王玉成、聂天成出发了。

  两个青年在山寨上喊得的是情绪激昂,但到了行动时心里还真有些着慌。

  走在队伍最前头的陈靖亚扭头看了看佟登科和许连科,笑说道:

  “是不是有腿肚子有些转筋的感觉?”

  佟登科见陈靖亚在嘲笑自己,紧走了几步,说道:

  “谁说的,根本没那回事。”

  陈靖亚问:

  “手里的花机关会用么?”

  佟登科说道:

  “孙大哥教了,不能紧着搂火,三两发搂一下。”

  陈靖亚问紧跟在佟登科身后的许连科:

  “你为什么不用花机关?”

  许连科扶了扶肩头上的的三八步枪说道:

  “俺常年在山里打猎,枪法好,离着一里地俺能放倒一头鹿。”

  陈靖亚说道:

  “如果真向你说的那样,你可以做聂大哥的副手。”

  佟连科扭头看了看走在队伍最后面的聂天成,问道:

  “为什么聂大哥总是跟在我们后面?”

  陈靖亚说道:

  “别看咱们这支小队人数少,但分工很明确,咱仨个是突击小组,安德水身手灵活,功夫好,作为我们的左翼,主要任务是迂回包抄。坐地炮掷弹筒打得准,为我们的右翼,专门敲鬼子的火力点。聂大哥枪法好,为人机警,可以为我们全队提供火力支援。”

  正行间,安德水突然停下脚步,低声道:

  “有情况。”

  佟登科、许连科顿时精神极度紧张,在陈靖亚的拉扯下半蹲下身子四下张望,握枪的手也渗出了汗珠。

  陈靖亚挪步靠近安德水,轻声问:

  “在哪里?”

  安德水用手指一指,陈靖亚顺着安德水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两三百米处,微微有灌木晃动。

  陈靖亚问:

  “离石棚子村还有多远?”

  安德水答:

  “两三里。”

  陈靖亚轻笑道:

  “小鬼子吃了回亏,知道在远处放游动哨了。”

  安德水将耳朵伏在地上,倾听了一会,说道:

  “有七八个人,脚步很重,可能带着重武器。”

  陈靖亚拍拍安德水的肩膀,向左侧指了指,做了一个包抄手势。安德水在长白山上为匪多年,自然清楚陈靖亚的意思。

  从后腰间抽出两支匣枪,勾着身子轻手轻脚的转入一片灌木不见了。

  陈靖亚向聂天成和王玉成打了一个手势,让其隐蔽准备接应,接着返回佟登科和许连科身边问:

  “你们害怕吗?”

  佟登科和许连科一起轻声回答:

  “不怕。”

  可两人在说这话时,陈靖亚能感觉到两人在发抖。

  跟着我,听我命令行动。

  陈靖亚果断的向两人下达命令后,猫着腰钻进了一片灌木丛。佟登科、许连科紧跟其后。

  

2

第十五章石棚子村惨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