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第十六章夜袭石棚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夜袭石棚村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2/11 14:31:48

  第十六章夜袭石棚村

  安德水隐入灌木丛中后,身形如灵猫,落地细无声息。眼瞅着七八个手持大枪的鬼子兵从自己眼前走过,他悄悄的将双枪插回后腰,抽出了寒光闪闪的短刀。

  这把短刀取自于那个经常殴打自己日本军曹,那年十七八岁的他与哥哥被强迫参加朝鲜国兵后,经常受到那个军曹的殴打。在围剿朝鲜独立军途中,他与哥哥一怒之下杀死了那个军曹,与七八十个弟兄临阵起义,投入了反击日寇侵略的大潮中。

  一条黑影扑向了走在队尾的鬼子,锋利的短刀划开了鬼子的脖颈。鬼子还未得及哼一声,已经踏上了觐见天照大神的旅程。安德水迅速将倒下的鬼子尸体扶住,使其不发出声响。可是他忽略了鬼子手里的大枪。长枪掉落在岩石上,深夜里发出巨大的声响。前行的鬼子急忙回头,见情形不对忙拉枪栓。安德水一见慌忙推开鬼子尸体,双腿用力一蹬,平地拔起七尺多高。与此同时腰一拧,身子斜窜,在落地时人已经到了一个粗大的白桦树旁。

  “叭叭”

  小鬼子反应也快,几粒子弹飞过,打在白桦树树干上。此时安德水已经双枪在手,两枪交替射击,又击倒了两名鬼子兵。

  陈靖亚见安德水那边已经打响,大叫一声:

  “许连科掩护,随我来。”

  身子已经冲出树丛,手里的冲锋枪也“哒哒”的叫了起来。

  那一小队鬼子受到两面夹击,顿时慌了手脚,急忙寻找掩蔽物,以密集的火力还击。

  混战发生在密林边缘,又是在黑夜,交战双方谁也不能清晰的确认对方位置,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进行瞄准射击。

  鬼子最怕夜战、山林遭遇战,在气势上先输了三分。再加上鬼子手里拿的是长枪,陈靖亚他们用的都是火力凶猛的短枪,在火力上也占了上风。

  陈靖亚安德水一左一右打的灵活凶猛,佟登科也效仿两人,不断的变换掩蔽位置,瞅准机会便会打出两三个短点射。许连科眼疾手快,山林经验丰富,手持三八式步枪,拿小鬼子当暗夜里出没的黄皮子打,几乎是枪枪不落空。

  正在陈靖亚他们打的性起时,他们的侧后方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陈靖亚侧耳听了一阵,里面除了有聂天成用的水连珠步枪发出的特有声音外,还有歪把子机枪的哒哒生,和掷弹筒弹爆炸的声音。

  “不好,小鬼子果然在村外设了伏兵。”

  陈靖亚将两个手指放到嘴里,发出了尖锐的呼哨声。这是林匪们惯用的后撤讯号。

  安德水、坐地炮、聂天成为匪多年自然明白该做什么,许连科常年在山中打猎也明白其中的意思。可是佟登科是大户人家出身,根本清楚大家在做什么,只是抱着那支花机关一个劲的向前突进。

  陈靖亚见佟登科只进不退,急忙对许连科喊道:

  “掩护我。”

  随即向前方一个火力点投出一枚手雷,借助爆炸的掩护,几个纵跃已经到了佟登科的身边。一把将佟登科按倒后,对其大吼道:

  “你小子不要命了,再不走就被包饺子了。”

  经陈靖亚这么一喊,佟登科从战斗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再举眼观望时,四下晃动的尽是鬼子的身影。

  满怀深仇大恨的佟登科,是抱定与鬼子死磕的信念参加战斗的,可这人到了危急时刻主动求生是人的本能。佟登科见四下里子弹乱飞,一群群的鬼子嚎叫着围拢上来,急忙问陈靖亚:

  “冲不出去了,怎么办?”

  陈靖亚拍拍佟登科的肩头,安慰道:

  “别着急有办法。”

  同时迅速环顾了四周态势,对目前的形势做出了准确的评估。然后指着左侧黑黢黢的小树林对佟登科说道:

  “看见那片林子了吗?冲过去,咱们就安全了。”

  佟登科才将动身,一窜子弹横飞过来,打在岩石上,激起了一片碎石雨。陈靖亚一把把佟登科摁住,说道:

  “你小子怎么这么冒失,没看到左侧有挺机枪吗?”

  佟登科透过树丛,向左侧望去,只见一片树丛里不断闪烁着耀眼的机枪火焰。

  佟登科掏出手榴弹目测一下距离,寻思以自己的身手向前跃进几十米没问题。正在射击的陈靖亚看到了佟登科的举动,大吼道:

  “你小子又要犯浑!”

  然后,高声大喊道:

  “坐地炮,将那个火力点给我敲掉。”

  在陈靖亚佟登科侧后数十米的王玉成,听到喊声:

  “急忙调整掷弹筒,一拉击发杆,一枚榴弹划出美丽的曲线,落在机枪旁炸开。”

  鬼子的机枪一哑,陈靖亚大喊一声

  “冲”

  陈靖亚手持花机关将冲到近前的鬼子兵扫倒,同时一脚将佟登科蹬出。

  借助陈靖亚这一蹬的劲,佟登科从岩石后面跃出,不顾一切的向一侧的密林跑去。

  连续几发榴弹在敌群中炸开,使得围拢上来的鬼子并不得不边后退,边大叫:

  “掷弹筒,掷弹筒,火力压制。”

  趁着这股乱劲,陈靖亚猛然从岩石后面跃出身子,边向鬼子扫射,边向密林冲去。

  与佟登科会合后,两人在王玉成、聂天成、许连科的掩护下,向鬼子的薄弱处猛冲。

  几人交替掩护冲出鬼子的包围圈后,陈靖亚轻点了一下人数,除了王玉成和佟登科受了轻伤外,其余几人都毫发无损。

  由于王玉成伤到了大腿根行动不便,陈靖亚安排佟登科搀扶王玉成先走,自己和聂天成、许连科一道阻击日军追兵。

  鬼子素来对深山密林怀有恐惧,何况是在暗夜,追击起来也是小心翼翼。

  聂天成与许连科一组相互照应,以射程较远的步枪,和精准的射击阻击鬼子前行。陈靖亚不停的在密林里左右游走,不时从意想不到的角落冒出,向搜索前进的日军扫出一阵密集的弹雨。

  为了保护许连科,聂天成并没有和许连科分开行动,而是让其担任观察手,在自己狙杀日军时观察四周的动向。

  陈靖亚猛然从一棵大树后面显出身子,手里的花机关扫出一串子弹,将两三名成散兵队形,小心翼翼搜索前进的鬼子毙伤。

  “快快的这边!”

  一群鬼子嚎叫着招呼同伴,向陈靖亚藏身的地方聚集。密集的子弹封锁住了陈靖亚的退路,使其不得不隐藏在大树后面动弹不得。

  “叭”

  一粒子弹从鬼子的右侧方射来,正中鬼子机枪手头部。趁着鬼子机枪一停的间隙,陈靖亚撂倒一名靠近的鬼子后,迅速向侧后方转移。

  聂天成待在树上视野开阔,且不容易被鬼子发现。可是这一开枪就暴露了目标。数挺轻机枪一起向聂天成所在的树冠处射击,使得暴露位置的聂天成根本没有办法转移阻击位置。

  子弹打在树干上,激起的碎木屑打在聂天成的脸上,钻进了聂天成的脖领子里。

  “妈的小鬼子学精了。许连科你小子死哪里去了,瞅瞅鬼子的机枪在那个方向。”

  在聂天成的咒骂下,许连科急忙四下张望。大叫道:

  “左侧有一个,三百米。”

  在此密集的火力封锁下,聂天成根本没办法架枪,只得大喊道:

  “打掉它。”

  在树丛里的许连科急忙调转枪口,将正操作机枪向树干射击的机枪手牢牢锁定。

  “叭”

  许连科按照聂天成的嘱托,一枪击中目标后,迅速变换射击位置,再次架枪射击,又打掉了一个机枪手。

  鬼子的封锁火力骤减,聂天成趁机击毙了两名正向大树靠近的鬼子后,飞身下树,拉起许连科便向林子深处跑去。

  鬼子让左一枪右一枪的聂天成,和不一定会从哪里冒出的陈靖亚给打怕了,在往林子深处追击时严格遵守三人一组,机枪火力掩护,交替射击的方式向前搜索。这种方式固然稳妥,既有火力侦察,搜索前进的士兵又能得到火力支援,但追击的速度也就慢了许多。

  陈靖亚、聂天成、许连科三人会合后,聂天成拍了许连科一掌夸奖道:

  “小子行啊!三百米在暗夜里能一枪毙命,有两下子!”

  许连科憨憨的一笑说道:

  “鬼子的机枪枪口的火焰那么亮,隔着一里地也能看的清清楚楚。我估摸枪口稍微一抬,就是鬼子机枪手的脑袋,真没想到让我给蒙上了。”

  陈靖亚扭头看看后面说道:

  “估计鬼子是让咱给打怕了,不敢紧着撵。你俩帮我看着点,我给鬼子留下点东西当宵夜。”

  说完,从背包里掏出一枚手榴弹走到一棵大树旁蹲了下来,解下绑腿将手榴弹绑好。聂天成和许连科各自隐蔽在高出,观察后方道路上可能出现的鬼子追兵。

  陈靖亚将四颗手榴弹固定在树根处,将引信用细麻绳连接到一起,并用碎石将手榴弹弹体埋好。边后退便将一袋子铁蒺藜,均匀的撒在了草丛里。

  许连科看着新鲜,问道:

  “这东西管用吗?”

  聂天成笑道:

  “管用嘛!那年大雪才将封山,我带着师弟去双鸭山林区打猎,遭遇了狼群。看样那群狼是饿极了,被我们撂倒了四五只还紧追不舍。幸亏我们随身带了两袋子铁蒺藜,我们一路跑一路撒,最终狼群因受伤太多,最终放弃了追击,我们也躲过了一劫。”

  许连科点点头说道:

  “严寒的天气里最怕受伤,一旦受伤体温迅速下降,如得不到及时治疗必将送命。狼和人一个道理,他们也懂得受伤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赶上来的陈靖亚听见两人的交谈说道:

  “在战场上击伤一名敌人比击杀一名敌人成果还要大,一名士兵受伤就需要一至两名士兵前去救援,这办法对削弱对方战斗力非常有效。”

  三人才将走出不多远,后方传来了手榴弹的爆炸声。聂天成笑道:

  “这次鬼子可要吃大亏了,至少要撂倒七八个。”

  陈靖亚说道:

  “我在手榴弹弹体四周堆了不少碎石,两边同时一爆,就如同下了一场碎石雨,再加上一大片躲都躲不开的铁蒺藜,够小鬼子忙活半天的了。”

  

2

第十六章夜袭石棚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