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二十一章逼入绝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一章逼入绝境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2/17 15:44:05

  二十一章逼入绝境

  尤胜堂原是辽西巨匪杜立三的手下,杜立三被冯德霖做掉以后,他便拉着一帮兄弟上了老龙岗,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那时节,长白山上林匪众多,东北军也经常派兵前来讨伐。尤胜堂的绺子实力不大,目标也不太扎眼。又因此人与日本特务关系密切,每每遇上大的讨伐作战他便把队伍拉到鸭绿江边。等东北军讨伐结束后,再回老龙岗继续为非作歹。

  日本人强建了安奉铁路后,这小子在日本人的保护下,总算过上一段安稳日子。可不久后,日本人让他进攻撤至兴京旺清门一带的朝鲜独立军。这小子知道朝鲜独立军不好打,便从日本人给的军火中拿出三四十条枪,用来收买海乐子,让其与自己一起进攻朝鲜独立军梁瑞凤部。可那个朱海乐得了尤胜堂的枪支军火后,反而与黑白无常一道突袭了尤胜堂的老巢。

  那一仗尤胜堂被打的元气大伤,只得只身一人前往营口谋出路。在日本浪人根本豪的介绍下,结识了尚旭东。并在尚旭东的帮助下又拉起一支队伍,在辽阳盘山一带打家劫舍。有好几次他想带领队伍重新打回老龙岗,可都被海乐子和无常队打了出去。

  此番接到尚旭东的飞鸽传书后,他认为自己重返老龙岗的机会来了,便带着十几个精干弟兄星夜赶往石棚山老寨。

  尤胜堂到达老寨时尚旭东已经离开了,土肥原便拿出一半兵力,交由江田俊男统领,跟随尤胜堂等人上山搜索无常队的密营。

  尽管尤胜堂在石棚山盘踞多年,但对方圆百里的龙岗山也不敢说是了如指掌,若想要找到无常队的密营还要费些周章。

  搜索队在山上搜索了一整天,在陈靖亚等人的袭扰下,非但没有找到密营,反倒损失了十几个士兵。

  土肥原大怒,将尤胜堂怒斥了一顿,还亲手枪杀了尤胜堂手下的一个弟兄。

  第二日,尤胜堂建议改变策略,以一队人马结成圆阵,以密集火力压制四周,逐步向山顶推进。另一队由尤胜堂等人为先导,从侧翼迂回前往石棚山主峰。

  土肥原贤二认为可行,便命令川上精一率领步兵三小队,机枪、迫击炮各一队,结成圆阵相互掩护,向山顶发起进攻。

  在尤胜堂等人引领下江田讨伐队出发后不久,尤胜堂竟然发现有人故意留下的标记。于是决定顺着标记,向一侧的万花山搜索前进。江田俊男一进大山便失去了方向感,也不辩不清东西南北,只能跟着尤胜堂懵懵懂懂的向前行进。

  万花山正是无常队隐藏非战斗人员的密营所在,有了沿路上的标记,尤胜堂很快便引着江田搜索队找到了万花山密营。

  张永山和老魏身边只有十几名战斗人员,面对突然冒出的日军拼死反击。江田俊男在这五六天里没少挨打,正憋了一肚子火没处撒。此番摸到了万花山密营,可算找到撒气的地方了,一上来就指挥八十余名日军全力进攻。

  老魏是惯匪,见过大世面。眼见着情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便对张永山说道:

  “你是石棚山的客人,本不应该趟这摊浑水。你带着人先撤,我带几个弟兄在这里顶着。”

  张永山说道:

  “此事因我们而起,大家伙要死死在一起。”

  老魏掏出一个小布包交给张永山说道:

  “俺家在千金寨台山脚下,日本人占了俺家的地,烧了俺家房子,俺与日本人不共戴天。俺家里还有老娘、媳妇和孩子,你如果能逃过此劫,拿着这里面的信物去俺家看一眼,给她们孤儿寡母留下几个过命的钱,俺就知足了。”

  言吧,挥起枪托将张永山打晕,大声喊道:

  “小尉迟、黑子、白条带他们走,其余的弟兄给我往死里打。”

  一个手持匣枪的大黑个走过来,背起张永山与另两名手持老式步枪的青年,掩护着一大群非战斗成员,从密营的暗道钻出,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里。

  当尤胜堂和江田俊男冲进密营时,身负重伤的老魏还有一口气。他艰难的挺了挺身子,认出了尤胜堂,喷出一口血沫骂道:

  “狗日的,老子瞎了眼当年怎么没插了你?”

  老魏原是尤胜堂的手下,后来在千金寨的家地被日本人给占了,老父亲也被日本人投进满铁监狱折磨致死,他想拉队伍报仇,可与日本人关系密切的尤胜堂却不肯,因此他一怒之下拉着几个弟兄投了无常队。那一年他反水时满可以杀了尤胜堂,可是他顾念旧情还是放了尤胜堂一条生路。

  尤胜堂看看地上的老魏,呵呵一笑说道:

  “这就是报应,当年你若不反水老子也不会输的那么惨,这次栽在老子手上了吧!给老子来几句好听的,老子可以把你放在身边当条狗使唤。”

  老魏将手摸向了身边的匣枪,嘴里骂道:

  “狗日的老子跟你拼了。”

  “八嘎!”

  江田俊男的指挥刀挥过,老魏的人头与身体分离,一腔热血喷了尤胜堂一脸。

  尤胜堂擦擦脸上的血迹,嘴里嘟囔道:

  “小日本子也太狠了,一个将死的人都不给留个全尸。妈的!”

  江田俊男虽然不精通中文,但在满铁当了多年的警尉,中国人骂人的话还是能听得懂的。

  听尤胜堂骂自己,手腕一翻,将带血指挥刀搭在尤胜堂的脖颈上,问道:

  “你在骂大日本皇军?”

  尤胜堂急忙指着老魏地尸首,解释道:

  “我在骂他,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江田俊男收起指挥刀,问尤胜堂:

  “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

  尤胜堂说道:

  “按照我们的习惯,一般不会只有一个密营,咱们再去找下一个。”

  江田俊男拍拍尤胜堂的肩膀,对他说道:

  “你的大日本皇军的朋友,但记住下一次不能再骂大日本皇军。如果再骂就死啦死滴,明白吗?”

  尤胜堂吓得出了一头冷汗,急忙点头哈腰的回答:

  “知道,知道。以后绝对不骂。”

  密营位于百花山半山腰的一处沟壁上,密道是一条通往山脚的狭窄的山沟。山沟即窄又隐蔽,树木丛生遮天蔽日,人员在里面行进极其困难。

  小尉迟背着张永山,与黑子在前面引路,白条拎着一只奉造七九式步枪在后面断后。

  张永山睁开眼睛,四周都是茂密的林木,他的手里还紧紧握着老魏塞过来的布袋。

  “放我下来!老魏呢?我们不能丢下一个兄弟。”

  小尉迟背着张永山在如此崎岖的道路上行进本已非常困难,张永山在背上这一扑棱,他脚下一滑,两人同时摔到树丛里。

  队伍里两名健壮中年人急忙上前搀扶,张永山被一个人搀扶下站定身子后,见此人身穿囚服,便问道:

  “你是从大狱里逃出来的?”

  此人答道:

  “我叫张振祥,谢谢恩人的救命之恩。”

  张永山从腰间掏出一枚手榴弹,递到张振祥面前问:

  “会使这个吗?”

  张振祥接过,说道:

  “俺以前参加过民团,学过。”

  张永山命令他道:

  “去队尾,看见小鬼子就给我撩出去。”

  张振祥揣起手榴弹走后,张永山问小尉迟:

  “其他人撤出来没有?”

  经张永山这么一问,小尉迟眼睛一红,悲怆的说道:

  “我们钻进沟后不久,就听不见密营那边的枪声了。估计,老魏和打阻击的弟兄们都挂了。”

  张永山性情宽厚,听到此消息,心里一阵酸痛,愧疚的对小尉迟说道:

  “都是我们拖累了你们,如果我们不上山,小鬼子也不会来血洗山寨。”

  小尉迟说道:

  “小鬼子太坏,俺们就是要跟小鬼子斗。你们不来他们也容不下我们,迟早有一天会来打山寨。”

  张永山问:

  “你叫什么名字?”

  小尉迟回答:

  “俺叫尉迟堂,湖北人,早年在大冶矿做童工。后来实在挨不下去了,便闯了关东。因为我有些技术,会修机械设备,便在抚顺煤矿做了技工。那年无常队打煤矿仓库,我们几个杀死了日本把头入了绺子。”

  张永山点点头说道:

  “此战过后,假若我们能活下来,随我去汤原吧!哪里没有日本人,荒原千里,土地肥沃,是个可以安生过日子的好地界。”

  尉迟堂点点头,环顾了四周一下说道:

  “这里虽然隐蔽,但老待在这里也不安全。咱们还是赶快到石棚山顶,和安大哥他们会合得好!”

  张永山点点头,问:

  “从这里到哪里有多远?”

  尉迟堂用手一指沟尽头说道:

  “不远,出了只要山沟,翻过三花岭上了山便是。”

  就在尤胜堂带着江田讨伐队攻取百花岭密营的同时,川上精一的铁球阵也滚到了石棚山密营附近。陈靖亚、安德水、王玉成、聂天成、佟登科、许连科等人,虽然竭力阻止日军讨伐队接近密营,但川上精一在吃了几次亏后,就是不分兵追击,但凡遇到袭扰一概用重火力压制,在继续向山顶冲击。

  时至中午,石棚山密营业已无险可守。安华山和陈靖亚商议,放弃石棚山密营,翻越三花岭前往百花山密营,与张永山、老魏他们会合。

  可当他们才将走到三花岭时,便听到百花山那边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安华山和陈靖亚等人心里一惊,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一行人进入三花岭不久,便与张永山他们碰了个正着。

  三花岭是横亘石棚山和百花山之间的一道大岭,地势平缓草深林密。安华山见两处险要已经失守,心知他们滞留于三花岭也很危险,便向陈靖亚提出要上白石砬子去找海乐子,重整兵马夺回老寨。

  

2

二十一章逼入绝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