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二十五章石砬子拒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五章石砬子拒敌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2/23 11:12:44

  二十五章石砬子拒敌

  石砬子山地处要冲,日俄战争时期苏俄军队曾在此山上建了一座不大的钢筋混凝土堡垒。朱海乐绺子占据此地后,这座废弃的军事堡垒,便成了他们囤积物资,开会议事的地方。

  在众人的簇拥下,陈靖亚和安华山、孙继武三人来到聚义厅坐定后,朱海乐问:

  “此番陈英雄是来投山,还是来接人?如果投山,这把金交椅你来座。如果是来接人,兄弟劝大哥在这里逗留几日,待鬼子撤兵后俺们再送陈大哥下山。”

  陈靖亚笑道:

  “我此番前来除了接人外,还给朱大当家来了一份礼物。”

  “啥礼物?”

  朱海乐一阵狐疑。

  “抬上来!”

  陈靖亚一声大喊,四五个大汉将大车上的东西搬到聚义厅中央。

  陈靖亚打开箱子,拿出一条奉造七九式步枪,对朱海乐说道:

  “崭新的步枪,每枪带一百五十发子弹。手榴弹四百枚,个个爆皮带响威力十足。”

  朱海乐脸上乐开了花,问道:

  “陈大哥发财了?给兄弟送这么重的礼。”

  陈靖亚又拿出一身警服,对朱海乐说道:

  “穿上它,再送你一张委任状。”

  朱海乐一见警服,脸色一变说道:

  “陈大哥是不是在拿兄弟开玩笑。兄弟是匪,历来警匪都是死对头,你让我穿上这玩意成啥了?”

  陈靖亚说道:

  “我从辽宁警署给你讨了一张委任状,自今日起你就是新宾剿匪大队第十中队中队长,你和你的兄弟还驻在白石砬子,但要受新宾警察局局长郭景珊的节制。说白了,就是听调不听宣。”

  朱海乐被陈靖亚一番话给弄糊涂了,眨巴眨巴眼,看了看陈靖亚又看了看安华山说道:

  “咱弟兄们以后都归新宾警察局局长管了,那弟兄们还怎么打劫、绑票?我这百十号弟兄不打劫不绑票靠什么过活?”

  陈靖亚说道:

  “接受了委任后新宾警察局会来人点验,每人每月一块半军饷按月发放。剩下不足的,你们可以通过在管辖范围内设卡收取护林费解决。如还不够,去哈尔滨找我,由我民生厂哈尔滨分厂给你补齐。”

  安华山对朱海乐说道:

  “我的老寨和密营都被鬼子给占了,你这里虽在新宾境内,可位于要冲地带,小鬼子觊觎已久。如果小鬼子来占,凭你一己之力能挡得住他们吗?”

  朱海乐思量片刻,说道:

  “俺海乐子自打树旗拉杆子一来,从未服过谁。可俺就服陈大哥,既然陈大哥说了,咱兄弟就照办。咱以后就是剿匪大队了。这一带的大小绺子如不听话,老子剿了他狗日的。”

  陈靖亚等人还未离开石砬子,土肥原就按捺不住了,指挥四个步兵中队、机枪队、迫击炮队,气势汹汹的向石砬子山扑来。

  海乐子全队只有一百四五十人,七八十条半新不旧的栓动步枪,重火力只有三挺大沽造轻机枪。闻之鬼子已经到了山下,急忙安排人马防御。

  陈靖亚知道双方实力相差悬殊,这样硬顶下去对海乐子不利。一面让孙继武赶回上夹河屯,请求郭景珊派兵前来支援,一面让据守南天门的弟兄穿上警服,消除鬼子进兵的籍口。

  土肥原的兵已经到位,他可不管山上的人穿没穿警服,下令炮兵开炮,掩护步兵冲锋。

  石砬子山从未经历过如此猛烈的进攻,一些守寨的弟兄在鬼子猛烈的炮火轰击下,惊慌失措,乱跑乱嚷完全没了章法。

  陈靖亚一见急忙大喊道:

  “弟兄们都别慌,咱们寨墙坚厚,地势险要,只要大家听我指挥,小鬼子的炮根本打不着我们。”

  自日俄战争以后,日本兵能打已经成了共识。当然这其中有日本关东军装备精良,士兵训练有素,战术技能过硬因素,也有关东军自我吹嘘的成分。因此在东北不单是东北军,就是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绺子,也不敢轻易招惹日本关东军。三花岭一战是朱海乐第一次打鬼子,不单打了,还打得不错。朱海乐回到石砬子大寨后便有了炫耀的本钱,经朱海乐这一夸大渲染,捎带着将陈靖亚捧成了神一级的人物。

  山上的弟兄都认定陈靖亚是鬼子的克星,所以陈靖亚这一喊还真管用。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了许多,一个个在陈靖亚的指挥下返回各自的战斗位置,准备反击鬼子的步兵冲锋。

  在山下观察战局的土肥原,见本已呈现出混乱状态的寨墙守军,又恢复了原来的秩序,经过仔细观察,土肥原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见的身影。他将望远镜交给尤胜堂,说道:

  “看看那个人,我怎么看也不像个土匪,倒更像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

  尤胜堂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回答道:

  “我看也不像,但凡土匪遇上这么大的阵仗,没有一个心里不发毛的。可这个后生镇定自若,一看就是经过大阵仗的人。”

  寨墙上,李海捞慌慌张张的跑到陈靖亚面前,请示道:

  “陈大哥,这连小鬼子的面都没瞅见,寨墙上的弟兄就损失了七八个,这仗还怎么打啊?”

  陈靖亚对李海捞说道:

  “小鬼子的大仗历来就是炮轰,冲锋,再炮轰,再冲锋。告诉弟兄们,别露头,将身子紧贴寨墙,等鬼子兵靠近了再打。别看小鬼子的炮打的地动山摇,寨墙上的弟兄只要不乱跑乱动,就不会有太多伤亡。”

  接着陈靖亚指着山道两边奇石林立的乱石岗,说道:

  “抽出一部分弟兄多带铁瓜,遇到那里隐藏起来。等步兵冲锋到一半时,狠狠的给我打。”

  李海捞看了看那片乱石岗,说了句:

  “明白。”

  带着弟兄前去埋伏去了。

  “突击。”

  炮击过后,约一个中队的鬼子兵,挺着刺刀,成散兵队形,向寨墙大门冲了过来。

  “打!”

  随着陈靖亚一声令下,寨墙上弹如雨下。

  此时率队在山道两侧设伏的李海捞见时机一到,大喊一声:

  “打!”

  几十枚手榴弹齐刷刷的从山道两侧石壁后面抛出。山道狭窄且陡峭,鬼子步兵仰攻,速度并不快,几十枚手榴弹在鬼子群中炸开,日军的进攻队形顿时大乱。

  “火力压制!火力压制!”

  在土肥原的命令下,八挺重机枪一起向山道两侧的乱石岗射击,密集的弹雨将乱石岗打的碎石乱飞,烟雾升腾。

  山道两侧的乱石,奇石笔立,巨石垒叠。李海捞等弟兄藏身于石缝其间,犹如一个个天然单兵掩体,鬼子的重机枪火力再猛,也并未给他们造成多大伤亡。

  四五轮进攻过后,太阳业已西斜。位于南天门的寨门依然在炮火中屹立,山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鬼子尸体。

  尤胜堂对土肥原说道:

  “先将部队撤下来吧!天一黑他们就该出动袭扰了。”

  土肥原点点头,心有不甘的下达了撤兵令。

  由于土肥原将部队后撤了五里,且设置了多道警戒线。朱海乐亲自带人勘察了一番后,觉着无机可乘,只能返回营寨休息。

  时日清晨,土肥原再次指挥部队对寨门展开进攻。战斗才将开始,约四五百新宾警察,突然出现在了土肥原所部的身后。

  土肥原大惊,急忙下令停止攻击,缩成防御队形,并来到新宾剿匪大队阵前高声喊道:

  “大日本关东军在此执行剿匪任务,闲杂人等不得干预,否则视为赤色匪众一并剿除。”

  郭景珊拎着张开大机头的毛瑟手枪,来到土肥原面前问道:

  “满铁的附属地仅限抚顺县范围内,你们擅自跑到我新宾县境内,又是动枪又是开炮的这是想干嘛?”

  土肥原理直气壮的回应道:

  “剿匪!”

  郭景珊问:

  “哪来的匪?”

  土肥原往石砬子山上一指说道:

  “匪部海乐子,明为林匪,实则是苏俄赤党的爪牙。”

  郭景珊哈哈大笑说道:

  “土肥原先生误会了。该部是我剿匪大队第十中队,专职看护山林预防林匪生乱的。”

  郭景珊这么一说,土肥原不由得一惊,扭头问身边的尤胜堂:

  “海乐子所部到底是匪还是警察?”

  尤胜堂此时也有些含糊了,说道:

  “两年前绝对是匪,这两年嘛,那就不大清楚了。”

  尤胜堂这一含糊,土肥原也有些摸不着壶底了,说话的语气自然也没了底气。

  郭景珊见土肥原被唬住了,当即义正辞严的将土肥原怒斥了一番。

  土肥原过界用兵原本就理亏,有心拉下脸来开打。可转念一想,以自己现在的处境万一动起手来,绝对找不着便宜,随即对郭景珊说道:

  “我们得到线报,从抚顺监狱里逃出来的赤党分子,逃到了海乐子部中。既然海乐子是郭局长的手下,那肯定是误会了,我们这就撤军返回。”

  郭景珊见土肥原想溜,厉声说道:

  “先别走,将无端越界,攻击我剿匪大队的事,说清楚了再走也不迟!”

  土肥原傲慢的抬起下巴,对郭景珊说道:

  “你觉着以你们的实力能挡得住我们吗?”

  郭景珊将手里的匣枪一扬,身后响起了一阵拉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

  此时大寨上的朱海乐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带领手下弟兄打开寨门,从大寨里冲了出来。

  在一片喊杀声中,郭景珊问土肥原:

  “你觉着呢?要不咱就试试?”

  此时山上的朱海乐部和郭景珊部已经对日军形成了夹击之势,尤胜堂见大事不妙,在土肥原耳边说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硬干恐怕一个也跑不出去。”

  土肥原贤二不是那不识时务的人,其实他心里早就打定了先撤回再交涉的主意,可是就这样撤了他还觉着有损关东军的颜面,现在经尤胜堂这样一劝,当即就坡下驴,对郭景珊说道:

  “好,算我们错了。请允许我们收回战死士兵的尸体先行撤回,至于以后的事就交给外务部门与你们辽宁警察署处理好吗?”

  郭景珊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刚想同意土肥原的提议。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赶过来的朱海乐大喊了一声:

  “打死了我那么多兄弟,就一句算我们错了就完了。要走也行,将你们手里的那些重武器全部给老子留下。”

  

4

二十五章石砬子拒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