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二十九章一只鸡济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九章一只鸡济静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7/12/31 10:58:31

  二十九章一只鸡济静

  顾家是海伦城里的大户,有林地上千倾之多。长子顾凤少小从军,曾在郭松龄手下当连长,后来郭松龄反奉兵败被杀,顾凤心灰意冷,返回家乡组织山林队维护地方。

  陈靖亚与骑一旅警卫连连长丁志超,率领八十余骑到了顾家后,顾凤听了几人的来意,当即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骑一旅警卫连连长丁志超见状,马上对顾凤说道:

  “来时王旅长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人活着救出来。你敢违命吗?”

  顾凤苦着脸说道:

  “我手里有几支山林队,可大的只有百十人枪,小的也就三四十人枪,通北老林区纵横千里,别说搜剿就是从这头走到那头也要十天半月。这里面藏上个把山林匪众,你让我们上哪里去找去啊!除非等到大雪封了山,山上没吃的了他们才会出来。”

  陈靖亚说道:

  “不行,这些人都长着腿,没到大雪封山就不知道流窜到哪里去了。你在这里守护山林多年,总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林匪吧?”

  顾凤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说道:

  “大约有十几个绺子,一两千号人马吧。可这些人行踪不定,来去无踪,只要不侵犯集镇,我们也不会上山搜剿。”

  就在大家为寻找山林匪踪迹犯愁时,顾凤的兄弟顾义德突然来报:

  “大哥抓了两个人,他们说是吉林军省防第九旅的,其中还有一个说自己是团长。可两人那打扮怎么看怎么像胡子,我将让兄们将他们给抓起来了。”

  在一旁的王宜之马上说问道:

  “那个团长是是姓陈?”

  顾义德点头答道:

  “啊,对,他说他姓陈。”

  王宜之和陈靖亚一听,大喜道:

  “是陈东山团长,还不赶快请进来。”

  顾凤也听说过吉林有个搞橙色革命的陈东山,马上对顾义德说道:

  “哎呀抓错人了,快请陈团长。”

  顾义德答应着,匆忙跑出去不久,带进了两个中年男人。

  陈靖亚、王宜之、顾凤一看,还真别怪顾义德抓错人。眼前这两位那穿着打扮,怎么看也不像军人,而更像是穿山越岭收山货的老客。

  陈东山进了屋,见陈靖亚也在,大吃一惊,问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事情办妥了没有?救出来的人呢?”

  陈靖亚摆摆手,对陈东山说道:

  “抚顺的事太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你先告诉我,帮匪为什么要点名让你去接人?你知道他们是谁,在哪里吗?”

  陈东山长叹一口气,说道:

  “此事说来话长,那年我从苏联回来后,不是在虎饶一带搞过橙色革命吗?当时在龙江有几个兄弟也在搞橙色革命,只不过后来我部被李杜将军收编,可龙江的弟兄却因我们擅自终止联合作战计划,而在从龙江到吉林与我们汇合的路上,被万福麟调集部队给剿灭了。”

  经陈东山这么一提醒,顾凤想起了一人,说道:

  “当年是有一支报号一只鸡的绺子,取雄鸡一叫天下红的寓意,在辽西洮南一带搞过赤色革命。只不过此人早已失去了踪迹,又怎么会出现在通北?”

  陈东山说道:

  “此人在兵败后并未离开东北,而是一直在呼兰三肇一带活动,因不做啥大案,并未引起关注而已。”

  听到此处陈靖亚的心放下了一半。既然此人与陈东山之间有宿怨,目的就是借冷艳秋钓出陈东山来,必不会伤害冷艳秋。

  随即便问陈东山道:

  “他约你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

  陈东山说道:

  “他们约我于后日在白皮营子会面。”

  顾凤长期率队在此守护山林,对当地的山形地貌非常熟悉,马上接口道:

  “他们选的地方不错,此地位于半截河东北部,方圆三五百里内河流纵横草高林密,是个即可攻又可守得好地方。”

  陈靖亚说道:

  “不管这里地形多复杂,他们既然想见陈团长,就一定会现身。这样,山林队对哪里的地形熟悉,可先到见面地点周围埋伏。骑兵连速度快,可在外围分散警戒,一旦打起来可以随时增援。我与陈团长去拖住他们,为各队形成合围争取时间。注意不管能不能抓住匪首,保证冷技师的安全为第一要务。”

  陈东山和顾凤见陈靖亚安排的井井有条,一同点头同意道:

  “此地地想复杂,匪众在暗我在明处。各队一定小心,莫要违命浪战,万事以安全救出冷技师为准。”

  顾凤的山林队共有四队人马,分别由顾家兄弟顾凤、顾义德、顾顺、张清林四人统领。为了掩人耳目,山林队是在前夜赶赴见面地点埋伏的。

  清晨,乌云低垂,还不时有几滴雨水滴落。小兴安岭西部的夏季低温多雨,但大雨的时段较短。陈东山和陈靖亚估计,这雨不会越下越大,也没带雨具便骑着马向深山区走去。

  这里是标准得无人区,所谓的白皮营子,是因为哪里有一座供上山人休息的马架子而已。

  少见人迹。自然也没有路。陈靖亚和陈东山与陈东山的副官张凤春牵着马,茂密的山林间穿行而过。三人走了大约一个时辰,陈靖亚抬头看了看没有尽头的山林,问道:

  “快到了吧?”

  陈东山的副官张凤春是呼兰人,早年曾在这一带当过胡子。听陈靖亚这样一说笑了,说道:

  “陈少爷是不是在沈阳城里待久了,上不了山了。咱们才走了七八里,还远着呢?”

  陈靖亚少年时也经常跟随师兄们上山打猎,可是这么大的林子他还是第一次进,难免有些不适应。陈东山和张凤春不同,他们在虎饶的深山密林里打过游击,有丰富的山林斗争经验,即便是再大一点的林子他们也不打怵。

  三人在密林里穿行了整整大半天,时至太阳西斜才看见前方有了一绺炊烟。

  张凤春说道:

  “好多年没到过这里了,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了人家。”

  三人翻过一道岭,有三四户人家的一个小屯子映入了眼睑。

  三人上了马疾跑了一阵,出了林子来到一户人家门前,张凤春敲了门。

  门一开,露出了一个健壮后生的脸,问道:

  “你们是来收山货的,还是上山找参的老客?”

  张凤春说道:

  “收点山货,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讨口水喝。走了一天的山路,实在是走乏了。”

  青年开了门,三人进了屋,见屋里还有一个老汉,陈东山掏出两个银元,放在黑漆漆的锅台上,说道:

  “打扰了,我们在这里歇歇脚,明天就走,能不能给我们弄点吃的?”

  老汉看了看灶台上的银元,说道:

  “外面的人很少有走到这里的,我们爷俩也很少出去。这季节山上吃食不少,也花不着钱。来了就是客,这位先生那用这么客气?”

  陈东山问道:

  “这山里有胡子吗?”

  老汉说道:

  “这里常年连个生人都难见,哪来的胡子?”

  陈靖亚问道:

  “有没有一群带枪的人带着一个姑娘在这里出现过?”

  老汉摇摇头,算作回答。

  这时青年说道:

  “前天有两三个中年人来过,带着枪,但他们待人和气,不像是胡子。”

  老汉说过此地绝少有外人来,而这三个人恰恰在这个时间点上在这里出现,一定与冷艳秋有关。可是又不见冷艳秋的踪迹,让陈靖亚和陈东山不免有些失落。

  这一夜陈东山和陈靖亚彻夜未眠,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陈东山考虑的是,这桩积压在他心头多年的旧怨,终于到了解的时候了。但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此事会以何种方式收场。

  陈靖亚考虑的是冷艳秋的安危,既然来的三个人中没有冷艳秋,那么只有几种可能,一,绑匪并不打算将冷艳秋交给他们。二,冷艳秋就被他们藏在附近的山林里。三,冷艳秋已经遭遇不测….。他不愿再想下去,整个人辗转反侧彻夜未眠。

  第二日,陈东山和陈靖亚才将要出门,但只见一个腰插双枪的中年汉子站在门前,后面还有两个年轻后生牵着三匹战马。

  陈东山抬脚出门,口中叫着:

  “老济我以为你会蒙古了呢?这些年你怎么不找我啊?”

  “叭,叭”

  陈东山脚下泛起了一阵尘烟。中年汉子手里多了一支苏制左轮手枪,枪口青烟还未弥散。

  陈东山定住了身子,喊道:

  “老济,你这是干啥。我们可是从西伯利亚一起滚出来兄弟啊!”

  济静冷笑一声,说道:

  “兄弟?亏你还记得我这个兄弟。当年咱们十七个弟兄相约返回东北闹革命,你为什么半道投降了东北军?那一战惨啊!一百多号弟兄被数千骑兵包围,陈子焕、富荣、耿克夫、贺靖华一个个都牺牲了。这些弟兄都是当年在苏联与我们一起浴血奋战过的弟兄,他们没有倒在白匪军和日本人的刀枪下,却倒在了这黑水白山之间,今天你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陈东山泪如雨下,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泣不成声道:

  “兄弟有所不知,我也难啊!当年我们相约夺取海兰泡,背靠苏联以为落脚点。可是李杜所部突袭了我的物资基地长林岛,我那两千弟兄被围困于依兰方正之间,天寒地冻,粮弹尽决,我也是是在没办法啊!”

  

2

二十九章一只鸡济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