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三十章义收济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章义收济静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1/2 12:41:54

  三十章义收济静

  枪声,如同一个讯号。埋伏于周围的山林队,迅速向木屋围拢过来,并与济静设置在周围的警戒弟兄发生了枪战。

  一只鸡济静听到周围山林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重新将枪口对准了陈东山,厉声吼道:

  “你竟然在这周围设了伏兵?”

  陈东山刚要解释,济静手里的枪再次响起。就在这千钧一发时刻,陈靖亚飞身扑倒了陈东山,躲过了飞射来的子弹。

  当陈东山和陈靖亚再起身时,济静等三人已经飞身上马,消失在了密林边缘。

  顾凤带着十几个弟兄气喘吁吁的赶到木屋后,陈东山大怒,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这人一跑就再也无处寻了。

  顾凤一脸委屈,说道:

  “没想到他们在周围也放了警戒哨,几个弟兄不小心暴露了,对方先开了枪,我们只能还击。”

  陈靖亚问道:

  “有伤亡吗?”

  顾凤说道:

  “他们好像没有伤我们的意思,要不然七八个弟兄肯定丢在这里了。”

  陈靖亚脑筋一转,说道:

  “他既然没有伤我们的意思,就是想和解。我想他们一定还会找我们的,大家现在都别动,还是等几天再说吧!”

  济静的密营就设在距白皮营子不远的青峰山上,这里距离通河县城八十公里,绵延十公里。南连海拔千米的摩云顶,北接山势巍峨峻岭蜿蜒的大青山。

  济静返回密营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生闷气。一个朝鲜女人领着冷艳秋走出来问:

  “见着陈东山了,谈的怎么样?”

  济静正在气头上,破口大骂道:

  “妈了个巴子的,还谈得怎么样?差点钻了那小子下的套子。”

  冷艳秋问道:

  “见没见到陈靖亚?”

  济静说道:

  “倒是有个小子和陈东山在一起,不过没来得及问是不是陈靖亚。”

  济静的妻子露西对济静说道:

  “这也许是个误会,你们都是一起经过战火洗礼的兄弟,怎么会到了刀枪想见的地步。”

  露西是波兰人,父亲曾是一名俄籍工程师。她生在俄罗斯长在俄罗斯,并积极投身于俄国革命。后来她与时任中国营连长的济静偷偷相爱了,可苏联政府部门却因其父被扣上一个特务的帽子,不允许两人结为伴侣。济静一怒之下,带着她及十几名亲信弟兄返回东北当起了胡子。由于她与赴苏联学习的冷艳秋相识,当济静将冷艳秋带回青峰山后,她便猜透了冷艳秋的身份。在她的极力建议下,济静打消了向陈子鄂索要高额赎金的想法,决定利于此次契机,与陈东山握手言和。可济静与陈东山之间积怨太深,因此便有了传信让陈东山来领人的这一幕。

  济静看了看冷艳秋,说道:

  “既然他们来接你了,你就下山找他们去吧!”

  冷艳秋说道:

  “你们不能老当胡子,总要想个办法安顿下来。”

  济静看看露西说道:

  “我们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在三名胡匪的护送下,冷艳秋来到了白皮营子。

  冷艳秋的到来,让陈靖亚大吃一惊,当听完了冷艳秋的遭遇后,陈靖亚问冷艳秋道:

  “你还记得去青峰山的路吗?”

  冷艳秋说道:

  “下山时他们将我的眼给蒙上了,但我相信我能找到他们。”

  陈靖亚说道:

  “好,明天我随你一起上山,去会会这个一只鸡。”

  陈东山说道:

  “我也去。”

  陈靖亚一阵犹豫,说道:

  “你们之间积怨太深,还是不见面的好。”

  陈东山长叹一声,说道:

  “当年是我让他们蒙受了巨大损失,我必须要那些牺牲的弟兄一个合理的交代。”

  冷艳秋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加入共产国际后,到苏联受过特工培训,当然这一系列培训科目里有山地野外生存。凭着直觉冷艳秋带着陈靖亚和陈东山,很快便来到了青峰山密营附近。

  一声呼哨,在山林里响起,三人停住了脚步四下观望。

  山林里转出一个人,冷艳秋一看,认识,是在哈尔滨城外;拦住自己的李际春。

  李际春见冷艳秋又回来了,还带了来了两个男人,便走上前问道:

  “冷小姐去而又返,是不是不舍得咱弟兄们?这两位是冷小姐带来入伙的兄弟吗?”

  李际春嬉皮笑脸,冷艳秋不愿意搭理他,冷冷的对他说道:

  “带我去见大当家,这两位兄弟有话要跟大当家面谈。”

  李际春呵呵一笑,说道:

  “见大当家容易,只要冷小姐在甜甜的叫一声哥,哥哥马上带你去。但这两位就要看看有没有那资格了?”

  陈靖亚见这个青年嬉皮笑脸,一副无赖样,当即面露怒色,抢步上前,对李际春说道:

  “我们来见济静,你有啥资格拦着?”

  李际春抽身步,上下打量了陈靖亚两眼,问道:

  “这位小兄弟是….?”

  陈靖亚将眉毛一扬,答道:

  “汤原陈靖亚。”

  李际春笑了,说道:

  “汤原陈靖亚?是陈子鄂的儿子吧!别说是你小子,就是你爹来见我们大当家,也要先过我这一关。”

  陈靖亚大怒。陈东山一把没拉住,他人已纵身上前,照着李际春面门就是一拳。

  李际春也是练家子,脚下一滑,闪身躲过,双臂晃动与陈靖亚打斗到了一起。

  陈靖亚自小跟随陈子鄂练洪拳,又在无量观又受了葛月潭的点拨,习学了绵掌,自然比林匪出身的李际春更胜一筹。

  就在李际春手忙脚乱,逐渐露出败像之际,山岭上来了一伙人。

  “叭”

  一声枪响,结束了陈靖亚与李际春之间的缠斗。

  众人抬眼观望,陈东山见是济静,急忙大喊道:

  “济大哥兄弟给你赔不是来了!有啥话咱弟兄俩好好唠唠,哪有解不开的疙瘩。”

  济静大声说道:

  “东山啊,你还是回吧!四方台一战,咱弟兄已恩断义绝。我不会下山投奔你,你也别来打扰我过快乐日子。”

  陈靖亚喊道:

  “俗话说一日为匪,终身不得正道。大哥想一辈子逍遥快活也就算了,怎么也要为手下的弟兄们想想吧!古时宋江逼上梁山,尚且受招安为国靖边,咱弟兄咋就不能下山为良,保一方民众安宁呢?”

  陈东山也喊道:

  “大哥啊!咱在俄国做矿工时为什么举旗革命,不就是为了让劳苦大众都吃上饭吗?现在我们没有能力让广大的劳苦大众都过上好日子,最起码让一部分人过上安稳日子总可以吧!除暴安良的事做的久了,你就成了暴徒,这与我们当年的理想相差甚远啊!”

  陈东山一番话打动了济静,沉思两响,对山岭下喊道:

  “让他们上来。”

  上了青峰山,陈靖亚可算是开了眼。在青峰山与摩云顶之间方圆五十公里的谷地里隐藏着四个建设齐整的营区,其中足以抵御严冬的营房,仓库,医疗所一应俱全。各营地之间除了相应的防御工事外,还有弯弯曲曲的壕沟以为联通。在青峰山侧面较为平坦的地方,开垦了大片荒地,种粮种菜以资军用。

  济静之所以带着陈靖亚和陈东山参观自己的营地,目的就是告诉他们,这里是一个世外桃园,他的队伍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没有必要靠打劫绑票为生。

  几人参观完营地后,来到百鸡堂门前。陈东山抬头看着简陋草堂上悬挂的匾额,感叹道:

  “好一个百鸡堂,自古道雄鸡一唱天下白,你这百鸡一起叫,天下不红透了?看来济兄虽然落草还是不忘初心啊!”

  济静笑笑说道:

  “哪像你,拉杆子闹革命时,数你叫的最响。事情危急了,摇身一变当了东北军团长,只管升官发财,也不管弟兄们的死活。”

  陈东山拉住济静的手说道:

  “老哥哥别再取笑我了,还是商量一下下山接受改编的事吧。”

  济静将脸色一变说道:

  “要我等下山接受整编也行,一,我的弟兄我来管,任何人不得插手。二,给我地盘,其中事务一切要按我的政策做。三,给我的队伍发军饷,我可以保证我的防区内没有胡匪作乱。”

  陈靖亚说道:

  “此地属于深山区,据此三十五公里的丰山乡只有几十户人家,既没有驻军也没设警察所,是山林队的管辖范围。你们下山后可将队部设于此乡,剩余人员可在山脚开垦荒地以实现供给自足,所需兵费及维护地方治安充实兵备之费用,一部分以收取山林保护费冲抵,一部分由我民生厂哈尔滨分厂供给。”

  济静听陈靖亚这么一说,问道:

  “听你的意思,我们下山不是被黑龙江驻军收编?”

  陈东山笑笑说道:

  “此地山林队实力太弱,又驻于海伦离此地较远。将你们编入山林队后,既能维护一方百姓不受匪众袭扰,又能扩大了当地保安力量。”

  济静闻听此言笑道:

  “既然有这等好事,你们怎么不早说。好,我愿意带弟兄们下山加入山林队。”

  陈靖亚说道:

  “你们在此地经营多年,我看这里设施也齐备,不妨留一部分弟兄在这里坚守,一部分弟兄下山就行。丰山乡只有几十户人家,如果一下子驻进百十口子人马,难免会袭扰当地百姓。”

  济静想了想,说道:

  “还是陈兄弟想的周全,我自当照令执行。只不过我这一百多号弟兄,手里的家伙不足,弹药也缺。平日里我们依靠打些为富不仁的响窑获得些补充,现在连这都不能打了,我们靠什么补充?”

  陈东山笑笑说道:

  “我给你二十条枪,八箱子弹够不够?”

  济静一拍大腿,高声说道:

  “妥了,头上那个匪字一除,俺们可就老婆孩子热炕头,过舒坦日子了。”

  

1

三十章义收济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