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三十二章一群宵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二章一群宵小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1/6 15:27:43

  三十二章一群宵小

  中东铁路是又称东清铁路和东省铁路,简称东铁。是十九世纪末沙俄为侵略东北,称霸远东所建的具有战略意义的铁路线。

  当年沙俄利用大清朝在中日甲午战争战败的困境,打着援助中国共同防御日本的旗号,与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密约。按照此密约,沙皇俄国政府在中国的土地上,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器材,修建了自满洲里经哈尔滨至绥芬河,与俄国西伯利亚大铁路衔接的中东铁路主线。

  苏联共产党推翻了沙俄统治,建立红色政权后,全盘接受了沙皇俄国所遗留的资产。可当时苏联红色政权初创,既要面对国内白匪军的叛乱,又要应付协约国的武装干涉,哪里顾得上这条千里铁路线。原中东路俄方局长霍尔瓦特及其残余势力仍然赖在中国不走,企图利用中东路沿线地区的军队和经济实力,从事反对苏维埃政权的活动。同时,日、美、英、德等帝国主义也乘机插足,进行争夺。

  当时的中国北洋军阀政府在外交上不承认苏俄政府,对列宁两次提出废除沙俄同中国政府所缔结的一切秘密条约的声明,置之不理。致使中东路仍被沙俄残余势力和国际帝国主义所控制,继续成为反苏与侵华的工具。

  及至1921年,苏俄政府先后三次派人来华,商谈两国复交等事宜。北洋政府才就中东路问题,与苏联政府展开谈判,最终收回了中东铁路的主权。

  当时东北境内有两条主线铁路,一条是中东铁路,一条是南满铁路。中东铁路由按照苏联政府的声明,由中苏共同经营,是纯商业性质,根本不牵扯中国主权。而日本人通过日俄战争攫取的南满铁路则不然,他们有驻兵权,又在属地内建立了司法、民政、警务、税亩、市政等一切机构,完全属于殖民地性质。这还不算,还以各种手段,极力扩张起属地范围。因此在张作霖执政时期,围绕着南满铁路的纠纷不断,而中东铁路则秩序井然。

  按照俄奉协定,纯商业性质的中东铁路设有理事会,置理事10人,理事长为中方,副理事长为俄方。本铁路设局长1人,由俄方担任,副局长2人,俄华各1人担任,均由理事会委派,由各该政府核准,其职权由理事会规定;路局正副处长由理事会委派。如处长为华人,则副处长为苏俄人,反之亦然,路局各级人员按中苏两国各半任用。

  吕荣寰是中东铁路局理事长。此人律师出身,生性贪婪。见中东铁路局历年盈余丰厚,便向苏联局长提出按股分红,企图从中贪污,可苏方局长坚持将中东铁路盈余用于铁路建设之需。期间中东路铁路局将中东路机车厂地皮,及厂房设备以极低的价格租给民生厂成立哈尔滨分厂,也没有知会吕荣寰。现在民生厂哈尔滨分厂产销两旺,足可以以日进斗金来形容,吕荣寰更是眼红,因此便向张景惠提出了全面收回中东路的建议。

  张景惠虽是东北军政府老人,但此人与吕荣寰一个德行。看着那么一大笔钱,哗哗的流进了张作相和**的口袋没有自己份心里也痒痒。吕荣寰这样一提,当即令吕荣寰拟定一份接收合同试探一下苏联人的态度。

  张景惠积极收回中东路目的,是为建设自己的独立王国广开财路。吕荣寰想收回中东路则是想从中贪污一年几百万的利润,可哪个哈尔滨教育局局长张国枕呢?是想利用向中央输诚的机会,挤掉吕荣寰座上中东路铁路局理事长的宝座。而哪个中东路理事邹尚友因与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保持着关系,也想以此为阶梯直接登进国民政府外交部的庙堂。这一群宵小之辈,可谓是各有各的打算!唯独没有考虑的是东北的利益及国家的安全。

  吕荣寰觉着一下子向苏联提出全面收回中东铁路有些唐突,便拟定了一份收回中东路机车厂及三十六棚土地权利的协议书,交给了中东路铁路局副局长奇尔金。

  中东铁路机车总厂加上三十六棚规模宏大,在哈尔滨有钢半城之说。奇尔金与吕荣寰共事多年,对此人的脾气本性非常了解。若是将这么大一块资产交给哈尔滨特区行政公署管理,他们必定极尽所能从中渔利。再则自民生厂哈尔滨分厂进驻中东铁路机车总厂后,已经成为了反帝大同盟外围组织铁血读书会的大本营。为保全这块东北青年革命的大本营,也为了为民生工厂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便一口回绝了吕荣寰的要求。

  此番**下令,等于给张景惠和吕荣寰武装介入的发放了通行证。

  张景惠和吕荣寰商议一番后,立即命令哈尔滨特区警察总队队长金世铭,以搜查赤色分子为名,带领部队包围民生厂哈尔滨分厂及三十六棚。

  陈靖亚见哈尔滨警察总队包围了民生厂哈尔滨分厂,觉着有些可笑。哈尔滨分厂名义上只是民生厂的一个分厂,但这个厂与沈阳那个民生工厂大为不同。沈阳民生厂是从奉天兵工厂分离出来的,还隶属于奉天兵工厂,所产生的利润用以弥补兵工厂历年所欠的亏空。哈尔滨分厂则不同,它完全抛开了奉天兵工厂的管辖,直接归属于两个大股东**和张作相。说白了,哈尔滨这个工厂就是张家的一个私人企业,而陈靖亚和冷艳秋只是张家聘用的经理人和总技师。

  当陈靖亚和冷艳秋赶到厂区大门口时,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及几十名手持铁棍扳手的工人形成了对峙。

  陈靖亚分开人群,走到警察和工人中间,问道:

  “你们长官是谁,知道这是谁的厂子吗?敢到这里撒野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金世铭走了出来说道:

  “老子就是奉张总司令的命令前来搜查赤色分子的。”

  “赤色分子?什么赤色分子?这里全是工人和学生,哪有什么赤色分子?赶快给我滚,别在这里给老子找晦气!”

  陈靖亚嚣张的架势把金世铭等警察确实给镇住了,但金世铭转念一想,自己即有张景惠撑腰,又有**的电令,如果就这样回去了,姓陈的这小子如果在**面前反咬一口,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索性掏出手枪,对手下的警察吼道: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冲进去搜。谁敢阻挡当场拿下,如遇反抗者就地正法。”

  这些警察平日里在金世铭的纵容下,横向霸道惯了。今天遇上这么个硬茬子,打心里有些不服气。金世铭一声令下,各个拿出平日里欺压穷苦百姓的威风,一窝蜂的冲进了工厂,到处乱翻乱找。

  不一会,几名警察便将一大堆宣传反对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唤醒工人农民积极投身中国革命的杂志、报纸,堆到了陈靖亚面前。

  金世铭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看陈靖亚,说道:

  “这就是你们宣传赤化的证据。蒋委员长有令,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这里是您的地盘,我不杀人,但我要将这些赤色嫌疑分子带走。”

  陈靖亚眼睛一瞪,对金世铭说道:

  “你敢!”

  金世铭毫不相让,板起脸吼道:

  “你还别不识抬举,今个老子奉张总司令之命就是来抓人的。”

  言毕,向警察们一挥手,将要將陈皋等人带走。

  陈靖亚见金世铭真要抓人,也是急了,向自己身后的保卫处长丁国英一使眼色。趁金世铭不备,猛然靠近金世铭,与此同时手里的手枪已然顶在了金世铭头上。

  “把人给我放了,带上你的人马上滚蛋。”

  这时,丁国英也亮出手里的匣枪,与三四名手持匣枪的保卫人员,封住了厂门口,并将手里的枪口对准了在厂里搜查的警察。

  众警察见总队长被挟持,一时间没了主意,纷纷将目光看向被枪顶着脑袋的金世铭。

  金世铭知道陈靖亚是**、张作相眼前的红人,此时若是手指一勾将自己击毙,即便是他的主子张景惠也要不了陈靖亚的命。心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哈尔滨还是老子的地盘,以后在慢慢收拾他们。”

  随即对陈靖亚说道:

  “姓陈的算你狠!实话告诉你,铲除中东路赤患是国民政府最高层下的命令,你如若执迷不悟,连张总司令也保不住你。”

  言吧,对手下的弟兄大喝一声:

  “咱们走!”

  看着金世铭带着众警察灰溜溜的出了工厂大门,上了汽车绝尘而去。

  丁国英对陈靖亚说道:

  “这帮小子绝对不会罢休,要不我去找一下我表叔,让他调一连人马过来?”

  陈靖亚思索片刻说道:

  “看来那小子说的是实情,如果真是国民政府下的命令,即便是护路军司令丁超也保不住咱们。”

  丁国英问道:

  “七八十个南满大罢工的积极分子都藏在咱这里,如果让张景惠抓着把柄,还真是个麻烦事。”

  陈靖亚没说话,苦苦思索着逃过这一劫的对策。

  冷艳秋突然说道:

  “将他们暂时送进苏联使领馆保护起来。”

  陈靖亚眼睛一亮,赞同道:

  “这样也好,先风头。等这事过去了,再将他们接出来。”

  主意已定,丁国英立即召集陈皋、朱新阳、林平、孟泾清、孙西林、徐哲、蔡金奎、陈青山、金品三、韩光、孟洁民、初向辰、王耿、张耕野、闫继哲、张中华、冷云、邹鲁风、胡泽民、郭革一、刘铁石、于如痴、雷炎、王一知、李敏焕、郭铁坚、李瑾淑等七八十人,分别上了民生厂里的三辆大卡车,前往苏联领事馆。

  由于苏联领事馆已经清楚了冷艳秋的身份,在她的一再交涉下,苏联领事馆答应暂时将这些人安排在领事馆内。

  

0

三十二章一群宵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