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三十八章从叠被子开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八章从叠被子开始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1/25 11:24:07

三十八章从叠被子开始

冯庸大学武器库里的枪械弹药,都是冯家历年积攒下来的。冯家民团出身对所藏武器相当重视,再加上家大业大所购的武器自然也不会差了。

在冯家的武器库里,光捷克式轻机枪就有五十多挺,步枪也是清一色的捷克造,二十余支花机关都是德国原装货,绝对不是大沽厂仿造的哪一种。五支带光学瞄准镜的毛瑟24式重枪管猎枪,绝对是稀罕物,这东西别说东北军,即便是富得流油的中央军也没有装备。

为特战训练班挑选了相应的武器后,陈靖亚要求将全部装备下发到学员手里。

这么多装备全部下发到学员手里,不但在冯庸大学里没这规矩,即便是东北军里也没这先例。为了安全起见,冯庸对陈靖亚说道:

“学兵们日常训练都是用木枪,除了每年例行的春秋两季大操演,学员们根本见不到真枪实弹。”

陈靖亚反驳道:

“枪支是战士们最亲密的伙伴,若要想让战士与其建立起亲密无间的关系,必须与它们朝夕相处。”

冯庸略一沉思,说道:

“将枪械下发到每位学员手里也行,但实弹不能发,只发教练弹。另外还要设一名军械教官,监管这些武器的使用,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事故。”

枪械教官方靖远将全部装备发放到学员手里后,王友庆就没让花机关离来过自己的手掌,不住的在哪里摸来摸去。

长得老气横秋的商林森,走到望着手里的手提机关枪呵呵傻笑的王友庆说道:

“这东西威力太小,哪有步枪来的快利,一枪一个,头顶开花。”

王友庆抬头看了看商林森说道:

“哎,听说正规军都是在训练后将枪收缴到兵器库里存放。咱们怎么都发下来了?”

商林森说道:

“部队里平日里不发枪,那是害怕士兵携枪潜逃。你知道吗?你手里的这挺花机关在黑市上能卖多少钱?三四百大洋,够你在沈阳城外置上一晌地,舒舒服服的过小日子了。”

王友庆家境贫寒,他爹开一年车也挣不了三五十块大洋,听商林森这么一说,将花机关举到眼前,仔细端详着说道:

“怪不得陈教官让我们睡觉也搂着培养感情,这家伙比娶个媳妇都贵,那更要好好擦擦。”

小队长刘毅夫走了过来,拍着商林森的肩膀问道:

“老森,你的功夫不错,怎么在那天与陈教官切磋的时候,你咋就老往后躲呢?”

商林森二十出头,长得也老气,因此大家都叫他老森。

商林森笑笑说道:

“咱的功夫再好也是个学生,人家是教官。这教官要让学生给打败了,你让人家以后怎么教学生。”

刘毅夫打了个哈,对两人说道:

“明天就要进行正式训练了,也不知道这个教官说的严苛训练到底是啥样。不会和其他学兵一样天天跑操,站队列吧?”

商林森说道:

“我堂哥在战车队当队长,听他说战车队的训练跟普通步兵差不了哪里去。咱虽然叫特战训练班,又不是正规军,总不会比战车队还严苛吧?”

凌晨四时,漆黑的夜幕还未拉开,特战训练班的四十二名学员还在沉睡。陈靖亚和副队长张寄千,战术教官刘鸿霖、枪械教官方靖远,站到了宿舍前的操场上。

张寄千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

“这里又不是讲武堂,用不着这么折腾吧?”

陈靖亚就着手电的光亮,看着手里的怀表,说道:

“学生兵就不是兵了?我看你们当了教官后是真不把自己当军人了。看看你们带的那帮学生兵,稀稀拉拉根本没个兵样。”

张寄千才将打完哈欠,眼睛里全是眼泪。听陈靖亚这么一说,忙说道:

“这是大学,不是兵营,用不着用军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们。”

陈靖亚没再搭理张寄千,对刘鸿霖和方靖远说道:

“时间到了,吹集合哨吧!”

尖锐的集合哨刺破了寂静的夜空,其中还夹杂着方靖远刘鸿霖训令学兵们起床的呼喊声。

特战训练班的宿舍与教师宿舍相邻,英文教师黄绍谷被尖锐的哨音惊醒。

“大半夜的,这是在折腾什么?”

他嘟囔着,披上衣服走向窗台,掀起挡在窗户上的布帘一角,观望着操场上的动静。

操场上昏暗的灯光下,陈靖亚、张寄千、方靖远、刘鸿霖笔直的站在旗杆前面,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个英姿飒爽全副武装的女生,而其余的学生兵正三三两两的往旗杆底下跑。

等学生兵们全部到齐,陈靖亚放收起了手中的怀表,对大家说道:

“现在是凌晨四时,既是大家睡得最沉最香的时候,也是敌军发动夜袭的最佳时间。按照惯例部队宿营会在两里以外放警戒哨,步兵的冲击速度是每分钟八十到一百米,不到十分钟便能冲到你的床前。因此,你们若不想死在床上,就必须在八分钟内完成所有战斗准备。今天的演练只是个开始,明天、后天、大后天天天如此,直至你们养成睁着眼睡觉的习惯为止。现在我宣布一下你们的成绩,从集合哨响起,到全员到达集合地点,你们共用了三十四分钟。张芷若是最快的,但也用了十七分钟。接下来大家检查一下你们身上的装备,看看以这样的状态能否与敌接战?”

学兵们这一检查,大家都乐了。有穿差了鞋子的的,有没扎腰带拎着裤子跑出来的,也有只绑了一条绑腿的。再看看大家身上的装备,有带了枪没带弹夹的,也有什么都没带,空着手抱着衣服跑出来的。

就在大家嘻嘻哈哈互相取笑时,陈靖亚突然厉声吼道:

“你们这样像是奔赴战场的兵吗?即便是能及时赶到战场,除了给敌军当靶子外还能起到啥作用?”

学兵们遭到了陈靖亚的严厉斥责,一个个羞愧的低下了头。

陈靖亚扭头对张寄千说道:

“走去查查他们的寝室。”

张寄千悄声劝阻道:

“有必要这么严格吗?他们是学兵又不是真要上战场拼命的兵。”

陈靖亚说道:

“这里距离日本满铁指挥中心不过两百米,一旦有事这里必定是日军警第一个占领的目标,平日不严格点能行吗?”

四名教官在一群学兵簇拥下,走进了一间宿舍。一进屋,陈靖亚就皱起了眉头,只见这个八人的宿舍内一片狼藉,床上地上满是学兵们的各种杂物。

陈靖亚等人跨过满地的杂物,来到一张床铺前,陈靖亚伸手拽了一下被子,从里面掉出一枚手榴弹,将所有人吓了一大跳。

陈靖亚问:

“这是谁的床?”

刘毅夫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走过来答道:

“我的。”

陈靖亚问:

“你每次睡觉都在被窝里放一枚手榴弹吗?”

刘毅夫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是紧急集合嘛!拿装备的时候发现少了一颗,怎么找也没找到,原来在这里。”

陈靖亚对大家说道:

“集合哨一响你们之所以慌乱,就是因为你们的内务整理的不是井井有条。”

说着伸手为刘毅夫整理起了床铺。

几分钟后,一张杂乱不堪的床铺已然井井有条,一条软踏踏的棉被通过陈靖亚的手,便成了棱角分明的豆腐块。

在学兵们的一片赞叹声中,陈靖亚说道:

“大家可别小看了整理内务这一块,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第一,内务整齐划一,各种物品放置的竟然有序,在遇上紧急集合这类情况时才不至于慌乱。其二,军队如能做到整齐划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才有战斗力,整理好内务,武器保养做到位,在战时才能发挥出最强的战斗力,这是纪律,也是保障部队战斗力的基础。因此我们特战训练班的第一步,就从这整理内务保养武器开始。”

今天是特战训练班开始训练的第一天,冯庸也好奇,便与训导主任南宫拱璧、教务处长郭甄泰、秘书霍维州一起前往校军场观看特战训练班操练。

当四人来至校军场时,见校军场上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冯庸大为惊奇,便与三人向一侧的宿舍走去。

一进宿舍,冯庸等人见学兵们正在忙着整理内务,保养武器。便问道:

“你们为什么不去校军场上训练?”

正蹲在一块帆布旁,为一堆捷克轻机枪零件上油的商林森答话道:

“陈教官让我们在这里整理内务,说什么这是提高战斗力的基础。”

冯庸闻听大怒:

“被子叠好了敌人就不敢进攻了?内务整洁了敌人就怕了你了?我当兵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也叫战斗力。”

商林森站起身说道:

“是啊!保养枪械、整理内务这些基础的东西我们以前都训练过多少遍了。可我们实在想不明白,这叠被子整理床铺与战斗力有啥关系。”

“将陈教官给我叫来。”

在学兵们七嘴八舌的抱怨下,冯庸彻底怒了。

两名学兵出去不久,陈靖亚跑步来到了宿舍。

冯庸指着那些正在练习叠被子,保养枪械的学兵,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特战训练?”

陈靖亚说道:

“学兵也是兵,既然是兵就应该做到一切行动听指挥。叠被子、整理内务、严格按照条例保养武器,与站队列一样,都是培养军人无条件服从命令的方法。战斗力是人与武器的完美结合,人的问题不解决,光有先先进的武器也很难形成战斗力。只有人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人与武器完美结合在一起,这样的部队才能真正做到能打仗,打胜仗。”

冯庸是个资深军官,他当然理解陈靖亚说的这些道理。听完陈靖亚的解释后,拉着陈靖亚走到屋外,对其说道:

“用什么方法训练他们你说了算,不过要快。近日中东铁路事件日益紧张,可能要打大仗。我们虽然不是国防军,但也要行动起来,在必要的时候奔赴抗俄前线。”

陈靖亚听冯庸这么一说,急忙问:

“难道少帅真要和苏联人开战吗?”

冯庸点点头说道:

“东西两路抗俄军的军事指挥官已经选定,不日将开赴哈尔滨和海拉尔,以武力逼迫苏联人退出中东沿线地区。”

陈靖亚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以东北目前之形势,实在不宜与苏联反目,不知道少帅到底搭错了哪根筋?”

就在两人为当前时局担心时,一个精干的军人与一名身穿土布衣衫的青年后生,一前一后朝两人走来。

“冯庸老弟,你的学校真是别具一格啊。”

冯庸和陈靖亚扭头一看,见来人是奉天讲武堂政治教官叶开。

冯庸与叶开本来就相熟,便开言道:

“是那阵春风将叶大教官给吹到敝处来了?”

叶开走进了与陈靖亚打了招呼,对两人说道:

“我给两位送个学生,希望两位不要驳我的面子。”

冯庸说道:

“但凡进本校者都要经过考试,即便是我这校长也不能破了规矩。”

1

三十八章从叠被子开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