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引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引子: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8/31 23:55:07

  引子:

  (日本人步步紧逼,侵占东北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张作霖有意摆脱日本人的控制,接过遭到日本特务的暗杀。身负家仇国恨于一身的张学良,自知以东北之力无法抵御日本的侵略。选择了率领东北易帜,归复中央,集合全国之力抵御日本的蚕食。可是蒋介石并认为东北宣布归复中央,中国便形成了统一,一接手就开始了清党活动。)

  一阵阵尖锐的警笛声,将奉天讲武堂第九中队的学兵们从睡梦中惊醒。

  “快!快!紧急集合了。”

  “又紧急集合,不折腾人,会死啊!”

  “教育长就站在院子里,你小子别找不自在。”

  “啊!王教育长来了,大家都麻利点。”

  随着一个个寝室的窗户亮起灯光,寝室里传出的不光是慌乱的穿衣声,还有一声声充满睡意的抱怨。

  仅仅不到三分钟,一百二十五名穿戴整齐的学兵,精神抖擞的站在了教育长王瑞华的面前。

  奉天讲武堂九中队的学兵集合完毕后,才发现站在院子里的不光是教育长王瑞华,还有一些荷枪实弹的宪兵。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宪兵来干什么?不知道咱都是总司令的亲传弟子,吗?”

  学兵们在偷偷的议论着,猜不透宪兵到东大营来的目的。

  “同学们不要惊慌!尊东北边防军张司令长官命:配合国民政府清党委员会,严厉审查各部中的异党分子。”

  王瑞华将话说完后,后退一步向宪兵司令陈兴亚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大腹便便的陈兴亚,向前走了几步,高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都是张总司令的学生,宪兵司令部本不该过问奉天讲武堂学兵队的事情。可是我得到举报,在你们中间有异党分子在活动,因此我不的不亲自来查明情况。”

  言毕,一挥手。只见数名手持花机关的宪兵,押着第十中队的张寄千和郎乾枢,紧跟在宪兵司令部侦缉处处长雷恒成的身后走了过来。

  雷恒成来到学兵们面前后,用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转头问张寄千和郎乾枢:

  “这里面那些人经常和你们一起参加秘密活动?”

  张寄千和郎乾枢默不作声,雷恒成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大声念道:

  “平射炮科刘伯刚、机枪科卢透云、迫击炮科刘鸿霖、第九中队文书方靖远……….出列。

  雷恒成一口气念了八九个学兵的名字,接着这八九名学兵被蜂拥而上的武装宪兵依次揪了出来。

  眼见着自己的好友要被宪兵带走,陈靖亚挺身而出,高声质问道:

  “他们犯了什么错,要你们宪兵队来带人?”

  雷恒成一笑,转身让宪兵拿来一摞从寝室里搜出的《满洲红旗》《关外》杂志,扔到陈靖亚眼前,高声说道:

  “这些刊物宣传赤化,他们藏匿这种刊物就是赤色分子。奉国民党东北分部令,一经发现绝不放过。”

  陈靖亚是经刘伯刚介绍加入了反帝大同盟的,他的直接最高领导,就是奉天讲武堂的政治教官叶开,这些刊物就是反帝大同盟刊印的。这时他为了保护陈伯刚,他当即说道:

  “这些刊物都是我偷偷散发的,他们很多人都不知情。你们不要冤枉好人,将他们都放了,我跟你们走。”

  教育长王瑞华的父亲曾是义和团地领袖,与陈靖亚地父亲同出一门。王瑞华家的父亲被清政府查抄后,陈家也曾给年幼的王瑞华多方照顾。此时王瑞华见陈靖亚跳出来承担所有的责任,心里大吃一惊,当即走上前去呵斥陈靖亚道:

  “你捣什么乱!给我滚回去。”

  接着靠近陈靖亚小声说道:

  “你小子不要命了?这种事也往上凑。清除异党分子是中央国民政府下的令,到了他们哪里不死也要扒层皮。”

  王瑞华是一片好心,可陈靖亚却不领情,将脖子一梗,高声说道:

  “东西是我偷着放的,他们并不知情。好汉做事好汉当,要杀要刮我一人承担。”

  这时雷恒成笑着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没看出来,这里还有个英雄。好!老子成全你,给我一并带走。”

  随着雷恒成的喊声,两名宪兵走上前抹肩头拢二背,将陈靖亚困了起来。陈靖亚并不反抗,反而大叫道:

  “那些书是我放的,与他们无关,将他们都放了。”

  听到陈靖亚地喊声,雷恒成笑笑说道:

  “南京国民中央政府有令,对异党分子采取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方针,一个不放全部带走。”

  教育长王瑞华见被抓的学兵足有二十几个,有些着急,指着雷恒成大声说道:

  “这里是奉天讲武堂,不是蒋介石的中央军。到这里抓人需要少帅的命令!”

  雷恒成见王瑞华阻拦,当即怒声说道:

  “王教育长别忘了,现在东北军政府已经归复中央,就连少帅也要听国民政府的,难道你敢抗命不成?”

  二十几个学兵被宪兵队带走,可不是个小事。教育长王瑞华立即给帅府打电话,想将此事报告给少帅张学良。可是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少帅生病住院,不方便打扰。情急之下,王瑞华想到了这些事的源头,奉天讲武堂政治科教官叶开。立即告了假,骑上自行车,向住在苏家屯78号的叶开家奔去。

  王瑞华并不是反帝大同盟组织成员,但他知道毕业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参加过北伐的叶开,是东北反帝大同盟的领导者之一。便将此事的详细过程告知了叶开,并让他想办法解救被抓的二十余名学兵。

  叶开立即召集王宜之、孙东恒商议对策。

  “是不是咱们里面出了奸细。”

  王宜之有所怀疑的提醒道。

  叶开摆摆手,说道:

  “是平射炮科的刘伯刚,在野外偷看《满洲红旗》时,被九中队司务长武克文撞见了。武克文就将此事向总队长王静轩做了汇报,不知道怎地竟然捅到了宪兵司令部。”

  与张学良、李宜春同为奉天讲武堂第一期毕业,现为奉天讲武堂步兵科教官的孙东恒说道:

  “少帅力排众议,顶住了日本人恐吓威胁,领导东北四省实现易帜。为的就是集合全国之力,遏制日本列强控制满蒙的野心。可是没想到,那个蒋介石一心施行专制统治,对日本人侵略野心非但视而不见,还一味制造白色恐怖。”

  毕业于齐齐哈尔工业学校,因积极领导五卅运动遭通缉。因而投笔从戎,报考了奉天讲武堂第三期,现为奉天讲武堂兵器科教官的王宜之说道:

  “尤其是那个吴铁城和张群,到东北后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不到东北不知中国之大,不知中国之富,不知中国之危,东北已经红透了半边天,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必然重蹈外蒙覆辙等等,危言耸听的言论论。”

  叶开说道:

  “东北反帝大同盟的工作刚刚展开,就有这么多同志被铺,这是我们的失误,必须要进行检讨。但目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先将这些同志救出来。”

  王宜之想了一会,说道:

  “我与同期毕业的边防军第二十四旅旅长黄师岳私交不错,我找他看看能不能过问一下?”

  叶开说道:

  “奉天讲武堂是张学良的基干部队,我想他张学良也不愿意,看着那些国民党党部分子将手伸到这里。以我之见还是要试探一下张学良的态度!也便于我们制定下一步发展计划。”

  与张学良、李宜春同期毕业与奉天讲武堂,且与两人交好的孙东恒听罢,马上起身要去找张学良。

  叶开提醒道:

  “叫上李宜春也好有个掩护,避免暴露身份。”

  孙东恒点头应允,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奉天兵工厂迫击炮厂厂长李宜春的电话。

  此时张学良正在病中,孙东恒和李宜春以探病为由赶到病房时,黄师岳已经来过了。

  当孙东恒将宪兵司令部到奉天讲武堂学兵队抓人的情况,告诉张学良后,张学良说道:

  “陈兴亚在到学兵队抓人时,并没有向我报告。奉天讲武堂的学兵,即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学弟。即便是有什么事,也不应该在没通知到我的情况下,擅自派兵去抓人。”

  李宜春看了看病榻上的张学良,关切的问道:

  “这么点小事还要惊动少帅,是下属办事不力,你也别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费心,还是要注意的身体要紧。”

  张学良苦笑一声,说道:

  “当年老帅不肯在五路协定细目案上签字,日本人就在皇姑屯将他老人家炸死。现在日本人又以商租权的问题来逼迫我,我不装病躲起来又能怎么办?”

  李宜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少帅易帜,是想集合全中国之力遏制日本人的野心。可日本人势大,又有英美等西方列强在后面支持,南京中央政府才将完成北伐,中国经过年军阀混战早已是满目疮痍,怎能与强日相刀兵想见?”

  张学良点点头说道:

  “日本人能造世界上最优良的军舰、大炮、飞机、坦克车,而我们呢?奉天兵工厂虽然能造枪、炮,但连一根山炮炮管也要向他们订购。如果战端一开,他们将优质钢材的供应一断,咱们兵工厂的那些设备就是一堆废铁。怎么和强大的日本对抗啊!”

  说到兵工厂,引起的李宜春的烦心事。向张学良建议道:

  “前阵子洪中带领技术委员会,炼制出了锰硅合金钢材,经试验与外国所产的高级钢材在质量上相当,足以用来制造枪管和炮管。可是满铁公司却利用手里的特权,断绝了生产此钢材所必需的煤炭和钢铁供应。迫使我们不得不改用西安八大壕的煤炭,大冶铁矿所产的生铁,徒增了大笔运势费用。现在的兵工厂积累欠款甚巨,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了。”

  张学良想了想说道:

  “听子文讲,现今欧洲地经济危机愈演愈烈,英美好多工厂都存在产品滞销,开工不足的情况,这正是我们引进欧洲先进技术的最佳时机。我已派叶弻亮、王卓然去了欧洲,寻找合作伙伴。借消减兵费的机会,将兵工厂改民用工厂。这样既可以摆脱日本人的控制,又能弥补兵费的不足。”

  李宜春点点头说道:

  “国富民强,才是强军之本。老帅这些年不遗余力的加强扩大兵工厂,除了打内战外,原材料供应核心技术都被日本人控制着。一旦日本人有啥不轨之心,咱们苦心经营多年的兵工厂必然为日本关东军所用。”

  张学良叹息一声,说道:

  “老帅岂能不止日本人的野心,可老帅刚准备加强与英美的合作,以遏制日本人的势力,便遭了日本人毒手。”

  张学良一直对张作霖步步退让的对日政策不满,也曾多次劝过张作霖不要过多依赖日本人。可那时张作霖的奉系军队多依靠日本人提供武器,才能对抗直系军阀和北伐军,只能以一个个不平等条约换取日本关东军的支持。直至贪婪的日本公使方泽带田和满铁总裁山本条太郎,软硬兼施、轮番逼迫张作霖签订满蒙五路条约,才逼的张作霖无路可退,断然拒绝了日本人的无理要求。

  张学良执政东北后,立即制订了在葫芦岛修筑大型港口,自行修建四(四平)洮(洮南)、吉(吉林)长(长春)、吉(吉林)敦(敦化)等铁路公路的计划。目的就是打破东北权益由日俄控制的僵局,为东北驱逐列强奠定基础。

  

0

引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