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团>第二章,没有枪的八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没有枪的八路

小说:我的团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更新时间:2015/11/2 14:27:30

诚实成了八路军,说是当八路,其实过程极简单,不过是在一张本上记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征兵的人发给了李诚实两块银元和一小口袋小米,为了怕他拿丢了,登记的那个高个还特意告诉诚实,早点送回家,然后来部队报道。

诚实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如果那个只有他一个人住的草房子算家的话,那他家就在村东口第三户,隔壁是剩子和他娘的家,右边是胡老六家的空屋子。诚实觉得该听人家的话,既然八路让自己回家,那就要回家看看。

他裹了裹身上已经有点热的棉袄,背起那半口袋小米,老模老样地学着人家将大洋吹了吹放在耳边听了听,虽然没听出什么来,但仍然珍而重之地放进怀里,最后才趿拉着布鞋向家里走去。

剩子蹲在诚实家门口正玩着几块土坷垃,黄老三被枪毙了,他就不用上山放牛了,所以整个上午都可以闲着。不过不用放牛对剩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起码中午那顿巴掌大的玉米饼子没有了,没了午饭只能啃家里的,不过诚实知道,剩子家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啃了,剩子老爹早几年离了家,有人说死了,有人说跑了,传言不一而足,总结起来就是没信儿。剩子妈原本还算家里的壮劳力,但有一年,天上飞来一只大铁鸟,扔下来一个铁瓜瓜,落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村里人不知道是什么,都不敢靠近,黄老三出钱让人把东西扔山沟里去,有人胆大,用铁锨挖了出来,扔进山沟,正巧剩子娘在山沟里挖三七,铁瓜瓜轰的一声炸了,飞出来的好大一块铁皮擦着剩子娘的小腿飞过去,带出一地血。

村里保长的媳妇用了三缸子香灰才止住血,可剩子娘的腿却残了,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原本上山下海的利落身子,现在连下地都费劲。不过黄老三说了,这事怨不到谁,这是命。剩子娘也认命了,不过为了维持营生和家里的四张嘴,就只能让剩子去替黄老三家放牛。

后来,诚实和剩子才从保长那里知道,飞的那个鸟叫飞机,扔下来的铁瓜瓜叫炸弹,飞机和炸弹都是皇军的。诚实不懂啥叫皇军,村里来收粮,都是带着草黄帽子的伪军骑着自行车过来,然后保长,甲长和黄老三就带着人挨家挨户地连打带骂,把小米,大米,苞米一股脑拿过去充数。

剩子远远看到诚实回来,立刻扔掉手里的土坷垃,然后就着裤子胡乱擦了两把手,就飞也似地跑了过来,在他身后,剩子的妹妹妞妞拖着两条大黄鼻涕跟头把式地追归来,然后任由剩子怎么推他都不肯走。

“诚实哥,你回来啦?咋样?”看到李诚实,剩子热络地问道,虽然早上他还断言诚实当不了八路,但那也是怕诚实走了落下他一个太孤单的缘故,其实剩子打心眼里也想当八路,倒不是为了能打鬼子和汉奸,他就是瞅着那乌漆墨黑的长枪眼馋。

“嗯,当上了,过两天我就跟部队走!”诚实觉得自己当了八路了,就该有个大人的样,起码说话不能着三不着两的了,要沉稳,起码要和村长一个样。于是故意地背着手点了点头,还学着他遇到过的一个干部的样摸了摸妞妞的脑袋,不过却被不领情的妞妞**甩掉。

“当上了?吹牛,咋没枪?”剩子先是一愣,然后脸色又是一变,没看到枪之前,他不信诚实当上八路。

“吹牛,跟你吹牛能赚田还是赚地?我现在真是八路,人家都把我的大号登上本子了,还按了手印,以后我就是八路军,枪那个东西到了队伍才发,还有衣服还有鞋,还有帽子。”关于枪的事情,也是诚实的一块心病,不过他想了半天,觉得这个答案最靠谱。

剩子果然也被唬住了,愣神了好一会才不服气地眼皮一翻,虽然无话可说,但剩子还是不服气,在他心里对八路军的定义就是必须要有一杆乌漆墨黑的长枪,拿着红缨枪大刀片子的都不算。诚实不喜欢被剩子看不起,但却也找不到更多理由去说服自己的小伙伴,他满心希望地期待着等进了队伍能有一杆枪,到那个时候,他说什么也要背着过来给剩子看看,如果剩子能承认错误,就让他摸一把。至于妞妞肯定是不能摸的,诚实下意识地看了妞妞一眼,她鼻子下面的两溜黄鼻涕随着呼吸一进一出的,看的诚实头皮发麻。

“剩子,我带小米来了,走,咱们蒸小米饭去!”厌恶地看了妞妞一眼,诚实拉着剩子向家走去,为了能把妞妞甩开,诚实忽然撒开丫子跑了起来,剩子紧随其后,两人飞快地钻进院子,然后一把关上院门,将妞妞关在门外。

甩开妞妞这个跟屁虫,诚实带着剩子钻进灶房,从缸里舀出两瓢水,就着将小米下了进去。现在才过了春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平常家里是一顿干一顿稀,干的也多是地瓜或苞米面掺着菜做的饽饽,纯纯的小米饭是只有过年才能吃上的大餐。

看着诚实不断就着火搅动着小米在锅里咕嘟着,剩子的口水在火苗的跳动着显得晶莹剔透。小米饭在不断搅动中吸收着水分,然后在灶膛的余温下逐渐烘焙成半干的状态。

不知道什么时候,妞妞不声不响地出现在灶台旁边,看着烧火做饭的哥哥,伸手递来一根柴,剩子想了想接过柴火塞进灶膛,然后又从诚实家的窗台上拿下一个缺了一角的碗递给妹妹,妞妞老实地抱着碗,蹲在距离锅边不远的地方耐心等待着,直到锅里飘出小米饭浓郁的香味。

“妞妞,把碗给我!”诚实喊了一声,妞妞听话地递过碗,诚实用力在锅里挖了满满冒尖一碗饭递给妞妞,“给你爷和你妈吃,记得别回来了。”

妞妞听话地点点头,也不怕碗烫手,用已经被鼻涕蹭的黝黑发亮的袄袖子垫着,飞快地跑出灶房。

“我要走了,你帮我看好家!”诚实从柴火堆里找了两根直溜的树枝皮劈成筷子递给剩子一双,自己又找了一双,两人就着锅台边边挖着锅里的饭边聊着天。

“你得走多远?一个月能回家一趟吧?”剩子挖了好大一块小米饭放在嘴里,因为烫又吐了出来,一边伸着舌头一边问道。

“估计不成,部队肯定听队伍里当官的,人家让你几天回你就几天回,没看人家为啥给你小米,为的就是让你安心养家,别担心家里的事情。”诚实老成地说道。

“那我想你咋办?”剩子眼睛瞅着米饭,随口问道,听起来问的有点没心没肺,可诚实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村头的胖墩总欺负剩子,诚实打小替他出头,如果他不在的话,剩子肯定挨欺负。

“胖墩打你,你就跑,跑不过就你拽他肚子的肥肉,他要踹你,你就侧身,不行就爬树,对了,我树上的那些玩意都归你了。”诚实有一句每一句地交代着,不多的一锅小米饭在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之下,很快只剩下了锅巴。

“弹弓也归我?说话算数!”剩子来了精神,诚实的弹弓是村子里小孩手中最棒的家伙,他可亲眼看到过诚实用这东西打过鸟,树丫做的把手上,绑的是货真价实的自行车内胎。内胎是诚实从一个治安军的自行车上偷割下来的,年初的时候,一个治安军骑洋车进村,离开的时候被冷枪打死了,尸体停在那大半天才被人发现,后来被黄老三急急地收了去。其实早在之前,拾柴火的诚实就发现了他,不过他没告诉别人,只是偷偷地拿刀砍断了自行车的车胎,偷走了里面的内胎做了弹弓,估计后来这些事都怨到了打冷枪的游击队身上了,但诚实的弹弓却成了村里小孩眼中一等一的货色。

“对了,剩子,我不在家的时候,帮我看好家,还有,如果家里真有了急事,我是说天大的急事,你就到我家墙根那里,对着西面第三块土坯缝里找东西,那里有我留下的应急。”诚实想了想,又对剩子嘱咐道,剩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点头,目光仍然停留在锅里那冒着热气的锅巴上。

“行了,你都吃了吧,别给我留了!”诚实其实也没吃饱,不过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于是学着以前老爹对自己说话的口吻对剩子说道,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剩子已经点着头扑过去,舀了瓢水,把锅巴趁热铲下来放进水里,呼噜呼噜吃个干净。

趁着剩子吃饭的档,诚实出了门,从口袋里掏出报名时发的那两块银元,小心包裹在布包里西面墙第三块土坯的缝里。他做这件事的时候,真心希望剩子能把这钱用在刀刃上!

11

第二章,没有枪的八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