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团>我的团,越战篇-第一章 战争智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我的团,越战篇-第一章 战争智慧

小说:我的团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更新时间:2016/1/5 14:21:42

几盏汽灯将团野战指挥部照得亮如白昼,李诚实扬看着面前的地图,眉头深深皱成了一个“川”字型。

“我团自参战以来,损失非常严重。”

写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李诚实的心里异常的沉重,作战开始以来,部队进展的迅速,带来的却是惊人的伤亡数量,这种战果与伤亡成比例上升的情况勾起了他对曾经的回忆,但相比那个特殊的时期,此刻部队的伤亡却原本可以避免。

“我团在参战前,战士们已经对流血牺牲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身边,政委叹了口气,虽然话只说了一半,但剩下的意思已经了然于胸。

听到这里,李诚实扬一拳狠狠砸到桌子上,结实的杨木伙子在他重重的一拳下,战栗了好久才恢复了宁静。

作为军人,李诚实当然知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的道理,他也有着死在保家卫国战场上的觉悟,因为这是军人的天职,也是他们的荣誉和宿命,可这种宿命却却不包括牺牲那些本不该牺牲的地方。

五三式重机枪,仿制苏联SG43制造的中国的第一款重型机枪,刚一问世的时候,李诚实曾经为他的诞生而热泪盈眶,他经历那种依靠血肉去迎战敌人重火力的日子,就被列装到三八线附近,在六十年代的战争中,更是崭露头角,每分钟高达三百发的战斗射速,就会在战场上形成一道死亡风暴,只要枪声一响,就能让敌人为之胆寒。

但是现在,这款已经服役近三十年的重机枪,它老了。它重达四十公斤的庞大身躯,还有为了便于运输,而安装的两个轮子,都束缚住了它,让它根本无法适应山地作战。和敌军架在三角架上就是重机枪,平时用两角架一撑就是班用轻机枪的美式通用机枪相比,依然在中国军队服役的五三式轮载重机枪,火力优势已经并不明显,使用不便的缺点,却被迅速放大。

敌人只是几次交手,就摸清了中国军队装备的五三式重机枪弱点,他们潜伏在山坡上,突然发起袭击,在山坡下方,五三式重机枪受到地形约束,枪口仰角不足,根本无法对山坡上的敌人进行射击;操作重机枪的士兵们,被迫用肩膀扛起机枪,这样做虽然勉强可以让机枪发挥作用,但是缺乏足够的稳定性,机枪手又训练不足,子弹九成九都射到了空中。

这还不算,更恶心的是炮弹!六零火,是部队装备最多的迫击炮,这款迫击炮是支援步兵作战的最有利武器,在深山与密林并存的山地作战,这种拥有曲线射击能力的迫击炮,更是他们在遭遇袭击后,迅速展开反击的第一线武器。

结果……在第一次遇到袭击,炮兵迅速支撑起迫击炮,并**弹箱时,他们才发现,炮弹上都涂抹着黄油,如果不顾一切使用,先不说精准度如何,搞不好炮弹就会直接炸膛!

中国缺铜,在制造子弹或者炮弹时,都会用钢材来替代铜,这样固然针对自家国情回避了弊端,但是钢铁制成的弹药容易受潮生锈的缺点,也逐渐暴露出来,在弹药入库时,都会在上面涂抹黄油防锈,这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是拜托,他们这次领了炮弹,是要直接上战场参战的,那些管理武器后勤的人,在天天想着一堆乱八糟东西的时候,能不能先把上面的黄油擦掉,让战士们可以直接使用?

一想到在行军途中第一次遇袭,也是全团第一次参战时,迫击炮已经架起来,炮手和弹药手,却在那里手忙脚乱,脱下身上的军装,拼命擦拭炮弹上的黄油,擦干净一发,就发射一发的样子,李诚实扬就想要去骂娘。

最好笑的就是,他们团在攻击一个阵地时,架起迫击炮不断轰击,结果有一发炮弹,明明应该射向上千米外的敌人阵地,结果炮弹几乎是垂直的打上天空,又垂直的落下来,差一点就把李诚实扬给炸到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李诚实扬百分百会成一个名人。

李诚实扬身边的一个作战参谋前去调查,最终的结果,让人哭笑不得……制造炮身的无缝钢管,质量不过关,耐热性不足,炮击了仅仅三十分钟,炮身就热度过高严重变形,原本是八十二毫米口径的迫击炮,三十分钟后就热胀冷缩到了八十四毫米,也难怪炮弹会不听指挥,又落回了原地。

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这款中国部队装备最多的步枪,在设计之初,依然保留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那套一颗子弹打死一个敌人的思维模式,超长的枪管,是保证了射击精度,但是在山地丛林中和敌人遭遇时,双方也许就是五十来米甚至是更近,哪还给你精度射击的机会,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倾泄出最多的子弹,谁就能压制对方。

对面的敌人,人手一枝苏联制造的AK自动步枪,一抬手子弹就象是下雨般的打过来,和这种自动步枪相比,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根本无法正面抗衡。

还有五六式冲锋枪,这款枪械就是模仿AK步枪制造,射速也差不多,还勉强能和AK步枪抗衡,但是五六式冲锋枪,是由中国制造,还是钢材耐温度不够,如果和对方连发对射,用不了多久,枪管就会发烫发红,射击速度和射击精确度,都会随之大打折扣。

无后座力炮,在使用时,经常出现哑弹,团里配备了21辆六二式轻型坦克,这种坦克配备了85毫米口径加农炮,还有两挺车载重机枪,火力是相当不错,但纯粹就是小车架大炮,敌人用四零火箭筒就能将这种作战全重才二十多吨的坦克打穿,而且几乎是一炮一个,短短的一周时间,就被人家用火箭筒,直接干趴下了七辆,平均一天一辆,照这个架式打下去,不出一个月,他李诚实手下,让人羡慕的坦克部队,就会被除名了。

“中国军队的先烈,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侵略者,那是因为旧中国军阀割据混战不休,又积弱百年,所以他们只能拿着最简陋的武器,用血肉和生命去填补其中的差距。”

多日以来积压下来的愤怒,终于彻底爆发出来,李诚实扬捶着桌子放声吼道:“可是现在呢,我们是什么武器都有了,但是拿到战场上一用,却处处都是问题!没错,身为军人是应该保家卫国纵死无悔,可是哪一个士兵不是爹生娘养的,拿着这些破玩艺上战场,他们就算是死了,也不能瞑目!那些军工厂的杂碎们,天天说这道那,什么狗屎‘一等品外销,二等品内部交流,三等品供应军队’,**他妈的三等品供应军队,他们这么做,就是草菅人民,就是全民族的罪人!!!”

吼到最后,李诚实扬已经双目赤红,团临时指挥部队内一片安静,所有作战参谋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闭紧了嘴巴,只剩下李诚实扬因为过度愤怒,而急促的喘息声。

“团长,除了武器装备质量问题,我们军队自身,也有很大问题。”

就是在这一片安静中,一个声音突然从指挥部门外响起,李诚实扬霍然回头,就是在他那双发红的眼睛注视中,一个中尉,掀开可以有效抵御爆炸冲击波的帖布门帘,快步走了进来。

这个中尉大概有二十七八岁,他身高至少超过一百八十公分,宽阔的肩膀,似乎足以支撑起任何重担,犹如刀削斧刻般线条分明的脸上,两条象征他性格坚毅的浓眉斜挑如剑,而他嘴角那缕若有若无的微笑,更神奇的让他身上具备了面对死亡,都可以无所畏惧的从容洒脱。

而他的眼睛,却锋利的象鹰,中间更隐隐蕴含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任何人只是和他稍一对视,就会觉得双眼刺痛,不由自主的掉过头去。

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中尉,李诚实扬脸上的愤怒消失了,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中尉的欣赏与喜欢,他的目光中在中尉的身上一转,落到了他背在肩膀上的武器上,那是一枝苏联制造的AK47自动步枪,甚至就连他的脚上,都脱下了解放胶鞋,换上了一双更适合山地丛林移动的美式二型丛林靴:“冷国华,看来你小子这次收获不错啊。”

冷国华脸一扬,露出一个带着几丝痞意,却让人怎么看都不会心生厌讨的笑容,他摘下身上的绿色军用挎包:“嘿嘿,我这侦察排的收获,就是团长您的收获,您瞧瞧,这可是美国人制造的奶糖,我已经找懂英文的人问过了,这是太妃奶糖,还有,这两包是万宝路香烟。这个我已经尝过了,是美国单兵口粮,那味道就一个字……香!”

看着侦察排排长冷国华,自己的心腹爱将,从挎包里不断拿出各种食物,转眼间就在地图上堆成一小堆,李诚实扬脸上的表情一直似笑非笑的不置可否。

冷国华将军用挎包调转过来拍了拍,“团长,您看,我这个人私藏的好东西全上交了,一点也没有给自己留下。您还这么看着我,我心里怵着慌。”

“全上交了?”

“嗯!”冷国华用力点头,“您也看到了,一点也没留。”

“合计着,在你心里,你家团长就是个十岁半的孩子,就喜欢吃点什么奶糖,偷偷吸几支香烟?”

李诚实扬走前一步,随手一拉冷国华的军装衣襟,“呦,连里面都换了嘛,看来你们侦察排这次出去行动,可算是鸟枪换炮洋气起来了。”

“哪敢,哪敢,团长您都没洋气呢,哪轮得到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排长洋气啊。”

冷国华猛的一拍脑门,“小四,你怎么还愣在外面,还不快点把我缴获的那套美式装备给咱团长送进来。”

小四是侦察排的二班长,他闻声而入,在他身上叮叮当当的挂着一大串五花八门的武器装备。

“团长您看,”冷国华首先从小四身上,拿起一顶头盔:“这是美军的M1头盔,还配了米切尔迷彩罩,迷不迷彩的咱不说,团长你把它往头上一戴,这要是再遇到个炮击什么的,拿它遮遮这个野战指挥部上面掉下来的土土坷垃,也是挺好的。”

李诚实扬这次总算点了点头,这个头盔是不错,他们团进入战场时,配发的钢盔本来就不多,而且国产钢盔,是能提供一些头部防护,但是坦率说,戴在脑袋上,还真是不怎么舒服。

“您再看这个,它可是伞兵全皮靴,就算是在老美的部队里,也只有伞兵或者是特种兵,才有资格穿它。穿着这玩艺在山地丛林中来**跑,是有点重了,但是老美的特种部队那是依然对它情有独钟。您要问我为啥?”

冷国华又拿出一双高腰伞兵靴,这双靴子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扒出来的,竟然还保留了九成新,为了拿到团长这里**献宝,他甚至还想办法找到鞋油,把鞋子重新擦了一遍,亮得光可鉴人的,冷国华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就凭穿这靴子,看着就牛逼,就象是精锐,就是王牌!”

李诚实扬点了点头,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好象大了点啊。”

“那没关系,小了咱们是真没辙,大了往里面多加个鞋垫,不就成了?”

冷国华走前一步,将一枝M1911勃朗宁手枪,递给了李诚实扬,“团长,这可是咱老冷此行获得的最好的宝贝,但谁叫你是团长呢,镇山之宝,您要再看不上,那我可就真没办法了?”

看着送到面前的手枪,李诚实扬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将手枪接了过去。

搞定了**,不等团参谋长在一边发话,冷国华又窜了过去,将一件防弹衣双手送到参谋长面前:“参谋长,你是一个知识份子,和我们这些大老粗不同,这件防弹衣,是我专门给您找的。我一共得了两件,拿其中一件做过测试,一百米内我军的五六式半自动能直接将它打穿,但是到了三百米以外,靠它就能保住您一条命。”

原本因为冷国华**献宝式的将礼物一件一件往外拿,而稍稍舒缓下来的气氛,随着这件防弹衣,猛的又紧起来。

团参谋长没有去接那件防弹衣:“你都知道了?”

冷国华轻轻点头,在他的脸上也没有了笑意。

部队在进入战场的第一天,就不断遭遇敌军冷枪射击,而且打的都是军官。七天过去了,包括二营营长在内,有十一名军官被冷枪击毙。尤其是二营营长,当时他正在带领部队前进,身边有整整一个营,可是他却被敌人一枪爆头,最不可思议的是,敌人放冷枪的位置,距离二营长足足有七百八十米远!

对普通步兵来说,用步枪射击,四百米已经是精确射击的极限,就算是一些天生就适合拿枪的特**射手,他们也不可能突破人类视觉极限,如果在步枪上加装了瞄准镜,这个距离可能扩充到六百米左右。超过这个距离的射击,就需要集中自动武器,尤其是重机枪进行火力压制。

而这个一直围在他们团周围打转,不断有效射杀军官,又能在中国军队反击前迅速撤出战场的射手,他竟然可以在七百米外,对目标实施高精度狙击!

“我们中国这些年来,一直闭门发展,这样固然避免了受到外力干扰,在很多领域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在同时,也封闭了我们的耳眼,让我们对外面世界的变化,失去了应有的敏锐触觉。”

参谋长沉声道:“就是在昨天,有一个士兵当众违抗班长的命令,我和团长接到汇报后,反而表扬了那个士兵,现在向这名士兵请功的报告,已经打到了师里,你知道为什么吗?”

冷国华这下可真是有点惊讶了,军人一向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个班长究竟下达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命令,能让一个士兵当众违抗后,竟然还能得到团里的表扬,甚至向师里打了请功报告?!

“昨天在行军的时候,班长让那个兵负责背一袋子大米,那个士兵拒绝了,理由是米袋子是红色的,他不想背着这么大一个目标,死得那么早。班长觉得奇怪,就找到了一个地势较高的位置,观察整个队伍,然后他就发现,我们帽子上的红色五角星,特别的醒目显眼,在几百米外都看得清清楚楚,红色在战场上,就是最好的枪靶!”

冷国华听得频频连头,有段教育小孩子的歌谣是“十字路口红绿灯, 红黄绿灯分得清。 红灯停,绿灯行,黄绿灯亮快快行,行停停行看灯明”,为什么是红灯停,而不是其它颜色,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人类的眼睛,对红色捕捉的最敏锐,看得也最清楚!所以从一开始,红色就被人类当成了警告的专用色!

那个士兵拒绝班长的命令,是违反了军纪,可是他却让班长发现,中国军人戴在头顶上的五色五角星,就是要命的阎王请贴,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现,就能在战场上,让不知道多少人逃过一劫!

这,这就属于战争经验积累出来的智慧。

而冷国华在进门时说的,中国军队自身也出现了重大问题,他指的就是,中国军队经过近二十年的和平,已经没有了身经百战的老兵,而他们的对手,却是和美国刚刚进行了十年战争,久经战火考验,积累了无数现代战争经验的老兵。

而中国军队,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战术,依然延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积累的种种方法,再加上武器问题,他们固然可以凭借军人的勇敢一路突破,但是,又怎么可能不吃亏?

7

我的团,越战篇-第一章 战争智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