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团>第三章 所谓浪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所谓浪漫

小说:我的团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更新时间:2016/1/7 7:53:42

冷国华将一张“大团结”拍到柜台上,“给我酒,还有烟,要好的!”

酒是山西杏花村的汾酒,烟是没有过滤嘴的大前门。

供销社的售货员张丽儿,一边在数零钱,一边随口问了一句:“冷排长你家里来人了,还是升职了,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张丽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冷国华就已经打开酒瓶,一仰脖子就是一阵“咕噜”、“咕噜”的狂灌,转眼间小半瓶汾酒就灌进了他的胃里。

看到这一幕,张丽儿真的傻眼了,谁不知道团侦察排的冷排长,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赤手空拳七八个老兵都无法近身,却信奉喝酒误事这个原则,从来就是滴酒不沾,在酒桌上被战友逼急了,哪怕是当众顶着空酒杯学狗叫,也没有破戒过,他今天这么猛灌,是咋着了?!

张丽儿忍不住劝道:“慢点喝,小心身体。”

“咳咳咳……”

汾酒一灌进肚,胃里就象是烧起一团烈火般,呛得冷国华猛然咳嗽起来,张丽儿赶快把身体探出柜台,伸手在冷国华的背后轻拍着,等到冷国华稍稍喘过气来,她转过身从柜台上拿起一瓶桔子汁,扭开瓶盖把它递到了冷国华手里,又立刻从自己口袋里翻找出两张角票,把它们放进了柜台下面放钱的抽屉里。

这种青岛美思达食品厂出产的“鲜桔蜜汁”,可是最好喝的饮料,啜上一口,酸酸甜甜的味道,就会顺着舌尖的味蕾一直传进心底。但是这种要好几毛钱一瓶的桔子汁,对于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块钱的人们来说,已经算是奢侈品,就算买回去,大人也很少碰,总是用一塑料瓶盖,一瓶水的比例,将桔子汁兑开,就算是这样,依然让孩子们趋之若鹜。

“冷排长……”张丽儿走出柜台,打量着冷国华被酒胀红的脸,小心翼翼的道:“有句话说得好,这世上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要是心里有啥不痛快的,或者有什么困难,和身边的同志们说说,总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冷国华抬头,望着张丽儿。张丽儿来自上海一个知识份子家庭,她今年才刚刚年满二十一岁,有着南方姑娘特有的细腻,五官精致得让再粗鲁不文的人,面对她时都会在心中发出一轻叹息;书香门弟特有的书卷气息,让她静静往那里一站,就犹如一株暗谷幽蓝,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与语言,一股淡淡的馨香,就会扑面而来,轻轻撩拨起那些有事没事就往这里跑的男轻年们,那颗已经蠢蠢欲动的心;就算是穿着绰号“太平间”的白色工作服,她依然是一道最优美的风景。还她那条又黑又长的麻花辫……

冷国华在发现自己干什么之前,已经一把抓住人家女孩的**,上面吻了一口。

“吧唧!”

供销社并不大,现在又是早晨,除了冷国华之外一个顾客也没有,甚至就连外面的街道上,都冷冷清清的,在这样的环境中,冷国华亲吻辫发出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响亮。

“……”

张丽儿呆住了,望着醉眼朦胧的冷国华,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应该掉头就跑,还是应该先一巴掌打到对方的脸上,来表达自己被人轻薄的愤怒。足足呆了十几秒钟,张丽儿才反应过来,猛的将自己的**抽了回来。

冷国华试图解释补救,他张开嘴,脑袋里还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醉眼朦胧中看着因为自己的冒失举动,张丽儿脸上扬起一片灿烂的红潮,“惊艳”这个词无师自通的在大脑中扬起,就是在酒精的刺激下,一句男人的大实话,直接冲口而出:“我想睡你!”

我拷,一句话出口,冷国华就想给自己一个耳光,他在说啥呢?平时在侦察排和兄弟们没正形惯了,怎么现在面对一个女同志,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同志,几杯黄汤下肚,就又开始口无遮拦起来了?!

“啪!”

这一次张丽儿没有半秒钟迟疑,一扬手就在冷国华的脸上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对,”冷国华也发现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他努力试图补救,但是他平时过于洒脱,不止一次被团长批评是“玩世不恭”的个性,再次闪现了:“不对,是你想睡我!”

“啪!”

回应他的又是一记耳光。

发现自己根本是词不达意,两记火辣辣的耳光,更清楚的告诉了冷国华它们主人这一刻的愤怒,如果他不能扭转现局,不要说是以后见面怎么样,搞不好今天他就要因为调戏妇女搞流氓,被扭送到公安机关!

冷国华一仰脖子,将张丽儿送给他的桔子汁喝的涓滴不剩,他终于恢复了几分意识,“我,我喜欢你好久了,我想和你谈对象!”

“啪”

回答冷国华的,是第三记耳光。

冷国华闭上了嘴巴,他当着一个年轻漂亮没嫁过人,好象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女孩子面,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就算是人家一直扇下去,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耳光,没有再继续落下来。

张丽儿怔怔的望着冷国华。

他是一个很年轻,却几乎被所有人看好的军官。他坚强,勇敢,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又是部队中号称尖兵中尖兵的侦察排排长,他还帅气得要命,在他身上,几乎包揽了所有吸引怀春少女的最优秀特质。

真的,如果他能把最后补救时说的话,放在最前面说,她也许真的会心动,去试着成为他的女朋友,这样的话,就算他们还没有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他就忍不住说出了第一句话,她也不会象现在这样生气,这样失望。

“你走吧,我不会把你做的事告诉别人。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张丽儿拿出一张包点心的纸,将几包大前门包在里面,把它们塞到冷国锋手中,连带送过去一句她这辈子说得最狠的话:“因为,你让我感到恶心!”

就是在冷国华垂头丧气的走出供销合作社时,张丽儿突然又喊了一句:“等等。”

张丽儿指着柜台上放着的空桔子汁瓶:“把桔子汁钱留下。”

冷国华走掉了,除了空气中飘散的淡淡酒味,还有手掌上残留的几分微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将桔子汁瓶丢到墙角盛垃圾的簸箕里,张丽儿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剪刀,轻抚着自己那条又黑又长的麻花辫,手指略过被冷国华亲吻的位置时,猛然一顿,她霍然抓起剪刀,“喀嚓”一声将**拦腰剪断,一扬手将剪下来的**也丢进了墙角的簸箕里。

对着镜子粗粗整理了一下剪掉一半的**,用手指拭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眼角渗出的泪痕,张丽儿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被一个流氓调戏了,没有什么的。父亲常教导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身为一个售货员,就应该用微笑去面对每一位顾客。

一直到了中午,接替张丽儿岗位的杨姐来了,杨姐一边换工作服,一边在张丽儿的耳边低声道:“小张,你知道吗,部队要上战场了。”

张丽儿的身体猛然凝滞了,杨姐的话在她的耳边继续响起:“听我爱人说,上面命令已经下来了,昨天晚上全团刚进行了动员大会,再过三天全团除了一个连负责留守,所有部队都会调上前线。你不知道啊,现在家属院里和招待所里乱成一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想要拉住男人,不让他们上战场。平时这些招数是挺好使,但她们就拎不清,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是句话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现在上面的命令一下,谁要还敢往后缩,那可就是当逃兵,要上军事法庭的……”

杨姐后面絮絮叨叨的还说了很多很多,但是张丽儿再也没有听进去更多,她的心里已经被一个反反复复不断重复的念头给填满了:“他要战场了,他也许再也回不来了,他还有七十二小时,他……是来向我道别的?”

……

在双人军官宿舍里,冷国华慢慢吸着香烟,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按满了烟头。而那瓶从供销社买的汾酒,依然还有大半瓶。

“兄弟,你也来一支。”

冷国华站起来,将一支刚点燃的香烟,放到了对面的床铺上。对面床铺上的被褥已经搬走了,在光秃秃的床板上,还乱七八糟的丢着两件不要的衣服,在床板下面的纸箱里,整套的锅碗瓢勺一概没动,甚至就连那只煤油炉都留在了这里,可见当时对面床铺上的兄弟,走得是多么的急。

香烟放在床板上,蓝色的烟雾在灯光下袅袅升起。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进侦察排,就是来镀金的,根本不会呆多久。但是你的嘴够甜,做事也够江湖,没用多久就和全排打成一片,亲得真象是兄弟一样。我娘病了,也是你帮着找关系,送进了大医院,就凭这些,我也得喊你一声同志,再喊你一声兄弟。”

盯着那支香烟,冷国华就象是在和一个人交谈,说到这里,他霍然站起,指着腾起的烟雾,放声喝道:“在七天前,你突然告诉我,你要调走了,排里的兄弟张罗着要给你开一个欢送会,你都没有参加,当天夜里就走了。走的时候,还把你喜欢看的书,还有你的灶具全部留给了我,我当时还觉得很奇怪,不知道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急。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不是调动离开,你是在战争动员令下达之前逃走了,你身为一名职业军人,却为了逃避军人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利用家里的关系,一个部队接着一个部队的调动,你是一个逃兵,你是一根软皮带!我冷国华以有你这样的兄弟为耻!!!”

冷国华只觉得全身燥热,他解开衣扣,一把抓起了桌子上的酒瓶,“我进了军营之后,只喝过两次酒,第一次还是新兵营的事,过年了吃年夜饭,几杯黄汤下肚,耍酒疯把欺负新兵的班长,连带另外四个老兵一起揍进了医院;第二次,是因为兄弟你当了逃兵,我心里难受,想找人聊聊天,结果又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成了流氓。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酒他妈的就是王八蛋,我越是不喝它,越是对它客气,需要它的时候,它越不是玩艺儿,我倒要看看,我第三次喝醉了,又能有什么事发生!”

一仰脖子,将酒瓶里剩下的酒喝得涓滴不剩,冷国华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随手把酒瓶往身后一丢,酒瓶摔碎发出“啪”的一声碎响。

“啪!啪!啪!啪……”

连续的声响从身后传来,冷国华瞪大了双眼,霍然回头嘶声叫道:“我就丢了你一次,你还摔个没完了?!”

酒瓶碎片,就静静躺在地板上,“啪啪啪啪”的声音,还在持续着,直到这个时候冷国华才发现,原来是有人在外面叩门。

“谁啊,这么讨厌,不知道老子我现在心里正烦着吗?”

冷国华瞪着一双被酒精刺激得微微发红的眼睛,再那么原形毕露的一扯衣襟,喷着满嘴酒气走过去,一把拽开了房门,看着站在房门外那个熟悉的倩影,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变成了流氓……”

张丽儿重复着刚才她在走廊里就听到的话,在这一刻,她的脸庞微微胀红,而她的眼睛因为主人的开怀,更扬起了一缕梦一样的神彩,使她整个人都为之飞扬起来:“我怎么觉得,有些人在自言自语时,说的话反而比较顺耳?!”

冷国华瞠目结舌,在这一刻,他当真是彻底傻了眼。

张丽儿踏前一步,冷国华这位全团闻名的铁汉,侦察排的排长,竟然不由自主的被逼退了一步。

“张同志,我承认今天早上是我不对……”

道歉的话还没有说完,随着张丽儿踏出第二步,冷国华被迫后退,他的道歉也随之中断。

张丽儿步步紧逼,她凝视着冷国华的双眼,“你喜欢我。”

连退三步,已经是退无可退,这种现状也激起了冷国华的傲气,他猛然立定,任由张丽儿走到距离自己面前不足半尺的位置,在这么近的距离,他可以清楚的嗅到面前这个女孩身上,那股淡淡的肥皂清香,“是!”

张丽儿略一犹豫,但她还是鼓足勇气,继续道:“你想睡我。”

这句话一出,冷国华就觉得脸上隐隐发疼,早晨挨的那三记耳光,可不是样子货,迎着张丽儿隐带挑衅的目光,他狠狠一咬牙:“是!”

“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想不想娶我?”

这个问题,绝对无需任何犹豫:“想!”

张丽儿突然抓起了冷国华的右手,带着他的手,落到了自己那抹高耸的胸部,手指上传来的那抹丰盈的柔软和弹性,在他内心深处,激起了一股销魂噬骨到极点的感觉,这种感觉强烈得让他整个人都象触电般轻颤起来。

“我也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被他右手覆盖的位置,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张丽儿想哭,她可是出自书香门弟,从小就洁身自爱,到现在了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她也想着和喜欢的男朋友,一起去花前月下,一起吃着四分钱一支的奶油冰棍,在公园的长椅上任由阳光倾洒在他们的脸上,用这一幕幕美好的相处,来积累彼此的感情。

但是,他真的没有时间了。这个男人再过六十多个小时,就会带着职业军人保家卫国的使命与义务,走向生死未知的战场,没有人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就是因为知道这一切,让张丽儿再也没有了顾忌,她扬起脸,凝视着冷国华的脸,“我要你保证,活着回来,活着娶我,只要你能做到,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

三天后的凌晨时分,冷国华所在的团,登上了前赴前线的火车,载满军人的列车,在铁道上不断飞驰,发出“咯噔”、“咯噔”有节奏的轻响,就是在车身的不断微微晃动中,坐在车厢里的侦察排兄弟们,已经陷入了沉睡。

冷国华却望着帽子里那张属于张丽儿的相片,一直痴痴傻笑着。

“你酒品是不好,但是你喝醉了酒,运气却是相当不错的。”

张丽儿的话,犹然在冷国华的耳边回响。

最啊,他第一次在军营中喝醉,打了欺负新兵的班长和几个老兵,虽然受了纪律处份,但是他就凭那股虎劲,得到了上级另眼相看,否则的话,新兵营训练结束,他不会被分配进侦察排;他第二次喝醉,虽然挨了三个耳光,但是却“表白成功”,否则的话,他暗恋己久的女神,怎么可能晚上突然到访?

至于第三次喝醉……

“丽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去。无论面对什么危险,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我一定会活着回去见你。”

他还欠她一个婚礼,欠她一生的幸福,他必须活着回来,这不但是一个承诺,更是一个男人保护自己心爱女人的义务,他不能死,不敢死,更没资格死!

8

第三章 所谓浪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