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团>第九章 残酷,记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残酷,记忆

小说:我的团 作者:最后的卫道者 更新时间:2016/1/13 8:08:58

飞豹和猎鹰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他们手中的机枪响了,一听枪声节奏,冷国华就知道,这剩下的两个机枪狗他们的心乱了。

只有电影电视剧里,才会出现机枪手捅着班用轻机枪,手指不松一直打个不停的情况。使用弹匣的班用轻机枪,子弹容量有限,训练有素的机枪手,会采用长短点射结合的方式,在保证射击精度的同时,也能保证相当的火力强度。而王牌机枪手,他们在点射时,更会形成一种属于自己的射击节奏,一旦在这种节奏中被他们锁定,不管是你是新兵老兵还是特种兵,如果在空旷地带被王牌机枪手锁定,又得不到战友支援,连续三组点射,就会将对方所有闪避生存空间完全封杀,最终将目标毙于枪下。

也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这一说。

能成为侦察排的机枪狗,飞豹和猎鹰他们当然都是最优秀的机枪手,但是在这一刻,他们的射击却没有半点韵律,有的只是想要宣泄愤怒的杂乱。

他们是受过最严格训练,他们在这一周时间里也频频参战,但是在他们接受的军事教育中,还没有学会特种兵无限制对抗战的残酷甚至是变态。他们可以接受职业军人在战场上的死亡,但是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被人用近乎虐杀的方式,炸得全身焦黑死得惨不可言,而另外一个被炸断大腿,鲜血从大动脉上直喷出一两米远,显然已经失血过多,再也没有了生存的可能,换成是你,又是否能够做到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撤退,立刻撤退,不要交战,这是命令,听到了没有,飞豹,猎鹰,立刻撤退!”

在放声狂吼中,冷国华第一个撤出战场,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公式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在战场每死三名新兵,会死一名老兵,而每死三名老兵,才会死一名侦察兵,如果再往上推,就是死三名侦察兵,才会死一名老侦察兵。

照这个公式一直乘下来,在战场上平均死二十七个新兵,才会死一个老侦察兵。冷国华平时也一直在用这个公式,来教导侦察排的兄弟,用来提升他们的士气与骄傲。可是直到今天,和敌人资深特种部队展开交锋,遭遇到最血腥,最无所不用其极的攻击,他这个排长才终于真正明白,为什么一名老侦察兵,等于二十七个新兵!

真正的老侦察兵,他们强大的绝不仅仅是军事技术更娴熟,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习惯了面对死亡,再不会轻易失去理智,所以他们更精通战场生存;他们更从敌人的身上,学习到了足够的战争智慧,懂得运用除了枪和刀子之外的武器,不断打击敌人,削弱敌人的战斗力。

冷国华一边带队撤退,一边放声狂喝:“收起你们一钱不值的愤怒,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面对这样的强敌,愤怒除了让你失去理智,把自己变成对方手中的勋章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拼命握紧手里的枪,跟着我一起杀出去!哪怕我们只有一个活着把情报带回去,这场战斗我们就是最大的赢家!”

“然后,我要你们和我一起变强,一起成长为27:1的老兵,到了那一天,我们再一起回来,和这些越南特种兵们再较一下高低,看看究竟谁是英雄!”

在冷国华的带领下,中国侦察兵在敌人包抄上来之前,硬生生冲出一条缺口。中国侦察兵堪称地狱级单身负重越野训练,让他们每一个人在丛林中拥有了足以自傲的急行军速度。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然没有溃不成军,还保持着基本作战队型。

当他们身后终于再也没有枪声时,冷国华放缓了解步,做出一个原地休息警戒的命令,到了这个时候,跟着冷国华一起冲出来的人,只剩下七个了。

“飞豹在掩护我撤退时,踏进了插满钢刺的陷阱中。”扛着PK通用机枪的猎鹰,瞪着双红的眼睛,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他打空了弹匣里的子弹,敌人一起冲上去,他是被十几把刺刀活活捅死的。”

看到飞豹将身上背的子弹链都拿下来,正在一条条接在一起,大家朝夕相处这么久,冷国华怎么可能不知道飞豹已经心存死志?

“别说是侦察排,就算是全团,也只剩下你一个机枪狗,你战死沙场是痛快了,也对得起为了掩护你被敌人用刺刀活活捅死的兄弟,但是谁来教导新的机枪狗,谁来把我们在战场上获得的经验,传授给新兵?!”

听到冷国华的话,飞豹的动作迟疑起来。

冷国华向大家招了招手,除了负责警戒的哨兵,所有人都集中到冷国华身边,隐藏到了一片灌木丛中,冷国华低声道:“我们必须承认,在这场对决中,我们吃亏了。新兵对老兵,吃亏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只要我们在战场上不断学习成长,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身经百战成为老兵,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把自己从战场上学习到的,尤其是训练教材上不会记录的知识,传授给其他人,这样我们的兄弟就可以少流血,可以让更多人活着回家!更可以让更多的兄弟,加快成为老兵的速度!”

飞豹抱着机枪,突然嗡声嗡气的说了一句:“我不叫机枪狗,这个绰号不好。”

冷国华微微一愣,旋即微笑起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让重机枪适应复杂地形,德国人训练身强力壮的军犬,以两条为一个单位,拉着轮式重机枪漫山遍野乱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了“机枪狗”这个诡异的词汇,现在时过境迁,此机枪狗已非彼机枪狗,但是不管怎么说,在中国人的意识中,被称为“狗”都不怎么好听。

冷国华微笑道:“那你就叫机枪狼,不止是你,我们整个侦察排的兄弟,都要让自己变成狡猾善战,独自一个可以转战千里,集结起来就能亲密无间,在丛林中一起行动,就算是老虎看到都要退避三舍的战狼!”

四班长笑了,“那以后,我们就叫战狼排了,要是有一天,咱们中国也要成立特种部队了,咱们就是狼群小队。”

“切,”冷国华一撇嘴角,一脸的不满,“在你们眼里,我这个排长就这么不称职,一辈子要在排长位置上混到老?如果将来咱们中国陆军真的要成立特种部队,大队长不好说,怎么也要弄个中队长当当吧?!”

四班长用力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包饼干,拆开后双手送到冷国华面前,“等排长您成了中队长,那兄弟我,怎么也能当一个小队长,还有咱们这批兄弟,都是个顶个的好样的,当个班长,也都绰绰有余了吧?”

冷国华摆出一副高傲模样,抬着下巴接过饼干,咬了一口,又一抬手,四班长立刻又颇有眼色的取出水壶,扭开壶盖,再双手把水壶恭送到冷国华面前,享受了四班长的贴心服务,冷国华才略一点头,从鼻子里挤出一声领导范儿十足的低哼:“嗯,跪安吧!”

四班长立刻脸上涌起激动快乐的表情,单膝跪地,“喳~谢主隆恩!”

看到冷国华和四班长之间的互动表演,旁边的士兵,包括飞豹都笑了。

冷国华回头看着身边这一张张年轻的脸,他们中间大多数人,都没有娶媳妇,连女人是什么味儿都不知道,别说手下这些兵,就连这他这个排长大哥,都是靠耍流氓,加人家女孩子本身就对他有好感,才在上战场上前,犯了一回错误。

经过一夜的激战与追逐,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沾满了汗渍和黑烟,在他们的笑容中,更隐藏着一缕刚刚失去战友后,那发自内心的悲伤。但是他们依然在努力的笑,因为他们都知道,想要活着返回军营,他们就必须穿过超过二十多公里的原始丛林,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随时都会和敌人产生遭遇战。

他们必须让自己忘了悲伤,忘了愤怒,跟在排长大哥的身后,努力杀出一条生路!因为他们将来可是会组建狼群中队,他们的四班长,不,他们的狼群中队第四小队队长,已经为他们要到了班长的“官位”,他们还要体会一下,成为特种部队班长后,将一群新兵蛋子训得团团乱转的快感,他们还想享受一下被人当成战斗英雄尊敬与崇拜的骄傲,他们又怎么能允许自己在这里死掉?!

所以,他们都在悲伤而努力快乐的笑着,他们一边笑,一边从身上取出食物,大口大口的吃着,大口大口的灌着清水,用食物来填补着一夜高强度行动和作战后,身体不可避免带来的疲劳。

看着面前这些虽然年轻,却最少都有了三四年军龄的士兵,冷国华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们正在战场上迅速变强!不是他们的军事技术得到了飞速提升,而是他们已经学会了用欢笑面对鲜血,他们再也不会轻易被敌人激怒,迟早有一天,他们能用坦然的态度,去面对战友甚至包括自己的死亡,当这种精神成为部队中每一个人都认同并为之努力的理念,让任何一个新来的士兵都能感受到,并被潜移默化的影响,他的侦察排,就会成为真的强军!

“狼群中队!”

冷国华在嘴里慢慢念了一遍这个词语,也许他和四班长只是为了给士兵们打气而随口勾勒出来的“狼群中队”,真的可能成为现实。

“排长,你看我这个战狼队徽画得怎么样?”

小四得意扬扬的举起一个臂标,在臂标上赫然画着一只硕大的狼头。小四做为斥候兵,画地形草图是他的拿手好戏,这个狼头是用碳笔画成,粗糙的要命,但就是用简单的线条,小四却将狼眼中画出了一股野性难驯的张扬,也许是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的缘故,小四这个连半吊子画家都称不上的斥候兵,甚至在狼眼中,画出了一抹冷冷的杀意。而狼头下面,那两把交叉在一起的刀与枪,更加将狼头衬映得杀气腾腾。

小四**献宝般的将臂标送到了冷国华面前,“排长,您看俺画的咋样?”

冷国华点头,他真的喜欢狼头中透出的森森杀意与野性未驯,小四竟然画出了他心中,最理想部队身上透出的那种桀骜不驯与骁勇善战。

小四乐不可支的将这只臂标送到冷国华手中,在其他几个人的注视下,竟然又得意洋洋的摸出一只画工稍差的臂标,把它戴到了自己的手臂上,成为未来狼群中队第一个配戴了队徽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就连四班长都忍不住加入公众行列,对着小四嘘声一片。

他们这支小部队,因为遭到连续重创不断减员,而低沉下去的士气再次高昂,因为高强度行军和作战,而消耗的体能也随着食物入口而得到补充,冷国华满意的一点头,率先站起来,沉声道:“狼群中队,向南攻击!”

他们的军营就驻扎在丛林南侧,所以他们不是撤退,不是逃跑,而是攻击!

就在他们全部站起来,快速穿过一片也许是曾经遭遇过轰炸,所以树木并不算密集,抬头就可以看到大片蓝色天空的地面植被稀疏地带时,在丛林对面大约两百多米外的山坡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脆的枪响。

在枪声传来的瞬间,冷国华就猛然扑倒,连续几个翻滚躲到了一条被雨水长期冲积而成的水渠里。他还没有来得及抬头观察,在两百米外的山坡密林中,就再次传来了枪声。

压抑的低呼从背后传来,冷国华霍然回头,就看到小四倒在血泊当中,他的两条腿都被子弹打断了,鲜血正在从弹孔里不断流淌出来,疼得小四在地上不断翻滚。

冷国华的心脏在瞬间就沉到了最谷底,二点五秒,那个躲在对面山坡上的敌军神枪手,射出如此高精度狙击,中间间隔竟然只用了两秒多钟,最重要的是,对方能如此精准的连续射中小四双腿,当然也能一枪击中小四的胸部甚至是头部,将小四一枪击毙,而他故意没有这么做……他又在故技重施,试图激怒侦察排的兄弟!

“卡拉!”

身边传来拉动枪栓的声响,是猎豹举起了PK通用机枪,但是猎豹却没有开枪,对方是一个擅长在丛林中潜伏的高手,连续开了两枪,可是猎豹现在还没有找到对方的具**置。身为一名机枪狗,不,身为一名机枪狼,他太明白,面对一个射击技术如此精湛的高手,在连对方具**置都不知道,就胡乱扫射最终的结果了。

他是全团最后一个机枪狗,是未来狼群中队,教导机枪狼的教官,就凭这一点,他就必须压制住自己的性子,让自己保持了战场上最必要的沉着冷静。但是猎豹一开口,微微发颤的声音,就暴露出他的真实内心:“排长,怎么办,再等下去,小四的血就要流光了。”

“准备手榴弹,听我命令一起向前丢!”

随着冷国锋一声令下,六枚手榴弹被投掷出来,手榴弹爆炸形成一片浓烟,就是在同时,一名距离小四最近的士兵就象是一支离弦之箭似的猛扑上去,他冲到小四身边,不顾一切的将小四甩到自己肩膀上,扛着小四就要往回跑。

“啪!”

一团血花猛然从这个士兵的身上飞溅出来,这一次对面山坡上的敌军狙击手,没有再故意打偏,直接将致命的子弹送进了中国士兵的胸膛。这一发子弹直接打碎了中国士兵的心脏,让他连带肩膀上的小四,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小四被甩出两三米远,这个两条腿都被子弹打断,都没有发出一声痛哼的共和国守卫者,被鲜血烫得整个人都狠狠一哆嗦,他虽然还是拼命咬住了嘴唇,让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眼泪却已经在他的眼眶中迅速聚集。

冷国华迅速在心里做出判断,不是对方的双眼能够通过手榴弹爆炸形成的浓烟看清目标,但是他已经对周遭地形了若指掌,他只需要通过狙击镜,看到哪怕是一丝模糊的影子,他就能在心里还原出烟雾之外的图像。冷国华在部队这么多年,能在两三百米距离内,做出这种模糊狙击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他一直想要拉一个这样的神枪手进自己的侦察排,他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射击高手没有拉到,却在战场上遇到了一个!

“哒哒哒……”

猎豹手中的PK通用机枪响了起来,在第三发子弹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对方,子弹就象狂风骤雨般倾射过去,在对方潜伏的位置反复扫荡。

早就蓄势待发的四班长飞冲过去,他甚至没有时间把小四扛到肩膀上,他揪着小四的衣服,就把小四往回猛拽。

可是只跑了几步,四班长身体就猛的凝滞了,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胸膛上猛然炸出的血花,又扭头,看了看正在抱着机枪不停压制扫射的猎豹,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充满疑惑的表情,然后,一头栽倒在小四身边。

从四班长身上喷溅出来的鲜血,溅到了小四的脸上,那股炽热的温度,烫得他全身都发颤起来,早就已经在眼眶中聚集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大滴大滴的从眼角淌落。

机枪扫射声嘎然而止,猎豹猛的发出一声低吼:“操!”

在如此近的距离,没有一个狙击手,敢顶着机枪不间断扫射再次瞄准射击。对方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潜伏在被猎豹发现的位置。

冷国华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他可以看到,在被机枪子弹反复犁过的位置,有一根枪管躺在地上,在枪口部位,还袅袅腾起着阵阵轻烟。那名狙击手,他用只填装了一半发射药,所以基本上不会发出枪声和火光的子弹,躲在一边悄无声息的狙击,然后也许是用火药引信点燃,也许是用其它方法,一次次让伪装用的枪管发出响声和烟雾,引导猎豹射错了方向,更让四班长这样一个老兵主动跑到了他的枪口之下。

他们连续被打死了三个人,竟然连对方的真正位置都没有找到!

发现自己竟然成为吸引战友不断跑上来送死的诱饵,小四咬着牙,慢慢拔出了身上那支五六式三棱刺刀,在这个过程中,那名敌方狙击手一直保持了沉默,但是将小四调转刀身,想要将刺刀捅进自己身体时,一发子弹射来,打到了小四的右臂上。

在这个时候,时间仿佛定格了。

冷国华看着鲜血慢慢从小四的手臂上飞溅,而那把五六式刺刀,无从小四手中无力的脱落,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旋转的跌落在地面上,而一个绝望而痛苦的表情,就那么慢慢的,慢慢的从小四脸上露出。

围尸打援,对方那个狙吉手使用的竟然是在战场上,最残酷,最惨无人道,却最能有效消灭敌人的战术,围尸打援!

将敌人击成重伤,却故意不击毙,然后以敌人为诱饵,等着敌人援军为了营救同伴,一个个主动冲出来,再躲在远方,慢慢的,有条不紊的将营救人员一个个击毙。

这就是围尸打援!

做为围尸打援的诱饵,女的比男的好,年轻的比老的好,大官比小官好,小官比士兵好,如果是个孕妇,尤其是漂亮的孕妇,那就更好了。

这种战术,就是利用军队森严的层级管理体系,与及士兵之间的友谊与血性,更在利用男人保护女人,尤其是孕妇的天性。

使用这种战术,就是在利用人类最纯真最善良的天性,一枪枪,确实有效的杀伤对方,也在一枪枪,让战场变得再无规则,彻底疯狂血腥暴力起来。

也就是因为这样,绝大多数神枪手,就算是知道这种方法,也不会轻易在战场上使用。因为这样的战术,会让敌我双方,都变成彻底疯狂的野兽!

而那个神枪手,之所以选择小四,而没有狙击冷国华,是因为全队只有小四手臂上挂了“狼群中队” 队徽,他把小四当成了这支部队的队长!

“小四,你不要再动了!”

有人发出了嘶吼,双腿和右臂都被打断的小四,竟然又用左手拾起了刺刀,身体失血过多,他已经无法让自己的动作更快,他只能慢慢的挪动左臂,慢慢的将刀尖倒转,慢慢的刺向自己。

“啪!”

鲜血再次在小四的身体飞溅,这一次就连他的左臂也被子弹打穿,从他左臂上流出来的鲜血,渗透了他挂在左臂上的那只“狼群中队” 队徽。

“我**的围尸打援!”

在疯狂的吼叫声中,两名侦察排士兵同时冲了出去,他们刚刚冲出隐藏的位置,他们刚刚跑到小四身边,就有一个士兵一头栽倒在地上,另外一个士兵拽着小四的衣服,拼尽全力往回拉,可是只拉了两步,他就一头也栽倒在地上。

包括四班长在内,五名中国军人的尸体,躺在小四身边,拼出了一个并不规则的圆圈。从他们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更染红了小四身边那片土地。

鲜血,硝烟,痛苦和绝望,更布满了他那张年轻的脸,就是在这生命最后时刻,小四扭过头,望向了冷国华的方向,用尽他最后的力量,发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请求:“哥,帮帮弟弟,给我一枪……”

冷国华猛的握紧了拳头,他在上战场前,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准备,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向自己亲如手足的战友开枪。

“哥,帮帮弟弟,给我一枪……”

小四断断续续的声音,依然在回响,他的身体突然象触电般一颤,他明明已经身负重伤,就算自杀都无法做到,可是那个隐藏在对面山坡上的枪手,竟然再次向他开枪了。

子弹在小四的身上,炸起一团小小的血花,也让冷国华的心脏都为之狠狠一抽。

“排长,对不起,我要让你失望了,你以后还是找别人来当机枪狼吧。”

冷国华霍然回头,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猎豹的脸,他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在猎豹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几可分金碎石的坚定,那是一种下定决心,再无牵挂,必将打出最灿烂破釜沉攻击的疯狂坚定。

“眼睁睁看着那个龟儿子往我们兄弟身上打钢子儿,我受不了。我知道这么做很幼稚,但是排长大哥,你已经惯了我们这么久,纵容了我们这么久,让我们养成了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和自信,你就让我最后再放纵一次,选择自己想走的路吧。”

猎豹定定的迎着冷国华的眼睛,嘶声道:“你是官,而且现在只有你知道在地道里看到了什么,所以排长你必须活着回去,如果有一天,真的成立了那个狼群中队,在编写队史的时候,记得把兄弟们的名字写上去啊!!!”

猎豹猛的调转枪口,对着躺在血泊当中的小四扣动了扳机,在弹壳弹跳中,几发子弹却打到了天空,猎豹瞪大了双眼,因为就是在最后关头,冷国华却突然一伸手,将他的枪口架了起来。

“我是排长,是你们所有人的哥……”冷国华嘶声道:“你可以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但是双手沾上自家兄弟鲜血这种事,还是应该我这个当哥的来做!”

“砰!”

冷国华手中的枪响了,一发子弹打到了小四的胸膛上,直接打穿了他的心脏,躺在地上的小四终于停止了呼吸,被送入了永远的长眠。

几乎在同时,猎豹跳出掩体,他一边放声狂吼,一边对着对面的小山坡不停扫射。

“啪!”

一团血花从猎豹的胸膛上绽放,就是在被子弹打中的瞬间,猎豹的眼睛亮了,因为就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这位狼群中队的第一位机枪狼,终于看到了一抹隐隐扬起的枪硝,他终于发现了敌人潜伏的真正位置。

“兄弟们,如果你们在天有灵,睁大眼睛看清楚,哥们给你们报仇啦!!!”

鲜血在胸膛上不停流淌,但是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已经受到致命重创的猎豹,身体却在地上支撑得更加稳定,他猛的调转枪口,对着敌方狙击手隐藏的位置,将弹链上剩下的所有子弹都倾倒了出去。

当枪声终于停歇,在一片烟雾中,猎豹眼前一片模糊,睡神就在他的耳边不低喃喃低语,想要把他带入无边的黑暗,猎豹依然死死支撑着身体,他昂起头,嘶声狂叫:“排长,他死没有,我打死他了没有?告诉我,我有没有为兄弟们报仇?!”

冷国华慢慢站了起来,在这么近的距离,被花豹用特种穿甲弹连续打了一百多发子弹,那名狙击手,就算是九命猫妖,也必然中弹。

冷国华扶着到现在,依然死撑着不肯咽气的猎豹坐到地上,他冲到两百米外的山坡上,他看到了一个身上中了三发子弹,却依然没有咽气的狙击手,在这名狙击的身边,是一枝苏联生产的SVD德拉贡夫狙击步枪。这个敌方狙击手,就是凭这种有效射程高达一千米,可以在八百米内精确狙击的步枪,不断在我军周围活动,不断有效狙杀着中国军队军官。

除此之外,在他的身上,还有一本临时编制的小册子。在小册子上,画着十几张草图,教他如何分辩中国军队的军官。简单的来说,中国军队军官的服装是四个兜的,士兵是两个兜的;军官使用的是手枪,士兵是步枪;而班长和副班长使用的是冲锋枪,普通士兵使用的是五六式半自动。

让冷国华稍稍意外的是,当他摘掉这名狙击手头上戴的迷彩面罩时,出现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让他们付出最惨痛代价的敌军狙击手,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才刚满二十岁的女人。

那么她第一次拿起枪,走上战场有多大,十八,十六,甚至是更小?!

冷国华不想再去思考,他慢慢人口袋里取出了小喜子身上那发“光荣弹”,将它填进了弹匣。

那个女人,也安静下来,她开始用冷国华听不懂的语言,说起了什么。也许她是在祈告,也许,她是在回忆着什么?

“砰!”

子弹壳弹跳而出,那名头上多了一个弹孔的年轻女人,也躺在了血泊当中。

背起那枝SVD德拉贡夫狙击步枪,在冷国华用最快的速度返回猎豹身边时,这名侦察排最后一个机枪狗,已经背靠大树,永远闭上了双眼,就算是死了,他的嘴角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他虽然已经看不到,但是他还能听到,在冷国华走出来,枪声还没有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那个狙击手已经死了,他终于可以带着光荣与骄傲,去和天国的兄弟们汇合了。

看着满地的尸体,再看看躺在血泊当中,被自己一枪打死的小四,冷国华猛的发出了一声几乎不似人声的狂吼,他的声音在这片原始丛林的上空,传出了很远很远。

……

三个小时后,那枝SVD德拉贡夫狙击步枪,出现在李诚实扬和团参谋长手中。就是因为这枝在战场上缴获的SVD德拉项夫狙击步枪,与及部队对需要高精度步枪的实战需要,终于催生出中国第一款自制七九式狙击步枪,结束了中国军队没有制式狙击步枪的历史,经过几年实战考验后,收集种种数据,军工设计师们又对七九式狙击步枪进行了改良,终于设计制造出在中国部队大面积列装的八五狙。

一周后,一份由冷国华写的报告书,递交到了李诚实扬和参谋长手中,并被他们送交到师部。

这份报告书,叫做……永远的蓝军!

无论中国在真正强大起来后,会进入多久的和平期,会有一支特殊部队,全力模仿外军特种作战模式,成为中国军队永远的敌人,他们会使用外军最先进武器和战术,不断寻找中国军队的弱点。虽然演习永远代替不了实战,但是至少,这支永远的蓝军,会让和平时代的中国军队,不断学习世界最先进战术,当战争真正来临的时候,就可以少付出鲜血的代价。

5

第九章 残酷,记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