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绝地阻击>第二十八章 松江阻击(二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松江阻击(二十)

小说:绝地阻击 作者:马兰花 更新时间:2016/1/4 7:08:31

“鱼叔,这刚入夜就准备开火,算啥饭呀。”伙夫李连和提着两支空桶一边小声地嘟囔着,一边缓慢地伸出腿蹬了蹬河道的坡面,感觉脚下踩实了,才向前迈去。

“让你挑水,你挑就是了,瞎白扯个什么,弟兄们可都等着吃完这顿,上去杀鬼子。”老伙夫蹲在坡岸上一边吧啦着旱烟,一边向河面瞅着。突然,他的眼睛停在一具光着身子趴在坡面的身体,看了一会,将旱烟杆在鞋帮上敲了敲,叹了一口气说道:“连山,你先上来把桶搁下。”

“不挑水了?”李连和转过头奇怪地问道。

“咱俩运气不好,又遇到死人了。”老伙夫说完用手用旱烟杆指了指上游几米远的位置,抬起腿就准备向坡下走。

“鱼叔,您千万别下来,”李连和赶紧呵住老伙夫,抬起头看了一眼趴在河边那具白花花的身体,说道:“您老腿脚不方便,要是滑下去,连长回来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就知道你小子孝顺,”老伙夫笑着说了一句,又道:“赶紧上来把桶放下,别让死人泡在水里再受罪。”说完,看着两脚还在河水里耷拉的身体,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个啥世道,死了连送葬的人都没有。”

已经习惯了老伙夫自言自语的李连和,也不理会老伙夫的感慨,将水桶放到坡顶,手脚并用地斜着下到河边,伸手抓住张东山的一只手,回头笑着对老伙夫说道:“鱼叔,还有点温度,估计刚死不久。”

“啥?”老伙夫立刻大惊地叫道:“赶快拉上来,人还没死透,有救。”说完,就转过身体撅着屁股面朝坡面,慢慢地倒着一边看刘连河将人往上拉,一边向下退。

“不是说,不叫您下来吗。”李连和蹲在坡面上小声地埋怨了一句,继续用力地拉着张东河的手腕。

“妈了个小犊子,死人能这样往上拉,可活人让你这样一拉,准保咽气。”老伙夫一把打掉刘连河的手,说道:“赶紧趴下,把人背上去。”

“还不知道能不能救活那,”李连和一边嘟囔,一边转过身体跪在坡面上,等老伙夫将人掫到他的背上。

老伙夫单手托着张东山的屁股,一瘸一拐地跟在李连和紧走快赶地将张东山送进临时充当战地医院的民房,在护士的帮助下,往架子床上一放。

“妈的,可累死我了,”李连和一边用手锤着腰部,一边对老伙夫笑着说道。

“几十米就把你累死了,”老伙夫鄙视地看了李连和一眼说道:“当年和直系干仗时,你老子我背着排长跑几里地也没有喘几口大气。”

“您就瞎白扯吧。”李连和说着转头向军医正检查的人看了一眼,立刻惊讶地大声叫道:“连长,”说完用手拍了一下老伙夫的肩头,喊道:“是连长。”

老伙夫闻言赶紧转过身体,看了一眼脸上还挂着水迹的张东山,急切地向军医问道:“能救不?能救就赶紧动手,瞎白置什么。”

军医看了老伙夫一眼,说道:“请你们出去,别在这里耽误抢救。”

“你……,”李连和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老伙夫给拉住了:“你赶快去找旅座。”

李连和知道张东山是被旅座派出去的,恨了军医一眼,把腿就向外跑去。

“旅座,我们连长被小鬼子打伤了。”李连和闯进指挥所,朝着正和副旅长说话的吴骞喊道。

“什么?东山回来了。”吴骞转头问道。

“是,”李连和张大口喘了一口气,说道:“连长的肩头被打穿了,在医院。”

“走,带我去看看,”吴骞说着抬腿就走。

吴骞和李连和刚走出房屋,就听见炮弹呼啸而来的声音。

“趴下,赶快趴下。”吴骞转身一把将李连和推倒,对着还没有出屋的勤务兵和指挥部里的人大声地喊道。

“轰、轰、轰,”威力巨大的炮弹击中了这间319旅的临时指挥部,顿时将整间房屋夷为平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连和推起压在自己身体上的苇席和椽子,站起身体向四处都是烂砖破瓦和燃火的木头看了看,突然想到是旅长吴骞救了他,就一边大声地喊着:“旅长、旅长,”一边翻起砖瓦和木头。

经历过多年战火的吴骞,在喊了几句后,立刻一个健步窜到打开的房门边,伸手抓住向里开的房门,身体一扭躲在了门后的同时,就失去了知觉。直到李连和掀起压在他身体上的木门和砖瓦,将他摇醒。

“妈了个巴子,这帮小鬼子居然有重炮。”吴骞摇了摇脑袋,将头上的灰尘和泥土晃掉,刚想伸手去抓压在断瓦下的军帽,就感觉胳膊钻心的一疼,抬也抬不起来。

“他姥姥的,”吴骞转头看了一眼插进胳膊上的一片碎瓦,骂了一句用左手抓住瓦片,用力地扥出。

李连和看了一眼旅座那露出白骨的胳膊和鲜血直冒的伤口,赶紧转过头对着向这边跑来的几个人影大声地喊道:“医护兵、医护兵。”

“别喊了,”吴骞用手指将伤口两边的军装拉了拉,说道:“把我扶起来。”

李连和赶紧掫住吴骞,将他扶了起来。

“把我的武装带取下来,扎在这。”吴骞捏住伤口的上部说道。

“旅座,血流出来的太多了,还是等医护兵过来吗。”李连和犹豫一下说道。

“妈了个巴子,知道老子的血流出的多,还不赶快扎住,”吴骞骂完,看了一眼还在向外冒血的伤口,又骂道:“你他妈个小犊子,还磨叽个球,是不是想等老子的血全流光,你好坐到老子的位置上。”

吴骞怒骂顿时吓得李连和不敢再啰嗦,伸手将吴骞的武装带解下,抽掉佩剑和手枪套,用力地在伤口上部勒住后,又绕了好几圈。

“妈了个巴子,让你扎住,你他妈的把整个皮带都给老子绕在上面。”吴骞骂了一句,看了一眼不在向外流血的伤口,说道:“行了,赶快扶我到医院。”

等吴骞和李连和赶到没有遭到炮火轰击的医院时,军医和老伙夫刚将流血而亡的张东山挪出房屋,放到院子里的一张席子上。

“旅座,这是东山闭眼前用血画的。”老伙夫递给吴骞一张纸说道。

吴骞单手接过没有画完的纸,看了一会,转头对李连和说道:“你立刻去把参谋长给我喊来。他姥姥的,小鬼子炸了我,我一定加倍的打回去。”

李连和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没有知觉的张东山,对老伙夫说了一句:“旅长受伤了,”说完转身向外跑去。

军医在吴骞他们进来时,就看见了他胳膊上的皮带和伤口,转身回到房屋里拿了**术剪和药棉出来,对吴骞说道:“旅座,把胳膊抬起来,让我看看。”

吴骞扫了一眼周围,说道:“进屋弄吧。”

旅参谋长刘凯环进屋见军医已经将吴骞的胳膊包扎好了,立刻上前问道:“伤势不重吧。”

“没事,”吴骞说完,拿起放在一边的血绘简图,递给刘凯环说道:“张东山用命换来的。”

已经从李连和的口中知道情况的刘凯环,点了点头默默地接过图,看了一会,抬起头说道:“可惜没有画全。”

“不碍事,”吴骞说完,站起来从地上捡起军医从他伤口边剪下沾满血迹的衣袖碎片,用手指沾着血迹在地图上勾画了几笔,将张东山没有完成的示意图完成。

“在鱼塘里?”参谋长吃惊地问道。

“对,这些小鬼子太他妈的有头脑了,依靠鱼塘的艮坡当掩护。别说晚上发现不了,就是在太阳下,也不容易看见。”说完问道:“鬼子的炮击对部队的伤亡大吗?”

“638团旅直属队影响不大,鬼子的炮弹几乎是擦着他们构筑的工事边。可637团和整个旅部以及驻扎在村子里的连队,几乎没有再活下来的。”参谋长声音低沉地说道。

“哎,”吴骞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咱们的失误,知道鬼子是从这里撤走的,熟悉这里的地形,却没有做一点防范。”一个原本就不满编的旅,就这样阵亡了一多半,吴骞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自责。

参谋长刘凯环知道吴骞的心里在想什么,赶快转过话题问道:“炮轰过后,立刻反击吗?”

“咱们还有多少个基数的炮弹?”吴骞不答反问道。

“榴弹炮从青浦出来时,携带的30个单元基本没动,60迫击炮弹有10个基数。”刘凯环说道。

“好,就把这180发榴弹和400发迫击炮弹给鬼子还回去。”吴骞伸手一拳砸在血图上大声地说道。

“是,”刘凯环一个立正敬礼,转身走出房屋。

“轰、轰、轰,”霎间集中射出的炮火染红了整个金鹤浜,将日军千辛万苦运到的加农炮和构建的鱼塘炮阵炸了个底朝天。

松井下寿没有想到国军的反击速度来的如此之快,更没有想到国军还有榴弹炮。狡猾他从炮弹的落点上和炮声中立刻察觉出国军的增援部队到了,果断地抛下已经瘫痪和没有生还希望的重炮中队,带着两个步兵中队慌忙向全工亭方向退去。

3

第二十八章 松江阻击(二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