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爱莲说>53、原谅你的未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3、原谅你的未来

小说:爱莲说 作者:湘江侠客行 更新时间:2016/1/22 21:26:52

这一年间,磨里纯一拍遍峨眉胜景。

很多照片,总觉不尽人意。在他眼里,二叫才是这些美景的知音。二叫更像一位裁缝理手,能将它们最华美的外衣,恰到好处地用镜头语言叙说到相纸上。

磨里纯一看破红尘了吗?他彻底厌倦战争了吗?单凭他教育二叫的那些道理,认为他及时回头,金盆洗手,那就不是磨里纯一了。

人一辈子,不可能一帆风顺。人说过的话,也有年龄和身份之分。有些道理,指点别人头头是道,教训自己雾水一头。尤其身居高层,做过特工头目。执行关键任务惜败弟子,到沦为弟子手下,虽说里面有运气成分,但尹川仁的天赋,无疑更胜自己一筹,得到“东樱”器重在情理中。磨里纯一失意过,嫉妒过,他劝二叫远离特工圈,旨在打乱尹川仁如意算盘。失意,不等于认命。磨里纯一在等待尹川仁失误,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机会终于来了。

经过细探,磨里纯一掌握一条绝密信息:峨眉山有两处蒋介石行宫,一处是报国寺的凝翠楼,一处是相距报国寺不远的红珠山。蒋介石行踪向来诡秘且戒备森严,还有多名替身,以磨里纯一一己之力,断然难以下手。他必须设法入主峨眉,掌握更准确的情报。

不是冤家不聚头。不知二叫算不算冤家,无论在上海,还是峨眉山,这小子总如神兵天降。他的到来,总会引发一系列变数。他随身那一组照片,是提醒,是预警,让磨里纯一不安,自己的绝密计划,已受到潜在威胁。

是的,真由美智子酷似清子,她脸上的是假清纯,只能瞒过不谙世事的二叫,逃不脱磨里纯一的眼睛。上海不再是安身地。峨眉山这块算计已久的道场,也让二叫摸进来。摸进来罢了,还卷进一个韦德。磨里纯一无路可走,只好以退为进,继续用艺术幌子来掩饰。

二叫离去后,报国寺内多了位法号“东海”的僧人。没人知道他是日本人,更不知他是资深间谍。也许,“东海”法师注定与佛无缘,吃斋念经生活开始不久,来了年轻的一女一男。

女人是真由美智子,男人是送她上山的二叫。

南造云子和尹川仁双双出事,“特高课”和“76号”加紧对上海国共地下组织搜捕。真由美智子无法安心养伤,军统只好将她转移。真由美智子只相信二叫,不肯配合行动。二叫思来想去,理想的安身地只有峨眉山。安顿好这女人,他才能从中抽身。

分别的时候,真由美智子拉着二叫,依依不舍:“二叫君,你还会回来吗?”

“我肯定会回来,只要我不死。”

“你不能死啊,你不会死的。你是个好人,最好最好的好人。所有知道你的人,会天天保佑你的!”

“东海”法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邱先生”的事,该怎么对何碧莲说?是二叫反复长考,总也理不出头绪的难题。

何碧莲跟“邱先生”的感情,和自己不一样。他们是正式夫妻,还有了孩子,遭此打击,何碧莲肯定受不了。如果何碧莲有事,自己的心情不会好哪儿去。思忖再三,他决定先征求何母意见。

随着日军开辟东南亚战场,“飞虎队”援华力度加大,重庆的轰炸压力减轻许多。尹川仁“猎鹰行动”的消亡,让这座饱受摧残的城市重现曙光。何碧莲即将临盆,每天眼巴巴盼着尹川仁的消息。她清楚地记得回重庆当天,尹川仁说是去阁楼取行李,这一去杳无音信。尹川仁多次表明心迹,要远离战火,过隐居生活。何碧莲习惯了他的谎言,没将那些话放在心上,却觉得逃亡的日子很幸福。

听到尹川仁出事的消息,看着他给南造云子的信,何母心情复杂。她关心的仍是二叫:“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在重庆开,开家相馆,反正,能养,养活自己就行。顺便照,照顾碧莲,还有她将来的孩,孩子。”

何母求之不得。这么多年,她和女儿沟通甚少,即使她有孕在身,也是无暇照应,心存愧疚无能为力。她知道二叫对女儿的感情,如果他能填补一下尹川仁的缺位,倒也不失美事一桩:“想法不错,只是,邱先生的事,迟早得让碧莲知道,你打算怎么跟她说?”

“我,我想,还是先不让,让她晓得。我会讲他有,有急事回日,日本了,可能等,等不到孩子出来,要我帮,帮忙。”

“这么说,肯定会引起她的怀疑,你是怎么见到邱先生的?他要你帮忙,有什么依据?”

“怎么讲,她都,都会怀疑的,只要不让,让她晓得真,真相就行。我认,认得邱先生,我从不骗,骗她,怎么着,她信,信我多一点吧。”

“那,邱先生跟那女人的事呢?”

“不,不能讲。邱先生是,是她的全部,是她最,最喜欢的人,是最,最照顾她的人,孩子没生,生下来,她不能受打,打击。”

何母:“二叫,你是个好孩子,没想到你还能想这么远。碧莲这辈子没选择你,是她的不幸。”

“碧莲没,没选错。是我配,配不上,喜欢她的男人太,太多了,排队也轮,轮不到我啊。能够陪,陪她,我已经蛮满,满足了。”

二叫将何碧莲接到照相馆。白天张罗生意场,夜晚则帮着做饭洗衣。仿佛一夜间的事,桂林的日子回来了,只不过照顾的对象换了位。更多时候,他陪何碧莲说话,说过去的事,说未来的打算,当然,也会谈起“邱先生”,谈国内形势。二叫做这些事的时候,依稀看见何碧莲正一步一步从泥淖中走出来,她身上又有了莲的幽香,她脸上恢复了血色,如一朵盛开的莲花。他们正走向一个崭新的世界,那里面只有潇水河,只有仙子脚。

跟二叫的喋喋不休相反,何碧莲变得消沉许多。每天,她只是倾听,极少主动搭话。有一天,二叫太累,说着说着忍不住睡了。惊醒之后,面对的是一双失神的眼眸:“刚才,我做了个梦,很不好的梦。你告诉我,是不是邱先生出事了?”

“我讲,讲好多次了,他回,回日本了,是他要,要我来的。”

何碧莲盯着二叫:“二叫,问你件事。”

“我,我听着呢。”

“如果有一天,我老了,不再是你想象中的碧莲了,就像,就像冬天的枯荷,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你老,老了,我不也老,老了吗?我心里的碧,碧莲,是不,不会老的。”

二叫很惬心这种日子。他感觉在尽一份神圣的责任。所有的付出是甘愿的,快乐的,值得的。可毕竟一个男人,有打拼的事业,百密难免一疏。那天,店里生意多了些,没及时回家,两件长衫留在房间。何碧莲挺着大肚子,想帮他洗那两件衣服。有件长衫放着尹川仁跟南造云子的通信,由于时间较久,二叫也忘了。何碧莲清理衣袋时,一下搜了出来。

“云子:

西谷死了,死在我手下。我怎么也不明白,他是战神,战神是不可能倒下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轰炸重庆受阻,我需要她的相助,成婚是不得已而为之。她身上的支那血统,注定与我无法融合。在我心中,唯一一块圣地,只能属于你。心烦事扰,草就。

你的仁即日”

“云子:

今天结婚了,新娘不是你。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新娘。我会记得中野的岁月,记得上海的训练营,记得我们的‘云云’,每次我摸着它的羽毛,想象它几千里之外的奔波……君居长江头,我居长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期待大东亚共荣圈,愿天皇陛下保佑。

永远爱你的仁即日”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故事,何碧莲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伤了胎气。二叫赶回来时,羊水破了一地,孩子没出来,人已昏迷过去。

看她手里捏着的两封信,二叫心里那个急啊,手忙脚乱地叫人。可夜阑人静,哪里找得见帮手?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抱出门,好容易摸进医院,又找不见医生。二叫急得拼命哭喊,哭声惊动了整条街,有人帮他找来接生婆。

何碧莲难产,孩子直到天明仍没生下来,被抬上手术台。由于耽搁太久,孩子和何碧莲之间,只能保一个。何碧莲坚要保孩子,手术过程中,医生让二叫进去话别。

见到血泊中的何碧莲,二叫的心有如千双猫爪在掏,巨大的悲凉与哀痛,从千疮百孔中溢出来,倾刻间占据了所有的世界。他看见她光洁的眼角,探出一线皱纹,长长的,细细的,直通云鬓深处。那是生活的逼仄,铸就的岁月刀,在上面刻下的两句话:再美的面庞终有衰老的时候,两深的情感终有分别的一刻。

那双大眼睛,还那么精美传神:“二叫,我是不是错了?从认识邱先生,到嫁给他,到帮他做事,现在看来,我在帮他做坏事、傻事,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我这辈子,罪孽深重,你说,我会不会下地狱啊?”

“不,碧莲,你没事的!你永远,永远是最好的,你没有错。要是,那也是我错了。要是,你下地狱,我会陪着你,你不会孤单的。你怎么又哭了啊,你还是那样爱美。张大夫总说,你哭起来比笑好看!”二叫说起了日语,他发现说日语的时候,反而思维敏捷。

何碧莲:“你呀,还那么嫩拙(湘南方言,即幼稚)。”

“是我不好,又让你生气了。”

“二叫,你对我真好!这辈子,我欠你太多太多,那都是过去的事。我只求你一件事,你一定答应我!”

“我什么都答应,你也答应我,一定活下去!我要你活着!就像,就像当年你要我活着一样。”

何碧莲:“我这回,无法答应你了。不管去天堂还是下地狱,我会用我的灵魂保佑你们。孩子是无辜的,他是我的未来。无论他父母做过什么错事、蠢事,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他,也算是原谅我的未来。”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包括邱先生。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一定,会将他带好!”

医生听着他们对话,大惑不解:“弄了半天,这女人不是你老婆。她男人呢?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来看一眼!”

二叫没听见医生的话:“碧莲,我喜欢你穿蓝旗袍的样子。我总在想啊,那旗袍,是我在梦里给你做的。可是,你从来,没穿给我看。”

何碧莲气若游丝:“可是,可是,我已经无法穿旗袍了。”

一声雄壮的男婴啼哭,唤醒山城一个崭新的黎明。

笑,就那么在何碧莲脸上挂着,挂成一幅照片。二叫一生拍照无数,惟有这一幅,不忍目睹,不忍卒读,却无法释怀。那一刻,他感觉她回心转意,重归自己怀抱了。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曾经的苦痛、抱怨、绝望,重新缔结成莲的高贵。二叫又想起了水。女人是水做的肉,何碧莲一定是世上最清纯的水做的,那种水,只能来自潇水,来自仙子脚。她曾远渡重洋,洪流漩涡,融汇各种各样的颜色,而身上那种柔情似水,永远保持着潇水的湛蓝。那最后的笑容,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猜想那一刻,她一定听见了儿子的啼哭,一定放心自己对她的承诺。他很想对她说,即使化身枯荷,她永远是最好看的,他们母子,不是永别,而是一段藕断丝连的生命接力。

二叫还发现,自己那个一直想为她拍照的愿望,包括多年的口吃,突然间消失了。很久以后,回想那神奇的一刻,他坚信是何碧莲用笑,带走了那个愿望,还有自己的口吃,让他不再活在思念、自卑和痛苦中。

0

53、原谅你的未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