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冲锋号>第二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节

小说:冲锋号 作者:独钓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5/12/24 12:01:17

彭县西南方向约四公里处的一片花生地中,日军的六门明治41式75毫米山炮正在连续开火,其中两门山炮炮管扬起的角度要更大一些,这两门山炮正在对彭县县城内实施轰击,其余四门炮管仰角较小的山炮则在对彭县南郊的中国军队防御阵地实施炮火压制。

彭县守军和民众担心的日军来了。

炮击的同时,日军步兵部队也在彭县南郊的中国军队防御阵地前面完成了出击准备。日军知道彭县地区只驻扎着一个营的兵力,并且这个营还不属于国民革命军野战部队的序列,只是一支地方守备部队,装备很差。对此,负责彭县作战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2旅团派出了一个步兵大队,加强了一个山炮中队和部分工兵、辎重分队,组成一个加强步兵大队,由第3步兵大队的大队长森田清武少佐指挥,对彭县发起了进攻。

炮火覆盖中国守军阵地的同时,第3步兵大队的一个步兵中队拉开松散的散兵线在三挺九二式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下,向着中国守军阵地发起了进攻。

彭县南面的简易公路通往兴化,而兴化是扬州至彭县的必经之地。从扬州过来的日军侵犯彭县的话,南郊将首当其冲。驻守彭县的守备营派出了两个连在南郊建立防御工事,剩下的一个连部署在县城内,用来警戒其他几个方向,其实守备营的官兵们也知道,凭自己的三四百人枪肯定挡不住日军,但守备营的许多官兵都是本地人,或是附近县的人,都知道彭县是一座孤地了,除非投了**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否则自己无路可退。

在守备营的军官们看来,投共跟投日差别不大,一个是重庆眼中的**,一个是汉奸。与其这样,还不如像个爷们一样打一仗,好歹保卫的是自己的家乡,身后就是自己的亲人。

只是热血弥补不了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日军一个山炮中队猛轰着守备营防御阵地和彭县县城的时候,守备营的官兵们只能在战壕中哆嗦着忍受着,祈祷着炮弹不要落在自己身边。

守备营连门60毫米迫击炮都没有,唯一的重火力就是那挺膛线快磨平的马克沁重机枪,不过这挺重机枪在刚才被日军的九二步兵炮给一炮端掉了,一弹未发。

“鬼子上来了。”守备营的阵地上,负责冒着炮火观察敌情的士兵看着拉开间隙冲上来的黄绿色身影,大声的叫喊着。

听到呼喊声后,各连排的军官率先从战壕中爬出来,日军的炮击让守备营的土木工事毁坏严重,战壕的不少地段被炸塌,许多官兵被尘土掩埋。听到军官的声音后,一个个从战壕中爬起身来,抓起自己的武器进入阵位,不少人都显得狼狈不堪,不过与被炮弹炸死的同伴来说,他们算是幸运的。

守备营的官兵们刚刚冒头,日军的九二重机枪就扫射了过来,密集的7.7毫米重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几名守备营的士兵猝不及防,顿时间被击中,子弹的冲击力让被击中的士兵仰面倒下,落回了战壕内。

尽管战争已经进入了第四年,但彭县守备营的官兵中经历过战火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大部分人都没有上过战场,甚至不少年轻的士兵连日军都没见过。看着瞬间惨死在自己面前的同伴,距离较近的士兵被眼前满脸鲜血脑浆的尸体吓得魂飞魄散,哭喊着想要爬出战壕远离这些恐怖的尸体。只是爬出去的他们很快重蹈了战壕内同伴的覆辙,被日军精准的子弹击中。

“不要怕,赶紧进入阵位,开枪还击,还击!”守备营中打过仗的军官和老兵扯开嗓子吼道,安抚着紧张躁动的士兵们。几名老兵更是猛地探出半截身子,平举着手中的汉阳造,对着阵地前方扣动着扳机。

有了这些军官和老兵的带领,那些新兵也鼓起了勇气,并且害怕之后已经缓过神来,倒下的都是自己日夜相伴的战友,许多人还是同乡。

“跟狗日的拼了!”守备营的士兵们嚎叫着拿着自己的武器从战壕中露出来,两个连仅有的四挺捷克ZB-26式轻机枪被架起来,由老兵操纵着对着前方冲上来的日军扫射。

轰!一挺捷克造轻机枪还未能够将弹匣内的20发子弹倾泻干净,一发50毫米榴弹便精准地砸落在机枪附近,剧烈的爆炸中,机枪手和副手全部倒在血泊之中,轻机枪也被高速飞溅的爆炸破片打坏。

随着中国军队的几挺轻机枪相继开火,攻击中的日军迅速架起了掷弹筒,在训练有素的老兵操纵下,这些便携式的掷弹筒命中精度惊人,不断有射击中的中国机枪手和步兵被从天而降的榴弹炸死。

四挺捷克ZB-26式轻机枪很快被日军的掷弹筒摧毁干净,原本就薄弱的火力更显稀疏,守备营的官兵们被日军十多挺九二重机枪和歪把子轻机枪的强大火力压制得死死得,抬头对着战壕前面放上一枪便赶紧缩回来,根本无法瞄准。

稀疏的火力让进攻的日军步兵放下心来,一百多名握着三八大盖的日军步兵加速冲了上来,三八大盖枪口下插着的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嗜杀的光芒。

“手榴弹!”守备营的阵地上,活着的连排长和班长纷纷吼道,同时将拉了弦的手榴弹甩了出去。

在平常的训练中,投弹是必训科目,并且军官们也一再教导敌人逼近到三十十米后就要投弹,但此刻大部分新兵已经忘记了这个技能,若不是军官们叫喊,许多士兵都还握着步枪准备露出去放一枪,全然忘了自己的手边就摆着拧开了后盖的手榴弹。

对于初上战场的他们来说,紧张是不可避免的,但很多时候他们需要为自己的紧张付出沉重的代价,包括自己的性命。

几十颗手榴弹被丢了出去,冲击中的日军也已经将手雷甩了过来,甩掉手雷的日军步兵在第一时间就地卧倒,规避砸下来的手榴弹。而守备营的新兵们则忙着准备投掷第二枚,一连串的爆炸中,二十多名守备营的士兵被日军手雷放倒,倒在血泊之中。

双方军队的单兵素质和经验在战场上一目了然。

日军的手雷压制住了守备营的火力,趁着守备营还未来得及投掷出第一批手榴弹的时候,日军步兵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冲锋。

剩余的二三十米的距离只用了十多秒钟的时候便冲了上来,手中的三八步枪对着战壕中还未反应过来的中国士兵射击,没有拉开枪栓退弹壳上膛,直接跳进战壕内用刺刀刺向里面的中国士兵。

第一道战壕内的守备营官兵基本上没能反应过来就被涌进来的日军士兵打死或挑死,而日军只有七八名士兵被打死。控制了第一道战壕的日军没有停滞,迅速向着纵深发起了攻击。

与日军高昂的士气相比,守备营此刻的士气却低落得很,守备营的防御部署就是两条战壕,其中第一道战壕内就部署着四个排的兵力,第二道战壕内只剩下两个排的兵力。现在第一道战壕内的一百多人全军覆没,第二道战壕内剩下的五十多人哪还有战斗下去的勇气。

“交替掩护,撤回城里。”负责指挥第二道战壕内守军的守备营二连连长下达了撤退命令。

看着溃退的中国军队,带队的日军指挥官森田清武少佐满意地放下望远镜,拔出指挥刀,刀锋直指彭县县城,“全面进攻。”

5

第二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