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冲锋号>第四十六节,浪子回头(终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六节,浪子回头(终章)

小说:冲锋号 作者:独钓寒江雪 更新时间:2016/2/7 6:35:27

刘长顺跳了那个陌生的院子里后,没有逗留,又翻墙进入了另一个院子里,向着陈定远躲避的院子靠拢过去。

连翻了四户人家的院墙之后终于进入了那个院子,院子里七八个治安队员高度警戒着,手中的手枪和步枪都对着院子大门,从侧墙上跳下来的刘长顺把众人吓了一跳,赶紧调转枪口对着刘长顺的方位就是一通开火。若不是刘长顺落地后没有逗留直接前滚着躲到了一个小假山后面,刘长顺得折在这些战力渣五的治安队手中。

治安队员的火力很急促,但一会之后就稀疏了下来,刘长顺知道他们是在装弹,果断抓住时机,跃升出去,手中的南部14式手枪连续开火,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四个治安队员打倒,剩下的几个直接被刘长顺的勇武吓破了胆,顾不得装弹,跪倒在地哭喊着求饶:“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刘长顺借机捡了两把被打死治安队员的毛瑟20响手枪,看着这些家伙,刘长顺没下得了杀手,毕竟这些家伙还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刘长顺厉声说道:“把武器丢下,人给我滚。”

四个跪着的治安队员很是听话,丢掉武器,连滚带爬跑出了院子,蹲在屋里保护陈定远的几个治安队员也跑了出来,丢掉武器跑出了院子。刚才刘平安的偷袭让这些治安队员坚信刘长顺不是一个人在行动,他们连对刘长顺开枪的勇气都没有,选择直接逃跑。

“我爹在哪里。”看着屋里仅剩的陈定远,刘长顺冷声问道。

“他被关在运河镇上的治安队大院内。我只是一个考古学者,我手上没有沾同胞的血,我只是想进行历史研究。”陈定远赶紧开口说道,为自己谋求一条生路。

“治安队的大院在哪里?你可不要骗我,否则我有足够的能力干掉你。”刘长顺冷声问道。

“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郭小四策划的,你爹也是郭小四亲自从刘家坝村抓回来的,人自然关在他的地盘了。治安队的大院就是原来镇政府的院子。”陈定远赶紧开口说道。

刘长顺听完都没有再看陈定远一眼就飞奔出去,赶去找自己的父亲。来到外面才发现运河街上已经战成了一团,日军调回的援军与孙锦等人遭遇,十多人的分队遭遇了日军的一个小队,边打边撤的时候由于不熟悉运河街的地形,误入了一个封闭的巷子里。无路可退的孙锦等人以火力封锁着狭小的巷子口,击退了日军的两次进攻,只是日军架起了掷弹筒之后,孙锦等人的火力一下子被压制了下去。

“原来你就是孙锦,全团就是来找你们离队的那伙人的……”被掷弹筒榴弹的破片击中了十多处的老兵倒在血泊中对着同样中弹坐在墙角的孙锦说道,话刚说完,老兵的眼睛就永远的闭上了。

肺叶被打穿了让孙锦已经不能动弹了,听到老兵的话孙锦再次泪如泉涌,跟着自己出来的十多个年轻的战士因为自己的冲动全部战死了,全团都因为自己的冲动而不得不以劣势火力与日军正面交战。咳嗽出一口的鲜血,孙锦响起了当初在彭县中学内那个要了一颗手榴弹的守备营士兵,自己也将腰间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抽了出来,右手握弹,左手拉弦,在日军靠近过来后,拉开了拉弦。闭上眼睛,祖父、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堂弟、妹妹的身影和面容浮现在眼前,满是眼泪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只是笑容在爆炸的火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平安的处境也很糟糕,身后有日军追击,在拐上了主街道之后干掉了两个追击的日军,但也有一个老兵中弹牺牲。还未摆脱日军的追击,从外围阵地上调回的另一支援军出现在刘平安分队前面,刘平安不得不带着三个老兵拐进了一个小巷道之中,对地形熟悉的刘平安没有犯下孙锦那些人一样的错误,只是日军的追击很紧,刘平安等人很是狼狈,见状不妙的刘平安只得带着老兵向运河街西北方向奔去,准备撤出去。

就在这时,运河街北面突然枪声大作,嘹亮的冲锋号声也在那里响起。独立六团一营在赶到运河镇后,了解了战场的局势后当即发起了进攻,牵制日军,减轻团主力和渗透进运河街内分队的压力。

就在一营的攻击开始后不久,徐延智请回的援兵也赶到了,徐延智到达运河镇最北面的天平村的时候就遇到了赶来的村民,这些村民得知新四军南下进攻运河镇的日军后纷纷组织起来,天平、白果和刘家坝三个村子的血债必须找日本人血偿,这是徐荡乡各村的共识。

让徐延智意外的是,从天平村向运河镇进发的途中,途径的村子不断有村民加入进来,徐延智打听之后才知道,这些村子都有祖坟被日伪军和治安队刨了,还套上了考古研究的名号。加上治安队在运河镇境内的作为,民众的愤怒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在看到有人揭竿而起后,终于爆发了。

“进攻!”看着发出了自己抗争吼声的民众,何进民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团里的司号员取出冲锋号,吹响了那熟悉无比的进攻号声。

数千名民众在独立六团的指挥下参与到了反击之中,外围日军的压力陡增,但参战的村民们缺乏热兵器,单凭手中的大刀长矛是冲不破日军的防线的,只能扩大攻击正面,尽可能的分散日军的防御兵力,而后再寻求突破口。一时间没有能够突破日军防线,冲到运河街内。

刘长顺出了日伪军考古人员所在的院子后就遇到了追杀了孙锦那伙人的日军小队,刘长顺转身就往回跑。

啪啪啪,日军发现了刘长顺的可疑,最前面的十几名日军同时开枪,纷飞的子弹从背后打来,刘长顺跑着Z字型也还是被一发子弹击中了小腿。

嘟嘟嘟——!就在日军准备追上来看看这个可疑人物的时候,主街道尽头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声,外围的日军兵力捉襟见肘,只能将镇区内的部队集结起来去增援了。

瘸拐着跑了几步的刘长顺吃痛跌倒在地,看到身后的日军没有追来,刘长顺赶紧把手中的双枪放在一边,撕开衣服来包扎流血的伤口,正在包扎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靠近,正准备起身戒备,腿上的枪伤却让他平日轻松自如的动作没能做出来,一支冰冷的枪口却对准了长顺的脑袋。

“哼,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陈定远拿着一把南部14式手枪站在身旁,伸脚将长顺的两支手枪踢远,满脸得意,“你饶我一命,我却不会饶你。还找你爹,你以为治安队大院就只是治安队呆的地方,那里也是皇军在运河镇的指挥部所在地,你过去了也是个死。只是没想到啊,你还是落到了我手里,把老子吓得不轻,还一直侮辱老子,曲线救国你懂个屁。你我算是死仇了,就由我来亲自送你上路。”

“妈的,阴沟里翻船了。”刘长顺心中暗叹一声,腿上的枪伤很严重,自己使不上力气,无法还手将其制服,就在刘长顺快速思考着应对之策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枪响,刘长顺心中一个激灵。

只是脑袋上没有传来任何的疼痛,陈定远的身体倒是倒在了自己身旁,转身看去,一个人跑了过来,刘长顺看着很是面熟,就是想不起来。

那人背起刘长顺直接进了程氏医馆,刘长顺这才想起来,这是当初给自己父亲看病的程郎中。

直接背进了医馆后面的屋子里,剪开刘长顺的裤子就开始给刘长顺清理腿伤的枪伤,子弹被骨头卡在了小腿里,程郎中没有麻药,直接递给了刘长顺一条毛巾,切开伤口将子弹取了出来,疼的刘长顺满脸黑红,大汗淋漓。

“刘长顺同志,是吧。”程郎中包扎好伤口,开口说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刘长顺震惊不已,一个郎中不仅有枪,敢对南京国民政府的人开枪,还知道自己。

“我的身份你不用知道,我知道你进运河镇的目的。不用找了,你爹已经走了。”程郎中收拾着自己的工具,开口地说道,与他刚才直接给刘长顺取子弹头一样面无表情。

“什么?你说什么?”刘长顺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这个事情,抓住程郎中满是鲜血的手问道。

“你爹被治安队带回运河镇的时候浑身是伤,有枪伤,更多的却是殴打的伤害,治安队找我去给你爹治病的时候他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当初给你爹治过枪伤,我有印象,他对我也有印象。他以为我跟治安队是一伙的,很不配合我,实际上配合也没有用了,他在战斗中被爆炸冲击波伤及了内脏,又被人殴打过,伤势加重。我没离开,他就去了……”程郎中站起来,脱开刘长顺的双手,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他是条汉子,你若浪子回头,他会原谅你的。好好养伤,这里还是安全的,有危险会及时将你转移出去的。”

留下了刘长顺一人坐在床上,不敢相信程郎中所说的话,但眼泪却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并且如泛滥了一般根本止不住,双手抱头呜呜的痛哭起来,滴答下来的眼泪中充满了对父亲的思念,还有浓浓的悔意。

进攻的独立六团和村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日军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被中国军民冲上来被迫进入肉搏战后,日军擅长的白刃战顿时间不好使了,以往与中国士兵拼刺刀时以三对五,以三对七的场景无法上演而来,三名日军士兵用刺刀与三个拿着大刀长矛的村民对战都很难占到便宜,藤井中队中以刺刀格斗勇猛著称的水川次郎也在两个村民的夹攻之下被砍掉了半个脑袋。

看到胜利无望,藤井和松井两人带着部队撤往彭县县城。独立六团伤亡较大,何进民是不打算追击的,但参战村民的热情却是高涨,为了避免缺乏热兵器的村民在追击的时候遭受更大的损失,何进民下令独立六团一营和三营协助追击。直到日军狼狈撤出了运河镇境内,独立六团和村民们才停止了追击,结果让何进民有些意外,追击让日军的撤退变得混乱,日军炮兵队的两门92式步兵炮跟不上撤退的步兵被遗留下来,成为了独立六团的战利品。

“老赵,刘长顺在我这里,带走吧。”运河镇被独立六团收复的第三天,程氏医馆的厅堂内,面对着只身起来的赵鹏,程郎中开口说道。

“谢谢你,老汤。”赵鹏伸出双手,与程郎中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五个月后,腿伤已经痊愈的刘长顺趁夜离开了刘家坝村,来到了霸王墓,将几件还未出手的青铜器皿放了回去,堵死了自己挖出来的那条通往霸王墓的通道,在明代地主墓内制造出被盗猎空的痕迹后也将其堵死。

干完一切后,累得快虚脱的刘长顺感觉心中的负罪感轻松了许多,回家时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刘家坝村的青壮男丁在抗击日军的战斗中死伤殆尽,刘长顺没有听刘平安的去参加新四军,而是留在了村里,尽管村里的不少老人还没有原谅他,但他依然呆在村里照顾着母亲,同时参加着共产党在徐荡乡组织的游击大队,在独立六团的领导下与运河镇游击大队和彭县东部三乡镇的游击大队一起建立抗日根据地,与占据着彭县县城的日军进行着长期的斗争,为胜利而努力着。

1

第四十六节,浪子回头(终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