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丛林之鹰>1、枪声透过树叶 7、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枪声透过树叶 7、8、

小说:丛林之鹰 作者:湘人李陵 更新时间:2015/12/30 14:49:29

7、

“罗别,还问一下三别跟二别,要哈哩注意四岸情况,有事就快些告七我。”王泰诚在观察了一阵前方的情况后,再次要求罗别询问后面两个连的情况,并要求他们有事就尽快报告。

“二别三别二别三别,王太问你哩有事啵,有事就快些港。”罗别对着步话机轻声喊道。

“二别讲,鬼毛都冒得,冰冷咯。”二连报告道。

“三别讲,冒卵事,喊得鬼出。”三连也报告没有情况。

“要哈哩尽量往前靠,我哩就要过河哒。”王泰诚说。

罗别又对二连和三连重复了王泰诚的命令。三连和二连得到命令,就开始朝一连方向靠拢过来。

“准备过河。”王泰诚下达完命令,自己就站起来,朝前大步走去,一转身,却看见张一林要往后面走,遂一把拉住他,问;“营副要干什么去,要你前进,不是要你后退呀。”

“我到三连去看看,督促他们快点靠拢过来。”张一林说。“作为营副,我要负起一些责任的。”

“好吧,不要让你姐夫失望哦。”王泰诚同意了他的要求。王泰诚说完,嘴角发出一丝冷笑,他知道张一林的用意,只是没有说出来,心想,你要去后面就去后面吧,我拦不住你。

临来缅甸前,姐姐告诉过他,打起仗来,不要低头往前面冲,子弹打人,是先打前面的,后面的打不到。刚才,张一林无意中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和营长走在了最前面,不由得就吓了一跳,这才想办法要回到后面去。他是营副,这样说,无可厚非,对别人,也不会露出自己怕死的马脚。但是,他这点小伎俩,怎么瞒得住王泰诚,好在王泰诚不会揭穿他。

别人都在往前走,只有张一林在往后走,行进中的兄弟们都不解地看着他,他却装作没有看见兄弟们一样,自顾朝后面走去。

“这小子,不会是怕死吧,一个劲往后面躲。”张大开轻声对王泰诚说。

“莫这么讲,打起来,哪里会有前面后面之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他是营副,这样说,你也不好反驳他,闹到团长那也不好,现在,完成任务要紧。”王泰诚提醒张大开。

“我就是有些看不惯他这德行,想当营副,也不想想自个的本事。”张大开道。

“什么本事不本事,在蓝咖姆训练出来,都有个几分成色,只是这里,是训练不出来的。”王泰诚指了指脑袋。

“呵呵!”张大开笑两声,不再说话。

这时,一个兄弟快速来到王泰诚面前,说;“报告营长,前面那座小桥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可以过河。”

“好,告七后背各连,跟在屁股后背过河哒。“王泰诚对罗别说。

罗别打开步话机,呼叫起来;“二别三别,二别三别,听到请回答,快些跟都我哩后背过河。”

“二别三别听得,就来。”二连三连分别给与了回复。

“走,尽量快速通过,莫停留。”王泰诚说着,从地下一跃而起,压低身子,快步朝前面冲去,其他兄弟,无不照样分两列纵队,朝前方冲去。

提前出发的侦察连,留下一个排驻守小桥之后,其他人员,则继续前进。如果后续部队到达,则这个排又将继续前进,把桥交给后续部队来守。

黑夜中,一连率先来到小桥,借着天空的微光,王泰诚看到的小桥,原来不过是用藤条扎成的,粗壮的藤条上,用一些竹排铺起来,人踩在上面,桥面还吱吱嘎嘎响,并且晃晃悠悠的,一没站稳,就有可能摔下去,好在两边各有一根藤条当扶手。

再听听桥下的流水声,王泰诚头皮都发麻了,这要是掉下去,那还捞得到尸体吗?河虽然不宽,但却很深,水很急。但不管怎样,部队已经到了河边了,这种完成任务,再难过的桥,那也得过不是。

“兄弟们,过桥,快速轻踩,不要摇晃,踩稳了别往下看,只要胆大心细,一定能过的,我先过去了。”王泰诚说着,一迈脚,就踏上了小桥,脚步轻快地朝对岸快速跑去。

看到营长过去了,后面的兄弟,也一个一个像他一样快速朝河对岸冲去。

过了河,王泰诚并没有马上再往前走,而是站在河边,接应其他兄弟过河,他知道,这地方太凶险了,不过完人,他不放心。

但二连都过完了,就是不见三连过来。正在焦急时刻,河对岸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

8、

张一林离开营长,脚步轻快地朝后走,他是要到三连去,因为三连走在最后面。子弹要打到自己身上来,前面有两个连顶着,早就把子弹顶光了,后面的还不安全吗?

其实,他能来三营当营副,也就是他姐夫料定三营虽然是去执行穿插任务,但一路上是没有日本人的,美军的情报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不然,是不会让他来的。不会遇上日本人,就不用冒生命危险,不冒生命危险,又完成了重大任务,他这个营副,不也有一份功劳吗,有了功劳,扶正当个营长,以后来团部谋个团职军官,那不是小事一桩嘛。

这些,是他姐夫替他想好的,他未必能够想到。

“林连长,你在哪?”看看来到了三连,黑暗中看不清人,他轻轻喊了一声。

“我在这,营副,你怎么来了?”林侯之不解地问。

“你们三连殿后,我来看看,看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张一林说。

“应该没什么要帮忙的……”林侯之正说着,步话机里传来营长的命令。因为,报务员就在林侯之身边,他下面的话就没有说出来,而是马上下达命令,说;“按营长的要求,快速前进。”

“等等,林连长,我有个提议。”张一林马上进行干涉。

“什么提议?”林侯之问,张一林毕竟是营副,又是团长的小舅子,完全不听他的,说不定以后给你小鞋穿。

“前面马上要过河了,我们可不可以和其他连队拉开一点距离,掩护他们全部过河,我们再过去,真正地起到殿后的作用。”张一林说。

“这不跟营长的命令相抵触吗?”林侯之不解地问。

“你看,我是营副,又刚刚来,也想为三营做点贡献不是,我姐夫也是让我来锻炼锻炼的嘛,完全听营长的,我不没来一样吗?”张一林说。

“好吧,反正你是营副,又是团长的小舅子,出了问题你负责。”林侯之明白,张一林来三营,应该有什么其他目的,并不是仅仅是来锻炼的。再说,自己一个连长,职务上就比他低半级,不听他的,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反正出了问题他负责。

“当然,我不负责,你肯定负不起这个责任的。”张一林大言不惭地说。

“你下令吧。”林侯之对张一林说。

“全连都有,原地休息十分钟,然后再出发,掩护一连二连过完河。”张一林真的下达了暂停前进的命令,让大家休息一下。

听到张的命令,全连真的停了下来,兄弟们或蹲或站或躺或靠在树上,休息起来。而这时,其他两个连的兄弟,正快速过河。

三个连,相互的距离也就半里路,之所以要相互距离半里路,是为了一旦遇上突发情况,也好相互有个照应。也就是说,所有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们哪里知道,危险正在向他们逼近,而他们还不知不觉地放心休息。

“叭!”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夜空,一位兄弟“啊!”地叫了一声,就没了声息,显然,他被刚才的子弹击中了。

枪一响,张一林条件反射地往地下一趴。而其他兄弟却在到处找枪声传来的地方,但也纷纷找掩蔽物掩藏自己。

“哪里打枪?”林侯之问。

“那树上。”有个兄弟看到了一棵树上发出过一星火星,遂告诉了林侯之,并指明了树的位置。

看来,这树上有鬼子的暗哨,这一枪,既击中了人,又给其他鬼子报了信。不是说这地方没有鬼子吗?这一枪,不是鬼子又会是什么人呢?张一林趴在地下,紧张地思忖起来。但想归想,他却并没有抬起身子来,先保命要紧,其他的,慢慢想吧。

眼前这颗树虽然很独立,但树叶浓密,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何况这还是晚上,就算是白天,也很难发觉。

“朝树上开火。”林侯之命令道。

听到命令,兄弟们一齐端起枪,一百多条枪同时朝一个独立的目标开火,任你躲得多隐秘,也逃不过去这么多子弹的搜寻。

枪声,宣告了这次行动的保密性,已经完全丧失了。

在一百多条枪的火舌中,一个人形物体从树上掉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一声沉重的声音。

“停止射击。”林侯之一挥手,让大家停止了射击。手电筒的光亮一照,正是一个鬼子,已经浑身血泡了。

看着鬼子的尸体,大家不解了,刚才这么多人通过这里,他不开枪,怎么现在才开枪呢?

8

1、枪声透过树叶 7、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