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皮头抗战>第一回 少帅征兵第二回显赫门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回 少帅征兵第二回显赫门庭

小说:皮头抗战 作者:四海同家 更新时间:2016/1/3 19:51:20

  如果说,东北富可流油的话,小鬼子早就惦记着它了,如果说,东北人土气的话,那就对了,在无数个东北人的骨子根里头,他们就是这么的土气,在上个世纪那烽火连天的战场上,还曾经有这么个土气的‘东北人’,演绎着小人物抗战的故事,他的名字叫作‘皮头’,他就是本书的主人公,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了。

这是‘张大帅’在皇姑屯被炸的同一年,随着‘东北军’在与北伐军各大战场上的失利,无数的东北军将士骸骨留在了关内,为此‘少帅’下令,在东北全境再次大量征兵,以补充所属部队建制的兵源问题,在东北A城的某个郊区农村内,派出所的警察,挨家挨户地清点着每家的壮年劳力,好为征兵工作打好基础。

‘院里有人嘛,有喘气的出来一个!’两个身穿大马靴的警察,全都是荷枪实弹,一人拿着‘登记簿’,一人则手里拎着木制‘警棍’。

‘来了来了!找谁呀!还会不会说话了呀!’从屋子里走出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汉子,他是本宅的主人,名叫‘皮均山’。

‘原来是老皮家呀,快开门,开门,统计人口!’手持‘警棍’的警察,好象也认识皮均山,一个劲的用那条棍子敲打院门的铁门,敲得是当当直响。

‘上个月不是统计过了嘛,咋又统计了呢!’皮均山并不怕这些‘黑狗子’,在本村他还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有几亩肥田之外,还是个‘赤脚医生’,方圆十几里地,还算是个名人。

‘上个月是上个月,那你上个月还交钱了呢,这个月咋没交呢!’拿着‘登记簿’的警察一马当先,在皮均山开院门的同时,走进了院子中央。

‘不会又交‘人头税’吧?’

‘这回不是,对了老皮,你们家几个男丁啊?’

‘问这干啥?’皮均山反应很快,虽说‘张大帅’早就不抓壮丁了,可对于‘只问男丁’,他还是很打怵的。

‘看在你给我娘治过病的份上,我也不瞒你了,奉军在国里打了败仗,急需补充兵员,省里下达的任务是,年满14,40岁以下,每户两丁抽一,你就说吧,你们家有几个小子吧!’手持‘警棍’的警察还不忘往屋里看看。

‘两丁抽一?这得要多少人哪,这还让老百姓活不活了,我们家没有,你们去别家吧!’皮均山的老婆是个‘关里人’,一听院子警察说出这话,也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大吵大嚷的说道。

‘这你媳妇吧,没事也不好好管管,我问她了嘛,我问她了嘛!’虽说东北人不拘小节,可真敢和老爷们吵吵的女人,还不是很多,手拿‘登记薄’的警察,正在磨盘那边用水‘磨墨’,一听这话,他来了脾气。

‘哪都有你,哪都有你!你不是说去娘家割肉去嘛,咋还不走呢,是不是把你惯的,把你惯的!’皮均山给妻子使了个眼色,顺势把她推出了院门之外,临走时还给了她一脚。

‘哎,哎,你敢打我是不?看我回家不告诉我爹去不,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啊!’皮均山老婆姓张,就住在邻村,她已了解了丈夫的意思,也就跑跑掂掂地走了。

为了不让两个警察发觉不对,皮均山把两人让进了屋子,沏上了茶水。

‘这是我自已配的大枣茶,就我园子后头的大枣树,每到秋后,我都会把大枣晒干,泡在蜂蜜里头,你们两位先尝尝,味道如何!’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期,这蜂蜜可是个好东西,村里的‘养蜂人’,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从外头回来,带回两坛子,能让皮均山买来一坛子,可想而知,皮均山在本村可说是相当的富庶。

‘哎呀,哎呀,这味也太正了,我说老皮,你这日子过得不赖呀,媳妇媳妇长得俊俏,还有这把手艺,对了,你家有几个儿子啊,你还没告诉我呢!’手持‘警棍’的警察,早已把那棍子放在了炕上,盘起了腿,就坐在屋子里的‘炕头’,摇头晃脑的品味着茶香,这‘大枣茶’虽是以泡过蜂密的‘大枣’为主,可只有几颗,其余的还有点绿茶,整个‘茶缸子’都被灌满了。

‘我有一个儿子呗,还有一个丫头,儿子十岁,丫头八岁!’皮均山想都没想,随口说道。

‘不对吧,你今年多大呀?咋孩子这么小呢?’在旧社会结婚都特别早,两个警察都不白给,自然问题也就多了。

‘你说我啊,今年四十一了呗,要说我孩子为啥这么小,你得问问老天爷呀,我有我家老大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十了,能不绝户,就已经不错了!’皮均山其实并没有四十岁,他之所以这么说,为的也是避开‘征兵规定’。

‘那你小在家吗?叫出来我看看啊?’话虽然是皮均山说的,可为了证实一下,两个警察还得看看不可。

‘出去玩了吧,还没回来呢,要不你们俩人再等会?’大清早,皮均山小舅子的儿子,就来家里找儿子玩,皮均山算准了儿子一定在邻村姥姥家,所以才让妻子过去瞅瞅,如今他早已心中有数,也就心平气和地说道。

皮均山的正屋‘地柜’上,摆着一口‘坐钟’,这东西甚是精贵,不是一般家庭所有的,两个警察喝光了茶水,见小孩儿还没有回来,也就起身要走。

‘你儿子叫啥来的,我先登记一下,等有工夫了,我还得来一趟,这事上头抓得紧,所长让我们两个就负责这片儿的!’拿起纤细的狼毫行笔,警察就要进行‘登记’。

‘皮耀祖!’

‘好,皮-耀-祖!哪年出生的来的?’警察很是机警。

‘民国八年,我这孩子生日小,有点赖岁!’皮均山多年来走南闯北,岂能被个警察问住。

‘那好,那我们先走了啊,对了老皮,你那泡蜂蜜的大枣能不能给我点,我妈总咳嗽,我想给她压压痰!’拎着‘警棍’,按照平时‘贼不走空’的路数,他哪能空手而归呢,对于皮均山真实年龄,他是知道的,‘边边大’的岁数,这拿‘警棍’的家哥哥,应该和皮均山很熟。

取来了个掉了碴的饭碗,从自已的蜂蜜坛子里挖上来了二十几枚大枣,皮均山把饭碗交到了警察的手中,‘我多给你舀了点汤,这东西不能被太阳晒啊,你回去得找个坛子,把坛子水擦干,再往里倒,要是老太太再咳嗽时,你给她用筷子夹上一枚,可好使了!’

那警察得了便宜,当然千恩万谢了,‘这么多枣,这得多钱哪?’

‘啥钱不钱的,你忘了,小时候我家困难,你哥领着我,还去你家吃过大饼子呢,代我问你妈好啊!’别看这镇派出所的小警察官不大,可甚是“邪乎”,要是得罪了他们,难免会日后受窘,这也是皮均山过人之处,在这十里八村的,还真没有说皮均山不好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手端着饭碗,一手拎着‘警棍’,这警察还不忘向身边的同僚说着,‘看着没有,这也就是我,要是换了别人,老皮不可能这么敞亮,怪不得小时候,我总觉得饿着,敢情我哥经常拉你来家里抢吃食啊,行了行了,老皮,我们走拉呀,’

送走了两个警察,皮均山长叹了一口气,待他封好了蜂蜜坛子,自言自语的说道,‘白瞎了我这么大的大枣了,这得有一块‘袁大头’吧,看来真是笑人不如人哪!’早在数年之前,皮均山自以为不得了,瞧不起村里的乡亲,也得罪了一些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傲劲也没有这么大了,前天还花钱资助了一位年轻人去城里求学,他也算是乐善好施了。

皮均山和老婆张氏,生养得一儿一女,儿子皮耀祖今年十六岁,女儿皮大姐,今年八岁,按照本地多年来的习俗,女儿迟早要嫁人的,也就只有个姓氏,并没有名字,排行第几,就叫什么什么‘姐’,女儿皮大姐长得很是乖巧,只上得一年的私塾,现今跟随着本村的‘王老婆子’在家里‘糊火柴盒’,得来的钱财,皮均山都帮她攒着,算是以后给女儿当嫁装使用,在这东北农村,不上学的女孩儿可说是多了去了,皮均山的做法,也不为有错。

提枪打鸟,上树打枣,从来都是东北农村小伙子的强项,皮均山的独子皮耀祖也是一样,自打上得几年私塾之后,他就已经不往上念了,原因也是本地区由于历史的特定原因,被‘东洋小鬼子’划到了‘示范区’,明明是中国人的土地,非得要建什么‘西洋学堂’,不仅要在学堂上学‘日语’不说,还要整天供奉他们所说的‘天皇’,或者是‘日照大神’,这让皮耀祖很是反感,于是他也就辍学在家,平日里招猫逗狗,甚是自由。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自打满清王朝经历过‘甲-午-战争’之后,我国就进入到了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除了关内的大片地域,划成了列强们的殖民地区外,在我国的东北,‘大鼻子’和‘小鼻子’,也在‘甲-午-战-争’之后,打了起来,最终‘小鼻子’战胜了‘大鼻子’,所以说,皮均山家地处的这一带,也就成为了‘小鼻子’的势力范围,当然了,‘小鼻子’指的就是‘小日本’,也可称之为‘小鬼子’,‘东洋人”,‘整天说胡话的无拉哇人’。

皮均山的岳父姓张,名知凡,字靖康,号‘孤山老人’,河-南嵩-县人,自幼习武,早前参加过‘义-和-团-运-动’,后受打击后,举家闯了关东,老伴裴氏,是个小脚的女人,但其很能生养,生下了四子二女,长子张龙,次子张凤,三子张吉,四子张祥,两个女儿,大女儿张桂兰,嫁给了邻村的皮均山,二女儿张桂英,嫁给了‘东北军’的一个营长,名叫孙显声。

老爷子张知凡平生酷爱武术,四个儿子更是‘少林拳’里的行家里手,在自已家乡的一左一右,指的就是帮人‘看家护院’,‘保镖压镖’为生,皮均山年轻时帮老张家的人看过病,张知凡见其老实,也就把大女儿嫁给了皮均山,二女婿孙显声是村里的‘苦命娃’,后来参军入了伍,在几次跟随‘张大帅’进关的战役中,表现突出,屡次得到升迁,直到当连长时衣锦还乡,前来拜望曾经的‘老师’张知凡,老爷子见其长相英伟,也就把小女儿嫁给了孙显声。

大舅舅张龙的独子张军武,天生有把子力气,长得也是五大三粗,一米八几的个头,活象个‘镔铁塔’,从小就受爷爷的亲自指点,练就了一身硬功,由于好打抱不平,被外人称之为‘二老判’,东北话说,就是只有他“熊”人的份儿,别人都不敢“熊”他。

二舅舅张凤无后,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由于打小许给了人家,没到十六岁就已经嫁了人,嫁的是A城城里杂货店的少东满贵,二女儿还未出阁,可也许给了人,许的是黑省的商人冯太爷之子冯宝,也是张凤两口子娇惯小女儿,待到了十六岁,还没有让男方来接亲。

三舅舅张吉先前做过‘东北军’的连长,后来在军中违反了军纪,被号称‘郭鬼子’的上级长官抽了几十鞭子,赶出了军营,现在作为老张家的‘当家人’,他算是读过几年‘讲武堂’的,膝下有一儿一女,还都很小,先不细表。

四舅舅张祥早些年被张知凡过继给了‘救命恩人’蒙古人王清海,为的就是按照‘大清朝对蒙民的相关规定,蒙民每户至少必须有一个男丁去当喇嘛’的“金规铁律”,化名王祥,当了好些年的‘喇嘛’,直到大清变成了民国,张祥这才又还了俗,待到他回到王清海家时,王清海早已故去,为了避免和老王家的儿子抢夺财产,张祥也就又被张知凡接回了家,如今已经给他结婚生子,儿子也小,也不细表。

人丁兴旺,张知凡一家过得也算是殷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现在方圆一左一右,几十公里的土地,早已被‘小鬼子’划成了势力范围,这让张知凡老爷子很是难受,‘街里’的‘日本洋行’,更是让他每一次打此路过,都感到愤愤不平。

也许是早前当‘义-和-团’,得到了朝廷上的镇压,这让张知凡深感不能得罪‘小鬼子’,对自已门下的子弟亲属,更是有个很严格的规定,那就是‘不许和日本人打交道,不去招惹日本人,遇到欺负以忍让为主,不先挑事,以免殃及全家。’

‘狼胆大,鼠胆小’,作为张知凡的直系血脉,孙子张军武,从来就不知道怕从何来,他的年纪要比皮均山的独子皮耀祖大上一岁,两人平时更是形影不离,招猫逗狗,上房子掏鸟,更是他们爱玩的手段,张军武对于读书一向厌烦,只有家里来了活计,他会跟着父亲叔叔们押解一趟‘镖’,其它大部分时间,不是去邻村找皮耀祖,就是皮耀祖来找他。

作为本书的‘书胆’,皮耀祖长有一米七五的个头,这在上个世纪初,已经算是个‘大个儿’了,在这个没有营养品的年代里,他的个头儿,全都是他爹皮均山给‘调理’过来的,也可以说,他是‘吃药’长大的,大到黑熊身上的‘熊掌’,小到深山老林里的‘野生人参’,父亲皮均山总会换着法的做给儿子吃,在他看来,他老皮家传续香火的重担,就压在这个儿子的身上了,所以说,皮耀祖的皮肤也不象其它的农村小伙子,他显得很是白皙,牙口很好,早在七八岁时,皮均山就已经去‘小鬼子’的‘洋行’,给儿子买来‘牙刷’和‘牙粉’,进行刷牙了。

皮耀祖的母亲张桂兰,‘皮张氏’,虽说是个女人,可也练就了一身好武功,‘玉女剑法’深得张知凡老爷子的真传,嫁给了皮均山之后,相夫教子,自然也就荒废了武艺,可眼见儿子慢慢长大,她就把调教的重点,放在了儿子的身上,但是‘好刀砍不了自已的刀把儿’,皮耀祖对于习武,反抗情绪极大,直到长成了十六岁,一招拿得出手的“武功”也没有学会,只会些花架子,在表哥张军武的带领下,吓唬吓唬附近村屯的年轻后生罢了。

走在通往邻村的大道上,皮耀祖手里拎着一根火铳,肩挎牛角制的火药罐,耀武扬威,很是自在,比起别人的‘长袍马褂’,皮耀祖更爱‘学生装’的装束,这是从‘西洋学堂’那里学来的,好在认识学校里的学生,也就花钱搞了一身,可皮耀祖并不喜欢那顶‘学生帽’,这是‘小鬼子’发明的东西,他哪里能要,拿到手后,放在‘灶坑’里当天就给烧了。

‘这不是老皮家大小子嘛,上哪去啊?’大道上迎面来了个推‘独轮车’的中年汉子,此人正是张知凡他们村里的人。

‘啊,去我姥爷家走走,咋的,你‘上集’啊?’皮耀祖和他爸年轻时一样,从来都看不起不如他家的人,能推车去‘赶集’卖货,这都是老农民干的事,皮耀祖最烦这样的人,因为他们家已经‘很有钱了。’

10

第一回 少帅征兵第二回显赫门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