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剑与旗帜>第83章 红旗随便插点什么就是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3章 红旗随便插点什么就是大结局

小说:剑与旗帜 作者:马大鳌 更新时间:2017/7/3 11:17:27

  “伪装的很好嘛,衣服道具都不错,但可惜你运气不好。”唐策缓缓抽出青鲤,脸上隐隐浮现出一抹金光,“你运气不好在于,我有一个好朋友恰恰曾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洋车夫,这也让我对拉车这个行业多少有些了解,才能轻易发现你不对劲的地方。”

  “哦?”赵酒鬼揉了揉自己的酒糟鼻子,然后缓缓放下车把,从中抽出一柄细长的佩刀,“我倒没发现哪里做的不对,愿闻其详。”

  “真车夫的双手一前一后握地的是阴阳把,而你拉车却是双手齐平,这很容易翻车。”手捏禁决,长剑斜指,“上次没见到你的居合术,今天见识一下也不错。”

  “可惜,上次没能杀了你,不过今天补上也不晚。”赵酒鬼说着,左手便托起细长的佩刀向后轻微拉动,右手伸出三指缓缓移向刀柄,双膝微曲,右肩前倾,整个人像噬人的毒蛇一样低伏下来。

  呼吸放缓,渐至气息全无,居合之术会将所有身体势能弹压至极端。蓄力久,静到极至,才会有随后的惊人一动。

  刀光动,似半空中绽放出一道璀璨的焰火。

  叮!

  赵酒鬼刀势极快,十几米的距离霎时便跃至身前。然而唐策更快,一条青色的鲤鱼摇头摆尾穿过浮空重重焰火,最后轻轻的点在了赵酒鬼的咽喉之上。

  “苛苛。”

  赵酒鬼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倒在了地上。大雪纷飞,很快便在他的尸体上盖了一层白色的薄被。

  正当唐策打算找个地方处理尸体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幽幽的叹息:“哎——”

  唐策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不远一处古树下立着位白发老道。

  这老道,身着鹤氅,脚踏十方鞋,一头白发用丝带束于腰间。面若童子,肤如美人,颔下三须飘然,正是个自言住处连沧海,别是蓬莱第一峰的神仙人物。

  “师父!你怎么来了?”唐策见到后,大吃一惊,原来这人正是他的授业恩师纯阳老祖。

  “哎,终是来晚了一步。”纯阳老祖叹了口气,“策儿,你下手太快了。”

  唐策不解:“这是该死之人,我杀他并无过错?”

  “他自是该死之人,却不该死在今时。”纯阳老祖一跺脚,手向唐策一挥,“罢了,罢了,你且过来。”

  “师父您这是?”唐策依言上前。

  纯阳老祖探出一指,直点在唐策眉间:“你且自看。”

  一幅幅画面突然在唐策意识中依次闪过。

  唐策大惊:“师父,你居然还有这种手段!”

  “安静看,不要乱说。”

  画面继续闪动,唐策似乎在其中看到了未来。

  赵酒鬼死后,舍利宁无事,一直在家养病。但不久,哥萨特行省又发生暴乱,舍利宁抱病带唐策前去走访调查,经查发现一般老百姓并没有严重的民族主义倾向。

  于是舍利宁盘腿坐在地上,与古京族难民聊天,而古京族难民急切表示的想要回到自己的故乡。舍利宁劝说不动,只好开出一系列优惠条件,替远东政府决定迁移古京人。

  此时凯恩从中作梗,硬性委派一名外省古京族的官员做哥萨特行省的省长,结果激起更大规模的哥萨特人动乱。哥萨特示威者们聚集政府前广场,要求公投推举一名省长,本来他们的推选名单里有哥萨特人也有古京人。

  但一向自诩民主选举的远东政府出人意料的不承认公投,认为代省长最少要做完本届任期,才能重新选举。于是双方矛盾越演越烈,以至于最后干脆公投独立。这件事在内外势力共同的推动下,最终演变成了远东正式承认哥萨特公投独立成功。

  这顿时引起三羽乌众一片抗议之声,但叶重名也同时发动舆论反击,罗芙娜更是在运动的现场公然指出三羽乌的龙家,才是此次分裂的主要负责人和幕后推手。

  事实上,龙家看起来获利最大,也确实是幕后推手之一,证据确凿,不容质疑。自此龙家被驱逐出了远东的政治势力体系,三羽乌在民间人气骤然低落。

  而三羽乌为了重新振作,去求原本背后的支持者第三帝国出手。怎奈却告知为了能在战场上战胜北国联盟,第三帝国已经与自由联邦达成妥协,出让了部分远东的权益。

  其中出让的部分,就包括三羽乌。

  三羽乌开始分崩离析。

  云家、唐家的核心成员还能坚守本心,但他们布置在三级议会的三羽乌议员们却宣布脱离三羽乌,成立了一个新党。并且通过联邦的干预,迅速抱上了所罗门学会的大腿。

  大选前夕,有人推动排外游行,一群来自人民阵线的爱国者开始猛砸外国商人店铺,所罗门学会的竞选者则趁机以民族企业家的形象出现,顿时收获了大批远东选民的好感。

  面对激怒的人群,舍利宁讲话要求大家冷静,辩论中将激进者们批驳的体无完肤,原型毕露。却被羞恼成怒的人群,一边高呼卖国贼,一边轰下了演讲台。

  随后大选叶重名胜利,总长竞选胜利也带动了所罗门学会三级议会的议员选举的胜利,终于学会获得压倒性的优势。

  叶重名极重承诺的给了沐有财十个竞选名额,为此沐有财和诸星炬重新合流,辉煌派一举拿下了十个名额中的九个,只在蛇哥那里碰了壁。不过沐有财和诸星炬也都成了正式的议会议员,可以参与到三级议会当中。

  这一下保王党和三羽乌联盟同时沦为了少数党,俩个难兄难弟加起来不足三分之一,丧失了否决权。

  而叶重名则趁机重启军费消减议案和皇家企业出售案。

  舍利宁与唐剑商议,最后使用一些议会中的流氓战术,找议员天天霸占演讲台讨论这两个议案,硬拖住了议案的进程。

  为此叶重名展开报复,他很嚣张的直接要求保王党让出监察厅的位置,因为他是总长,他有权提名新监察厅长。

  舍利宁忍辱负重让出了监察厅长宝座,自此罗芙娜进驻监察厅,将监察厅的监管权力转移给治部哨,实际上治部哨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管理此事。

  罗芙娜对外号称,各党自己我监管,从此以后不需要保王党插手。

  另一面叶重名假借清理皇产案,名为缓解远东经济压力,实则为自己背后的集团大发横财。

  学会先将皇产变成国产,然后为了加速国产灭亡,王总的销售部故意不给莱川销售,强行要销售的话,他给出销售价等同于成本价。

  莱川皇企在林石三的带领下,自己销售,做成了一两笔生意。但马上遭到了上峰的明文禁止,名曰不许倒卖国家财产。为此,远东政府甚至派兵封锁仓库,货物不让出库。

  工人无奈,只能以罢工相抗衡,随后恢复生产,准许其交易,但却限定额度。并且远东正式宣布响应国际号召,制裁北国联盟,将本来已经谈判成功的项目,生生砍掉。

  即使这样他们仍然怕工厂不死,又派人偷偷去纵火,火势被扑灭,但莱川皇企损失惨重,自此一蹶不振。

  不过工人们抓到了纵火犯,竟然是当地的治部哨哨长指使,全体哗然。

  保王党中只剩下金家和舍家在苦苦支撑,终于连翻动作之后,金无焕向叶重名表示了投诚之意。保王党也步三羽乌的后尘开始分裂。

  舍利宁私下面谈朱局,两人为议案算票,但无论怎么算,均不可能在议会中获取胜利,故舍利宁流露出政变之意。但没料到这位老友似有去意,顿时大怒,但想起往日情分,终于在哀声叹气中放走了朱局。

  叶重名马上召开学会内部会议,意气风发地制定在消灭三羽乌和保王党后的计划。那时他们会迅速从学会抽出一批人马,组成新的政党,继续维持表面上两党相争的民主形象。

  一直被忽视的西南护国军,终于发生叛乱,主帅云松坡安抚失败,被私下墨家化的士兵推上了起义台。

  殷墨离带大量工党精英动身前往西南。

  唐策意识到保王党和三羽乌不会坐以待毙,可能近期会反扑,于是修书林石三,让他带着殷夏和朴小袖赶紧离开帝都,只要不去西南战乱区哪都行。

  但林石三接到人后,也立即大踏步地去了西南。

  保王党残余(舍派)和三羽乌残余(唐派)终于叛乱。他们依仗皇家羽林军、监察厅宪兵、帝都卫戍部队和以及部分讲武堂的学员发动政变,占领国会大楼,围困叶于行宫。只是碍于行宫外,聚集着上千无辜百姓,下不去手。

  这场政变,唐策被裹挟其中,无法脱身。于是建议舍利宁开枪硬冲,但掌管监察厅的舍利宁却说他非能杀无辜百姓之人,之后唐策退而求其次,要求动员整个帝都皇企工人参与政变,却又被舍利宁拒绝,他怕工人暴乱毁了帝都和远东的工业。

  唐策狂叹竖子不能与谋,最终舍利宁在犹豫不决之时,听到了卫戍部队叛变。舍利宁率部与卫戍部队想抗,却委托唐策将舍芸送去凌孤直家中暂避风险。

  此时总攻已经开始,外面火光四起,枪声不停。舍芸哀求唐策留下,不要在参与政治,但唐策却坚定的与舍芸分别。

  叶重名秘密调集中央军侧击舍利宁,舍利宁部被打散,本人被暴民烧死。

  唐策只来得及看到最后的焚城孤影。

  叶重名血洗帝都,唐剑逃亡北府。唐策则跟随殷紫星残部逃出帝都,占领了一处小城。

  打退几番进功后,殷、唐二人都觉得坚守孤城没有什么前途,正在此时林石三找上门来,为他们提供了一条撤退的方向。

  他要求殷唐二人应与云松坡联合行动,并指出军队撤退至莱川港口,因为达瓦里希带来了北国的消息。

  北国现在正与王国以及第三帝国同时交战,所以不希望接壤的远东再加入战团。当然明面上,北国是支持同为墨家的墨家派工党革命(北国不看好义盟派工党)。故而提供军火给他们,但要接收军火,就必须先占领港口。

  另一边护国军在达瓦里希的建议下,云松坡重组保王党、三羽乌的残余,成为他们的领袖。

  而墨家派则在这次重组中,继续保持自身的独立性,工党内通过积极扩大影响,拉着大家一起进步的方案。

  林石三则打算告别殷、唐,自己与大牛去黑山,那里有一支名义是墨家的唐赛儿游击军。但唐策以自己对唐家更熟悉为由,接替林石三辗转莱川去了黑山地区。而林石三留在莱川发动工人起义,起义军与殷紫星的残部一起组成莱川军反抗远东政府。

  唐剑逃回北府后,唐霸先不奉远东政府调令北上攻打北国,也不像云松坡那样公开反对学会的统治。只是一味领北府军置身事外,在黑山中剿匪。

  唐策和大牛来到黑山军,经过一番嘴炮之后,黑山军的领袖唐赛儿感到唐策这人很有想法。于是她纵容唐策指挥,唐策也确实能打胜仗。自此黑山军过上了打土豪分田地建立根据地的风生水起日子。

  但唐赛儿众部被胜利冲昏了头,一味高歌猛进,固执不听唐策的撤退建议。遇到北府精锐,兵败大牛战死,唐赛儿与部队走散,不得不藏于百姓家中。在暗处她看到百姓因她而被屠戮,私下留书给唐策一封,慷慨走到北府军士面前,众军士动容。

  之后她被凌迟处死,头颅悬于城门。

  唐策重整部队带兵夺回她的尸体,就地掩埋。

  唐策军撤往哥萨特聚集区,在那里招募到了兵员,更是让哥萨特群众明白了谁才是真正欺压他们的凶手,建立了根据地,练出了一支哥萨特骑兵军。击败了龙古斯等四王联军,解放了日光行省和一半哥萨特行省。与四王达成妥协,暂不攻击哥萨特行省。

  以日光行省为依托,反身殴打北府军,唐霸先恰在此时病危。

  病榻前,唐霸先这才得知,一直引以为心腹大患的黑山军手里居然是自己的孙子,但他和唐剑表示自己这些决定并不后悔,不过要求唐剑一定要放唐策一条生路,为唐家留下香火。

  随后溘然长逝。

  唐霸先死后,北府军叠叠受挫,内部开始一部分盛传唐策为唐川之子,而唐川本来应该是唐家正宗的少主。故唐剑得位不正,指挥军队很不灵活。

  再加上唐策经营根据地有方,吸引更多北府士兵来投。

  北府军一度士气低落,被困孤城,最终唐剑率部投降。

  胜利后,唐策看到了唐赛儿的留信,知道了她的心思,心中悔恨焦急,没有早做表示,大哭三日。

  三日后他抓捕凌迟唐赛儿的首犯,公审,枪决。当众公布唐赛儿的事迹。立碑,上书妻:唐赛儿。

  随后全军向南进军,**叶重名的后方。

  工党内林石三和夏伯阳展现军事才能,殷紫星手下亚伯翰也开始露出峥嵘。

  一时叶重名危在旦夕。

  殷紫星占据大名,加上有原羽林军和保王党三羽乌的支持,逐步得到讨伐军的大权。

  前方战事吃紧,殷紫星作为统帅,却在炒股,让唐策大怒,与他大吵一顿。

  在工党的一连串攻坚战后,众人节节胜利,月家投降,讨伐军战胜叶重名完成统一。老王想护着叶重名逃亡国外,但却被殷紫星察觉。叶重名为了能跑,私下交易将阿奴和老王打包卖给了殷紫星。

  由于赵酒鬼被唐策所杀,故而罗芙娜身边没有什么强力又忠心的保镖,在帝都城破之夜,洛长风看到她像舍利宁一样被愤怒的人群烧死。

  洛长风为情心碎,自此颓废下去,终日借酒消愁,云游四海不再理会凡间事宜。

  云松坡死后,殷紫星登上大统,重建远东帝国后,与工党的摩擦越来越重,并且得到了自由联邦的支持后,决定对昔日盟友背信弃义。

  他肃反清党,杀了隋能书等一干工党议会成员,又继续追杀萨奇英与月镜秋。

  二人逃到蛇哥和洪爷府上,蛇哥原本想要交出两人,但遭洪爷劝说。他们共同认为墨家是好汉,不应该得此报应,遂决定护送他二人返回莱川。

  但被殷紫星发现,团团包围。萨、月二人不想连累削帮,但洪爷却说江湖中人义气为先,自己不是卖友求荣之人,不由分说,指挥手下弟兄与中央军拼个鱼死网破。

  战斗中洪爷身死,蛇哥重伤之际痛骂殷紫星背信弃义不顾往日情分,但殷紫星只是笑骂对方,你懂个屁,随即下令万枪齐发。

  萨奇英与月镜秋手牵手,在刑场上含笑就义。

  日后人们发现了萨奇英的魔法笔记,上面有他通过研究唐策身体,而提出对光元素的正确定义,以及大量实验素材,和复合魔法的猜想。萨奇英的研究将整个大陆的魔法体系,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被魔法师公会追认为三千年来最强法神。

  因为清党的事情,唐策与殷紫星割袍断义,殷紫星也最终出于兄弟之情放他孤身离开。

  经过工党决议后,殷墨离在莱川公开登报起义。

  殷紫星第一次听说起义还有公开登报的,笑称自家大叔太过迂腐。

  结果起义军一夜攻占莱川,再克清城(殷墨离独子阵亡),三克帝都,打的殷紫星退居牟山城,不得不去拉下脸请求国际援手。

  殷墨离意气风发地在莱川发表演讲的当天,遭到老王偷袭,受到重伤。

  七天后死亡。

  工党群龙无首,工党内义盟派李昂的画像一直与殷墨离并列,大家认为他是殷墨离指定的继承人,最终推举他成为了最高领袖。

  然后李昂以为殷墨离报仇为名,大搞极端主义,趁机夺权。下了林石三的军权,把唐策打发去干妇女工作。

  朴小袖笑称唐策是妇女之友,两人感情突然萌发,但唐策觉得大家太熟不好下手,朴小袖却说既然太熟干脆一起度过余生好了。遂两人结为夫妻,然而唐策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依然是唐赛儿,朴小袖虽然心中苦恼,却也坦然接受。

  黑山军在李昂的指挥下节节败退,很多城市又被亚伯翰和17国联军夺回。

  败退途中夏伯阳的兄弟夏沭阳战死,沐有财叛变,夏伯阳陷入深思。

  唐林二人,借助夏伯阳共同整肃工党,抵制李昂一派,零星敲打,扩大战果。战胜以自由联邦为首的17国盟军,击杀亚伯翰,抓捕殷紫星。震惊三大帝国加上北国。

  与殷紫星把酒叙话,次日公审,判殷紫星终身监禁。但殷紫星却偷偷服毒自尽,阿奴也为之殉情。

  内外敌对势力全部一扫而空,唐与林决定重新创立一个共和国,制度仿照北国,却要先进于北国。

  但正当唐策手持长剑站在旗帜下发表讲话的时候。

  老王又来了,这次他是来复仇的。

  纯阳老祖这时将手指收了回来,一切幻象也随之戛然而止

  唐策历经种种幻象,心智成熟了几分,没有任何抱怨,只是苦笑着望向纯阳老祖:“师父,这老王是不是专门来搅局的?”

  而纯阳老祖却自顾自地说道:“别看你学了我的禁术,但是老王这样的对手,你还没有一战的资格。你虽然杀掉老王,但也身负内伤,四十多岁便早早逝去。之后林石三会继承你的遗志,但由于他不像你是站在历史的下游,所以眼光不及你,只在临终之时才发觉到革命远没有进行彻底。但是为时已晚,留下了很大的隐患。”

  纯阳老祖并没有说隐患是什么,但是唐策却也能够心领神会的猜到这种隐患会导致什么。

  “原本赵酒鬼不死,就会护着他的主人罗芙娜逃出帝都,你长风师兄也不至于为情所困,云游四海。有他在殷墨离身边护卫,老王不可能得手,而殷墨离和你不死,未来就会有所改变。”

  唐策实在心中不解:“其实直接保护罗芙娜,或者化解师兄的郁闷,或者您出面杀了老王,不都一样可以达成目的么,何必这么麻烦?”

  “你不懂,这是天道,天道让你在得道之前栽几个跟头,那你就得栽几个,一个都不能少。”纯阳老祖叹了口气,“从尤里时期,我便数次试图蒙蔽天机,出手改写天道,但每次离成功都是差之毫厘。盖因为,吾生在三千世界,便得受此天道作弄。除非三千世界外的改命之人,否则谁也没有夺天之能。”

  “三千世界之外的改命人?”唐策指了指自己,“其实我是从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来的,我应该不受天道影响吧?”

  “错,你所谓的地球依然在三千世界之内,所以你不是改命之人。不过你放心,为师这些年已经找到改命之人的一丝踪迹。”说罢纯阳祖师手向天边一挥,直接天光立即黯淡,云边出现了一副战后废土的模样。

  沧桑、辽阔、荒废、动能装甲、光剑、核反应堆,以及划破天空的轨道炮。

  唐策揉了揉眼,他真的确定,眼前的一切就是核战后的废土。

  此时这片废土上站着两个男人,在对视而立。

  一个是身背军铲,手握光剑的青年。而另一个是手上什么都没拿,只是嘴里吊着一根烟,左手尾指戴着个红黄相间指环的废柴大叔。

  “在下李红旗,大叔你怎么称呼?”

  “我叫马大鳌。”

  两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下名字后,又陷入了沉默。

  “他们两人之间,必有一个是可以夺天改命之人。”显然纯阳真人也不敢肯定谁才是真正的主角。

  唐策看呆了,他挠了挠后脑勺问道:“师父,这场景似乎不是咱们这里吧?”

  “不错,这却不是你我所在的这方世界,因为此方世界名唤做剑与旗帜。”说着纯阳真人开始快速滑动,人物、景色飞快的在半空中闪过,很快又重新定格在了那两个人身上,“据我所查,他们那方世界的名字应该叫做——”

  “将红旗插遍废土。”

  咳咳,想看马大鳌改天夺命的故事,不妨移步此方世界瞧瞧。O(∩_∩)O~

  

2

第83章 红旗随便插点什么就是大结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