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砒霜>坠落的膏药旗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坠落的膏药旗2

小说:砒霜 作者:江湖探花 更新时间:2016/1/21 22:56:24

坠落的膏药旗1

全县有42个据点,70多座炮楼,一千八百多鬼子,汉奸3600多这种以点带面的方式。平时还有用,可一旦有大事就显出来兵力不足。尤其是去外地联合清剿,据点的兵就有点不够用,炮楼就更不用说了。

二月二,龙抬头,麦苗返青,几个据点的鬼子和汉奸联合去东八乡征粮。说是征粮其实就是抢粮。兵荒马乱的时候,年景又不好,东八乡的老百姓民风彪悍,鬼子去的少,讨不到便宜。。去的多了这边就唱空城计,可鬼子也得吃饭,天皇给的不够吃,只剩动手抢了。兔子不吃窝边草,鬼子对据点附近的老百姓轻易不敢招惹。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形象工程鬼子一向做的不错。这一去要回来就得三四天。

炮楼里这回留了两个鬼子和四、五个打杂的汉奸。铁观音知道机会来了。

炮楼分三层,顶层是观察哨,白天装装样子,夜里就收了,二层住的是鬼子,一层是汉奸。铁观音在汉奸眼里就是活阎王。站岗的汉奸见了她两腿都软了吓得直哆嗦,话都没吱一声,便任由铁观音大模大样的带人通过,毫不费力的来到炮楼下。

铁观音道:有把握吗?姜立柱说:没问题,小时候俺练镖可是打香头的,这鬼子的灯可比香头亮多了。说话间两颗手雷不分前后的顺着二楼的射击孔飞了进去。“轰、轰”两声,二层楼的灯光没有了,确实一片火光。几个穿着不正的汉奸一手提枪,一手提裤子,慌慌张张的从炮楼跑出来,趴到工事里不安的向外张望着。铁观音拍了拍姜立柱肩膀,挑了挑大拇指,然后从汉奸背后大喝一声:铁观音到了,都他娘的别动,不听话姑奶奶灭你满门。说完大步走进炮楼,姜立柱在后跟着,把响铃镖仅仅地抓在手里,在这地方镖比枪好使的多。

刘金禄手里握着手雷和几个新入伙的兄弟看着那些个趴在工事里的汉奸。

借着火光被手雷洗劫过得二楼一片狼藉,两个血泊中的 鬼子早就断了气。一把挂在墙上的指挥刀引起了铁观音的兴趣,走上前去,摘刀,抽刀,一道寒芒闪过双眼。“好刀,好刀”。一挥刀,一个鬼子尸首两分,一抬脚人头顺楼梯滚了下去。

这次我们缴获了六条步枪,几十颗手雷,一支手枪,一把指挥刀和若干子弹,铁观音对冒犯她的汉奸心狠手辣,斩草除根,但对听话的汉奸宽大的很。除了拿话吓唬他们一下,枪都不缴。她说: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缴了他们的枪跟鬼子不好说。完事还特意跟汉奸们交代:去那边据点报信,就说我铁观音把炮楼又给端了。

凯旋的路上,铁观音后背东洋刀,腰垮手雷包,手里却摆弄着那把手枪,边走边嘟囔:这么小的枪是鬼子娘们使的吧”。一回头对刘金禄喊:“哪天把你哥喊来,教教咱这玩意儿咋使唤?”

那两个鬼子的人头,铁观音本来想带回来祭旗,可蔫诸葛说心里有就算祭了,兵家没那么多的讲论。以铁观音的脾气,不但要用人头祭旗,还要在炮楼的墙壁上蘸着鬼子的血写上:杀人者银枪白马铁观音。可惜自己识字不多,蔫诸葛又不帮忙,让我们的铁大头领好几天不开心。

吃了亏的鬼子没有一点动静,铁观音是天津人,天津的土匪来南皮作案,算是流匪。流匪不好抓,兴师动众折腾半天啥也捞不着,费那劲干嘛?铁观音可能早就流窜到别处了,让别的地方的皇军头疼去吧。谁说日本没有阿Q,在这种自我安慰的心里安慰下,日本鬼子坦然的吞下了炮楼被吞的后果。

铁观音郁闷了几天,可新到的手枪又让她兴奋起来--学会了放枪。天天带着爱不释手,高兴了就放两枪,虽说枪声可能会招来鬼子,来了也不怕,正好拿他试试手。

蔫诸葛找到铁观音说:“我们现在有二十来号人了,枪也差不多人手一只了。可咱们老在赵家岗窝着,虽说汉奸怕了咱,就怕哪天有人坏了良心,咱们都是守家待地,上有老下有小的。非让鬼子一窝端了不可。”

铁观音道:蔫大哥,你说咋办?

蔫诸葛道:赵家岗村东八里,杨八庄子村前有古河堤,村北是百万大洼,据说有一百多万亩,如果把营扎在村北杨八庄子,进可功,退可进大洼。百万亩大的地方,藏几个人是没问题的,多少鬼子也很难找到。

“为什么不在安家洼呢?我觉得这两处地形差不多。”看来铁观音还是对俏三娘不能忘怀。又打起相好老家的注意来。

蔫诸葛道:“安家洼离据点太近,再说鬼子要知道你和俏三娘的关系会放过他的家人吗?”

“这陈屯据点离杨八庄子也挺近,为啥就没有事”?

蔫诸葛道:“杨八庄子与陈屯隔了两道古河堤,还有宣惠河,河上桥都没有,鬼子就是看到我们也过不去河,等他过了河,咱早进大洼了。”

“行,这事先依你,那天我非把据点也打下来。”铁观音咬牙恨恨地说。

蔫诸葛:“得了,得了,姑奶奶,你还是省省吧。就咱这二十来号人,连据点鬼子零头都不够。打据点?你有炮吗?戏文里说‘众儿郎调炮攻城’,打据点跟攻城一样,没炮是不成的。”

铁观音说:“咱弄门炮不就节了,可你说从哪里弄呢?你说的炮是啥样的?”

蔫诸葛说:“行了,行了,咱先拔营扎寨,回头我告诉你炮是啥样的。”说完急匆匆的走了。其实他也没见过炮,就是见了也不认识,再说多了就露怯了。他可不想让铁观音知道,还有他蔫诸葛不知道的东西,非小看自己不可。

杨八庄子七、八百户人家,三、四千人,是个大村。村里也有汉奸,只是当他们知道铁观音来了,除了叹自己命苦外,祈求千万别让这女阎王给盯上,都学会了闭嘴。这支白马银枪的救国军就算有了新根据地。

春天里青黄不接,弟兄们都是穷人,光一天二十来号人的吃饭都成了问题。铁观音也吃不饱,当家才知道柴米贵。弟兄们跟他混连饭都吃不上,实在让她着急。

大伙聚在一起商量,有人说咱要不去吃大户吧?地主家粮食多。有几个看家护院的家丁,也不是咱们的对手。

蔫诸葛说:“不行,我们在这扎营,不能坏了我们的名声。得罪了杨八庄子的人我们还能站住脚?依我看咱还是劫鬼子粮车吧,每月初一,十五鬼子的汽车都给据点送粮……据点两百多人。咱弄成一票,就够吃半年了”。

19

坠落的膏药旗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