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砒霜>坠落的膏药旗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坠落的膏药旗4

小说:砒霜 作者:江湖探花 更新时间:2016/1/23 15:23:39

坠落的膏药旗4

十多天后,村里送信来说:鬼子总算消停了。果然不出蔫诸葛所料,鬼子找到了三具尸体后,便没再往下挖。这车物资稳稳地落在我们手中。后来如蚂蚁搬家的方式被秘密的运到大洼中的老营里。

发了横财的铁观音,眉开眼笑。这批缴获的补给不但有油,盐,酱醋,面粉,子弹,被褥,甚至还有几十套崭新的鬼子军装和十多麻袋黑豆。铁观音问:“这黑豆怎么吃。”

三国浦志磕磕巴巴的回答:“马,喂马。”

铁观音道:“奥,我说小鬼子的马那么精神呢?原来是吃这个?这是好东西,可不能作践了”。

寒食节后的一天,太阳还没有出山,五六个全副武装的鬼子出现在大路上。蔫诸葛左腰挎着东洋刀,右腰挎着“王八盒子”。一副鬼子军官模样。

姜立柱问:“这样成吗?”

蔫诸葛斜了他一眼道:“换了身行头就不会演戏了?”

“我说的是他”。说罢向三国浦志怒了努嘴。

“没问题,人家张家屯的张应旺,一个人整死了俩鬼子,今天咱们有六个人,待会如果他不听话先把他作了。”

鬼子的巡逻兵来了,一前两后,一路小颠的跑了过来。见到对面来了自己人,便毫不迟疑的凑了过来。

三国浦志迎上前去,张嘴就骂八嘎。指着蔫诸葛“哇啦哇啦”说了一通。马上的鬼子跳了下来,齐刷刷的像蔫诸葛敬了个礼。三国浦志又哇啦哇啦说了一通。三个鬼子一齐立正,嘴里,嘴里喊着“嘿咿,嘿咿”。

恭恭敬敬的把马缰绳递到三国浦志手中。这小子先把马给了蔫诸葛,另一匹给了陈金禄,最后一匹自己翻身骑了上去。蔫诸葛用马鞭指了指那三个鬼子,示意继续巡逻。那三个家伙又是一个立正,点着头嘴里“嘿咿 嘿咿”的应着。在蔫诸葛满是笑意的目光中,踏着正步,无比坚定的迎着初升的太阳巡逻去了。

半个时辰后,蔫诸葛用同样的办法又弄了三匹马。回老营的路上,除了姜里柱别人都兴高采烈的。

蔫诸葛心细,问道:“兄弟,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

姜立柱说:“他娘的这个小鬼子弄到马,先给自个儿骑,害的老子在他腚后吃土。”

蔫诸葛笑道:“算了,算了,兄弟肚里能撑船,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你这不也骑上马了。”

听了蔫诸葛的话姜立柱说道:“不跟他计较,要是没有他,咱们这次行动也不会这样顺利。 这骑高头大马的感觉就是爽"。姜立柱高喊了一声戏词儿“众儿郎”大伙凑趣的答道“有”。姜立柱高举起右手“兵发日本去者”。

飞驰的六匹大马蹚着尘土,在老百姓恐惧的目光中,在据点鬼子的眼皮底下扬长而去。

铁观音见得了这么多马,眼前一亮。一眼就看中了那匹白马。接过缰绳,左脚连马镫都没踩,飞身跃上马背,一松丝缰,像道闪电冲了出去。只见铁观音时盘时立,左右藏身。大家只知道铁观音心狠手辣,谁知马术竟如此高超。白马见来了高人愈发的精神倍长。一趟大跑下来,铁观音一勒马缰,那白马“稀溜溜”一声长啸,前蹄腾空跃起多高,不待马脚落地铁,观音早已甩蹬离鞍,飘身落在地上。然后一把抱住马头,嘴里直夸:“好马,好马。”马也通人性,头直向铁观音怀里拱。这待遇让大伙眼红,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匹白马。

如果以前铁观音是鬼子们的噩梦,那么现在这场梦越做越深。有了马的铁观音就像长了翅膀。以前祸害的只是方圆几十里的鬼子。现在有了马,脚伸的也长了。方圆百十里的鬼子该倒霉了。这些可怜的家伙还不知道铁观音的厉害。

罗寨炮楼位于凤翔据点和周庄据点之间,周庄是鬼子西线补给的最后一站。

罗寨炮楼的汉奸不是没有见过皇军长官。像今天脾气这么爆的还是头一次见。

清晨,天蒙蒙亮,大道上六匹东洋大马疾驰而来。在炮楼的铁丝网前停了下来。六个穿着整齐的皇军马都不下。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扬马鞭,指向站岗的伪军:把你们管事的找来。”

三个鬼子闻讯慌里慌张的跑出来。那个带头的鬼子跑上前来敬礼,还没说话,就被一个骑马的军官骂道“八嘎”。抽出明晃晃的的指挥刀‘咔嚓’一声便把人头砍下。落地的人头在地上滚了几个滚,圆睁着双眼满是疑惑。不用问,这个胡乱杀人的家伙自然是‘女魔头’铁大头领。

几个人跳下马,三国浦志走上前跟另外两个鬼子不知说了些什么。那家伙一口一个“哈伊,哈伊。”然后指派汉奸接过缰绳,牵去饮水喂料。铁观音留下两个人在外望风。自己带着几个随从同鬼子进了炮楼。

留在外面放风的陈金禄两个人站的笔挺。那挺拔的军姿让汉奸们咂舌不已。陈金禄心道:这算个蛋啊,老子在戏台上演戏,动作稍有不对就会招来老百姓的倒好。今天在外放风站岗,就当是穿着鬼子的行头演戏罢了。

上到炮楼的二层,姜立柱和铁观音就把两个鬼子给作了。然后派一个弟兄去顶换站岗的汉奸。那汉奸在铁观音众人的注视下,头都没敢抬。老老实实地溜进汉奸群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短短十几分钟炮楼就换了主人。

楼上望风的兄弟传下话:鬼子的汽车来了。还是一个军需,两个宪兵和一个司机。唯一和上次不同的是这司机不是三国浦志。

汽车上的人老远就看到炮楼前的铁观音众人。刚到跟前便跳下车来,铁观音更是痛快,话也不说,抬手一枪,一个宪兵应声到地。同时一只镖飞向另一个宪兵的喉头。军需也被陈金禄一枪打倒。鬼子司机吓傻了没敢动,三国浦志举起步枪一颗子弹正中眉心。

大家心中暗赞,这小子枪法真不错。嘴上确说:‘同行是冤家’这话有道理。"

铁观音捡起军需的手枪扔给我说:“赵大哥,这枪归你了。”我成了这支队伍了第三个用短枪的人。

三国浦志开着车,姜立柱坐在他旁边。骑着白马的铁观音兴奋不已的边走边说:“上回军师劫个车多麻烦,又是挖坑又是埋土的,折腾了大半夜。看姑奶奶我,不到一个时辰就搞定了,”

陈金禄悠悠的道:“人家军师做完了活还留下名号呢?你咋就不留个记号呢?”

“姑奶奶不识字,你不用拐着弯损我,我一见书本子就犯困,以后出门前先让军师写好了。他只会写,他会唱吗?”然后,甩了个高腔“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可低头见自己骑得是白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爽了的笑声,这么多年过去了仿佛还在耳畔记忆犹新。

17

坠落的膏药旗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