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砒霜>密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密谋

小说:砒霜 作者:江湖探花 更新时间:2016/2/1 22:42:26

鬼子撤退了,自进了华北还没打过这么窝火的仗,一个人没见着便死伤过半。

我们的机枪响了,鬼子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这行还是要送的。我们追赶,我们射击。我们射杀每一个射界内的鬼子,你从来没见过几百鬼子被三十多个人追着打。这三十来个人还有一半是女孩子。我们胜利了,我们拥有天时地利人和,还有不畏强敌的信心。当战场归于平静。姬志胜又下了一道命令:不要打扫战场,继续追击,因为鬼子现在是惊弓之鸟,可一旦出了大洼,就会发现我们兵力不足,还会卷土重来的。我们追击就是为了不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我们追击,我们丢下手中的步枪,捡起鬼子的机关枪。姑娘们事后说没感觉到累,就像演戏一样,然后挥着驳壳枪冲上去。我们人少但我们火力猛,没有一个鬼子敢回头。敢回头的都做了鬼。我们像虎蹚羊群一般,心里有的只是冲上去,追上鬼子,杀掉他们,却全然没想鬼子又四五百人。至少比我们多十倍,天亮的时候我们追出了大洼。越过古河堤来到了宣慧河畔。大约二百多鬼子挤在浮桥上。

铁观音兴奋的说:“炸了它”。姬志胜说:“不行”。然后从一个兄弟手中接过一条步枪,瞄准鬼子就是一枪,鬼子中枪倒下。剩下的鬼子更加慌张的往桥上挤。不时有人被挤落河中,掉在漩涡里打了个转便没了踪影。姬志胜又打了一枪,鬼子更加混乱了。然后他命令我们所有的步枪手卧倒射击,以免被鬼子冷枪打倒。稀疏的枪声响着,鬼子不断倒在桥上或掉到水里。

其他的人打扫战场。碰到鬼子的伤兵不要靠近更不能救助,远远地朝他们的头部开枪,然后所有的尸体丢到沼泽中去。不然这大热的天,半天就臭了,那味道熏得脑仁疼。

姬志胜用步枪打掉最后一个射界内的鬼子。然后吩咐把桥炸掉。铁观音不解的问:“为什么刚才不能炸?”姬志胜道:“刚才鬼子有二百多号人,你炸了桥,现在是汛期,徒涉无望必定会反回过头来和我们死战,要是那样的话我们非吃亏不可。这样不挺好吗?留下几个没事儿解解闷。

这场胜利让我们有了一挺九二重机,四挺歪把子,和每人能背上两支的三八大盖。占尽便宜的铁观音并不满意,她认为打了胜仗应该得到的更多。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份给鬼子据点的最后通牒。:据点的鬼子听着,姑奶奶是白马银枪抗日救国军司令铁观音。尔等小辈竟敢犯我虎威。没想到被姑奶奶打了个屁滚尿流。既然打了败仗就得认输。可你他妈的还装的没事似的。姑奶奶命尔等撤出乌马营,鲍官屯,王寺,黑龙村据点。炮楼看着办,十天为限,尔等若不遵从,姑奶奶自会提大军征剿,到那时玉石俱焚,莫未言之不欲也。

蔫诸拿着这份不文不武的布告道;鬼子看了会不会气死。

姬志胜拿了份地图铺在桌子上,道:我看鬼子可能中计。本县共有一个联队1800多人,分驻县城和42个据点,炮楼中也有,汉奸4000来人。看似人数不少,但分散到各处就显得兵力单薄,容易被各个击破。头几天他们偷袭我们吃了亏,更摸不清我们的虚实,一旦我们有所行动,他们一定会收缩兵力。我们如果把鬼子这四个据点的鬼子吓走。那鬼子和我们就会脱离一天多的路程,这样对敌我都有利。

‘司令这布告管用吗?万一鬼子不撤怎么办’?姜立柱问。

“能把鬼子吓走最好,这布告就是给鬼子提个醒”。姬志胜道:“打了胜仗我们不会闲着,还要对这四个据点逐一清剿。过两天如果鬼子没有动静,我们就放出风去。六天后打乌马营据点,鬼子知道我们打据点的想法,一定会加强防守。又怕中了声东击西的计谋。这四个据点一定会增兵。我们首先要攻击目标是这里,马桥据点。马桥距离县城一百三十里。因距离太远,从未受到过攻击。但它扼守子牙河大桥北侧,是天津,沧州到县城补给线的必经之路。我们打掉它就等于切断了敌人的补给线。戏文里讲就是断了他的粮道。我们攻击马桥据点不可能得手,我们目的是炸掉河上的大桥。防止攻击据点后被鬼子追击。攻击时司令一定要大张旗鼓,动静越大越好,炸桥后马上撤离,抄小路走。马桥遭攻击,县城的鬼子必会北上夹击。老营附近几个据点得知司令远在百里之外,一定认为老营兵力空虚,马上集结兵力攻击老营。那时乌马营据点兵力薄弱,司令火速回师攻击乌马营据点,据点唾手可得。只是”。姬志胜沉默了一下。

蔫诸葛道:“只是我们老营的兵力也空虚,我们打下据点守不住,鬼子端了我们的老营。我们也夺不回来,那我们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归根结底,我们兵力不足,想要打赢这仗一定要有救兵。

姬志胜接道:这也是我担心的。你看我们找候老爷借兵如何。

蔫诸葛道:“那候老爷是个人精,一面给我们送子弹,一面给鬼子当维持会长。墙头草,两头下注,这回非绝了他给鬼子做事的后路不可”。

姬志胜说:人我们也不多借,那四十多个家丁有十几个身手,枪法着实不错,但他们的教头张发利是鬼子的眼线,我们借兵这事让他知道了可不行。

“要不借这个机会把他作了”,铁观音道。

蔫诸葛道:“不成,这个张发利在侯府当差,要是不明不白的死在侯府,鬼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那老候就麻烦了。”

姜立柱斜着眼坏笑道:“这姓张的是不是老候头几天赐婚的那个”。

姬这胜道:“是啊”。

“那他金屋藏娇的地方你也知道”?姜立柱道。 姬志胜点了点头。 “我说老姬你小子非要把人家整死不可,你这是要做西门庆啊”。

“ 放你娘的屁”。姬志胜飞起一脚,

姜立柱笑着躲开说:“别闹别闹,你看这样行不行”。

19

密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