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家之儿女 国之英雄>编号三十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编号三十一

小说:家之儿女 国之英雄 作者:东馨居士 更新时间:2016/1/28 11:49:32

第十章

时间又一年一年的过去了,一天,郭家途的儿子对郭家途说:“我现在长大了,你不用照顾我了,我给你报几个旅游团,你出去旅游去吧。”

郭家途说:“你开始烦我了是吧?我一走你就可以天天去迪厅跳舞,天天赛摩托了,对吧。”

郭家途的儿子说:“你懂嘛,年轻人的世界你不懂,老木头一个,我走了,今天我不从家里吃饭了。”

郭家途说:“走吧,找你亲爹去,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

郭家途的老婆说:“报去哪里的旅游团?报了吗?”

郭家途说:“你懂什么,我走了,不从家里吃饭了。”

一个星期后,郭家途独自去了长城脚下的村庄。

虽然过了很多年了,这个村庄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无非就是泥土墙变成了红砖墙,没有见到有抹水泥墙的,应该是这里太偏僻了,把水泥运过来成本太高了,他们用的红砖,估计是从附近哪个山洞里烧的,肯定是就地取材。

郭家途站在胡同口向里面望去,似乎一个人都没有,但记忆强烈地把他拉回到了当年胡同里的热闹景象中,鸡鸣狗叫声又把他拉回现实,又听到那熟悉的鸡鸣狗叫声,郭家途感觉自己是真的长大了,胡同里的落叶真多啊,就象是刚下过雪一样,没有被人踩过的样子,风儿在和树叶打架,一会风儿把树叶顶到墙上,一会树叶把风儿摁倒在地上,鸟儿时不时的三五成群的落在地上,也不知道它们在找什么。

郭家途往里走,发现多数的人家,门已经上锁了,而且一看就是好久没有回来过的样子。郭家途走啊走,逛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地方,他来到了赵宝玉居住过的房屋前,门竟然没有上锁,郭家途想推开门进去看看呢,可是觉的自己又没有带什么礼物,还是不进去了,郭家途就坐在门口的一块木桩上,一边晒晒太阳,一边心想再好好看看这里,以后就不来了。

过了一会后,有一个小青年回来了,他走到屋大门口,他看了看郭家途,郭家途看了看他,小青年说:“你好。”

郭家途说:“哦,以前我小时候就从这个村里住,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回来看看。”

小青年说:“去家里喝点茶吧。”

郭家途说:“不用了,那个你住这里?我记得以前这是我老师住的地方。”

小青年说:“呵呵,那是我爷爷。”

郭家途说:“哦。”

小青年说:“现在这个村里住的人已经很少了,大部分都搬进城里去了,”

郭家途说:“你也住城里吧。”

小青年说:“嗯,是的,因为前几天我给我爷爷来上坟,要不我也不会回来。”

郭家途说:“哎,你爸呢?我离开这里时,你爸还小着呢。”

小青年说:“他啊,他比我爷爷死的还早呢!死在战场上了,也不知道被埋哪里去了!”

郭家途说:“唉……”

小青年说:“当时我还小着呢,他偷偷地离家出走当兵去了,我爷爷说这都是因果报应,当年日本鬼子打宛平城的时候,我爷爷做了一个逃兵,现在我爸来还这个账。”

郭家途说:“你爷爷给你说过信的事吗?”

小青年说:“信?”

郭家途说:“以前你爷爷是给日本鬼子当翻译,卢沟桥大战之前,他从日本军官那里偷了几封信,逃到宛平城后,宛平城的营长,王营长把他安排在了我家住,后来我爹把我托付给了你爷爷,让你爷爷领着我来到这个村里避难……”

小青年说:“你是叫郭家途吗?”

郭家途点点头说:“是。”

小青年说:“我爷爷给我讲故事的时候说过你,那些信早就没有了,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搜出来给烧了,现在只有你最清楚信的事了。”

郭家途说:“烧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毁的东西可真不少啊。我当时要不是为了照看家庭,我就回这里看一眼了,这样信就能保住了,不啦了,气人,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小青年说:“我送你。我这里有自行车。”

郭家途说:“不用了,我慢慢地走,再逛逛。”

郭家途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很健康,他又爬上了长城,他来到了赵宝玉刚一到这个村庄的时候经常站的那段长城,和当时赵宝玉一样,向着宛平城的方向遥望着。不知道当时赵宝玉在想些什么事情,郭家途这时在想:“爸妈你们什么时候来啊?”

下了长城,郭家途想起来了以前他还和赵宝玉一起种过几棵石榴树,他想去看看,看看石榴树长得怎么样了。经过几番寻找,终于找到了,这些石榴树都种在离城墙边不远的地方,石榴树都开着花呢,聚在一起非常漂亮。郭家途一眼就看到了这片石榴林里还有一个小坟头,他心想应该是那个谁吧,走近了,看了看碑记果然是赵宝玉,郭家途自言自语到:“你咋葬在这里了!”

在这片石榴林,还有几个小孩爬在树上摘石榴花玩。然后有一个小孩从城墙边很高兴很兴奋的抱着一块城墙砖,向这里的几个小孩找来,嘴里还喊着:“我找到一块,我找到一块。”

其他小孩听到后纷纷从树上下来,兴奋加羡慕地朝那个小孩跑去,然后那些小孩聚在一起看呀看、说呀说,然后小孩们又纷纷的看向郭家途,他们推举出了一个小孩,这个小孩跑到郭家途旁边腼腆地问到:“你是来收砖的吗?”

郭家途说:“不是啊。”

然后这个小孩就跑了回去,他们聚在一起又讨论了一会,然后这个小孩又跑了过来,对郭家途说:“我们这里有一块砖你要不要,可值钱了,你是城里人吧,你可以拿去城里卖,肯定有要的,这个砖可值钱了,村里有好多人,因为卖这样的砖现在在城里盖了好几间大房子呢!”

郭家途笑着说:“多少钱啊?”

小孩说:“你有多少钱啊?”

郭家途说:“我身上一共就几块钱了!”

小孩说:“你等等,我给他们商量一下。”

然后小孩就跑了回去,几个小孩又聚在一起商量起来,一会后,那个小孩就抱着砖跑了过来,小孩说:“你能给几块钱?”

郭家途这时在想:这些小孩的长辈们我应该都认识,我必定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我把钱都给他吧,也算是我对这个村子的回报了。

于是郭家途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把一些钱和值钱的手表都给了这个小孩。小孩很是兴奋,把砖给了郭家途,接过钱,可能是他太兴奋了,兴奋的忘了郭家途的存在,看都没看郭家途一眼,抱着钱快速的跑了回去,然后几个小孩就围坐在地上,用算术去计算,去分这些钱。

郭家途看了一下这个砖,结果发现砖上有刻的字,是日文,虽然比较模糊了,但还是能分辨出来写的内容,写的是:“日军密信第一封作者是”

郭家途这时突然想起来,赵宝玉刚一到这个村庄时,他天天爬长城,一待就是一白天,不吃不喝,直到晚上才回来,原来他是把密信的内容刻在长城的砖上了,他真是用心良苦啊。

郭家途手里拿着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想:砖这么沉,带在身上回去,这一路得多费事,要是不带走的话,感觉有种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的憋屈,还感觉如果不带走的话,似乎中国的历史书上就缺少了些什么,对,它是一个标点符号,是中国某一段历史的句号。

郭家途回到家后,拿着这一块砖来到城里的博物馆,他来到一位领导的办公室,给这位领导讲起了这块砖的故事,可是这个领导边听边笑,这个领导看郭家途怎么讲个没完了,于是就端起茶杯去旁边的屋里接水去了,郭家途等啊等,结果那个领导一去不复返,就和历史一样一去不复返。

郭家途掂起屋里的水壶,水壶里满满的水啊,郭家途这时才明白,原来那位领导是在躲他,郭家途没有泄气,他来到旁边的办公室,他先从门口听了听,能听见里面有人聊天,从门缝里还飘出了香烟味,他轻推门想进去,结果门**死了,郭家途敲了敲门,顷刻间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郭家途等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了,刚走了两步,屋里可能是有人说漏嘴了,他喊道:“王炸。”他们是在打扑克牌,郭家途不懂,但他听到声音后的第一感觉是:有希望了。

郭家途停了下来,转回身去,想再过去敲门,但他犹豫了,他看了看窗外,阴天了,要下雨了,家里院子里衣服还没收呢,也不知道那娘俩知不知道收衣服,所以郭家途就快步地离开,回家收衣服了。

在走出博物馆正大厅大门的那一刻,郭家途的火上来了,他真想回去踹门去,但是手里的砖好沉啊,好像是在劝架,拉住郭家途不让他回去踹门。

郭家途站在大门口还是不想离开,这时他看见他儿子来了。郭家途的儿子说:“我妈让我来给你送伞,走吧。”

郭家途的儿子看见郭家途手里还拿着那块砖,郭家途的儿子说:“怎么样,人家不要吧,你得收集齐了人家才要的,就一块砖能看出嘛来了。”

郭家途说:“行,走吧,别挨淋了。”

郭家途的儿子说:“把砖扔了啊。”

郭家途说:“这不能扔,再说了我从多远把它给带来的。”

郭家途的儿子说:“就算是你交上去,人家一样是扔,我从这里面打过工,这里面的事我都知道。”

郭家途说:“你什么时候打过工?”

郭家途的儿子说:“你一分钱都没给过我,我不打工怎么弄。”

郭家途的儿子一把夺过砖,他小心的把砖放在大门口的一旁,说:“你送它,就送到这里吧,以后就看它自己的了。”

郭家途的儿子把伞扔给他爹后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天开始下雨了,郭家途撑开伞去追他儿子。

追了一二十步后,郭家途忍不住地转回身去,他望着那块砖,此刻,那块砖就像一个卢沟桥上的小狮子一样在那里卧着,郭家途向砖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说到:“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郭家途把伞合起来,扛着伞走就和扛着一把枪走一样,他还唱起了军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几年后,郭家途的儿媳妇也是一名记者,问起了他这件事。

记者对郭家途说;“要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把砖扔了的。”

郭家途的儿子说:“他又不是赵宝玉,你让他怎么去讲这个《砖头记》你让他从何说起,要是赵宝玉的话,这事肯定能说的清,谁敢不信。”

郭家途沉默了,什么也没说。他此时想起了叁火唱的歌:前路是哪方,谁伴我闯荡……

0

编号三十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