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资本主义帝国>第2章 古灵精怪的大明女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章 古灵精怪的大明女孩

小说:大明资本主义帝国 作者:一等轻车都尉 更新时间:2016/2/15 22:02:07

诗蓝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一缕阳光照进来。

走出山洞,看到周泽普正在洞外用不锈钢水杯烧开水,“周公子,谢谢您的照顾了。”

周泽普一甩飘逸的长发,“诗蓝姑娘,不用客气。下面不远有山溪水,你洗漱一下。早饭后,我们立即下山,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诗蓝从周泽普手里接过毛巾,沿着周泽普指的方向,来到山溪边。

片刻功夫,“公子,快来呀,这里有个包袱。”诗蓝在水边喊道。

“好的,知道了。”周泽普将不锈钢水杯从篝火中取出,大声回答“我马上去看看,不知道什么人的,大清早也不省心。”

水从数十米高的山崖缓缓流下,汇入一泓清潭,之后形成一条小溪,弯弯曲曲地流向东北方向。

溪水旁的草丛间,一个包袱已经被诗蓝打开。

几本书,如《论语》《孟子》《大学》等、另外还有文房四宝、一件崭新的襕衫和一顶四方平定巾。

周泽普道:“是不是昨天的土兵丢的,等会埋了就是。”

“应该不是,好像是一位读书人遇到土兵,惊慌逃走落下的。”诗蓝道。

周泽普道:“看看下面还有什么?”

诗蓝翻动着包袱,“一个玉佩,还有两张张大明永昌府的空白路引。”

“喔。”周泽普道:“除了衣服和玉佩,其他的丢了吧。”

诗蓝将包袱收起,“还是都带上吧,说不定还有用。”

早饭是几块烧红薯,周泽普从山下的农田里刨的。

“诗蓝姑娘,条件简陋,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周泽普从灰烬中扒出红薯,捏了一下,已经变软。“熟了,纯天然,无污染。”

诗蓝微笑,“公子,何谓纯天然,无污染?”

周泽普语塞,“口误,口误,就是好吃的意思。”尼玛,被电视广告狂轰滥炸,一不小心,现代词语出来了。

诗蓝道:“公子,早饭后,我想去山下张村看看,不知我那**母一家现在如何?”

周泽普同学嘴红薯被烫了一下,眼睛瞪得溜圆:“你还有奶娘?”

诗蓝点点头,“是啊。”

周泽普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这小娘子要在穿越前的时代,可谓是真真切切的白富美,女神了。

哈哈,赚大了。

匆匆吃完早餐,取水灭了篝火,顺山路下山。

二人离去不久,永昌土王的军队扛着战利品,从周泽普诗蓝宿营的山洞前喧哗而过。

匪过如梳,兵过如蓖,官过如剃。经过永昌土王的兵昨日一番劫掠后,诗蓝**母张氏一家瞬间由小康之家变为赤贫,幸运的是张氏的老公和儿女并无伤亡。

被烟火熏得蓬头垢面的张氏拉着诗蓝的手,默默无言。

“公子,你身上还有银子吗?”诗蓝看向周泽普。

“有。”周泽普将银子一股脑倒出,交给诗蓝:“只有那么多。”

“娘,原想来张村避难,不想世事难料,遇上了土司兵洗劫,您家也不能住了。”诗蓝将银子放在张氏手里,“这些银子,您补贴家用。女儿走了。”

说吧,对张氏磕了个头,起身拉着周泽普的手就走,头也不回。

张氏哽咽着叫了声“蓝儿,”,两行浊泪喷薄流下。

闷头走出二里地,在一棵山梨树下,诗蓝停住脚步,“周公子,谢谢你的慷慨。诗蓝欠你的银子,以后会加倍偿还的。”

周泽普虽然心疼银子,但是嘴上却漫不经心地说道:“不用还。为你花钱,我心里高兴。”

言语有些**了,周泽普同学!

诗蓝道:“周公子,沿着这条官道向东约百里,有座虎头寨,家父的一个旧部曾在那里驻守。我想去看一下,或许能有些收获。”

周泽普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我劝你还是不去拜访那人为好。你的**母的村子,因为你的到来,遭到了兵灾。永昌土王或许只是为了应付差事,以抓你为名,行抢劫之实。没有杀你的**母,是因为他们不确定你是否真的去过张村。”

诗蓝道:“周公子所言极是。那我该怎么办才好?天地之大,竟然没有我的容身之所。”说吧,急得要哭了。

周泽普忙道:“别,别,我就怕女人哭。办法总比困难多。有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呵呵,周泽普同学自己现在已经身无半分银子,话却说得硬气。

诗蓝眼中闪过一丝赞许,这个呆子,人倒是实在。

周泽普抬头看山梨树上小如鸽子蛋的果子,感到有些饿,“诗蓝姑娘,我们沿着官道走,先寻一个吃饭点,填饱肚子,再作打算,你看怎么样?”

诗蓝道:“也好,不过公子,你还是把衣服换一换吧,你这身行头有些不合时宜。”说着将包袱递给周泽普。

周泽溥转身来到僻静处,脱去迷彩服,换上长衫,戴上四方平定巾。不多时,一个风度翩翩相貌堂堂的青年公子就出现在诗蓝面前!只是这个公子背着一个花花绿绿的背囊,有些与众不同!

诗蓝接过包袱道:“穿上着行头,再加上你的凤阳官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勋贵家的公子。”

周泽普老家地处黄淮,乡音与凤阳相近。

周泽普大步向前,对一旁紧跟的诗蓝笑道:“昔日我家太祖爷有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勋贵家的公子算什么东西。”

道路两旁,一望无垠的农田阡陌纵横,农田上时有鹭鸟觅食,农人在耕作。

有布衣短衫赤脚农人扛着锄头过来。

周泽溥抱拳道:“敢问老人家,附近可有酒家? ”

农人指向东北: “再往前三里,是朱家寨。寨中酒家、旅店很多。”

说罢,径自离去。

朱家寨是一座数百年的老寨子,洪武年间设百户所屯兵。

因为位于水路要冲,米盐油茶,山珍水产,日用百货,多在此流转贩卖!商业的发达成就了朱家寨的繁华。

站在青石板铺的大街上,周泽普如进入清明上河图。

“饿了吧。”诗蓝道。

“饿了,不过我现在可没有钱。”周泽普说着放下背包,从中取出一面小镜子:“只有忍痛割爱了。”

正午的阳光下,小镜子的反光有些刺眼。

诗蓝一把抢在手里,“这镜子哪里来的?比西洋人进贡的还精致。”

周泽普道:“你管哪里来的,先去换些包子吃吃,你没有看到我肚子饿瘪了吗?”

诗蓝狡黠地一笑,将镜子收起来,“镜子归我了,不过你别担心,我请你吃饭。”

“刁蛮。”周泽普哼了一声,追着诗蓝进了一座酒楼。

“一个雅间,四热四凉八个菜。”诗蓝昂首走进酒楼,并不理会小二的殷勤,看着天花板说道。

小二愈发殷勤,“客官请,楼上请。”

推出雅间的窗,诗蓝对周泽普道:“周公子,此间如何。”

周泽普低声道:“你吃霸王餐呀。我能保护你,可是也不能因为吃一顿饭惹是生非。”

诗蓝笑了:“我是落魄一些,可是这不能说我就没有钱呀,等会你就知道了。”

周泽普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诗蓝,“我昨天还觉得你是淑女呢,这刚刚过了大半天,你就。。。”

“就怎么样?你说?”诗蓝笑眯眯地看着周泽普,小拳头已经攥紧。

周泽普道:“就变得古灵精怪了。”

诗蓝给周泽普面前的茶碗里续上水,“这还差不多。周公子,你的心思挺沉的。”

周泽普苦笑道:“幼年困苦,少年艰辛,青年奔波,如果心思轻松,才怪呢。”

小二送菜上来,摆放齐整,道声“慢用”,转身下楼。

诗蓝示意周泽普关上雅间的门,自己取出笔墨纸砚和空白路引,填上两人的姓名籍贯。

“这是良民证?”周泽普想起后世的武工队进鬼子占领区所带的证件。

“嗯?”诗蓝将路引放桌子一角,等待晾干,“这叫路引。大明律规定"农业者不出一里之间,朝出暮入,作息之道相互知"。行走在大明,百里之外,都需要携带此物。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

周泽普拿过路引一看,得意的笑了。

诗蓝白了他一眼, “别光顾了傻笑。你可记好了。”

周泽普道:“放心了,我那么聪明。”

说吧,坐下吃饭,全无风度。

诗蓝夹一块鱼肚给周泽普,“公子, 你救我性命,大恩不言谢。如将来诗蓝脱离困厄,定当厚报。”

周泽普谢过,“诗蓝姑娘,言重了。我有个前辈,叫雷锋,做好事,从不留名。我比他差多了。”

“雷锋,不认识,也没有听说过。”诗蓝话音未落,周泽普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饭后结账,诗蓝掏出一枚金瓜子交给掌柜,“剩下的换成银子。”

出酒楼,沿着大街迤逦向东走。周泽普闷闷不乐。

诗蓝道:“周公子,对早上的事耿耿于怀?”

周泽普道:“没有,我哪敢呢,再说我是你的什么人?”

“小心眼。”诗蓝跟上周泽普:“**母家地处荒蛮之地,给了她金子会害了她一家的。”

周泽普道:“我明白,如果她使用金子,会被人盯上的。可是你但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小心眼。”诗蓝得意地笑了,将包袱交给周泽普:“我累了,你都拿走。”

24

第2章 古灵精怪的大明女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