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资本主义帝国>第6章 妙手回春 辣手杀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 妙手回春 辣手杀人

小说:大明资本主义帝国 作者:一等轻车都尉 更新时间:2016/2/17 15:48:32

周泽普同学近期时常在梦中笑醒。

小有产者的日子是那样快活。

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产,虽然是在三百多年的大明朝。

早上打几趟拳,翻几个跟头。口渴了,有书童周忠给泡好茶,在一旁伺候。。。

中午去河边钓鱼,不在乎大小,在意的是一种心情,好像袁世凯也那么做过。

下午则去寨子上的茶楼雅座喝茶看风景,于是周泽普同学也成了看风景眼里人中的风景。。。。

夜间,呵呵,当然是红袖添香夜读书啦。。。

诗蓝笑周泽普胸无大志。

周泽普同学快乐地回答:“此间乐,不思蜀。”

诗蓝峨眉一挑,“不学好,净学那扶不起的阿斗。”

但风平浪静平静只是表象,阉党弄权的晚明到处暗流涌动。周泽普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河堤上,杨柳依依。

柳荫下,周泽普甩出鱼钩,望着浮漂在水面晃动。

“诗蓝,那些东西都埋藏好了吗?”

诗蓝从鱼篓了捡起一条小鱼,放入水里,看鱼儿游走,道:“都埋好了。”

周泽普道:“诗蓝,我有一种不好预感,我们在朱家寨呆不长了。”

诗蓝道:“阉党专权,告密成风,更有锦衣卫和东厂的幡子无孔不入。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停了停,幽幽地说道:“泽普,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浮漂动了一下,周泽普提起鱼竿,一条金色鲤鱼上钩。“诗蓝,可知道西湖断桥的传说。”

诗蓝道:“冯梦龙话本《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那白娘子与许仙曾在断桥相会。”

周泽普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牛修得共枕眠;说的正是一个“缘”字,连累一词,你我之间就不要说了吧”

诗蓝红了脸:“好你个周泽普,占我的便宜,谁跟同船渡了?想得美。”用手捧水泼向周泽普。

周泽普闪身躲开。

诗蓝不依不饶,拿柳条打向周泽普,“还敢跑,你个坏人。”

周泽普一把抓住柳条,将诗蓝拉到怀里,“诗蓝,我真的喜欢你。”

诗蓝使劲推开周泽普,“泽普,别这样,河面上有人看呢。”

周泽普抬眼望去,两艘兵船正满帆驶来。

“走。”周泽普丢下鱼竿,踢翻鱼篓,“诗蓝,家是不能回了。所幸我的背包一直不离身,另外还有一些准备中午吃的牛肉和水。“

诗蓝道:“沿着河堤,一路东去。”

一注香的时辰后,周泽普府门前,东厂缇骑呼啸而至。

几天后,二人至虎头寨。

周泽普乔装打扮去寻找诗蓝父亲的旧部,多方打听的结果是:人早已奉命调往辽东前线。

寻人无果,周泽普站在寨子外的石桥上一筹莫展。

这是周泽普同学第二次迷茫,第一次迷茫是他毕业前的日子。

“诗蓝,你老家在哪里?”周泽普打破沉默。

“家,已经被东厂毁了,回不去了。”诗蓝叹口气道。

周泽普苦笑道:“我刚刚过上好日子,又要奔向一个陌生的地方。”

诗蓝道:“父亲还个手下,虽然做些不见光的买卖,是豪强之辈,但人很义气。在常德府柳北县南小石桥,我依稀记得姓欧。”

周泽普道:“诗蓝,如果可以的话,在下可以送你去。”

平复了一下低落的情绪,周泽普努力是自己振作起来。既然来带大明,就随遇而安吧。权当学一学徐霞客,来一场大明自助游。

从内心上讲,周泽普真的舍不得这个女孩子。

诗蓝道:“叫我如何谢你,昔日宋太祖千里送京娘,今日周公子千里送诗蓝。”

周泽普一听,心头火气,“赵匡胤那个混蛋,送上门的媳妇都不要。”

忽觉言辞有些不妥,急忙闭口不言。

诗蓝微微一笑,拿起周泽普衣物,向前慢慢走去。

周泽普抓起背包跟上。

来到一座药铺前,周泽普叫住诗蓝,“诗蓝,停一下。我去药铺抓一些药。”

诗蓝停下来,惊喜地看向周泽普:“你还懂医药?”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周泽普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有些小得意:“路上我们可以边走,便行医,既可以掩护身份,也可以赚些盘缠。”

廖家药铺内,周泽普口述让伙计抓药:“三七一两,重楼二钱,独定干一钱。。。”

付了钱,对伙计道:“小兄弟,借铁锤、碾槽一用。”

小伙计看着周泽普熟练地将药材碾成粉末,分包装好,放进药箱,好奇地问道:“公子,你这白色的药面儿叫什么名字?”

“云南白药,也叫百宝丹。”周泽普头也不抬地回答。

“百宝丹,好名字。”药铺掌柜从内室走出来:“这位公子,小儿咳血,是否可治得?”

周泽普道:“可是跌打损伤导致的?”

掌柜点点头。

周泽普道:“唤孩子过来,我看一下病情。”

不多时。掌柜带孩子出来。

周泽普取出听诊器,听了一下心肺,取出三包百宝丹,对掌柜道:“百宝丹可治你家小公子的咳血。你按照我给的剂量,温开水送服,三日痊愈。”

见掌柜似信非信,周泽普道:“我和内子还要在镇上逗留三日。如果见效。三日后去镇东客站送上酬劳。”

说吧,冲掌柜拱拱手,拉着诗蓝出了店门。

走出百余步,周泽普松开诗蓝的手,“对不住,我是想让药铺掌柜相信我们,好让他送钱给我们。”

诗蓝红了脸,“泽普,我家人还没有找到。你现在就这样,有些不好。”

周泽普道:“所以我说对不住。”

三天后,周泽普和诗蓝打点好行装,正要出门。

一阵鞭炮声骤然响起,紧接着,门外走进药铺掌柜,手拿一面锦旗,上书 “华佗在世”。

“公子妙手回春,治好小儿的病。在下廖东城,谢过公子。”药铺掌柜一躬到地。

周泽普忙回礼:“小廖公子福大命大,在下只是尽了微薄之力。”

廖掌柜命人送上两封银子:“公子,这是十足的官银一百两,聊表寸心。”

周泽普也不推辞,将银子收了。

廖掌柜又道:“晚上廖某在延春园备下酒肴,恭请公子光临。”

周泽普笑道:“一定去,不醉不归。”

廖掌柜走后,周泽普拉着诗蓝急忙出了客栈,匆匆向北而去;路过纸马店买了三个铜钱的黄纸,又从卖针线的小贩子处买了10根钢针。

走了半天,诗蓝累得有些气喘吁吁,“泽普,休息一下吧。”

周泽普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拉着诗蓝下了路,在一个小树林边停下来:“在这里先歇一歇,吃点东西。”

诗蓝从周泽普手里接过水壶,喝了一口:“你为何走得这样匆忙?”

周泽普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再不跑,我们两人的小命就没了。”

见诗蓝不解,周泽普道:“现在买一个丫鬟多少钱?”

诗蓝道:“十两足够了。”

周泽普道:“他一个药铺在这偏远的小镇,一年能赚多少钱?”

诗蓝道:“我们家在京师,听母亲讲,一年花销也不过千余两,中等人家二十两足足的了。这小镇上,药铺一年能赚二十两,是最多的了。”

周泽普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我判定那廖掌柜在算计我的百宝丹配方和我们二人。”

诗蓝道:“是不是你太小心了,那廖掌柜也不像忘恩负义之人。”

周泽普笑道:“我原定三日离开小镇,今日正好是离开的时候。小心无大错。若果真是误解了廖某,他也没有损失什么,我毕竟救了他儿子的命。”

诗蓝道:“我听你的。你说他们会追来吗?”

周泽普点点头:“会的,那么大的一条鱼跑了,而且带走了鱼饵,想钓鱼的人,是一定会下水的。”

休息片刻,二人又匆匆赶路。在一个两侧都是深沟的官道路口停住脚步,那里有一堆干枯的农人的柴草垛,是个伏击的好地方。

“诗蓝,你在草垛后歇息。”周泽普取下背包,交给诗蓝:“我不叫你,不要出声。”

此刻,山风渐紧,吹过周泽普的长衫,衣袂飘飘。路上不见行人,只有归巢的乌鸦聒噪着飞向松林。

那廖掌柜和他的家丁们乘坐马车正急匆匆的沿着官道疾驰,朝鬼门关奔来。

周泽普从望远镜中看到马车由远及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将望远镜收好,拿出打火机,在马车行驶到近20步时候,将黄纸点燃,扔在路中间。

马车被急忙刹住,红着眼的廖掌柜和家丁们跳下车,手拿钢刀,逼了上来。

周泽普冷冷地看着众人,一甩手,一根钢针射了出去,直刺入右侧家丁的眼睛。那家丁瞬间感到剧烈的疼痛,捂着眼跌向路旁的干沟。。

廖掌柜用刀,指向周泽普,“小子耶,敢阴我们,看我不宰了你。”

周泽普笑道:“我做人一向厚道,送你们上路的纸钱已经提前烧了。地狱门口你们不会因为缺买路钱,被鬼差阻挡。希望你们黄泉路上不再作恶。”说吧,用力一甩,钢针飞了出去,直直地钉进廖掌柜的太阳穴,那恶汉闷哼一声,瘫软了下来。。

其他二个恶徒,毕竟作恶贯了,看着掌柜死了,竟然毫不畏惧地扑上来。

周泽普冷笑一声,两枚枚钢针依次甩出,一枚钉在部,疼得他打着滚跌了下去,一枚击毙恶奴。

车夫此刻已经吓得从马车上跌下来,瘫软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求饶。

周泽普道了声“我佛慈悲”,将为虎作伥的车夫踢向沟底。随后将廖掌柜佩剑摘下,笑道:“感谢你的赞助,我会把你的赞助,用于救治百姓,鉴于你为大明医疗事业的贡献了微薄之力,我会祈祷阎王爷不把你打入铁柱山地狱。放心地去吧”

唤诗蓝出来,坐上马车。周泽普一挥长鞭,大青马向前奔去

16

第6章 妙手回春 辣手杀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