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使者之皇朝崛起>第一章:初驶杀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初驶杀戒

小说:大明使者之皇朝崛起 作者:蒋家明哲少将 更新时间:2016/2/14 1:09:34

元宁三年,经历了忽必烈王朝在1274年和1281的元日战争之后,曾北灭西辽、金国、东夏,南灭南宋,东灭花剌子模、西灭西夏不可一世的元朝便再无征服亚洲的元气,甚至连当初击溃柔弱宋朝的实力都大大的削弱。

皇族内乱不断,皇帝之位不断的频繁更替;地方上的官逼民反、温饱不足,山贼如雨后的春笋般生长;层层压迫、颗粒无收,农民起义连绵不断;朝廷中的官宦专权,官员的贪污腐败,而国家机器也逐步地接近崩溃,整个元朝呈现出灭亡之相。

也就是在这一年,皇族中的皇位之争也达到了顶峰。

元朝元明宗被自己的亲弟弟毒死,随即年幼的懿璘质班即位,年号“至顺”,而这位短命的懿璘质班在位一个月即死去,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宫廷王朝大乱,刚上太子的图帖睦尔在大都(今北京)立即急忙被拥立为天子,打败天顺帝朝廷成为大元王朝的最高统治者。

而这一切的开始,便是这位元明宗的叔叔——孛端金。此人在扶持元明宗上台之后本性大露,骄奢淫逸,凶狠残暴。

四处凶残镇压农民起义,一个村子有了起义,便将村子内的的居民全部屠杀!

此人还在自己京都住宿内,天子脚下!用搜刮民脂民膏的钱大建酒肉林池,每日没事便是在自己的住宿之中穿着身子与面容姣好,身材优美、赤着身子的女子吃喝玩乐,好不自在!

从皇宫的城楼上一眼望去,最为雄伟壮丽的住宅,便属于这位孛端金王爷的!而当今的元朝最高统治者,则是为了拉拢其背后的家族力量,对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而他对待战俘和反对自己的人,则是极为凶残的凶残,挖其内脏,扣其双眼,断其四肢,扒其体肤,将其头颅悬挂在那城塔之上!每一次屠杀还会抓取别人的美貌妻子,纳做小妾,每日供他享乐使唤,迫使多名有妇之夫不堪忍受其屈辱自杀。

但身居京都他还不知,自元朝建立以来,民间便有了一个组织,专门暗杀元朝地方的达官贵人,而到了元末,这暗杀组织随着元朝的逐渐腐败,引得农民、百姓反抗越来越多,组织的规模越来越大,渐渐的,势力扩展到了京都内!

他的暴行即将被其终结那日晚上正值中秋,京都的街道灯火通明,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商人在边道上熙熙攘攘的叫唤着自己花灯;情侣走在桥上,看着月亮放着花灯好不安详、热闹的景色。尽管南方各地都闹着鼠患,大量饥饿的老鼠在农田中肆意着,令大量农民颗粒无收,却也抵挡不住这京都的热闹和灯火通明;

家居这被浮华所掩饰乱世的京都中的十二岁的凌振明,此时正在家里耐不住寂寞,随后便躲过仆人耳目,从家里偷跑出来。

即便自幼没有跟师父学正经的功夫,但他的武功天赋确实羡煞旁人;只是看着隔壁武馆的武师操练几次,便熟习轻功,精通基础的五步拳。

所以,从家里偷跑出来时,佣人们一点也没有察觉,而他的父母晚饭后等不及早已入房行事,房内传出阵阵低吟声。近几日两人从饭后就在房间内不停的耕耘,打算给凌振明再造个二弟......

而在十二年前,凌振明出生的那一天清晨,听说天刚一发亮,却突然又是乌云密布、天山雷鸣,一道闪电劈到了凌家府内,等众人赶来凌府围观,凌夫人已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凌振明生出。

凌振明的出生那日,是这般的神奇,像是上天对其有所暗示,而其父亲又怎么会是等闲之辈呢。风华正茂、气宇轩昂的他是多少娇娇欲滴的少女梦寐以求之男子,而若不是那女子体态多娇,言貌清雅,文采不凡,在那柳池河畔的亭下写下了:

璎珞响 衣袂扬 两袖香

黄沙迷乱了铭刻千世的绝望

轮回茫 宿命苍 难忘

难忘之诗词,自己那四处流荡的游子之心还不知何时会停靠在适合自己的港湾上。

在那之后,两人便逐渐的开始了一段美好的相恋,最后还成了家,有了孩子。

凌振明自出身就被算命看相的人说是将相之相,是能辅助君王安邦治国的才将。其虽年幼,但早已气度不凡,不光有着武学的天赋,在词曲方面也是颇有造诣;

在慈母的教导之下,五岁便能弹奏古琴,气宇轩昂的气质中也有着温暖的柔情,这一直都是父母引以为豪的骄傲。

但另一方面,父亲凌晓峰的风流以及傲骨的性格也影响着小凌振明的成长。年幼的凌振明自己虽不知情爱为何物却也时常造访青楼,即便有人阻拦,却奈何不了他躲在宽大衣着的男客身后,一个轻盈的跳步便入了门。

这日,凌振明也同往日一样抓住了时机,等到这燕春楼的头牌登场,青楼内的灯光一暗下,便随着一位男客跳入了青楼之内,期待他熟悉的梁堂春姐姐登场弹琴。

凌振明本不与梁堂春相识,在这青楼中她的等级较高,一般都不出来献曲,平时都是接待元朝的达官贵人,只是在比较重要的节日中,才会在公众面前露面。

凌振明本无缘相识梁堂春,在重大节日的时候自己也本应跟着自己的同伴在柳盼旁边嬉戏,玩烟花、拿着竹竿相互的打闹,不亦乐乎。

就在前几次,凌振明混入燕春楼之后便在角落的躲着,听着一般歌妓奏乐,手中拿着从厨房偷出的佳肴,坐在角落的地上翘着二郎腿,好不乐趣!

就在喧闹的大厅之中,正四处张望闲情凌振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正被一个比自己大上十多岁的风姿招展的头牌女技看得出神......

“怎能是他?又怎与他长得如此般相似?哦,不是,是个小男儿,却如此俊俏可爱,如此的像他。这世道是怎了,刚想忘记他,却见这小男儿就不经意想起了那些点滴......”梁堂春想着想着,便走到了凌振明的身旁。

带着些责备的问道:

“怎么是这坏小子,在这,还不快......”

本就带着些羞涩的梁堂春本想赶走这让自己心神不定的小男儿,就在与这小男儿双目对视的时候,说了多少甜言蜜语来服侍各种达官贵人的自己却已经口齿不清了,这感觉真的很奇妙。

凌振明先是一惊,明亮的大眼睛望向声源处时心便满是欢喜,想道:

“好个美丽姐姐!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那双清澈的眼睛还在凝视着吾。那声音也是那样的甜美,就像鸟儿叫一样!感觉脸庞居有些烫了!她或许是除了母亲外,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了!”

“那混小子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进来的,那边几个快过来!,尔等这群饭桶连个小孩都看不到,养饭桶还有什么用!快把他给老子丢出!”

两人对望之时,大厅内就有几个酒保由于楼上天仙的迷离眼神,而注意到角落里的凌振明。

就在凌振明感觉大事不妙要赶紧起身准备逃跑的时候,梁堂春却早一步把自己抱了起来,用严厉的语气对酒保说道:

“行了,尔等别折腾了,这是小女子远房来之表弟,是来找我,我们挺久没见,一时没认出他,现在正要带他上楼,还望你们就别再操心。”

说完,不等几个酒保回神,就抱着凌振明上了楼。

凌振明虽年少,但也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道理,则就算自己现在的身材瘦小,但挣脱开来跑出去对于习过武艺的他来说轻而易举,别说几个追不追得上,就算追上了也未必敌得过自己的拳脚。

自己在夜中闲逛时曾把一个手持匕首采花贼赤手空拳的拿下,而面对这姐姐的怀抱,第一次那么亲密的感受到女子身体的柔暖,特别是背上顶着的柔暖双峰,自己早已是用不上力。胖乎乎的脸红彤彤的,甚是可爱。

看着梁春堂美妙的背影,几个酒保眼珠都不转了,随后笑嘻嘻的相互说道:

“哈哈,这么个小孩,言是她之远方表弟,孰能轻信!估计是哪位达官贵人之风流公子哥,与她生下之子!来这里找她的吧!不过那美妙的身姿完美的身材,能与其有一夜春宵,吾等也死而无憾!”

“哈哈哈,孰能否之乎?别言春宵一夜,就只一触碰,便早已满足啊!”酒保们在酒楼下讨论着,眼睁睁地看着梁春堂将凌振明抱入闺房,相中便是痒滋滋的,很不自在!

梁春堂将凌振明抱到自己的闺房后放下,便马上问道:

“尔等小孩还真是大胆,敢孤身来到这地方,就不怕有人将你拐卖了,剁了尔等小儿之手脚,让汝上街乞讨,或者迫使汝成为奴隶!奈何汝怎就如此生事!”

“哈哈,花容似玉之姐姐,汝不也是深入这龙潭虎穴之中,却能活得好好的么,小子当然不怕,因小子自幼习武,会一身好的轻功,吾等都自有小儿之生存的方法,若不是方才姐姐大叫,使其他人注意到小子,就那几个小酒保,怎能抓住小子呢!”

“就不劳姐姐费心,小子来这儿,仅因喜欢此处之琵琶声;而在这无聊之京都内,也就这里的琴声让人喜欢,还有就是,这里的饭菜也实属美味动人!”

梁春堂见其如此风趣可爱,甚是讨人喜爱,只可惜现生出这平康之地,想到这儿,梁春堂不免的喜中带忧,对凌振明打趣地说道:

“你真是这顽皮的小孩,此地可你这样小儿想得那么简单?小小孩童,口气还真不小,若不是汝遇到吾啊,今儿,汝还能不少胳膊少腿?”

“哎,现在这个世道,也还真不能怪汝啊。呢!拿着这些银子,拿去买东西吃吧,就别在此处玩乐了;此地可不是你这年纪来风花水月的地方。我就送汝下去.....哦,不等等,汝既然来了,姐姐还有些事情想问问.....”

梁春堂这一问,便是一个时辰。在两人相互交流中,梁春堂便知道了这顽皮小儿果然就是曾与自己促膝长谈、相濡以沫、彻夜不眠欢娱的凌晓峰的公子。

想到自己曾以为,他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他会将自己赎出这窑子里,娶自己为妻,使这幸福快活的日子继续,却没想转眼间,他的二儿子都已有十多岁矣!而自己这么多年仍是彻夜难眠的难以将他忘记......

凌振明也知道了这位姐姐认识自己的父亲,还对父亲的诗词歌赋、武功很是欣赏,也知道这位姐姐会琵琶还希望自己能在中秋之夜在来这里,她会在这满春堂楼外的楼顶上献唱元曲,也希望能再见见凌振明的父亲——凌晓峰,只想看看他是否安好。

凌振明同时也知道了,这位姐姐有一些难言之隐,似乎马上就要离别,有些告别的意思;而自己却对这位梁姐姐思慕难忘了.....

凌振明回到家后便与父亲谈及一位会弹琵琶的姐姐,并希望父亲能抽空在中秋之夜一起去赏月,自己只要乱跑,就能将父亲带到燕春楼,这样姐姐一定会感谢自己。而父亲却表情凝重地一口回绝了自己,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完成,随后便拉着凌振明的母亲回了房间。

到了中秋这一天也就只有凌振明一人独赏这暗淡、忧伤的琵琶声。看着这熙熙攘攘的京都街道,凌振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不,这是在...太平静了。”

PS:为了各位看官观看,所以劳烦了编辑帮我重新排了版面!在此再次非常感谢。也感谢各位的厚爱。

18

第一章:初驶杀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