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深山孤狼>001章 平静的山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1章 平静的山村

小说:深山孤狼 作者:野麻岭的麻雀 更新时间:2016/2/19 12:26:13

001章 平静的山村

这是一座巨大的山脉,山峰一座连着一座,山体垂直高差大,山势险峻雄浑,山岳地貌徒显高、险、雄、奇,地形特别复杂。山中到处是郁郁葱葱的大树,正因为这样的天然环境,山区的空气和环境却是空前的美好,尤其是雨后放晴的时节,更是云雾缭绕,晃若人间仙境。

在大山的西南边,有一块树木非常稀少地方,稀稀落落竖着数栋用树木搭建起来的房屋,这是一个拥有30多人的小村庄,每栋房屋的正前方,还用一些竹木栅栏围起来一个小院子。而在每栋房屋之间,都是有着一条人工开出来的小石子道相连。在房屋的东南角落,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此时的湖泊,水质清澈见底,偶尔还有小小的鱼苗在里面游来游去。

山中无岁月,山区村庄的人每天都是日升而出,日降而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爸爸,为什么杀鸡总是割鸡的脖子?”

一名约五六岁的小孩,此时正蹲在一个中年人的旁边,小嘴嘟嘟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中年人的手中。

只见那名中年人把那只鸡的脖子挽了起来,并用手拔掉鸡脖子上的一些毛,这些做完之后,迅速从地上拿起一把刀,往鸡脖子割去,随后迅速把鸡倒立,很快一股血就冲了出来,而地上早就放了一只碗,这些血液很快就进入了碗里面,动作非常熟练。

中年人听到小孩这样说,他顿时笑了笑:

“小军军,因为鸡的脖子上有一个大水管,就是碗里的红色的‘水’,如果鸡身上这个‘水’没有了,那它就死了。而其它地方根本找不到这个‘水’管。”

“哦!爸爸,那你杀猪时,你为什么直接用刀子往它的肚子里面捅。为什么不割它的脖子。”

“军军太可爱了,猪和鸡都是一样的,只是猪太大了,所以也要放它很多的‘水’,这样它就死得快,但猪的‘水’管在肚子里面,只要捅破这个东西水就多了,只要把刀刺进这里,猪很快就死了。军军,猪太大了,所以,每次杀都要几个人,所以,不能割它的脖子。”

中年男子慈爱的望着这名孩子,面带微笑地说道;

“你又给孩子说什么了。”

一名妇女此时走了过来,人没到,声音就先来了。

“孩子他妈,军军太可爱了,总喜欢问这问那的。”

“我们的军军真可爱,你问爸爸什么?”

听到中年人这样说,这名妇女也是蹲了下来,抚摸着孩子的头说道;

“我问爸爸杀鸡为什么杀脖子,而杀猪却要把刀子捅进他的肚子里去。”

“什么!”

哈哈!

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他的妈妈也高兴得笑了起来。他的父亲也在旁看听着娘俩的对话也是幸福地笑着。

“走喽!让妈妈做鸡肉给你吃。”

中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孩子说道;

“哦,吃鸡肉喽!”

孩子也是高兴地站了起来,拉着他妈妈的手,跟在中年人的后面向房子里走去。

很快,茅屋上面冒出白色的炊烟,一阵阵鸡香味也是传了过来。

“军军妈,鸡肉做好没有?”

一阵女人的声音也很快传了进来。

“成成妈,马上就好了!”

军军妈妈寄着围巾从屋里走出来,亲切地与成成的妈妈说道;

“成成哥,快来!好香!”

军军从房子里冲了出来,拉着成成的手,欢快地说道:

“军军哥哥,我们来了!”

正说着,外面又传来几个小孩的声音,这里面有男孩,也有女孩。

“郡郡妹妹、香香姐姐、海海哥哥、云哥、明哥,你们都来了!快点!”

军军看到这么多人,脸上的笑容更是浓厚了。

“军军妈,是不是军军他爸又要走了!”

一个牵着女孩子手的妇女对着军军妈妈小声地说道;

“他只请了几天假,好不容易回来几天,没办法!”

“唉,这年头,到处打仗,我不想让他到部队去了,但他说,有人帮他担保,他才回来的,他不想失信于人。”

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有时为了回家一趟,必须要有人担保,他们才能回来的。如果军军爸不去,他们就会找那个人的麻烦,甚至还有可能处死对方。因此,一些人为了回来,只能进行互相担保,这样一来,还能保证另外一个人可以回家探亲。军军他爸服役的部队就在大山之外,因此,这一点便利条件还是让军军他爸有探家的机会。何况,军军他爸在部队里的人脉还是挺好的,作战又勇敢,也是得到了一些军阀的赏识。因此,军军爸想回家几天,也是很快同意了。

“孩子们,上桌了!”

房子里面,军军爸爸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外面的孩子一听,顿时冲了进去。

“孩子们,坐在凳子上,慢慢吃,注意骨头!”

军军爸爸的额头上此时还冒着汗,看到这帮孩子那么高兴,脸上也是笑容满面。

“难怪孩子们那么高兴!”

孩子们的父母此时也走入了茅草屋,看到一桌子的菜,都是笑着说道;

桌子上,此时正摆着刚杀的那只鸡,山里的蘑菇、还有一些野味,足足七个碗。

“来!吃!”

军军的妈妈也是一片热情的招呼。很快,茅草屋里顿时洋溢出一股喜庆的气氛,孩子们个个都吃得肚子饱饱的,他们的动作快,很快吃完之后,又跑到外面玩去了。

看着孩子那兴高采烈的样子,孩子们的家长也是高兴的。

“军军爸,真的要走吗?”

香香的爸爸问道;

“没办法!”

军军爸爸摇了摇头。

“我不能害了别人。”

“各位乡亲,我家里就麻烦大家帮忙照顾一下。军军还小,他什么都不懂。等孩子大一点,让孩子们的爸爸带着他一起打打猎,维持生计。”

“军军爸,这点你放心吧!”

“有我们一口吃的,我们绝对不会让孩子饿着。”

……

各位孩子的父母们,也是一众点头。

“来!我们俩夫妇敬大家一杯酒,感谢各位!”

军军的父母一起端起一杯酒,向着众人举杯。

屋子外,那一帮孩子蹲在地上,玩得火热朝天,这个年龄段真是无忧无虑的年代。他们根本不了解父母们心中的想法,他们只是把自己身体力的精力过份的放出,直到一身大汗,随后在父母的拉扯下回到自己家里。

夜幕慢慢降临了。

军军也是玩了一身汗回来,洗了澡之后,早就睡着了。

望着熟睡的孩子,军军的爸爸也是一脸的无奈。他真想继续呆在家里,陪伴着他们娘俩。但良心告诉他,他不能这样做。

离别的时候到了,军军父母泪流满面,相拥而泣。

不久,军军爸爸狠心推开了军军妈妈,拿起床上的一个包袱,向外走去。

“呜呜……”

军军的妈妈跑到门边,望着门外的那道黑影,为了不惊醒孩子,她小声地哭泣着。

这一夜对她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她来说,都是一段痛苦的时光,好在有孩子陪着她。她把军军放在外面的手小声地放进了被窝,坐着孩子旁边呆呆地。

第二天一大早,军军从床上爬起来,没有看到爸爸,他向妈妈问道。

“你爸爸回部队了!”

“妈妈,部队是什么?”

军军年幼无知,他根本不知道部队是什么?因此,他赶紧问道;

“部队,部队!”

对于部队,军军的妈妈也是说不清楚的,她只是一个山里女人家,对于外面的世界她根本也搞清楚,除了出去买点油盐吃穿东西外,她很少出去,不过,她经常听自己的男人说,部队是有枪的,要要打仗的。当然,枪她还是熟悉的,因为山里面的猎人,很多都有猎枪,因此,军军妈妈也是认为,部队也是有枪的。只不顾猎人打的山里的动物,而部队打的是人。

“就是打人的一群人。”

她现在无法解释,只能这样说道;

“打人的一群人!”

“哦,打人的一群人。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很快就会回来的。他说回来后,会带很多钱,会买一些东西给军军吃的。”

“真的吗?太好了!”

想到爸爸上次回来,拿回一大堆食品,那几天军军可是兴奋极了,还经常拿一些东西给他的小伙伴吃。

“妈妈,我出去玩了,今天我们几个人躲迷藏!可好玩了!”

“好的,去吧,早点回来!”

“好类!”

军军扭着屁股,飞快地跑出去了。孩子小,不懂事,他根本不知道部队是多么地凶险,尤其是现在这个年代的军阀队伍,为了争夺地盘更是四处打仗。那些军人基本是为了他们的私利而跟人打仗的。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军军也在慢慢长大,这几年,他们几个小孩也在慢慢长大,也开始跟着村里的大人到山里去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随着年龄慢慢长大,军军这群孩子对周围山区也是越来越熟悉,尤其是孩子们的天性和野性,使得他们的心智也在慢慢成长起来。他们开始学着大人的样子,做着一些猎人狩犯猎用的东西。如竹刺、木刺、箭弓之类的东西,甚至开始在山区挖置一些小型的陷井。

“军军,木头一定要直,而且要硬,尖的这一头,必须锋利,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很快地杀死自己的猎物。不过,你这根木头,如果还长一点,稍微粗一点,那力道就会更大。你看!”

明明的爸爸的叫胡三友,是一位土生生长的猎人,此时他正教军军怎样做木刺。当他看到军军手中拿着的这根木棍时,迅速拿了过来,迅速翻看着。

“胡伯伯,这一根可以不。”

听到明明的爸爸这样说,军军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非常耐心地听着,他听完之后,迅速跑了出去,又拿来一根木棒。

“我看看!”

胡三友接过这根木棒,翻看了一下,同时也掂量了一下。

“这根可以,军军真乖,一下子就知道找东西了,好了,你慢慢做,小心点,别弄到手了。”

胡三友看到军军开始削了,也没有说话了,他把眼睛又盯向其它几个孩。

“爸爸,你看我这枝箭怎么样。”

明明在旁边叫着。

“我看看!”

接过明明递过来的箭,胡三友仔细地看着。

“嗯!不过尾部要大小一样,你看,羽毛怎样放上去,这样的箭射出去,由于尾部大小不一样,箭是射不准的,也没有多大力度的。要这样!”

胡三友从地上拿起一把小刀,仔细地教自己的儿子削着箭。

旁边李双云、刘大海、陈天成则是拿着小刀,也在做着自己的东西。

……

“郡郡,你在做什么?”

“香香姐,我在做一个袋子,这样一来,他们每个有都有一个箭袋了。”

“是吗?”

“你呢?”

“有一些剩布,我妈妈教我怎样做鞋底。你看……”

男孩的武性和女孩的细心在这里也是体现得一览无遗的。

随着孩子们开始学着做一些东西,他们进入山区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跟随着大人,有时看到自己弄的东西对猎物发挥了作用,他们那种兴高采烈的表情,也是让大人们高兴。

“这只野兔是胡明弄的箭射死的。”

“这是王军的木刺把野猪刺伤的。”

……

当狩猎队抬着猎物回去的时候,一位年长的老猎人高兴地对着孩子们说。

“哦,我的箭射死野兔喽。”

“我的木刺把野猪打伤了。”

“我挖的陷井也把野兔陷在里面了。”

一群孩子跟在一群猎人一起,一边走,一边高兴地说着。

回到村庄后,猎人们开始分着猎物,在这个村庄,猎人们捕猎,都是靠的集体力量,他们有时为了捉一支野兔,都是群策群力,因此,回到村庄后,他们会把猎物进行分配,这样一来,所有家庭的生存才会有保障。

“这是军军的!军军的表现今天不错,明天要继续发挥喽。吃完晚饭后,你们到刘大海家里去,刘大海的爸爸彬伯伯教你们怎样挖陷井。好不好!”

胡三友亲切地望着军军和旁边的这些孩子说道;

“亚彬,好好教他们,这几个家伙挺聪明的。他们今后会是一名好猎人。”

“好的,三友,我会教好他们的。让每个人陷井都有收获。”

“好!”

“小东西你们拿回去,野猪今天晚上杀,到时再拿。”

军军提着分到的野兔和几只山鸡,一蹦三跳地向着自己的家里走去。

“妈妈,刚才胡伯伯说我做的木刺刺伤了一只野猪。”

“妈妈,这是我们今天擒获的猎物,这是我们家的。”

一看妈妈出来,军军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

“这么多!”

望着军军兴高采烈的样子,军军的妈妈也是一阵心痛,她赶紧接过猎物,随后转身去茅屋里拿出一条毛巾,给自己的孩子擦着脸。

“妈妈,胡伯伯说,晚上让我们去拿野猪肉。”

“妈妈,海哥哥的爸爸叫我们吃完晚饭去他家,他教我们怎样挖陷井。”

军军的一张小嘴说个不停,直把他的妈妈说得一愣一愣的,没有父亲在家,他这个小男人现在也开始发挥着作用。

“好,妈妈马上做饭,军军你休息一下。饭马上就好。”

“妈妈,军军现在不是小孩了,是大人了,可以打猎了,我来帮妈妈一起做。”

“是,我们的军军是大人了,可以帮妈妈分担一些活了。”

看着孩子学着大人的样子开始挽着衣袖,军军的妈妈也是一阵幸福。

……

“陷井是四方的,也可以做圆形的,这么大就可以了。”

刘大海的爸爸刘亚彬在地上做了几个记号,然后说道;

“没着这几个记号的连接线往下挖,要挖1.5米深。”

“陷井不要太深,但陷井的四周必须光滑,这样一来,我们的猎物就跑不掉。如果不平,那猎物就有可能沿着这些地方往上爬,那我们做的陷井就白做了。要这样。”

刘大海的爸爸一边说,一边做着。

“你们现在体力有限,所以,要学会分工配合。来!大海,你先来挖。”

刘大海接过他父亲手上的锄头,挖了起来。

“这样抓锄头才不累。”

看到刘大海抓挖土的样式不对,刘亚彬也是赶紧指出。

一会儿,刘大海也是累了。毕竟年龄还小,体力跟不上是正常的。

“军军来!”

“成成,到你了,速度不要太快了,刚才军军和海海的动作太快了!所以换得也快,要调整好呼吸。”

刘亚彬指出刚才为什么哪么快就换人。这边在教孩子们挖陷井,那边就开始杀野猪了。

孩子们的父母们,此时却在杀野猪的现场,能捕获一头野猪,这是最大的收获。

“这头野猪好大!”

“嗯,听说也有孩子们的功能,听说,军军做的那个木刺是首先刺伤他的。”

“军军不错,军军妈,军军长大了,他知道做木刺这些猎人做的东西了。”

香香的妈妈靠着军军的妈妈说道;

“他回去就跟我说了,他说这是陈伯伯教他们做的木刺。他说,陈伯伯对他们真好!”

“这孩子真懂事。”

“嚎嚎……”

随着成成的爸爸陈利辉手中的刀具向猪的胸口刺入,四肢被绑住的野猪顿时嚎叫起来,这一声叫唤顿时惹得旁边的几名妇女嘻笑不已。连在那边挖陷井的大人和小孩们也把眼睛望向这边。

68

001章 平静的山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