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弑魂特工>第一回 训练比试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回 训练比试

小说:弑魂特工 作者:新派四少 更新时间:2016/2/21 11:52:55

“溱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在你眼里,我就真的那么懦弱吗?我不想你这样的帮我,我宁愿粉身碎骨,也不愿接受你的施舍,啊…为什么为什么?”

帅气又魁梧的男人站在一处基地顶层,歇斯底里的朝着楼下大声吼道,好似有什么大事发生,身着白色的特工制服,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手上戴着白色手套,特工的装扮应该都是如此吧!

他手里攥着一颗蓝色的晶体,他站在天台边上,俯视着楼下五彩缤纷的高楼大厦,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出他心有不甘,表情又很无奈,他站在50层高的天台边的栏杆上,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仿佛男人是在疼惜,他好像不愿欠这个溱淳的人情…,他的一生中,唯独欠了人情的就是溱淳,曾经他救过溱淳的命,而溱淳也报答过他的救命之恩,但这是第三次………

这溱淳是什么人,为何男人会说着他的名字,难不成又会是一场争斗,是争斗吗?

………………

………………

………………

下等特工的训练场上…

“溱淳,你丫就是懦夫,连鸡都不会杀,还跑来训练特工,你就做白日梦吧!”

一位男子手里握着黑色自动手枪,身着彩色的特工装束,胸牌上写着下等特工流沉,仿佛他很厉害,为什么要诋毁溱淳,就不知原因了。

“溱淳,我知道有个非常适合你的工作?”

还是流沉说的话,他弯腰看着被踩在脚下的溱淳,诡异地说着。

“是什么?”

溱淳冒出一句,嘴里还有鲜血,但也用尽了全身力气,也许他快要死了,不,他要死了。

“当鸭子,既能赚到许多钱,又不会太浪费时间,哈哈~”

流沉的笑声让溱淳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流沉,你尽管笑吧!我会让你哭的。”

溱淳咬牙切齿地怒试着流沉,此刻溱淳不是想将他置于死地,这种想法虽有,但偏离轨道,因为他连下等特工的资格都没有,说难听些,就是普通的一个人,普通的走在路上都有可能会被撂倒。

“溱淳,你是在吓唬我吗?难道我还怕你这个小瘪三,去你妈的。”

‘咚…’又是一脚重重的踩在溱淳的胸口,溱淳本想不吐的鲜血,还是吐了出来,眼下的他在特工眼里就是一个废人,一个永远不可能翻身的咸鱼。

流沉在离开溱淳的时候,还故意又在溱淳的背上踹了一脚,看上去轻飘飘地一脚,却是让溱淳疼得眼里含泪。

疼与痛溱淳早已忘记是怎样的了,众人的屈辱,溱淳已经习惯了,如今他只有不断练习,不断挑战才有进入当特工的机会。

椭圆形的基地,操场**(相当于两个大学的操场跑道),溱淳躺在那里,仰望着那洁白的云彩,蔚蓝的天空,似乎他心里在寻思着,寻思自己该怎样变强,变强之后又该如何?

他身材魁梧,胸肌腹肌都是完美曲线,他的皮肤不是很白,有些暗黄,看上去有点‘弱不禁风’,毕竟这是他的唯一优点。

溱淳今年18岁,五官端正,英俊潇洒他却一点也没有,就是普通的一张大众脸,十八岁的年龄正是青春的大好阶段,可他偏偏选择了一项不同常人的工作,他千方百计的才混入这个特工训练基地,也许他就是为特工而生的。

溱淳以为混入了这所谓的高级训练基地,就可以从中偷学一些技能,可出乎意料的是现实的偏差永远比幻想的要残酷许多。

溱淳擦拭了布满整个脸的鲜血,又继续了他的工作,他身上的伤一点也没有妨碍他的工作。

地狱工厂,也称科幻工厂,是专门为国家以及**训练特工的基地,它的存在,只是因为许多小国在蠢蠢欲动,估计会在一年后,一同攻击FDE,FDE是复大俄的简称,这个国家一直处于经济贸易发展迅速的大国,正是它的不断进步,让小国的国家很是担惊受怕…

特工也分上、中、下三等,下等特工特定水彩色制服,根据自身的能力来佩戴武器,相当于雇佣兵,有雇主他们才不会有‘饿死’的地步,下等特工首要任务,接命令让杀其人就杀其人,当然,先提条件是在价钱合理的时候,有时候就因为价钱不公平导致雇主被杀,而且手段残忍…

中等特工特定彩虹色制服,没有过多的要求使用某种武器,身手练好,随后用什么武器都会应用自如,中等特工是深入敌人内部,进行有利的里应外合措施,为什么要这样说,似乎与卧底没什么区别,其实非也,他们要比卧底更加危险,因为他们接近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别国的最高**保镖,时时刻刻都必须要找准目标及一旦泄露,身首异处。

上等特工特定雪白色制服,终极身手,能得到能量的守护,而这种能量也会被摧残,上等特工是保证**或是**的生命安全,若是其中一位遇难,上等特工便以身殉国进行陪葬,无论谁,只要保护任务失败,都会接受如此命运,但上等特工可以被安排重要任务,在表面上是得到允许彻底解放,可实际却是进行高级任务…

溱淳一人在地上想着,而周围没有一人会来帮助他,因为在基地的所有人都在用功的练习身手,若不接受训练,就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溱淳只是一个扫地的,刚才的情况只因扫帚无意扫到了流沉的衣服,而情况是流沉无故站在溱淳身后,导致溱淳偷练横扫千军,一扫帚就扫在了流沉的衣服上,流沉就借故将溱淳教训了一顿……

今日是3000年3月3日,阳光明媚,微风,室外22摄氏度,下等训练操场,在溱淳被打之后的十五分钟……

“流沉 、昭化 、青袖,你们三个对战,其余的一一比试,崭露头角的那位就能晋级中等特工,只有一个名额,考验你们能力的时候到了。”

一位身着水彩色的女人站在大约15000人数的面前,声音嘹亮的向众吼道,众人纷纷点头,而且每个人都站直了身子,生怕眼前的人会吃了自己,反正很认真,不敢有半点松懈。

“明白,长官。”

吼声一片整齐洪亮,那位女长官也笑着点头。

“比试开始。”

女长官挥动手里的马鞭,很严肃地说着,似乎若有反抗者,会死掉一般,女长官的表情从微笑变成了怒威。

比试和往年一样,都有长官命人进行训练,正因如此,女长官才没有说过多的废话,一切废话不切实际,行动才能说明问题。

看着他们比试,溱淳则在一旁扫地,他不是单纯扫地,他也听着女长官对特工的要求,比如脚要放在什么位置踢腿,随后又要挥拳重击等等一系列,溱淳都铭记于心,溱淳负责的是操场上,公寓宿舍的卫生,其余的有人负责。

而此时他正是一旁远远的看着大家切磋,却没有办法与他们一起训练,他的事情做完了,待会儿等他们比试完,自己才有事情做。

“流沉、青袖,今天这场比试,无论谁输谁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是好朋友,不是吗?”

这话出自一个娘娘腔,他虽然很娘,但是他的绝技很狂,他和流沉 、青袖,并称一等特工,当然是在下等特工里面,他永远都是摆着一副无所谓的面容,其实他比谁都看重输赢,他是个心胸狭隘之人,这场切磋比试,他准备了很久,也忍了很久……

“昭化,你说的对,我们都是好朋友。”

这话不是流沉所说,而是青袖所讲,青袖很看透这残酷的比试,他不想卷入国家的斗争,还不如说是他不想保护**或是**,他的能力足以晋升上等特工,只是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你们要明白,现实是残酷的,你不拿出实力,别人就会瞧不起你,而所谓的比试就是要让我们厮杀,让我们六亲不认,残酷暴(殄tian)天物。”

流沉似乎也想推卸,他真的不想进军中等上等特工吗?这货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昭化、流沉,动手吧,来结束这残酷的训练。”

青袖两手空空在身前摆动,随后双手指尖朝天一伸,似在感叹,又似在无奈的看着那蔚蓝的天。

“来吧!”

“来吧!”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一人的结尾音有些迫不及待,一人反而是镇定自若,不晓得是不是都想争夺中等特工的位子。

三人背对背一米的距离,各怀鬼胎,鹿死谁手就要期待了…………

高级军事基地,猎魔军厂,090房间内……

“土司,你觉得这批特工怎么样?”

一个身着绿色军装的英勇女军,指着幻灯机播放着的特工图片,很疑惑地问道。

“不行,全都是心胸狭隘的小人,上中下三等特工今年都不招了。”

一位嘴里叼着吸管、黑色军装勇猛的帅气男军土司,他左手拖着下巴,撑在玻璃办公桌上,懒洋洋的看着照片里的人。

“可这样会不会有点??”

英勇女军再次说道,只是她好像有点担心。

“残忍??”

土司右手捏住吸管,看着英勇女军,眼神突起凶光,让人顿时一阵哆嗦。

“对,好歹……他们也训练了一年了呀!”

英勇女军仿佛是在求情,可这样真的有用吗?

“徽香,你是在替他们当说客吗?我告诉你,就这类的特工死一百个我都不会心疼,你难道没有见过上一任**的死因吗?”

土司很怒火中烧,两眼瞪大,仿佛要跳出来,徽香的一句让土司彻底大怒了,土司一旦发怒,就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情。

“你别生气,我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替他们说解,你就当什么也没听见。”

徽香一路小跑的离开了090房间,朝军事基地中心跑去。

“一群败类,怎么练也成不了火候,现在最中用的就只有麟魔才是最好的特工,就凭你们回家挑大粪吧!人渣。”

土司用右手一拳打在了玻璃桌上,顿时,玻璃碎渣满天横飞,若不是土司的手及时挡住脸,恐怕早已是那癞蛤蟆的容貌了。

不是土司夸下海口,在前两届的特工选举比试,上等特工麟魔的发挥是最好的,其余的不用提及,就知道结果了。

土司的愤怒也证实了他是‘怒魔’的天性,上等特工最好的福利就是可以得到能量保护,随便在什么情况下,都会保证**或是**的生命安全,若是真的要牺牲,那么对方也是有强劲的对手了……

“各部门请注意,各部门请注意,今年的特工选举到此结束,若没有体会,我再说清楚一些,今年的特工已招收完毕,请未有晋级的特工明年继续,由最高指挥官笑魔报告。”

笑魔就是徽香,她是在中心演播间播讲的,这也必须要完成,幸好还赶得及时,不然上中下等的特工都会选举出来了。

“怎么回事?去年也这样,还以为是弄错了,这怒魔是不是有病呀!”

“你多想了,怒魔的本性谁不清楚,他就是要让抱有希望的人,彻底失望,你才知道吗?”

“为什么,怒魔这样做,考虑了后果吗?”

“没人制止他吗?我要和他比试,打斗一场。”

“就你,上场就会被弄死。”

“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

…………

许多不满声缓缓想起,有的觉得怒魔太过于固执,不让人有希望能够去保护**/**,这样的做法只会让参加特工队的人数减少。

去年的时候,光人数加起来都有两万多,而就是因为那一次的,突发播告,才使得许多特工怒气罢走,他们辛辛苦苦的训练,有些特工都已训练了三五年,还是不能晋升中等/上等特工,这让他们气不过了。

在残酷的训练基地,没有人会帮刻意帮谁,因为他们自己都自顾不暇……

“好了,大家听我说…命令如此,我们必须遵守,今天大家就自娱玩乐,别忘了,明天还有比试。”

女长官安慰着大伙,比试分为两种,一试为晋升,二试为提升。

随即众人心有不甘,无心再想明日的比试,即便赢了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无奈至极。

溱淳看着大伙的斗志消沉,不想让他们堕落下去。

“你们任何一人只要打赢我,我就去单挑怒魔,让他依旧举行晋升特工比试。”

溱淳拿着扫帚,右腿弯曲向左旋转90度,左腿弯曲向左旋转90度,右腿膝盖处离左脚的腿后,做了一个抛杆的姿势,声音无比清晰,眼神格外坚定。

溱淳这样的姿势让人好笑,他的话更让人好笑,因为随便一个下等特工也能将溱淳打个半死,说不定还会打死。

“哈哈哈……”

全场哄笑,他们知道溱淳是在鼓励各位特工,可没有人愿意理会他,因为他们并不想让一个还不是下等特工的人,去挑战一位可以呼风唤雨的大神。

溱淳也料到大家会这样,他是不愿意服输倔强性格。

“你们这群人渣,连我都打不过吗?”

溱淳将扫帚杵在地上,怒视着全场的15000人,这样做他只会将自己逼上绝路,死无全尸。

“你也没必要用激将法,你先告诉我你怎么进入猎魔工厂?”

一位特工很无意的打击溱淳,似乎他这样就如一个小孩,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个,我还没有想过??你告诉怎么进入猎魔工厂。”

溱淳用右手的五指在头上抓挠,这是个比较深刻的问题,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连门都进不去要怎样单挑呢?

“你丫就先扫好你的地吧!装啥大腕,你以为你很厉害么?我们随便一个特工都会摆平你。”

这个男特工拍着溱淳的肩膀,摇头的看了溱淳一眼,就往别处去了!

溱淳在他的眼里看出了嘲笑,他不想一直这样扫地,随即仰天大喊‘啊……’

众人都以为他要单挑在场的所有人,却只是偶尔的发牢骚而已。

‘啪……’清脆又响亮,却是那位女长官拿着马鞭在溱淳的背后抽了一鞭,溱淳感觉到背后有人,提前做了准备,把身子硬着,这样才不会很痛。

“你很猖狂,随便一人打败你,你就去单挑怒魔,好吧,现在我来单挑你,只要你打败我,我就去让怒魔撤掉刚才的决定。”

女长官在打了一鞭后,在溱淳的面前很好笑地说着,顺便围着溱淳转了一圈。

溱淳没敢答话,只是紧握着扫帚,他表现得非常害怕,可他并非真的惧怕眼前的人,这又是为何?后面会讲的。

“瞧你这般的熊样,还好意思说去挑战怒魔,你能杀死一只鸡就算是进步了。”

女长官很不客气的诋毁溱淳,这女长官特别不愿看见那种懦夫,溱淳就是其中的一类,溱淳不是不想和她比试,只是现在不是时候,时机一到,不要说你们15000人,就算是2万人,他也打不过。

“琴芳,你又在欺负新人了。”

这位是谁,为什么要说欺负新人,他是高级长官吗?这是真的吗?………………

7

第一回 训练比试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