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赤血军魂>第七章“我会努力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我会努力的!”

小说:赤血军魂 作者:归无所从 更新时间:2019/6/18 16:26:38

  此时战士们似乎又不是那么害怕了,战场上指挥员的指挥关乎着每一名战士的生死。

“注意隐蔽!准备战斗!“连长用对讲机指挥着。

“咔咔咔“

子弹上膛的声音此起彼伏。

“#@$$%^_^&;amp;*“

犯罪分子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叽叽喳喳的叫喊着。

“给我打!“见时机已到,连长一声命令战士们纷纷扣动着扳机,顿时火舌漫天飞舞,犯罪分子不由吓得分散开当时就有两名犯罪分子中弹倒地,根据声音判断其中一个还在地上翻滚着叫唤,另一名估计是已经当场击毙。

犯罪分子见还有中国军人的埋伏,其中一个貌似是头头的又喊了声听不懂的话,只见剩余几个犯罪分子同时以手臂缓冲顺势卧倒在地,战术动作十分规范,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营长见状急忙命令停止射击原地待命。

就这样双方僵持了十几秒,除了那个倒地挣扎的罪犯还在呻吟,剩下的就只有风吹草动了。

“咚咚咚“传来一串枪声,大家的神经又紧绷了一下。

刚刚还在地上挣扎的犯罪分子停止了呻吟。

“这特么匪徒真狠,开始狗咬狗了“李彦宏心里骂着。

“你们听着!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已经进入我方领土,我们有权对你们清剿,身后是你们本国的武装力量,在反抗下去你们只有死路一条,缴枪不杀!“营长用高音喇叭喊着。

另一面的邻国部队也在等待着匪徒的回应。

双方依然在僵持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此时这伙犯罪分子犹如瓮中之鳖,左右两侧被我军包抄,后方是邻国部队,前方是李彦宏所在的特战连,间隔不到50米。

这时候李彦宏听见前方有沙沙的响声,李彦宏有些害怕了起来,望向身旁五米左右的班副,当时根本什么都看不清也只是大概摸索着班副的位置。

“班副!前面好像有人!“李彦宏低声的说。

而班副的方向却并未传来回应,安静的有些渗人。

“完了!这下坏了,早知道平日里不跟班副斗嘴了!“

此时李彦宏全然不知,敌人冰冷的枪管已经逐渐对向了他,并且越来越近。

沙沙沙,只感觉声音越来越近,李彦宏也越来越紧张。

好像整个世界都凝固了,李彦宏似乎可以听到自己面前2米处有匪徒的呼吸声。

“啊!“

突然之间,李彦宏的面前窜出一个人,正是匪徒中的一员,在后面巡逻灯光的照射下明晃晃的一把ak军刺划了过来。李彦宏尖叫了一声尿差点没吓出来,没来得及躲开脖子被对方划了一刀,好在伤的不深,只是擦破了皮。

“你奶奶的!想要我的命!”

也顾不上脖子上的疼痛了,匪徒灵活的一手摁住李彦宏的步枪另一只手准备用军刺再次攻击,李彦宏只有死命的用双手想要把步枪举起来对准匪徒,两个人就在草丛中挣扎着,由于埋伏的比较分散,其他战友听见这边有打斗声,身后的战友见状都纷纷往这声音的方向快速匍匐。

眼看着匪徒的军刺马上就要刺到自己,突然匕首停止了挥舞,只见班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正卧在自己的身边死死的抓着匪徒的手。

“别怕!把枪拽出来!“班副冷静地说。

三个人就这样在地上滚来滚去。由于能见度很低班副也没有轻易开枪,三人撕扯了好半天,巡逻灯的光聚集在了李彦宏三人所在的方位。

这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枪响,三人停止了打斗,只见匪徒的脑袋上炸开了花。

“这不是贱吗?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营长望着被狙击手击毙的匪徒骂道。

“给我打!“营长毅然决然下达了战斗命令。

“两侧佯攻堵截!特战连进攻!“

“一班跟我来!”

“二班跟我来!”

。。。

只见特战连的战士纷纷起身,也看不出来新兵老兵了,如下山猛虎之势向匪徒们发起了进攻。

而匪徒也被特战连的气势着实吓了一惊,其中有一个半个的吓得趴在那里瑟瑟发抖。

瞬间硝烟又弥漫了开来。

李彦宏起身拿起刚才与匪徒死命争夺的步枪,半蹲着瞄向对面的敌人,在探照灯的映射下,清楚的可以看见匪徒的面孔惨白,高高的鼻梁上方衬托着已经杀红了的眼。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外国人天生的,第二次交火持续了能有五分钟,一共击毙了五名匪徒,两名匪徒缴械投降。

部队清扫战场,缴获了非法越境的携带的毒品,枪支弹药。在确定了已将所有匪徒制服之后,部队集合清点人员物资,整装准备带回,在清点人员的时候李彦宏发现班副不见了踪影。

“班长!班副呢?“

班长低头哽咽着。

“你班副他。。。牺牲了!“

“什么?“

想着刚才跟班副与匪徒殊死搏斗的时候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蹲在了地上。

当狙击手击毙匪徒的前一分钟,匪徒的军刺已经扎进了班副的胸膛。只是后来在营长下达战斗命令匆忙,李彦宏并没留意已经重伤的班副。

部队带回营区,所有人员都松了一口气,仗打完了,剩下的外交工作由专门的单位会去负责,而此时大家的心里也十分凝重。

“班长!我要见班副!”李彦宏几乎是在嚎叫着。

“已经送往军区医院了!”班长低着头。

“不管!我要去看看他班长!”李彦宏声嘶力竭的哀求着班长。

“报告!”

“请进!”连指导员沙哑的嗓子透漏出了疲惫。

班长李彦宏站在指导员面前。

“大半夜的你俩个什么事?”指导员基本猜到了他们的来意。

“指导员!我班副他怎么样了?”李彦宏焦急的问指导员。

指导员抽了口烟低头不语。

“指导员您倒是说话啊!”李彦宏已经感到了绝望。

“你俩跟我来!”指导员带着班长跟李彦宏往外走。

来到了连荣誉室,门卫哨兵礼貌的冲指导员敬礼。里面一副担架上面铺着白床单,那白床单下面是一个曾经鲜活的生命。

揭开白床单,班副的身体早已冰冷,冷峻的脸庞闪射出一丝英气。

“在现场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指导员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眶转而变得湿润起来。

李彦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班副!!”

他撕嚎着,可能也只有这样才能从失去战友的悲痛中挺过来,班长指导员纷纷低下了头泪水早已控制不住,如果当时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死的人是他自己而不是战友,这就是部队,把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青年心聚在了一起。

“班副!你说你那个臭脾气!我真是忍受不了!你不挺厉害的嘛!又能怎么样?起来骂我啊,我一直想跟你干一仗你起来啊!”李彦宏冲着班副的遗体嚷嚷着。

那一夜,李彦宏久久不能睡去,就呆坐在荣誉室一晚上,独自陪着班副。

第二天,团里召开了军人大会。现场的气氛异常沉重,副班长的遗体就安静的躺在国旗下面,墙上面挂着班副的遗像,照片里的班副笑的那么开心。

副班长被追授为中国共,产党,员,并且授予二等功。

19岁,如花的青春,就这样枯萎了,看着班副的家属哭倒在地,李彦宏心头一紧。

此时此刻,心中所有隔阂早已不复存在,或者说根本没有隔阂,只是两个大男孩吵架拌嘴而已。

这就是战友情,他们之间可以存在千丝万缕的冲突与矛盾,但真正铭记在心里的还是他们同甘共苦的真挚感情。

李彦宏讲到这里眼中饱含泪水,他至今仍然在赡养着班副的父母。

“我还记得我班副的日记里有是这样写的:

4月28日,天气,晴。今天新兵蛋子下连了,他们对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如同我当初一样,我班有一个叫李彦宏的小新兵不错,是个大学生。值得培养!但是我发现这个李彦宏很有个性,这可不行将来是要吃大亏的。我得给他改改这个毛病!真拿他没辙,难道是当初我当新兵的时候气的班长多了现在是派他来折磨我的吗?哎还是慢慢教育引导吧!”

李老师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同学们好多触景生情的也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

“同学们!老师今天这堂课不是要跟你们讲述部队与战争的残酷,而是希望你们通过老师的故事能够珍惜你身边的家人朋友,同时在这里呢也希望张一在以后的军旅生涯当中,能够出人头地,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全场一片掌声!张一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李老师这堂意义不凡的课。

张一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冲着李老师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您!李老师!我会的”

下课后张一来到了班主任办公室,爸爸此时已经坐在这里等他上完最后一堂课。

“下课了?”想爸爸问。

“嗯!”张一点了点头。

“张一!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走出校门你可就不再是一个学生了,而是一个社会青年,再过不久又将成为一名共和国的战士。老师希望你能够积极向上,不要再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

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说道。

“谢谢老师!”

“老师,如果在没什么事我先带张一回去了!”

“行!我送送你们!”

走在学校的操场上,看着熟悉的场景,往事历历在目,张一感觉自己这十几年真是太快了,岁月积累着自己的年龄,染白了父母的头发。想起李老师话,看着爸爸沧桑的白发,张一在心中默默发誓一定要在部队混出个名堂。

此时的徐亮正在课上打盹。

啪的一声飞过来一个粉笔头。

“徐亮,你给我站着听课!”老师气愤的说。

徐亮挠了挠头站起了身。

低头一看地上有一个纸条,趁着老师不注意偷偷捡起来拆开看。

上面写着这样一段话:

读书十几载,今日归田园。

条条大路是,何必读高中。

哥嫂莫生气,爹娘莫伤心。

再予我从戎,四海扬名声。

落款写着张一,日期是今天。

徐亮心想张一这小子还学会写诗了真是的。

不管怎么说,徐亮还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张一。

回家的路上,张一望着窗外思绪万千,张爸爸看出来儿子心事重重的。

“咋了儿子?想什么呢?”

“爸,我会努力的!”

附:浅谈部队白床单

雪白的床单,整齐的平铺在战士的床上!平整的没有一丝皱折,他不仅是部队内务统一整齐,体现出我军优良作风,而且还能在冬季野外作战的时候披在身上作为伪装!不易被侦查到!

但其实我们军人朝夜陪伴的白床单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作用

早在解放抗日时期,为祖国抛头洒血的热血青年们奔赴战场,奉献自己年轻的生命!战役结束,收拾战场的时候,他们死伤惨重,鲜血淋淋……没有裹尸布,只能用稻草简单遮盖!

裸露在外面的肢体暴晒在炎炎烈日下,散发阵阵恶臭,这对为祖国奉献自己年轻生命的战士不公平,可是当时条件异常艰苦又无法为牺牲的战友们隆重厚葬,只能用简单的一块白床单披在身上

部队的床单是白色的,何时配发的已无法追溯,只知道军队流传这样一句话,部队的床单活着的时候躺在上面,死去的时候躺在下面!

0

第七章“我会努力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