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一章 起家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起家 3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1 16:21:21

军令如山,地动山摇,两千铁骑兼程西进,不一日抵达通辽城下。此时,通辽城外的叛军是白音达赉的一万人马,其前锋是陶克陶胡的三千骑兵,蒙古骑兵都是一人双马,轮换着骑,部队耐力好,行动迅速,非常难打。此时此刻的张作霖已经非常懂得打仗了,他整天琢磨兵法呀,不会打仗,怎么成为朱洪武啊。

守通辽的是吴俊升的一千步兵,五百骑兵,他知道自己如果出去,那就是以卵击石,有去无回呀,所以他守城不出,任由蒙古兵骂阵,他就是不动。骑兵攻城不太容易,蒙古人没有攻城器械,也没有重炮,靠轻武器是不行的,他们虽然扫荡了洮南各县,所获颇丰,但是有马龙潭、张景惠、冯德麟他们守着,叛军连一座县城也没有攻下来。吴俊升守了三天,张作霖到了,广阔的草原上,双方骑兵拉开了阵势,蒙古军前锋三千,后面还有好几千。吴俊升马上带一千步兵出城压住阵角,五百骑兵也拉开架势。

仗还没有打,对方派军使来了,蒙古军使说:“我们陶克陶胡将军说了,洮南自古以来就是我们蒙古大汗的疆土,是你们大清国无理抢去的,我们已经宣布独立了,请你们退出我们的国土。”张作霖哈哈大笑:“我呸,王八羔子,你们有大汗吗?你们那些王公哪个不是我们皇上的外孙子?你们他妈的就是我们皇上外孙子的奴才,尔等竟敢犯我天朝,杀我百姓,简直是活得不耐烦啦,他妈拉个巴子的,要造反了是不是?当年康熙爷是怎么收拾你们的?你们这帮孙子的老祖宗,被我八旗劲旅杀的片甲不留,你们忘啦?今天你们要是识相,赶紧缴械投降,本总兵可以上报朝廷饶你们不死,如若执迷不悟,继续作乱,我必痛下杀手,斩尽杀绝,尔等就是逃到天涯海角,老张也要逮住你们,绳之以法。”

蒙古军使没有讨到半点好处,挨了一通骂跑回去了。陶克陶胡气坏了,攻势马上发动,三千骑兵动地而来。张作霖在马上向左右看了看:“哥儿几个,怕不怕?”张作相道:“奶奶个熊,怕个屌,一帮吃草的货,他以为他是成吉思汗哪。”汤玉麟道:“啰嗦个屁呀,开炮轰他娘的,狗日的马还能抗住炮弹?”张作霖点点头:“佐藤上尉,炮兵准备好了吗?”佐藤一郎挺胸答道:“报告将军,炮兵已经就位,随时可以开火。”“好,炮兵我不懂,你看着办吧。”“是。”佐藤一郎他们是随火炮一起来的,奉天各营没有炮兵,大炮买来没有人会使,还得请人家关东军派人来教,张作霖奇怪,他娘的日本人说中国话比中国人还遛哪。十门火炮一字排列,指挥官、瞄准手、装填手和炮手都是日本人,一见蒙古骑兵越来越近,清军骑兵就开始后退,他们一退,就把大炮露出来了,蒙古骑兵已经冲到阵前,想退也来不及了。打的是榴散弹呀,一炮出去就是一把铁扫帚,弹雨刹那间覆盖了冲过来的骑兵。

草原上,枯草间,人仰马翻,血肉横飞,蒙古骑兵被钢珠弹打的骨断筋折,连人带马死伤一片。蒙古人犹豫了一下,又冲上来了,此时清军的炮弹来不及装填,是个机会。可是,机枪响了,几百米之内,机枪是骑兵的克星,清军的机枪都是日本人给的,打的蒙古骑兵一排一排的倒下,后面的见硬冲不行拨马就往回跑。“想跑?没有那么容易,弟兄们,跟我来。”张作霖一声断喝,长刀胜雪,两千五百精锐骑兵眨眼间追上对手,砍杀起来。

蒙古叛军首领白音达赉一看陶克陶胡的前锋被清军砍得落花流水,这还得了,他马上带领主力杀了过来。这个时候,炮弹过来了,佐藤这次打的是高爆弹,用意是拦截蒙古军主力,炮弹准确的砸在蒙古军的冲锋队列里,白音达赉只见眼前红光一闪,还没有感觉到疼痛,他连人带马就被炮弹撕碎了。“大汗死啦,大汗死啦。”白音达赉的死讯犹如瘟疫一样,掠过每一个蒙古兵的心,军心瞬间散了,几千骑兵还没有交锋就四散奔逃了。白音达赉死了,陶克陶胡没有死,他带着几百人落荒而逃。打扫战场后,张作霖命令张作相、孙烈臣带一千骑兵深入蒙古草原追击,张作相他们每人两匹马,一匹乘坐,一匹驮干粮和饮用水,他们深入大漠800里,将陶克陶胡残部赶到了外蒙古。

这一仗打的可谓是名动天下,连朝廷都知道东北有一个记名总兵张作霖很能打仗。朝廷传旨:“授张作霖巴图鲁称号,实授总兵官,赏穿黄马褂。”张作霖一看师长没有当上,给了一个勇士称号,朝廷也太会算计了,这叫惠而不费呀。总兵官有什么用啊,也许有用,能镇得住手下这帮骄兵悍将。

新民府串儿胡同有一个私塾,能到这个私塾里读书的只有哥儿俩,他们是**和白凤鸣。教书先生是新民府秀才熊心,熊秀才饱读诗书却屡试不第,现在,他被张作霖请来给儿子启蒙。“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朗朗的读书声清脆悦耳,春桂和慧敏二位夫人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公元1908年,**7岁,白凤鸣6岁,该读书了。张作霖消灭了叛军后,东北地面终于太平了,二位夫人不用为夫君担惊受怕了,自然把心思都倾注到儿子身上。“大嫂,小六子长大了,您让他干什么?”慧敏跨出私塾的大门,陪春桂回家。赵春桂道:“干什么都好,只是别像他老子一样,干这刀头上舔血的勾当。”慧敏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凤鸣长大了,我让他考秀才,考举人,最好能中个进士,他们白家祖上就没有读书人。”春桂道:“老张家也没有,我听雨亭说,他是海城县驾掌寺乡马家房村西小洼屯的人,老家是河北廊坊大城的,祖上很穷,在河北活不下去了,才闯关东的,哪里有什么读书人哪。”慧敏道:“大哥有出息就行,他还知道专门请先生来教书,难得啊。”春桂点点头:“他也算是苦尽甘来了,甲午年,他本来当了哨长的,后来朝廷跟日本打仗,他和翔宇九死一生逃回来,那才叫惨哪,怎么?你不知道吗?”慧敏道:“甲午年我才十岁,哪里知道这些,我们当家的从来不提他以前的事情。”春桂道:“那是太惨啦,他不愿意想起,好了,不提这些烦心事,今天中午给他们小哥俩弄什么吃?”“吃荠荠菜饺子吧,春天啦,荠荠菜好吃。”“好,就吃饺子,我去卖肉,你到后院弄点儿菜,咱得多包些,先生饭量大。”“好,煮好了我送过来。”姐俩儿说干就干,回到家就忙活开了。

读了半个时辰的三字经,百家姓,先生让小哥俩玩一会儿。**和白凤鸣跑出私塾大门,穿过胡同,到大街上看景儿。新民府城有大约两万人口,城里有两条官道,一条是东西向,一条南北向,十字街头买什么的都有,因为天气还冷,还有冰糖葫芦买。学良说:“凤鸣,我给你买冰糖葫芦吃。”凤鸣看着糖葫芦,口水都下来了,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哥,你有钱吗?”学良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铜板:“我有七文钱,不知道糖葫芦多少钱一串儿。”他正要踏步上前问价,旁边的卫士道:“两位公子想吃糖葫芦吗?我给你买吧。”**看看他道:“赵连山,你走开,本少爷有钱,不用你买。”赵连山嘻嘻笑道:“公子年纪小,他们会骗你的,三文钱一串,他们会卖五文钱。”学良道:“胡说,天下哪里来的那么多骗子,你没有买,怎么知道他们会骗我。”说完,他走到小贩面前,大声道:“大叔,我想买一串儿糖葫芦,多少钱?”那小贩早看到这小哥俩了,从他们的穿着打扮上就知道这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何况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个背盒子炮的大兵。“小爷要糖葫芦吗?小的两文钱一串,大的三文钱一串。”“给我一串大的。”**大大方方地在小手上排出三文大钱。

一串糖葫芦有七个冰糖扒丝的红山楂,那山楂真个是又大又红,艳丽无比,**的哈喇子都下来了:“凤鸣,你先咬一口。”说完“嗖”的一声把哈喇子吸了回去。凤鸣强忍住冲动,道:“哥,你是大哥,你先吃。”学良道:“你是弟弟,我当大哥的当然要让着你啦,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凤鸣再也忍不住了,他抓住学良的手,张大嘴咬住头一颗山楂顺竹签子一捋,就塞了个满口。真是又酸又甜啊,酸掉牙,甜掉牙,太好吃啦,凤鸣眉花眼笑的看着**吃第二颗山楂。“哥,好吃吧。”“好吃,好吃,比娘买的好吃,大叔,以后我天天来买。”“好啊,多谢小少爷照顾我的生意。”凤鸣道:“哥,咱还剩四文钱了,天天来买恐怕不行吧,不来岂不是失信?”他把先生刚刚讲的言而有信记起来了。学良道:“我娘是不给我什么零花钱,但是我爹给我的压岁钱是五钱银饺子,换成同治通宝是多少?”凤鸣傻傻不知道,赵连山道:“是五百文。”学良兴奋的脸都红了,道:“有那么多啊,太好了,这可是一大堆钱,我们一天吃一串,一天三文,一百天是三百文,五百文可以吃很久的。”凤鸣道:“是啊,我也有一个银饺子,我拿来给大哥,咱们合起来用,可以一天吃两串儿。”**道:“我是大哥,我理所应当请你,哪里要你花钱,我听娘说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冰糖葫芦,吃多了会吐酸水儿。”凤鸣眨巴着一双大眼道:“俺娘说,兄弟之间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就是哥的。”学良哈哈大笑:“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也是你的。”小哥俩踱着方步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大快朵颐,正吃得高兴,一个卫士匆匆忙忙的跑来了:“哎呀,我的小祖宗,先生要上课啦,你们还在这里遛哪,快回去吧,不然先生要生气啦。”一听先生要生气,小哥俩马上要跑,可山楂还有一颗,怎么办?学良道:“凤鸣,你吃了吧。”凤鸣摇摇头:“哥,我小,我应该吃仨,你大,你应该吃四个。”**道:“你小你才应该多吃一个,快吃,先生要急了。”凤鸣道:“有福同享,一人一口吧。”哥儿俩急急忙忙一人咬了山楂的一半儿,然后扔了竹签子,撒丫子就奔先生那里去了。

农历九月初九,张作霖在郑家屯关帝庙与在消灭蒙古叛军战斗中作出贡献的七位兄弟义结金兰,兄弟们发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大家按年纪排序,大哥马龙潭,字:溪腾,时任奉天巡防营右路统领,二弟吴俊升,字:兴权,时任奉天巡防营后路统领,三弟冯德麟,字:阁臣,时任奉天巡防营左路统领,四弟汤玉麟,字:阁忱,时任奉天巡防营前路马军第二营管带,五弟张景惠,字:叙五,时任奉天巡防营马军第三营管带,六弟孙烈臣,字:赞尧,时任奉天巡防营马军第四营管带,七弟张作霖,字:雨亭,时任洮南镇守使兼奉天巡防营前路统领,八弟白翔宇,字:玉庭,时任洮南镇守使营务督办,九弟张作相,字:辅忱,时任奉天巡防营马军第一营管带。真是风云际会,英雄聚义,大家发誓今后要同心同德,勠力同心,扶保大清江山。

兵是自己招的,自己训练的,还得自己来养活,朝廷只是承认而已,一道命令下来,你就得上阵杀敌。养就养吧,反正现在也养得起,奉天省被这老几位给打平了,蒙古也不敢炸刺儿了,地方上出现了自甲午年以来少有的太平。东北这地方,只要太平了,老百姓就能给你弄出财富来,怕就怕洋鬼子打来,怕就怕朝廷瞎折腾,现如今,朝廷不折腾了,洋鬼子似乎也闹够了,老百姓总算是过上太平日子了。白翔宇和王永江已经为张作霖召集了一大批经世之才,他们是袁金铠、于汉冲、阚朝玺、米春霖、王树翰、莫德惠、刘德全,张作霖此刻是礼贤下士,无人能比,他已经为自己的天下打下了雄厚的根基。

这些人都是英才,有学法律的,有懂金融的,有学经济的,张作霖都能让他们各显其能,各尽其才。养兵就得有粮,要粮就得有人种田,王永江通过张作霖说动了徐世昌大帅,开关放人到辽西垦荒,就此,山海关、锦州两关大开,在关内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想到关外来的一律放行,老百姓来了就垦荒,地多啊,随便种,那黑土攥一把都出油,种子播下去就有收获,能没有人来嘛。来开荒,种生地的,第一年纳百分之十五的皇粮,第二年,生地变熟地了,纳百分之二十五,第三年纳百分之三十,就百分之三十不再涨了。皇粮中张作霖上交一半,自己留一半养兵,反正那账目是白翔宇做的,朝廷知道什么,每年给徐世昌大帅上交那么多粮食,大帅高兴的要死,谁还管你怎么来的呀。徐世昌大帅是个清官,是乱世之能臣,他来了以后,关内的老百姓来了不计其数,奉天的经济立马就有起色了,1911年,徐世昌大帅走的时候,东北大治,经济基本上恢复到了甲午以前的水平。

白翔宇专管粮秣,他是营务总管,洮南至辽西现下都归张作霖管,张作霖现在是朝廷亲封的关外练兵大臣,从三品,白翔宇是粮台,从四品官衔,虽然比知府小,但他是军队的人,清末军队吃得开,谁敢不听雨亭大帅的。白翔宇收皇粮不按人丁收,他按田亩收,谁的土地多,谁就得多交皇粮,穷人哪里有多少地呀,自己还吃不饱哪,你让他交皇粮,那不是逼他造反吗?白翔宇不干这种事。多交皇粮?大地主们不高兴,白翔宇有办法,你不是想挣活钱吗?你按时完粮完款,我给你执照,你做什么都可以。你要是顶住不交,税警就上门了,轻者罚款,重者坐牢,种大清的地,敢不交皇粮?想混不想混啦?谁不想做生意发财呀,你有粮食有什么用啊?白翔宇不给你执照,你就不能卖,烂在粮仓里吧。谁也不想坐牢啊,都是大地主,再说了,百分之三十的皇粮,比内地可轻多了,内地,嘿嘿,百分之五十还打不住。还有就是税了,工商业都要缴税,你卖个鸡、鸭,蛋,鱼,可以不上税,你要是卖牛、马、猪、羊,就得缴税了,糖烟酒盐是专卖的,有特别的执照,不是大资本家,想都别想。东北的税比内地轻,在内地你买什么都得上税,养个娃娃也得上税,曰:“人头税。”

税最重的营生是妓院、烟馆和赌场,白翔宇和王永江恨这三项生意,但是,大清朝不禁,或者说表面上禁了,实际上没有禁,这三项来钱呀,当官儿的谁跟钱有仇啊,王永江们也没有办法。不能禁就课以重税,税率达六成,就这样人家还照样开分号,生意红火的不得了,这种人,没法儿弄。

3

第一章 起家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