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二章 变乱 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变乱 1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2 16:55:38

有了粮食还不能吃,麦子要脱壳、磨面,玉米要打碎,就要有加工厂。要满足上万军队的食物,小打小闹是不行的,白翔宇开始搞粮食加工厂,先是搞面粉厂,后来有了面条厂,机器从日本进,电磨,那面粉比石磨加工的细多了,一座面粉厂也就是一、两千银子,他半年就搞了几十个,电线从日本的发电厂拉。面粉多了,吃不完,他就做粮食生意,粮栈是一个一个的开,银子是大把大把的赚,有了活钱,他又搞大米加工厂、豆油加工厂、高粱酒厂,除此之外还有被服厂,鞋袜厂,皮革厂,基本上能满足张作霖大军的需要。生意是越做越大了,有的时候,白翔宇都佩服自己,真是一个做生意的料,看来以前跨马抡刀是明珠暗投了。生意做得越大,认识的能人也就越多,中国的,外国的,眼界越来越开阔,思想就慢慢的解放了。在练兵大臣公署,王永江管财政,白翔宇就专注于实业了。

每个月,白翔宇都向大哥报一次账,他的帐非常清楚,投入多少,产出多少,盈利多少,一目了然,这都是得益于他的能用人,那些做账的都是财会高手,都是他高薪聘请的。对于白翔宇的账,张作霖根本不看,大帅说:“我的就是你的,我还信不过你?你就看着办吧,赚了多少,你说个数儿就行了。”碰上这样的大哥,白翔宇能不拼命干嘛,到年底,张作霖一给红包就是一万银子,谁不效忠啊。这天,白翔宇带人到新民来了:“大嫂,大哥派我来看您,我给您带了五百斤洋白面,五百斤玉米面,一百斤豆油,一百斤糖,还有一百两银子。”赵春桂见义弟来了,忙着让座,让丫鬟奉茶:“贤弟呀,弟妹去私塾送饭了,我派人叫她去了,马上回来,你不急着走吧。”翔宇道:“大嫂,您别忙活了,我还要到奉天跟日本人谈事情,大哥让我问您好,他一切都好,只是最近忙得很,又练兵又屯垦的,整天脚打后脑勺。”春桂悠悠地道:“也不是公事多吧,我听说他又讨三姨太啦?”白翔宇就知道来家里没有好事情,大嫂肯定要问这些事,他是早有准备的:“大嫂,你错怪大哥了,他哪里讨三姨太啦?没有的事,前面那个也就是照顾他起居的人,没有什么名分的,哪里就论到**,老三啦。”赵春桂道:“我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自从那年逃难生小六子做下了病,身体是越来越差了,老三学铭出世后,我也没有精力照顾夫君了。雨亭现在是人上人了,应该多子多福才是,小六子也应该有多些弟弟、妹妹。我不是嫉妒,我只是想托你跟你大哥说说,干什么事情不能由着性子来,女人太多,容易掏空了身子,还是慢慢来的好,这么快就左一个右一个的,终是不妥的。”白翔宇一个劲儿的点头:“是,是,是,大嫂说的是,大哥也天天跟我说大嫂的好,当年他落难,跑到赵家庙,要不是您家老爷子照顾,哪里有他的今天呀,这些事情,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当年我大哥有什么?从**跑回来,光棍一条嘛,您家在赵家庙可是富裕户,您嫁他是下嫁啦。”提起往日的情义,赵春桂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是啊,当年张作霖就是一个大头兵,个子不高,人显得单薄,还好赌钱,自己究竟是看上他什么了呢?也许是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儿吧,谁能想到他现在出息成从二品的朝廷练兵大臣哪。难道自己真的是慧眼识英雄吗?英雄啊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多美人,英雄的老婆可难当了。“大嫂,玉庭回来啦?”慧敏急匆匆的跑进来了。“啊,我回来看看大嫂,一会儿就走。”一听说夫君又要走,慧敏的眼泪下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也不在家待两天。”白翔宇一看她哭就来气:“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哪,老娘们哪里知道男人在外面的辛苦,我在外面受洋鬼子的气,你就不能让我高兴一点儿?”他一吼,慧敏马上收声了:“夫君在家吃饭吗?”“不吃了,我和大哥创业艰难哪,我们上面有六位大哥,大哥上面有巡抚,巡抚上面有总督、将军,总督、将军上面有皇上、太后,皇上、太后上面还有洋鬼子,你知道我们的压力有多大吗?一个不留神,连命都没有啦。去,把**抱过来我瞧瞧,瞧完我就走。”白翔宇家和赵春桂的院子是隔壁,中间的墙上开了一个月亮门,两家实际上是一家。很快,慧敏就把小儿子抱过来了,白凤梧还未满三岁,但是已经开口讲话了,慧敏道:“宝贝,爹回来啦,快叫爹。”凤梧的大黑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他认生不肯开口,只是看着翔宇不知道想些什么。春桂道:“宝宝来,大娘抱。”白凤梧立马向赵春桂张开了小手。春桂抱着娃娃道:“你这当爹的,来去如风,他这么小哪里认得你,宝宝,好好记住他,他是你亲爹,他给你挣饽饽吃,太忙啦。”白翔宇从马褂的口袋里摸出一把白银打的长命锁,给儿子戴在脖子上。白凤鸣长得像娘,白凤梧长得有几分像翔宇,他虎头虎脑的,鼻梁特别挺,一皱眉特别像父亲。翔宇拉了拉儿子又白又胖的小手,道:“唉,这孩子,生不逢时啊,生于乱世,长于忧患,不知道何时才能懂事呀,也许不懂事更好吧。”春桂道:“当爹的胡说些什么哪?我们宝宝聪明极了,你没看他在想事情吗?你呀,在外面受刺激了,竟然想让儿子蠢一点。”白翔宇道:“聪明人死得快,还是笨一些长命啊。”春桂气了:“快滚吧,尽胡说八道,赶快走,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

白翔宇走了,慧敏越想越难受,眼泪又下来了。春桂一边替她擦泪一边道:“别哭啦,翔宇算是不错的了,至少他没有找姨太太吧,你看你大哥,左一个右一个的,我要像你,我还活不?”慧敏道:“可是,他也不顾家呀,您看,这都到家了,也不能待一两天,连个饭都不吃。”春桂安慰她道:“我们的夫君都是什么人?都是领兵打仗的,别说一天啦,就是半个时辰都要命啊,你要嘛嫁一个平庸的男人,守着清贫过日子,但是那样有一个不好,就是你会被人欺负,因为你没有权没有钱,人家就欺负你。如果你嫁的是翔宇这样的男人,你就得忍受他不着家,因为他能给你带来荣耀,带来权势,带来富裕,他要是整天围着你转,他能有什么出息?你不能要求丈夫既要天天照顾你,又能在外面扬名立万。你看现在,逢年过节的,新民城里的富户,知府大人都来看咱们,你以为我们有什么?我们还不是有雨亭和玉庭吗?没有他们,我们什么也不是,你品品,是不是这个理儿?所以,我呀,我不闹,闹也没有用,我没有啥本事,夫君就是我的天,不管雨亭对我怎么样,只要他对首芳和小六子好就行啦,混到我这个地步,夫君功成名就,女儿孝敬,儿子上进,我也就满足啦,一切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看在儿女的情分上吧。”慧敏收了泪,点点头:“是吧,我听大嫂的,准备吃饭吧。”

乱世之秋,必出大事,公元1911年10月10日(农历辛亥年八月十九),以文学社、共进会为主的革命党人发动了武昌起义。大清国真是油尽灯枯了,要打仗,没有钱,没有兵,没有将帅。实际上也不是没有军队,没有统帅,就是没有八旗铁骑和满洲将帅。清末,清廷是训练了新军的,而恰恰是新军要了大清朝的命。自己的军队要了自己的命,这是大清统治者始料未及的吧。军队是有的,大清现在能依靠的是北洋军,而要命的是,北洋新军的统帅袁世凯遭到了执政的醇亲王的打击,现在在家里养病哪,你让他去打革命党,他不去。袁世凯不动,北洋大将中,以北洋之龙著称的王士珍,北洋之虎著称的段祺瑞,北洋之豹著称的冯国璋,朝廷就指挥不动,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只听命于袁世凯,根本不把爱新觉罗的小皇帝溥仪放在眼里。

北洋军按兵不动,实际上等于帮了南方的革命党,南方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要求推翻满清,建立共和。老实说,清廷自叶赫那拉皇太后垂帘听政以来,确实中兴过一阵子,但是太后有一个满族统治者的通病,她不能重用汉族官员,即便用了也会不放心,要防着,要掣肘,致使同治中兴没有发展下去。同治皇帝死后,太后心智大变,迭出昏招,无论是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庚子事变,还是废科举,练新军,她都是又疑又用,又用又疑,女人终究是女人,女人的天性如此,夫复奈何?何况她是一个乾坤独断的少数民族的女人。多少年以后,白翔宇想:“如果清朝是汉民族建立的王朝,逢此世界大变,资本主义蓬勃兴起之际,我中华是不是能断然变革,跟上世界潮流,而挺立于风口浪尖呢?答案是可能的。”可是历史不要假设,在世界变革之际,统治华夏的偏偏是满族这样一个人口仅有几十万的少数民族,他们固然想改革,但是如果把改革深入的话,是不是就把满族政权给湮灭了呢?如果君主立宪了,那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汉族大员会把持朝政,满族权贵统统回家抱孩子去了。为什么?因为八旗子弟只会遛鸟斗蛐蛐了嘛,为什么会这样?当年八旗劲旅不是如狼似虎吗?当年是,以后就不是了,满八旗的子弟一落地就有一份皇粮吃,不干活儿也活的很好。几亿汉族老百姓还养活不起几十万满洲人吗?当然养活的起,这一养活就养活了近三百年,八旗子弟变质了,老祖宗的快马弓刀,他们不练了,练骑射多累呀,咱有铁杆儿庄稼,旱涝保收,享受吧。这一享受就享受了几百年,八旗子弟既不练功也不读书,等到太平天国起来的时候,他们连马都不会骑了,怎么办呢?连朝廷的绿营军也就是汉军也打不过太平天国,怎么办?那就只能用地主武装了,于是曾国藩他们的团练就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不是吗?消灭太平天国的不是朝廷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而是曾国藩的湘军和李鸿章的淮军。朝廷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被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和英王陈玉成两次攻破,打的稀里哗啦。湘军和淮军说白了都是民兵,不是朝廷的正规军,,朝廷没有军饷给他们,能给的只是一个名义而已。曾国藩消灭了太平天国,可谓功高盖世,照理来说,清廷应该让曾国藩主政,湘军应该改编为国家的正规军才对,但是朝廷害怕了,为什么害怕?因为湘军这么能打,又不是满洲军队,这万一他们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可如何是好?满洲统治者怕得要死,曾国藩不是没有可能当朱洪武的。于是清廷裁撤了湘军,曾国藩是忠于大清的,太后让他裁军,他就老老实实地裁了。裁了怎么办?打仗还要人啊,你满洲八旗不行嘛。哪就用李鸿章的淮军吧,用是用,还得防着,所以,在大清朝来说,改革是一个死结,永远不可能成功的。朝廷没有信心依靠汉族官员来巩固他的统治,民族矛盾平常看不出来,到了节骨眼儿上才要命哪。太后不是有一句话嘛,叫做:“宁予友邦,不给家奴。”谁是家奴?汉人官员嘛,她宁愿让洋鬼子欺负,也不能让汉人官员主政,纵观大清二百多年的统治,汉族官员始终是被满族官员压迫的,袁世凯怎么样?醇亲王一个命令,他就削职为民了。如果大清是汉族政权,改革就没有这么谨小慎微了,一个民族嘛,万事好商量。

满清老防着别人,老不改革,搞得国家被小日本欺负的头都抬不起来,败仗一个接着一个,赔款一波接着一波,山河破碎,民不聊生,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堂堂中华就没有人了吗?武昌起义一声枪响,大清王朝土崩瓦解,很快,袁世凯就逼得醇亲王让出了大权,然后北洋军进攻武汉,以武力逼孙中山让出**大权,他这边逼皇帝退位,大清国防汉官防了几百年,最后还是被汉官推翻了。

中华民国诞生,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他这大清国**大臣当得,屁股还没坐热就把皇帝赶下了台,真是城头变换大王旗呀,昨天还是龙旗今天就是五色旗了。张作霖在东北看中原看的眼晕,他问白翔宇:“奶奶的共和,共和是啥玩意儿?”白翔宇道:“共和就是大家说了算,不是皇帝老儿一个人说了算啦。”张作霖又问:“那大**是个啥?”白翔宇一笑:“大**就是一个大官,是大家选的,不是祖传的,跟皇帝不一样。”张作霖扭头看了看他:“你咋知道的?你不是骗我吧。”白翔宇忙道:“我这么能骗您哪,这是花旗洋行买办杨坤告诉我的,人家在美国读过书,有大学问。”张作霖道:“有学问哪?哪天你约他来,我跟他请教请教。”白翔宇笑道:“好啊,要不您聘请他当您的英文秘书。”张作霖道:“那感情好,以后这种人咱得多聘,连大**是什么都不知道,土包子一个,还能不被人笑话呀。”白翔宇道:“看来这世道是真的变了,袁世凯都当皇上了,哪谁不想当皇上啊。”张作霖把脸一唬:“你小子,你刚才不是说他是大**吗?”白翔宇道:“是,是,他是大**,可他和皇上有什么分别,我现在还分不太清。”张作霖点点头:“也是啊,以前皇上下的令咱得听,这大**下的令咱也得听啊,我看分别不大。”

民国建立了,人还是原来的人,地还是原来的地,天还是原来的天,好像啥也没变,又好像变了什么。当武昌那边宣布共和时,东北也乱了,东北也有新军,奉天新军的领袖是蓝天蔚、吴禄贞,奉天省城的革命党人有张榕、宁武、商震,大家都想响应武昌起义,推翻清朝统治。这年5月赵尔巽接替徐世昌任东三省总督,他是张作霖的老长官,武昌起义一爆发,他就秘密地把张作霖从洮南叫到奉天总督府商量对策。一见面,赵尔巽便道:“雨亭将军,你是革命党吗?”张作霖笑道:“大帅,我是革命党?我想当革命党,人家也不要我吧。”听了这话,赵尔巽道:“情况紧急,雨亭将军你可要救我呀。”张作霖一惊:“什么情况啊,大帅怎么会如此惊慌?”赵尔巽道:“据可靠情报,新军第二混成协准备造反啦,协统蓝天蔚是革命党。”张作霖道:“可能吗?他可是朝廷保送到日本学军事的,自己培养的人会造反?”赵尔巽苦笑道:“南方造反的,哪个不是朝廷培养的,这真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呀,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张作霖一咬牙:“我誓死保卫大帅,您说怎么办吧?”赵尔巽道:“你有多少兵力?”张作霖道:“属下有一万五千精兵,十门大炮。”赵尔巽高兴了:“够用啦,我把总督府卫队营,省防军,巡警队全部交给你,由你全权指挥。”张作霖的部队现在是新军第二十四镇,他有耳目在省城,当他知道奉天革命党准备起义的消息后,就悄悄地把部队向省城调,现在他估计张作相的五千人马已经到新民了,想到这里,他说:“请大帅下手令调兵,不然我师出无名啊。”赵尔巽恍然大悟:“噢,对,对,马上,马上,我马上下令。”

得了总督的授权,张作霖很快就控制了奉天城,住在奉天北大营的新军第二混成协只有五千人,由于准备不足,张作霖来的太快,他们内部又就起义的事情起了纷争,结果,奉天起义就泡汤了,本来,革命党起义的主力是新军第二混成协,如果成功,他们就擒杀赵尔巽,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都督,以吴景濂为奉天**,宣布东北独立。然而张作霖实在是太猛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省城,再以武力包围了奉天省议会,吓跑了赞成起义的议员,成立了奉天国民保安公会,推举总督赵尔巽为公会会长,伍祥祯、吴景濂为副会长。这样,就确保了赵尔巽的东三省总督、盛京将军、奉天巡抚的职权依然有效,他任命张作霖为保安公会军事部部长,总管奉天军事,排挤革命党人,蓝天蔚没有办法,只好远走他乡。

2

第二章 变乱 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