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二章 变乱 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变乱 2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3 15:58:57

赶走了蓝天蔚,奉天革命党就没有了统兵将领,张作霖又趁机指使人暗杀了张榕和他的助手田亚斌、宝昆,奉天的局势被张作霖牢牢地控制住了。张作霖在奉天杀革命党,袁世凯也没有闲着,他派人暗杀了革命党人北洋第六镇统制吴禄贞,这一下,东北的革命党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凭着屠杀革命党的功劳和对袁世凯的效忠,民国刚刚建立,张作霖就当上了陆军第27师的师长,授衔陆军中将。他这个师比北洋其它的师规模大许多,因为以前他是清廷的关外练兵大臣,兵是想练多少就练多少,27师下辖两个步兵旅,一个骑兵团和一个炮兵团,张作霖任命汤玉麟为53旅旅长,孙烈臣为54旅旅长,张景惠为第27骑兵团团长,吴俊升为洮南镇守使兼第二骑兵旅旅长,张作相为卫队团团长。不算吴俊升的人马,第27师总兵力达2万人马,比冯德麟的第28师多一倍还不止,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张作霖有粮有款,还有东三省总督赵尔巽的支持。时势造英雄,当赵尔巽最要命的时候,张作霖的兄弟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张作霖知道,他第一个冲到了省城,给赵尔巽保了驾,赵总督当然是投桃报李,在袁大**面前夸张作霖如何如何啦。

当了中将,张作霖很高兴,他在奉天大南门里通天街上租了一片宅子做将军府,这片宅子是道台荣厚的房子,荣道台房子太多了,住不过来就出租。这一片宅子占地1900多平米,是一个三进的四合院,有房间28间,张作霖搬进来以后,就把**接过来了,他聘请自己的老师杨景镇给**讲《四书》、《五经》,请奉天教育会副会长白永贞教**《资治通鉴》,请奉天大书法家林汝助教**书法,请自己的参谋长陈英少将教**外语。白凤鸣整天跟着**上学,学业是突飞猛进。能进帅府塾馆读书的都是张作霖兄弟的子弟,这其中有冯德麟的儿子冯庸,张作相的儿子张廷兰、张廷枢,哥儿几个天天用功,友谊与日俱增。张作霖不想让下一代成为八旗子弟,**他们每天随卫队的起床号起来晨练,跟着士兵出操,几个月下来,已经有模有样了。

1912年4月7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奉天发电厂开始发电了。白翔宇早早地来到将军府,请张作霖他们莅临视察。“妈拉个巴子的,老子们也有发电厂啦。”张作霖兴冲冲地来到位于南门外的厂子,他一到,白翔宇就示意厂长开机。机声隆隆,燃煤锅炉开始运转了。整套发电设备是白翔宇通过英国怡和洋行购买的,设备由英国飞利浦电力公司制造,装机五百五十匹马力,属于开放型交流发电机组,由五吨燃煤锅炉提供动力,属于蒸汽发电设备。张作霖饶有兴趣的一路看了厂房,锅炉、蒸汽机,水处理设备和发电机、配电室。“嗯,很好,奶奶地,干得好,翔宇,赏厂长五十两银子,工程师三十两,工长十五两,工友五两,马上发。”张作霖一声令下,发电厂里是一片欢呼。那工程师是英国人,在英国混的不好,没有想到来东北碰上了张作霖。

这座发电厂可以满足两座粮食加工厂和3000家民宅的用电,当天夜里,奉天城里一片光明,将军府内尤其明亮。**兴奋的两眼放光,他看父亲就像是闪闪发光的神,从此对作霖崇拜不已。白凤鸣10岁了,从小就点油灯,根本不知道还有电灯这种东西。“爹,这电灯是什么灯啊?它为什么会亮啊?它里面有灯油吗?会不会着火啊。”白凤鸣一连串的发问,张作霖和张作相、汤玉麟、孙烈臣、张景惠、吴俊升他们也都和他一样,对这个新鲜玩意儿充满了好奇。白翔宇觉得自己非常高大,非常有学问,他故作深沉的轻咳了一声道:“这个叫电灯,烧的是电,电呢,就是发电机的转子转起来以后,切割了定子的磁力线产生的,这个转子为什么会转呢?因为它被蒸汽机产生的蒸汽推动了,蒸汽机哪里来的蒸汽呢?因为我们烧了锅炉嘛,锅炉把水烧开了,蒸汽就产生啦,懂了吧,电灯是不会着火的,比油灯安全啊。”白凤鸣眨眨眼睛:“烧电啊,电为什么会亮呢?”白凤鸣指着白炽灯道:“你看见那个发光的曲曲弯弯的细丝没有,那个叫钨丝,电过来把它烧红了,灯就亮啦。”**道:“老叔,那烧铜丝、铁丝行不行呢?”白翔宇摇摇头:“不行,什么丝搞到这么细都不行,那个电很厉害,别的丝都会烧断,只有钨丝够硬。”**看看他老爹:“父帅,是这样吗?”张作霖装做很懂的样子:“是啊,没错啊,你们好好读书,以后就什么都懂了。”

为了庆祝有了电灯,张作霖请兄弟们喝酒,吴俊升道:“老七,老八干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重赏啊。”张作霖道:“赏什么赏,奶奶地,你知道他花了我多少钱吗?就这灯泡,破玻璃做的,英国人要我一钱银子一个,老八,我们要搞灯泡厂,我要你今年之内造出电灯泡来。”白翔宇饮干了杯中酒道:“哥放心,三个月内我让奉天城用上我们自己生产的灯泡。”张作霖道:“吹牛吧你就,哪个钨丝你会做?”白翔宇道:“我是不会,但是日本人会,日本人现在跟英国人抢生意,他们下个月要卖给我们两套发电机组,我说,整个东北以后都是我们大帅的,到那时可能需要五百套发电机,你要是想把生意做成,你就得帮助我们建电灯厂,三菱公司的日本人已经开始训练我们的工人了,他们出全部的技术设备,盈利我们和他们五五分成,您看怎么样。”张作霖道:“我问你钨丝怎么办,那个钨是什么东西?是石头吗?要开矿?奉天有矿吗?”白翔宇道:“奉天有没有钨矿,我不知道,但是日本人说江西有,他们负责运,负责炼,然后教我们做灯泡。”张作霖道:“奶奶地全部要他们包啦,还五五分账,日本人是傻子吗?”白翔宇道:“日本人精得很,他们要我们给他一块地建厂。”张作霖道:“就这么简单?”白翔宇点头:“就这么简单。”张作霖一拍桌子:“给他,北陵那边有的是荒地,你去看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是,得令嘞。”一帮兄弟高高兴兴地大吃大喝,好不热闹。一直在一边冷眼旁观的王永江道:“雨亭当了一个中将就高兴成这个样子啦?现在是袁大**在位,要是孙文当了大**,你还能混的下去吗?”张作霖道:“孙文当**怎么了?”王永江道:“雨亭健忘啊,你在辛亥年可是杀了革命党的,那南方的革命党都是张榕的兄弟,现在的国民政府里有大批的革命党,您如果就此满足于享乐,止步不前了,那祸不远矣。”白翔宇道:“岷源公说的有理,咱别说革命党了,就是北洋**我们也惹不起呀,我们没有实力呀。北洋军有14个师,23个混成旅,约40万人,我们有多少?不到三万吧,没法儿比呀,这要是朝廷里有人给大**进谗言,我们危矣呀。”张作霖道:“二位提醒的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哪?”王永江道:“励精图治,发愤图强,现在是民国啦,再想图谋中原恐怕不现实,但是我们可以把奉天握在手里,然后把势力逐步扩展到吉林、黑龙江,只要我们把三省建设的像铁桶一般,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汤玉麟道:“王岷源,你说的轻巧,图吉林,图黑龙江?我们连奉天都难以掌握吧。赵总督一走,大**就派了一个张锡銮来,他现在是骑在我们头上了,弄得雨亭像孙子一样。还有冯三哥现在也是师长,也是中将,他能服雨亭?还是想办法把这两位伺候好吧。”王永江道:“现在是卧薪尝胆的时候,万事只能忍,自古成大事者,无不忍常人所不能忍。我们一边慢慢积累力量,一边等机会吧。雨亭,我看先让兴权兄、阁忱兄、叙五兄和辅忱老弟入东北讲武堂学军事吧。”一听让他们读书,吴俊升、汤玉麟、张景惠和张作相都急了,吴俊升道:“岷源老弟,你这是出什么馊吧主意呀,我们几个是那读书的料吗?我刚刚生了儿子,我没空,我不去。”汤玉麟道:“王岷源最坏了,老子大字都不识几个,怎么读书啊,你这不是坑人嘛你。”张作霖见他们闹,就把眼睛瞪起来了:“一个一个的都是国家的将军了,还以为大字不识光荣啊,二虎哥,你也好歹是旅长啦,部队集合让你讲个话你都没有办法讲,还得让参谋长代劳,这么着,你不去读书可以,你把旅长让出来,让你的参谋长当,人家可是日本士官毕业的。”一听让他不当旅长,汤玉麟可不干了:“你这是要撤我的职吗?就因为王岷源的一句话?我可是你四哥,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还抵不过外人的一句话?”张作霖拍案而起:“四哥,你讲义气,我是敬重你的,但是王永江绝对不是什么外人,他是我的军师,你不能这么说他,你侮辱他就是侮辱我。再说了,王先生说的有什么不对?你们以后还想进步吗?想不想当督军,想不想当上将军?想就去读书,不想就混吧,天天喝,天天赌,天天嫖,等跟不上形势了,可别来怪我。”

别看张作霖是张景惠、汤玉麟和吴俊升的义弟,他真的发火了,这些人都怕他,张作霖跟他们讲的都是道理,你不服不行。第二天,这些人就打好行李,带着卫兵到讲武堂上学去了。

接替赵尔巽担任奉天督军的是镇安上将军张锡銮,老爷子69岁了,当初张作霖接受朝廷招安时,他是奉天营务总办,也就是他秉承增祺的旨意任用张作霖他们的,当时张作霖曾认张锡銮为义父。对于张锡銮,张作霖是极尽弟子之孝,走到哪里,他都搀扶着老爷子,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往督军府送,把个张督军哄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和上司搞好关系,是张作霖的处世之道,他不但孝敬张锡銮,还孝敬袁世凯和徐世昌,大**亲自接见了张作霖,一看之下,谓之:“精明干练之人。”从1912年到1916年,张作霖花钱花的像流水一样,他能花,白翔宇就能给他挣,靠着张锡銮和袁世凯的信任,张作霖在奉天一省开矿,设厂,弄银号,收税,大把大把的赚银子。张作霖出手大方,北京的达官贵人都被他买通了,1915年袁世凯任命张作霖为奉天军务帮办,实际上,张锡銮不管事,奉天军权皆归张作霖了。看着张作霖一步步的往上走,冯德麟心里不是个滋味,这年赵尔巽因年迈回京了,冯德麟心想,这奉天督军怎么也轮到自己当了,他上下使了钱,有消息来:大**已经决定让他当奉天督军了。冯德麟很高兴,本来嘛,自己是张作霖的三哥,老让七弟高自己一头,总不像话。乐了没有几天,命令来了,奉天督军不是他来当,当督军的是袁世凯的亲信段芝贵,这可把冯德麟气坏了,心说:“你袁大头也太不是东西了,堂堂大**在以前就是天子啊,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看来共和不如君主制,还是皇上讲话可靠,袁世凯这种野路子当皇上不行。段芝贵来了,张作霖照样孝敬,别看段芝贵比张作霖大不了几岁,但是张作霖依然执弟子礼,开口大帅,闭口上将军的捧,把个段芝贵哄的眉花眼笑。和张作霖相反,冯德麟处处跟段芝贵找别扭,今天要饷,明天要粮,后天有军械,段芝贵就带了一个营的卫队来,其它的两手空空,你让他拿什么给你呀。民国初年,军队都是私人养的,国家穷的底儿调,袁大**都得借外债来发工资,哪里有钱往关外撒呀,那庚子赔款十停还没有还上三停哪,幸好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中国没有表态,列强都争先恐后地拉拢中国,那八个强盗说:庚子赔款可以缓五年给付,要不然袁大**早破产了。除此之外还要打仗啊,袁世凯就会瞎折腾,他要毁《临时约法》,革命党能干吗?孙中山就护法了,袁世凯要订《二十一条》,弄钱打民军,举国反对呀。天天打仗啊,军费海了去了,袁大**就那么一点儿袁大头,给谁呀,先顾北洋军吧。

段芝贵没有钱,这督军当得就憋屈了,张作霖一看机会来了,就对段芝贵说:“冯德麟的军队要哗变,您赶紧走吧。“段芝贵一看自己在东北是举目无亲呀,还是张作霖对自己好,临走,张作霖给了他五十万两银子,段芝贵千恩万谢的上了专列,但是走到新民就让冯德麟给劫了,五十万两银子归了老冯,段芝贵当督军当了半年,狼狈不堪的跑回了北京。

这一下,段芝贵恨死冯德麟了,他向袁世凯狠狠地告了冯德麟一状,袁世凯大怒,立马就要派两个师的北洋军去收拾冯德麟,段芝贵说:“东北那个鬼地方我是不去了,到处都是土匪呀,冯德麟都当师长了,还抢劫哪,我看张作霖非常能干,要不你让张作霖当奉天督军吧,让他收拾冯德麟,咱也不必兴师动众了。”袁世凯一听也对,加上张作霖以前给他的印象非常好,自己想当皇帝了,他还劝进哪。那徐世昌、赵尔巽、张锡銮都给他说好话呀,这个时候起作用了。大**大笔一挥,任命张作霖为奉天督军,冯德麟为军务帮办。看见没有,冯德麟得了五十万两白银,丢了江山,太亏啦。民国初年的督军权力非常大,可以说是一个地区的土皇帝,奉天有**啊,但是**有什么用啊,没有枪杆子,说话不灵。张作霖趁热打铁,把洮南镇守使吴俊升的一个旅扩编为一个师,袁世凯马上给番号,称中华民国陆军第29师,下辖两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外加一个炮兵团,跟张作霖的嫡系27师一样了。冯德麟一看这个气呀,但是气还不能发作,因为吴俊升是自己的二哥,二哥当师长,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到哪里说冯德麟都没有理。大家都看出来了,冯德麟玩不过张作霖,二哥听话当中将了,兵强马壮,三哥老跟老七顶牛儿,第28师连高粱米都吃不上。就这,冯德麟还顶哪,他不服啊,当初张作霖还干民团的时候,他已经是巡防营管带了,张作霖在新民的时候,还求过他,自己是哥哥,他是弟弟,就是不服。冯德麟不是军务帮办吗?他对张作霖说:“我的帮办衙门必须跟督军衙门一样,不论是办公费用,人员配备,车辆,用品都得一模一样。”张作霖说:“好办,谁让你是我哥哪,保证一样,汽车还给你最好的,美国货,怎么样。”冯德麟高兴了,他以为他赢了,跑到凤凰城的东边道镇守使府跟大哥马龙潭说:“老七听我的话了。”马龙潭笑道:“你别跟他斗了,你呀,太老实了,斗不赢他的,咱们兄弟,以后最有出息的就是七弟,你要是有难,还得靠他。”冯德麟不服:“我有难?我有什么难?我也是堂堂的奉天省军务帮办,陆军中将,谁能把我怎么样?老七会整我吗?我有军队呀,我才不怕他哪。”马龙潭道:“你混哪,雨亭怎么会整你呀,你想到哪里去啦,想同室操戈吗?我可是大哥,我不许你胡来。雨亭他是国家大臣,你不能不尊重他,小弟怎么啦,小弟有能耐,我做大哥的替他高兴,我不嫉妒。”冯德麟梗着脖子道:“我哪里嫉妒他啦,我哪里不尊重他了?大哥你偏心呀。”马龙潭道:“我们就是行伍出身,我们不懂政治,你别折腾了。你不折腾,雨亭带着你还可以高升,你要折腾,祸不远矣,不信,走着瞧。”

1

第二章 变乱 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