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二章 变乱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变乱 3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4 15:52:42

袁世凯称帝的传闻终于变成了现实,即将登基的洪宪皇帝派人给张作霖送来了二等子爵的朝服,同时授予张作霖盛武上将军的军衔。看到大帅很高兴,白翔宇道:“大哥,这个子爵可不好受啊。”张作霖把朝服穿起来,对着穿衣镜来回看:“妈的,好像没有大清的补服好看,你说我是拍张照片好,还是不拍好,妈的,算了,拍一张吧,留个纪念。”白翔宇道:“他们这是模仿汉代的式样做的,现在都民国啦,看上去不伦不类的。”张作霖笑道:“他马拉巴子的,袁慰庭想用一个破爵位一件破衣服让我带兵进京拥他称帝,我才不去哪,火中取栗的事情我老张能干嘛?”听作霖这么说,翔宇放心了。张作霖才40岁,就已经功成名就了,他担心大哥一时兴起,去凑那个称帝的热闹。“哥,我估计大**很快就会身败名裂,你拥立他当天子的信,恐怕会公之于众吧。”“可能吗?哈哈哈,我早就买通袁慰庭身边的人了,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就会把信烧了。”“啊,真的吗?那一定是他身边最亲信的人了,谁呀。”“这个…,老哥不能告诉你,总之,你不用担心了,我今天叫你来有两件事情,一个是督军府竣工两个多月了,你要给我弄点儿好家具呀,你也知道,咱现在大小也是上将军了,总不能太寒酸了吧。”白翔宇点头:“是,你就放心交给我办吧。”

现在的督军府也叫大帅府,是在原来的地址上扩大了一倍建造的。去年春天,张作霖用两万两银子从荣厚手里买下了他的旧宅,又用一万两银子把隔壁的浙江会馆买了下来,这样,大帅府就凭空增加了一倍的面积,旧宅进行了彻底的翻新改造,原浙江会馆就成了帅府花园了。这一年多,白翔宇是隔三差五的去工地监工,但凡是张作霖想到的他都给做到了,张作霖没有想到的,他也给办到了,工程设计是中外结合,有楼有院有花园,现在从京城定制的家具已经准备的差不离了,就等运到奉天了。

张作霖见义弟胸有成竹,就越发高兴了:“这第二件事情就是首芳的婚事,你这个当叔叔的可要看紧一点儿。”张作霖的大女儿张首芳是**的大姐,1912年春天,赵春桂得急症病逝了,夫人得病期间,张作霖没有亲自探病,只派了二夫人卢寿萱带着医生到新民探望。赵春桂得的是急性肺炎,当时没有X光机,吃中药没有用,所以张作霖都不知道夫人得的是什么病,夫人就走了。每当想起这事儿,张作霖也是后悔万分,想想当年的夫妻情义,他后悔自己没有分身去探望一下。可是怎么办呢?1912年的春天,奉天乱的很,他到处抓革命党啊,赵尔巽是一天也离不开他,真是分身乏术啊。母亲去世时,大女儿张首芳15岁,**11岁,张学铭才4岁,首芳一边照顾两个弟弟,一边恨父亲,一边等张作霖来接他们,还好有卢夫人和慧敏夫人一起照顾他们,张家姐弟才不至于伤心欲绝。首芳的性子酷似乃父,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女公子。她认为父亲接二连三的娶姨太太是母亲伤心早逝的缘由,尤其是母亲病重,张作霖竟然以公务繁忙为由不来探视,这位张府的大小姐竟然恨上了父亲,鲍家来人提及婚事,她是坚决不嫁。

张作霖为大女儿选的丈夫是北京陆军讲武堂堂长鲍贵卿的二公子鲍英麟。鲍贵卿和张作霖是一个村的老乡,他比张作霖大8岁,早年毕业于天津北洋武备学堂,辛亥年他已经做到北洋第二镇第四协协统,1915年官拜陆军中将,是徐世昌的亲信。在儿女亲事上,张作霖是乾纲独断的,何况鲍英麟非常英俊,家室也和自己匹配,张作霖已经准备让亲家鲍贵卿替自己在黑龙江开创一番霸业了。白翔宇知道首芳的脾气,她现在是逢父必反,张作霖让她向东她偏向西,眼看婚期临近,自己不出马是不行了。“哥,这个事情是你的家务事,照理来说,小弟是不便过问的,但是我也担心首芳的性子,她那个枪打的很准的,到时候要是逼婚,她来个鱼死网破,可就坏了。”张作霖瞪大了眼睛:“什么?你说她会弑父?”翔宇道:“弑父到不至于,不过她要是把新郎官儿给打了,你怎么办哪?”张作霖傻了:“啊,这可如何是好?别搞得喜事变丧事,我可怎么办呀?”翔宇道:“大哥,这个事情你要是交给我办,你可就得出点儿血啦。”张作霖道:“她喜欢钱吗?妈拉个巴子的,喜欢钱就好,她爹我别的没有,钱有的是,你去谈,要多少都可以。”

白翔宇离了督军公署奔大帅府来了,大帅府分三个部分,西部是红楼区,那里有两组四合院,西边一组住着张作霖二哥张作孚的夫人和儿子张学成、张学文,张作孚在一次剿匪的战斗中,被土匪打死了,张作霖一直很照顾寡嫂一家。东边的一套住**和他的兄弟,张学铭、张学曾、张学思都住在这里,学铭他们都还小,但是张作霖不让他们跟母亲住,由保姆和奶妈带着,中部是张作霖和夫人们住的地方,那是一座宽大的三进四合院,第一进是张作霖平常办公见客的地方,塾馆和卫队的营房也在这里,卫队的操场就在院子里,张作霖有时候不去督军公署就在家里发号施令。二进院子里是管家仆人们住的地方,厨房、库房都设在这里,张作霖的贴身警卫也住在这里。三进是主人们日常起居的地方,正房供着张家的列祖列宗之灵位,每天早起,张作霖都要带着全家给祖宗敬香。正房东屋住的是卢夫人和二小姐张怀英,四小姐张怀卿,西屋原来住的是三夫人戴宪玉,东厢房里住的是四夫人许澍旸和三小姐怀瞳、五小姐怀曦,女儿们到可以和母亲住在一起。上个月,戴宪玉的弟弟用手枪打通天街的路灯玩儿,他的枪法不错,一路的路灯都被他给打坏了。张作霖曾明令部下不得损坏公物,他就被奉天电灯局的人告到了大帅府,张作霖命令张作相把那小子枪毙,张作相没有执行,把他关了起来,几天后,戴宪玉以为大帅的气消了,就让张作相把人放出来了。合该这小子倒霉,他是张作霖的卫士,值班第一天就被张作霖看见了。张作霖把张作相叫到办公室好一顿训,到底把自己的小舅子给拉出去毙了。这一下,奉天全城都紧张起来了,大家都知道张作霖手黑,没有想到他竟然六亲不认,小舅子犯法,照样枪毙,那谁还敢违法作乱呀。

弟弟死了,戴宪玉对张作霖是心灰意冷了,她到庙里带发修行去了,现在西屋空着没人住。白翔宇知道首芳跟卢氏夫人住,他奔东屋来了。卢寿萱年轻时是北镇的一枝花,为人非常善良,见白翔宇来了赶忙起身让座:“她八叔来啦,坐,小丽,给八爷倒茶。”丫鬟奉上茶来,白翔宇道:“嫂子,首芳哪?我找她有事情。”卢寿萱道:“她到塾馆看学良他们读书去了,小丽,去,把大小姐叫回来,就说她八叔来了。”不大功夫,张首芳就跑进来了:“八叔,您来了,好久不见。”白翔宇看看首芳,她18岁了,真个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张作霖的这几个女儿一个赛一个漂亮。“大乖乖,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有时候想,你爹和你妈都不高,这么这大女儿长这么高哪,奇怪,奇怪。”首芳今天穿了一件兰花旗袍,更衬托的那身材玲珑有致。首芳在他父亲的所有结义兄弟里就敬重白翔宇,翔宇经常去看她母亲,嘘寒问暖的,她是知道的。每年过年,白翔宇给她的红包都是最大的,统统都是上千的银票,大姑娘要花钱呀,这老叔要是多来几个就好啦。首芳道:“八叔是来替我爹当说客的吧,小六子还小,我要照顾他,不能这么快就走。”白翔宇道:“小六子不小啦,明年你父亲就给他娶媳妇儿了。”首芳大惊:“啊,明年他才15岁呀,这么早就成家行吗?”白翔宇微笑道:“你爹的意思是早成家早懂事,他想当爷爷啦,你赶快嫁了吧,忙完你的事情,我还要忙你弟弟的婚事哪。”首芳道:“我不嫁,我又不认识那姓鲍的小子,爹早早地把我许配给鲍家,还不是为了他的宏图霸业吗?我可不想当他的政治筹码。”白翔宇道:“女孩儿家家的,不能这么说父亲吧,咱是大家闺秀,不能不讲伦理呀。”卢寿萱怕他们讲崩了,便道:“鲍家二公子的照片,你不是看过了嘛,小伙子挺精神的,一表人才,不错的,你要相信你父亲,他不会把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的。”首芳道:“是吗?二妈,爹把二妹妹许给了蒙古达尔罕王爷的公子,把三妹妹许给了赵尔巽的公子,把四妹妹许给了张勋的公子,把五妹妹许给了靳云鹏的公子,你看看,哪一个不是对他有用的,,我可听说那蒙古王子脾气很坏,您能舍得二妹妹去蒙古受苦?”卢寿萱道:“我如果让怀英嫁到蒙古去,你是不是就嫁鲍家啦?”首芳没有想到卢寿萱能这么平静的谈女儿的婚事,是啊,二妹能嫁到蒙古草原去,那自己嫁到京城还有什么好埋怨的呢?白翔宇道:“好侄女,老叔虽然不能保证你嫁到鲍家就一定幸福,但是老叔以人格保证,一旦你受苦了,我肯定出手相助,你别说鲍家了,就是皇帝老子家,你老叔也不怕。”实际上,首芳知道自己不嫁是不行的,谁让自己是张作霖的女儿哪,你享受了父亲给你带来的荣华富贵,你就得为父亲分忧啊,她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她知道自己的反抗不过是一种姿态而已,既然已经表达了对父亲专制的不满,就只能让一步了。“老叔,我可以嫁,但是我要嫁的风风光光的,我要十万大洋做嫁妆。”白翔宇道“大侄女果然深明大义,我没有看错你,你父帅说了,给你五十万,免得人家说他刻薄爱女。”卢寿萱是有思想准备的,这几天,张作霖天天在她屋里过夜,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劝首芳赶快出嫁。她没有儿子,如果不顺着丈夫,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张作霖那个性子,耍起蛮来,日本人都怕呀。“好了,这样就好了,我家大小姐当然要嫁的风风光光啦,鲍家给的聘礼非常厚啊,看来他们的心意很诚,但愿首芳能和英麟白头到老。”听卢寿萱这么说,首芳此刻眼泪下来了:“二妈,我爹他好狠,就这么着急把我往外嫁吗?”白翔宇道:“你18岁了,你妈,我那大嫂也是18岁嫁给你爹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理应如此嘛,八月十五是黄道吉日,还有半个月了,我得赶快准备了。”

得了首芳的首肯,白翔宇到督军公署来见张作霖。“什么?你答应给她五十万哪?你可真行啊,是不是太多啦?”张作霖在大厅里来回走动。白翔宇道:“哥,大嫂死的早,您这是头一次嫁女儿,多给一点不会错的,你也不想让鲍家看轻我们大姑娘吧。”张作霖搓搓手道:“奶奶地,五十万哪,够我一个师一年的开销了,首芳要五十万,那怀英她们哪,每嫁一个女儿,老子就赔五十万,五个女儿,二百五十万哪,我开银行的?”白翔宇笑道:“您可不是开银行的吗?东北银行,边业银行不都是您的吗?”张作霖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吹吧你就,银行哪里是我老张的,我不过是有股份而已,好吧,既然我前面答应了你,我说话算话,这五十万我出,哎,你这当叔叔的也该给一点儿吧。”白翔宇道:“那是当然,我出十万吧,我大侄女出嫁,我恨不得把我陪过去,才对得起大嫂哪。”提起赵春桂,张作霖不吭声了,给就给了,看在亡妻的份上,不能小气了。“哎,你小子到底有多少钱?这一出手就是十万大洋,真阔气呀。”张作霖乜斜着眼睛看白翔宇,翔宇道:“我有多少,你还不知道吗?出完了这次,我还得重新攒钱,后面还有几个宝贝哪。”张作霖道:“别哭穷啊,再哭我可要掉眼泪了。你呀,现在是深藏不露呀,是大老板就是大老板,别怕我查你的账,我说啦,我这辈子谁的账都查,就是不查我老弟的账。”白翔宇笑道:“您可别这样说,好像我**了公款似的,我那个钱都是我自己投资赚的,我的账从来都是清清楚楚的,欢迎大帅派人来查。”张作霖一拍他的肩膀:“行啦,哥俩搞那么清楚干啥?你不弄点儿是你傻,怪不得我。”兄弟两个说说笑笑,过了饭点儿都不知道。

0

第二章 变乱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