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二章 变乱 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变乱 4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5 16:06:33

白翔宇带人把张首芳送到北京完婚后,马不停蹄地返回了奉天。一见面,张作霖道:“兄弟辛苦了,为了你侄女的事情,连中秋节都没有过,哥哥我是记在心里啦。”翔宇道:“大哥说什么哪,你对我们白家有天高地厚之恩,俗话说: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大哥但凡有事,尽管吩咐就是。”张作霖道:“眼下真的有一件要紧的事情等你来办。”白翔宇道:“什么事情?”张作霖道:“于文斗大哥的病是越来越重了,他老人家希望小六子和凤至丫头今年就能完婚。”白翔宇惊道:“这么急呀,于大哥不好了吗?”张作霖道:“情况不妙啊,我去看过他啦,老头儿走路都困难了,他是想在闭眼之前把凤至嫁出去。”“小六子能干吗?他才14岁呀。”“不干也得干,14岁也是男子汉了,当年我们闯营口的时候多大?我16,你14,那以后,我们当兵,到**打仗,有什么了?不是照样拼过来了嘛?现在又不是让他去玩儿命,娶个老婆有那么难吗?”“他现在可满脑子都是自由啊,平等啊,你冷不丁的要他跟凤至成亲,他能同意吗?”“自由?平等?妈拉个巴子的,他想跟他老子平等吗?想的美,你别管了,我来对付他,你准备准备,明天去郑家屯。|”“哪…,好吧,你好好说,爷俩别掐起来。”“他敢。”

第二天,白翔宇带了卫队的二百骑兵护送**去郑家屯。一路上,**骑在马上闷闷不乐,白翔宇道:“贤侄想什么哪?”学良道:“我真的要跟凤至大姐结婚吗?怎么她就成了我的老婆了哪?”白翔宇道:“你父帅没有跟你说清楚啊?”学良道:“父帅说,儿女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小子马上去给我把凤至娶回来。”白翔宇笑了:“你爹呀,好话都不会好好说。”**道:“他就那德行。”白翔宇马上板起脸来道:“不许这么说你父亲。凤至丫头不好吗?人家可是奉天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的,比你有学问。”**道:“她比我大,我一直当她是我姐姐。”白翔宇道:“女大三,抱金砖,姐姐怎么了,她又不姓张,我跟你说,你娶了凤至,就是抱了一个大金娃娃,你知道你岳父家有多少钱吗?他们家的地呀,你骑马跑一天都没有跑出于家的地界儿。”**闻言咋舌:“这么多地呀,他们怎么得来的?”白翔宇道:“老于家在大清入主中原时就当官了,到咸丰爷时,奉旨到关外来开荒,那个时候,朝廷是禁止汉人到关外开荒的,他们能来,你想想是怎么回事?”**想了想道:“为朝廷立了功?或许是开荒屯垦有一手,地种的好。”白翔宇道:“我也不清楚,但是,你想想他们从咸丰爷时就到关外来了,那个时候,奉天没有多少人的,那要占地,还不是想占多少就占多少啊,有了地,又经营有方,慢慢的就兴旺发达起来了。现在他们家有丰聚长商号、庆泰祥银庄、富裕祥钱庄、在蒙古哲理木、长岭、郑家屯、梨树、四平、怀德都有地,都有生意,钱庄都开到营口、奉天、锦州去了,他们家的生意有粮栈、豆油厂、高粱酒厂、皮货行、布庄、茶庄、盐铺,还买卖木材和土地,你想想他们富到了什么地步,你能娶于凤至,你就知足吧。”**道:“我就知道父帅是看上人家的钱了。”白翔宇道:“胡说,你父帅是那见钱眼开的人吗?亏你还是他的儿子哪,我告诉你,你岳父对你们老张家有救命之恩哪。”**道:“有救命之恩?怎么可能?他一个做生意的,有什么本事救我父帅呀?”白翔宇道:“那一年,你父帅消灭了白音达赉,一时间得意洋洋的,自己带了三百骑兵深入草原剿匪去了,没有想到啊,白音达赉的部下还有他娘的几千人,真是骄兵必败呀,你父帅被人家包围了,突也突不出来,打也打不过,还好你父帅聪明,带着人抢占了一个高地固守待援,他们的枪法了得,蒙古人一时倒也奈何不得。可是那时是深秋啦,蒙古的秋天,寒风刺骨,一到晚上,人都差不多冻成冰棍了,你爹派他的亲兵趁着黑夜,冒死突围回辽源求救,到了城门口,正碰上你岳父到辽源办义学。你知道你父亲当洮南镇守使的指挥部设在哪里吗?就设在你岳父的丰聚长商号里,你岳父听说你父亲被围,当即带领几十个家丁,快马前去解围。那个时候,富户都养家丁,家家都有枪,别看你岳父当时60多岁了,老爷子猛得很,枪法也非常好,他们跑了一整天,并趁夜突袭敌军大营,打了蒙古人一个措手不及。趁着对方大乱,你父亲一下子突了出来,哥俩跑啊,蒙古人气死了,在后面猛追。当时,你父帅的手下已经伤亡过半,你岳父的家丁也死伤二十多个,大公子于凤彩还带了伤,蒙古人马快,眼看着就要追上了,这个时候,你吴俊升大爷带着大队的骑兵到了,你老叔张作相在左,你六叔孙烈臣在右,一下子把蒙古人打的大败,这才让你父帅转危为安。现在你知道了吧,你父帅的命是人于家用二十几条命换回来的。你岳父每年到张家来看你父帅,你父帅都要让他座上座,自己陪坐在一边,像小弟一样照顾大哥。他是督军啊,你见过他伺候过谁?他们两个人是结义兄弟,他们拜把子比我们早,你岳父是你父帅在民间的唯一一位大哥。你这亲事是你父亲当了督军以后定的,为什么会这样啊?因为你父亲以前认为他配不起你岳父的家世,等当了督军以后才敢提,于文斗大哥够意思,当时就答应了。这几年,凤至在奉天读书,你们见面多了吧,你可知道凤至的好?”**道:“大姐当然好了,不但漂亮,而且善解人意,还知书达理。”白翔宇道:“哎,这就对了嘛,好就好,好就娶回家做老婆啊,傻小子,你父亲说于凤至是凤命啊,她以后能当皇后,她要是当了皇后,哪你是什么?你懂得。”**笑道:“凤命?皇后?老叔你真能扯,现在都民国啦,潮流是**,自由,我可不想当皇帝,当皇帝多累呀,《资治通鉴》上面都是说这些的。”白翔宇笑道:“当然啦,现在是**国时代,但是你不能不承认于凤至的命好,她命好,对你有利。”叔侄俩一路走一路说,晓行夜宿,路上非只一日,这天赶到了郑家屯。

郑家屯有两条街,其中一条街是于家的。于文斗的大宅坐落在十字路口,房子坐**南,是一座“目”字型的三进四合院。“姑爷来了。”门房一路高喊着向内通传,很快,大公子于凤彩,二公子于凤翥和丰聚长大掌柜张杏天就出大门迎接了。都是熟人,大公子于凤彩的年纪和张作霖差不多,但是也跟学良行平辈礼,因为**马上就是他的妹夫了。那于凤至是于文斗55岁上得的宝贝女儿,在于家那是公主般的待遇,**没有来过于家,到了岳父家才知道什么叫家大业大呀。

到了内宅,**先见过岳母钱夫人,然后来见岳父。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没有想到,病魔竟能把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爷子折磨的形销骨立。“孩儿见过岳父大人。”**倒身下拜,眼里满是泪花。于文斗72岁了,他颤巍巍地从安乐椅上站起来扶起学良:“好孩子,我没有看错你呀,凤至的终身,我就托付给你啦,你不来,我死不瞑目啊。”**本来是强忍住泪水不让它掉下来,现在不行了,两行热泪扑簌簌流淌下来,撒在胸前。“凤至哪,叫她过来。”老爷子吩咐道。钱夫人道:“她害羞哪,新娘子哪能现在见人哪。”于文斗道:“都什么年代了,她一个读新学校的人,还这么封建呀。不见不见吧,汉卿。”**马上道:“孩儿在。”“你父帅安好?”“多承岳父大人挂念,我父帅安好,他非常惦记您老人家,让我带了一些西药来,中药如果不成,您试试西药。”“好,好,好,雨亭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啊,我怕是命不久矣,人有生就有死,没有什么的,但是,现在日本人开始在我们这里修铁路了,一旦中日之间起了冲突,我们于家需要一个支撑家业的人,汉卿,我的儿,你这么年轻,我就把重担压在你的身上,实在是情非得已呀。”**一下子感到自己责任重大,是啊,于家家大业大,做生意是没有敌手的,但是,日本人来了,如果没有军队在背后保护,那于家的家业在日本人的摧残下也是不能长久的。“您老人家放心,学良不才,必定竭尽全力,报于家的大恩。”“说什么大恩哪,这些年,你父帅对我于家的照顾就不是恩吗?他如果不扫平蒙古叛军,我们于家能在这里干下去吗?你能来,证明大帅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我很高兴啊。”

七天后,是黄道吉日,于文斗亲自主持了**和于凤至的结婚大典,白翔宇暗暗称奇:“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就因为张作霖没有悔婚,**跑来成亲,他竟然能走动了,还能主持婚礼,这难道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冲喜吗?”不管怎么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倒是真的,于家大摆流水席,凡是经过郑家屯的人,也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见者有份,统统大吃一顿,临走还有利是可拿,于家那叫真的有钱,光于凤至的陪嫁就是两个钱庄,钱庄?钱庄就是民间的银行,陪嫁银行啊,乖乖的不得了。宴席开了足足七天,把个**累的像孙子一样。“老叔,我跟你说,您知道这个世界上最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不知道。”“世界上最辛苦事情就是结婚,我经历这一次就够了,再也不想结婚了。”“你小子,还想结第二次呀,门儿都没有,你爹可说了,你不能对不起老于家,于凤至是老张家唯一的媳妇,是你唯一的老婆,你在外面玩玩儿可以,来真的,你老爹可饶不了你。”“知道啦。”

**在岳父家一住就是半年,于家把这个娇客待如上宾,伺候的服服帖帖,那于凤至比**大3岁,对学良更是体贴入微,**在此间乐不思蜀,除了向于文斗问安以外,就是天天到处游玩。这期间,白翔宇早就回到了奉天,因为京城出大事了。

1915年12月12日,大**袁世凯登基称帝,改公元1916年为洪宪元年,立长子袁克定为太子。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袁世凯这种**,**和的倒行逆施引来举国的反对,12月底,蔡锷将军在云南首举义旗讨袁,再造共和,天下纷纷响应,连北洋军各**都通电反对袁世凯称帝,中华民国又天下大乱了。这天中午,白凤鸣回到位于通天街口的家,问父亲:“师祖爷爷给我们出了一道策论题,叫《**之害甚于君主》,他老人家说,袁世凯高唱**,实为窃国大盗,大清逊位以来,战乱四起,人人都想当皇帝,还不如让大清继续统治,搞君主立宪的好。父亲,您说他老人家说的对吗?”白凤鸣所说的祖师爷就是张作霖的老师杨景镇杨老爷子,白翔宇不能说老爷子说的不对,但是也不能说,他说的全对,大清为什么丢了江山?还不是爱新觉罗家族逆历史潮流而动吗?要是能让光绪帝把戊戌变法搞成功,又哪里来的国民革命嘛。白翔宇把这些事情慢慢地给凤鸣掰扯清楚后。只听凤鸣道:“光绪帝变法都晚啦,从鸦片战争开始,就应该变法啦,那时变法,连太平天国都不会有机会起事,您说是不是?”白翔宇惊讶地看着自己这个刚满14岁的儿子,他这么小,竟然能说出这种话,真是不可思议呀。“这是谁跟你说的?”“白永贞先生说的,陈瑛先生也这么说。”“是啊,他们说的对,我中华民族之所以被列强欺辱,就因为当权者食古不化,腐化堕落,不思进取。日本搞维新还在我们之后,可是他们搞成功了,现在来欺负我们,我们呢,搞了这么久,到现在也没有上轨道,你看吧,袁世凯一**,中国会更加乱。”“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办哪?”“我们?我们能怎么办呢?维新要靠顶层设计,上面如果烂了,下面就会更烂,你没有听说过吗?上梁不正下梁歪,袁世凯想当皇帝,其它人就不想当?”“那大帅想当吗?”“不知道。”白翔宇嘴里说不知道,实际上他是知道的,大哥想当皇帝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现在在积累力量而已。

5月,**和于凤至回家了。张作霖是大摆筵席,重新给他们补办了一次婚礼。6月,退位的袁大**死了,副**黎元洪继任**之职,国务**是段祺瑞。老百姓本以为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了,没有想到黎元洪和段祺瑞起了争执,就因为一个**秘书长的人选问题,二人闹得不可开交。**府和**对立,国家可怎么办呀,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中国到底参战还是不参战,两个人的意见也不统一。段祺瑞主战,黎元洪主张中立。段祺瑞是北洋之虎啊,他找来十几个督军成立了督军团,督军团团长是辫帅张勋,督军中就有张作霖,就这样,大家一起向大**施压,黎元洪不得不同意中国参战。有人说:“这是军人干政。”督军们说:“军人也是国民,军人就没有权利参与国事吗?”眼看着要开战了,军队要打仗就要钱啊,国家没有钱怎么办,段祺瑞找日本人借,一借就是一亿日元。日本人就那么好?能白白给你钱吗?你得给它利益吧,给什么?段祺瑞不敢告诉国人。你借就借吧,悄悄借也行,但是你好歹也要通知黎大**一声嘛,人家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嘛。可是,段祺瑞不,老子就看不起你黎元洪,自己就把银子借了,借来干嘛?不是用来打德国人的,是用来扩充他自己那一系北洋军的,段祺瑞是安徽人,他那一系叫皖系。黎元洪不是北洋的,什么系也没有。这一下,黎元洪不干了,本来嘛,合同签字也要大老板看过以后,国会讨论通过了,才能签嘛,你不问问我,你签的是什么卖国合同啊,大**一怒之下,把个段祺瑞给撤职了。但是,**是无权撤换**的,这在《临时约法》里写的明明白白,要免除段祺瑞的职务,你得经过国会才行,所以黎元洪这一回算是违法行为。段祺瑞多狠哪,他抓住你这一条,照就做他的**,不过他跑到天津办公去了,把个黎元洪气的要死。大**没有办法,就请张勋来评评理,老实说,黎元洪这几天尽出昏招了,先是不经过国会撤了**,现在又请张勋来主持公道。你不知道张勋张大人是大清的忠臣呀,都民国五年了,人家的脑袋后面还拖着一条大**哪,你看不见呀。

张勋一来就说:“你们都不会治理国家,还是让皇帝来重新执政吧,看你们把国家搞得乱七八糟的。”张勋复辟,大家不干了,段祺瑞首先举义,再造共和,**兵和北洋军一打,根本不是对手,溥仪复辟没有几天就退位了,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他几次登基,又几次被赶下台吧,小皇帝苦啊。

张勋下野,连累黎元洪也成了替罪羊,大家说皇帝复辟都是大**惹的祸,黎元洪干脆辞职不干了,不受你们这帮丘八们的气了。张作霖在奉天冷眼观瞧民国的乱象,他不掺和,有人掺和。他三哥冯德麟在最不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第28师师长跑到北京,拥护溥仪复辟,张作霖说:“这事儿都能干呀,你快回来吧。”冯德麟回电:“咱们都是大清的人,受了大清的恩惠,现在是表忠心的时候了。”张作霖心说:“别说的好听,你不就是想当奉天的督军吗?溥仪要是复辟成功了,你还有可能,可那小子有可能成功吗?你也不看看形势。”果然,溥仪复辟失败,冯德麟被抓,冯国璋就任大**,段祺瑞还当**,国民政府下令,免去冯德麟本兼各职,要军法审判他。

张作霖这一下可去了心腹大患啦,他心说:“三哥,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我可没有坑你呀。”他老实不客气地吞并了第28师,实现了奉天的统一。冯德麟被抓,兄弟们都来找张作霖了,现在就张作霖的面子大,要救冯德麟,非得他出面不可。张作霖心说:“你对我无情,我不能无义,毕竟大家一个头磕在地上,誓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就救你一救吧。”他派白翔宇到北京找段祺瑞,老段看在张作霖支持他跟黎元洪斗的情面上,到底把冯德麟放了,冯德麟回到奉天一看,第28师没了,顿时心灰意冷,回家抱孙子去了。

1

第二章 变乱 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