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二章 变乱 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变乱 5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3/16 14:46:03

东北将领中去凑张勋这出复辟闹剧的还有一人,他就是张作霖的四哥汤玉麟。汤玉麟跟大帅闹翻,是去年的事情,缘由是王永江整顿奉天的治安。汤玉麟的第53旅住义县,汤二虎对部下非常好,军纪就不太讲究。眼下军队没有仗打,第53旅的官兵经常到奉天城里逛逛。逛你就逛吧,还喝酒,赌钱,嫖女人。当兵的没有什么钱,喝酒吃肉不给钱,赌钱是输了打,赢了要,嫖完了婊子提裤子就走,这帮丘八仗着汤二虎是大帅的义兄,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他们这么干,张作霖不是不知道,但是没有人敢告,又是53旅的人,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敢告汤二虎的人哪,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大兵们没有人管,这事情就越搞越大了,市面儿上非常乱,买卖人的生意都要做不下去了。53旅的德行,把张作霖气的要死,盛怒之下他不好找汤玉麟的麻烦,就把奉天警务厅长给撤了。撤了他容易,但是谁来管奉天的治安呢?让谁去,谁不去,谁都知道原因,谁都不敢惹这个麻烦。王永江说:“我来吧,这个恶人我来当。”张作霖说:“你是个文人哪,又是我的财神,还是我的军师,这警务厅长有一点大材小用了吧。”王永江说:“治安是个大事呀,奉天是咱们的老窝,老窝里乱了,你还能干什么呀?我不怕汤二虎,他的兵要是再作乱,我就抓。”张作霖听了这话,深为感动:“岷源兄真乃我之萧何呀,好,你去干,出了什么事情,我兜着。”张作霖说到做到,他马上给警察们发最好的武器,警员是清一色的日本步枪,警长是清一色的驳壳枪,子弹管够,饷银提高一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警察们可就挺直了腰杆维持秩序了。有一天,第53旅的几个军官赌钱赌输了打人,也是夜路走多了碰上鬼了,这一次他们打得是帮会的人。人家挨了打,马上招呼帮手,呼啦啦来了一大帮人,携带的有刀有斧还有枪,两下里一交手,第53旅的人就吃了亏,这些人从来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拳脚不行就动枪了,枪声一响,奉天大乱,要知道省城有好几年没有打过仗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就当街杀人啦。

两下里打起来,帮会的人就死了好几个,伤了几十人。丘八们的武器好的很,帮会兄弟的土枪单打一不是对手。奉天大乱,王永江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大队的警察全副武装的就开过来了,第53旅的人还以为他们的援兵到了,当即停火,王永江下令,把所有闹事的人全部缴械,统统抓起来。这一下丘八们不干了,他们嚷嚷道:“王大人,你他妈是哪头的?我们可是53旅的。”王永江说:“老子抓的就是53旅,连同帮会的人,都给我带走。”

汤玉麟正好在奉天,他听说王永江抓了他的兵,当时就翻了。“妈的,王岷源是处处跟我作对呀,去年我问他要五万大洋的经常费他不给,今年大帅批给我十万大洋买轿车他又不给,现在还要抓我的兄弟,他是活的不耐烦啦,来人,把机枪带上,跟老子找王岷源算账去。”他带着卫队闯进奉天警察局,要王永江放人。王永江说:“汤二哥,你的部下杀人了,你知道吗?”汤玉麟吼道:“妈拉个巴子的,老子的兵杀几个街头混混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是识相,马上给我放人,要是给脸不要脸,老子用机枪突突了你们。”王永江虽然是读书人,但是这么多年跟着张作霖在军队里混,倒也见过尸山血海,他冷笑一声:“汤二虎,你有机枪,难道我就没有吗?来人,把机枪架起来,谁要敢往里冲,你们就给我打,妈拉个巴子的,敢闯警察局?还有王法吗?”汤玉麟一看,呦呵,王永江还真有好几挺轻机枪,警察们好像是打了鸡血了,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汤玉麟的卫队。这要是在野外开打,汤玉麟原也不怕几百个警察,但是,现在是在警察局的大院里,他的卫队虽然人多枪多,但是施展不开,对方在楼上架了轻机枪,居高临下,打起来自己非吃亏不可。正闹得不可开交,白翔宇来了:“四哥,大帅派我来请你去帅府议事,大家都把枪放下,自己人干什么哪?不能自相残杀。”汤玉麟见白翔宇来了,是气都不打一处来:“老八,都是你蹿腾着雨亭干的好事,妈拉个巴子的,王岷源是不是你介绍给雨亭的,他们的武器是不是你从奉天军械厂给他们调的?你看看他们现在把枪口对准你四哥了,王岷源现在是骑在你四哥的脖子上拉屎啊,你高兴啦。”白翔宇连连拱手:“四哥,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怎么敢跟您作对呀,给警察枪,是大帅的命令。兄弟们都看在我的面子上,把枪放下,我和四哥马上去见大帅,到时候自有公论。”警察们和汤玉麟的兵都知道白翔宇是谁,他的话那几乎就等于是张作霖的命令,大家不约而同的收起了枪,等大人物们示下。

白翔宇见这边稍定,就赶紧把汤玉麟拽上车,奔大帅府来。汤玉麟一见张作霖就骂骂唧唧的没有好话,张作霖坐在虎皮太师椅上,连身都没有起,眯缝着眼睛看汤玉麟骂人。汤玉麟见张作霖这么看他,也心里发毛。“雨亭,你马上把王永江给我撤了,如果不照我说的办,老子今天就**警察局,杀了王永江。”张作霖闻言大怒,拍案而起:“汤二虎,妈拉个巴子的,你闹够了没有?王永江是我的左膀右臂,你要杀他,就先杀了我。”汤玉麟见张作霖吼他,更发飚了:“老七,你他妈的现在是督军了是吧,可以吼你四哥啦,你忘了当年是谁保着你和你的老婆孩子冲出中安堡的了?你忘了结义时的誓言了?你四哥今天要死啦,你不是要同年同月同日死吗?你说话算话吗?我现在就死,你也要死,不死你就是个王八蛋。”说着他就掏出手枪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年轻军官闪电一般上去,抓住了汤玉麟举枪的右手,一下子就把他的枪给掰下来了。“杨宇霆,**姥姥,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竟敢下老子的枪。”汤玉麟破口大骂,杨宇霆掂着他的配枪笑道:“汤旅长,你就这么想死?你死了不打紧,却要连累我们大帅陪你一起丧命,我觉得这个生意划不来。我是不算什么东西,但是我是大帅府的参谋处长,你冒犯大帅,我就是不答应,三军将士也不能答应。”当时在帅府大厅里的有吴俊升、冯德麟、孙烈臣、张景惠、张作相一大帮人。由于事起仓促,大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汤玉麟要自杀,张作霖不免要蒙上一个弑兄的罪名,多亏了杨宇霆眼疾手快,才避免了一场惨祸的发生。“汤二虎,你可真混哪。”吴俊升怒道:“你要逼雨亭自杀吗?二哥我绝不答应。”汤玉麟道:“雨亭他向着外人,整自己的兄弟,他忘恩负义。”张作霖冷笑一声:“汤二虎,你的功劳我记得,你干的那些破事儿,你当我不知道?看在我们结义的份上,我一直隐忍不发,你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你说,你跟三哥,你们两个在一起都干了什么?”汤玉麟看看冯德麟,冯德麟闷声大发财,不理会他。的确,从张作霖当督军以后,汤玉麟的心里是不平衡的,张作霖比他小许多,现在确是他的顶头上司,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他不服,冯德麟是看出来了,三哥着意拉拢,他有什么话都跟冯德麟说,张作霖当督军以后,还一直兼着第27师的师长,现在看看是有意要让老疙瘩张作相接替了,那自己就是张作相的部下了,一想起这些,他就恼张作霖,冯德麟说:“咱们想办法把老七搞倒,让他下野,我当督军,你当师长,怎么样?”汤玉麟犹犹豫豫,但是一直没有行动,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了张作霖。想到这里,汤玉麟心里打了一个寒战:“难不成自己的身边有雨亭的耳目?”想到这里,他更气了。“老七,你别血口喷人,我和三哥密谋什么了?谁说的?你叫他出来,我跟他当面对质。”张作霖道:“干没干,你心里清楚,你说你功劳很大,但是王永江的功劳更大,没有他跟老八弄钱,你能活的这么好。汉高祖刘邦说:萧何是寡人的功人,韩信、樊哙、夏侯婴、彭越、周勃都是功狗,对于奉天来说,王永江就是功人,你充其量就是功狗,你知道吗?所以,你不能动王永江,你要动他,军法不容。”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是要割袍断义了,汤玉麟拂袖而去,发誓此生再也不见张作霖了。

他回到义县越想越气,越发的脾气暴躁了。吴俊升他们派白翔宇来劝他回奉天认错,他就是不回去,还扬言要发兵打奉天。这还得了,张作霖一边调兵遣将准备打,一边派人策反汤玉麟的手下。汤玉麟没有什么根基的,张作霖是有人有钱有粮,奉天一断义县的供应,53旅就乱了。他跑去找三哥帮忙,三哥闭门不见,53旅好几千人马,除了张作霖,谁能养得起呀?这一下汤玉麟可抓瞎啦。以前都是张作霖在指挥他,什么事情都是张作霖做主,他不管事情的,月月按时有粮有饷,不论什么好处,张作霖从来都优先照顾53旅。现在可不行了,养兵都得靠自己来,汤玉麟不会搞什么实业,就赌气自己拿钱给部队发饷,很快就把多年的积蓄给嘚瑟光了。没有了钱,可就没有人跟你玩儿了,汤玉麟很快就变成孤家寡人了。就这样,汤大英雄还是不服软,张作霖的亲家张勋来电劝他和大帅和好,他就一个人跑去找安徽督军张勋哭诉,张勋到京城当督军团团长,他跟着,张勋闹复辟,他也跟着,他也不想想,复辟能成功吗?即便成功了,张勋也不会让他顶了张作霖,人家两个可是亲家呀。

张勋复辟失败,汤玉麟成了被通缉的要犯,他跑回义县老家躲起来了,整天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心里发慌。这个时候,张作霖来信了,信中说:“四哥现在身体还好吧,小弟非常惦记呀,伯母来奉天见过我了,老人家以前对我很好,现在跑那么远的路来看我,我非常过意不去呀。都是我们兄弟两个不懂事,烦的老人家替我们操心,这么多事情过去了,我想想自己也有许多过分的地方,过去的事情,不提了,我非常想您,如果您还念当年的结义之情,就请您到奉天来吧,兄弟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呢?您来吧,我们还是兄弟。”汤玉麟看完信,非常感动,他不知道母亲为了他去了奉天,他是个孝子,母亲这样做,他不能不好好想想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了。第二天,汤玉麟骑马回奉天,到了帅府门前,只见大帅府门前张灯结彩,张作霖和一帮兄弟在辕门外迎接他回来。汤玉麟感动的热泪盈眶,“妈的,雨亭这混蛋,真的是大丈夫呀。”他翻身下马,要给张作霖下跪道歉。张作霖抢步上去抱住了他:“四哥,你可回来啦。”“七弟,我错了。”老哥俩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一场恩怨就此了结。

1918年的 大年初一,张作霖接受完家人的拜年后,抱着**的女儿张闾瑛来见他的兄弟们。来的人有东边道镇守使马龙潭,洮南镇守使吴俊升,三陵都统冯德麟、第11混成旅旅长汤玉麟、第53旅旅长张景惠、第27师师长孙烈臣、奉天实业总办白翔宇、大帅府卫队旅旅长张作相、大帅府参谋长杨宇霆,大家互相打千作揖拜年已毕,张作霖道:“各位哥哥,看看咱老张的宝贝丫头,漂亮不漂亮?”那张闾瑛一岁多了,生的是粉雕玉琢,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别提有多可爱了。马龙潭他们都是爷爷辈的长辈,少不了要给个红包、长命锁之类的,于凤至一一接过,深表感谢。那吴俊升给的是一个特大红包,**也不顾忌,当众就给打开了。大家一看,红包里面是一张五千两银子的银票,当时就傻眼了。张作霖道:“二哥,你这是干什么,她小孩子家家的,你给这么多银子干什么?她又不会花。”吴俊升咧个大嘴笑道:“现在不会,以后就会啦。”**道:“父帅,您不知道,吴大爷每年给我们的压岁钱都是大票啊,今年这张更大了。”张作霖故作生气:“你个混小子,干嘛要你大爷这么多钱啊,他又没有什么钱。”**道:“我没有要啊,是大爷硬给我的。”张作霖笑道:“你小子,背着我藏了不少私房钱吧,凤至丫头,回屋统统给我搜出来,你掌管,男人要是有了钱准他妈的变坏。”吴俊升道:“大帅,我的一切还不是你给的嘛,咱老张现在有的是钱,你不知道我买马很在行吗?洮南出好马,我赚大发了。”白翔宇道:“二哥是要马便宜,卖的贵呀,关内的骑兵将领都找他买马呀,财源滚滚哪。”马龙潭道:“没有仗打,军人也做生意了,兴权,你的骑兵可要练好啊,保不齐哪天,我们就得跟老毛子干一仗了。”吴俊升道:“大哥放心,我那个骑兵旅现在有五千人马,步兵旅有一万多,随时听从大帅的调遣。”张作霖道:“能不打还是不打吧。”冯德麟道:“俄国现在乱的很,我们现在把中东铁路收归国有岂不是好。”张作霖道:“好是好,但是我们想打仗,吉林的孟恩远能听我们的吗?还有黑龙江的毕桂芳,靠我们一个省的军队想把铁路拿回来能行?北京的老段能支持咱们?唉,咱们中国呀,吃亏就吃亏在不抱团儿上了,老段现在跟冯国璋斗得不亦乐乎,我怕又来一个府院之争了。你说他们几十年的兄弟了,斗个屁呀,集中力量打老毛子是正经事。”于凤至见长辈们又开始议论国事了,就抱着女儿回后院,**站在张作霖身后,听叔叔伯伯们高谈阔论。

白翔宇道:“我们现在支持老段也是不得已,他们两个闹,你总得选边站吧,老段实力强,冯国璋怕是斗不过他。”张作霖道:“段合肥把徐树铮派到咱们这里当副总司令,宇霆,徐树铮这个人怎么样啊?你跟他熟悉吗?”见大帅问话,杨宇霆当即起立,腰身挺得笔直,大声回答道:“他是我的学长,我士官学校毕业曾到京城谋职,承学长照顾,在陆军部干过一段时间,但是我们并不熟悉,我听说此人雄才大略,有爱国心,一直主张收复外蒙,还主张用武力统一中国,他是段**的灵魂。”杨宇霆,字:邻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国留学生队第八期毕业,平时军容整齐,器宇不凡,被张作霖发现之前,是奉天军械厂的厂长。张作霖发现了杨宇霆可算是捡到宝了,由他引荐,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于珍、邢士廉、熙洽,毕业于东北政法学堂的常荫怀,统统都来投奔张作霖,使张作霖的羽翼大丰。

0

第二章 变乱 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