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名英雄>第九章 在人间 (大结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在人间 (大结局)

小说:无名英雄 作者:近卫军 更新时间:2016/5/16 15:41:58

爷爷走了,惠子就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了,她向政府申请去香港投靠白凤仪,得到了政府的批准。惠子是日本人,她要走,没有人拦她,所以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惠子带着白卫国从北京起飞,到香港机场着陆,白凤仪亲自来迎接这位白瑞桐的未亡人。按辈分,凤仪是惠子的姑姑,是卫国的姑奶奶,亲人相见抱头痛哭,一下子亲近了许多。凤仪住香港岛半山的别墅区,别墅完全是欧式建筑,有宽大的草坪和游泳池。

到了姑奶奶这里,白卫国总算是可以吃饱了,白凤仪看他吃饭,一边看一边流泪。她已经通知了大哥和大嫂,让他们尽快到香港来看孙子。惠子在奉天读医学院其实没有读完,白凤仪托关系让她去读香港皇家医学院,白卫国的中文基础和英文基础都很好,就跳级进入位于湾仔区,毗邻维多利亚公园的皇仁书院就读,一开始,白凤仪还怕他跟不上,让自己的大儿子威廉帮助他,没有想到白卫国上课并不吃力,并很快就跟同学们混熟了,广东话说的越来越溜了。

孩子是一张白纸,你往上面画什么线条,他就成为什么样的画卷。白凤仪在大哥没有来以前,就决定把白卫国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毕竟卫国是白家的嫡孙啊。接到白凤仪的电报,白凤鸣和马玉兰马上放下自己手头的一切,往香港来。航班落地,白凤仪两口子来接机,凤鸣道:“他们母子怎么样?”凤仪道:“放心吧,有我在这里,一切都能搞定。”凤鸣道:“快带我去见他们。”凤仪道:“大哥也太着急了,现在还早,儿媳妇在上学,卫国也在上学,您先回家吧,到中午他们就回来了。”

中午,惠子先回来了,凤仪道:“惠子,这是你公公、婆婆。”惠子非常有礼貌的上前请安,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白凤鸣看见惠子想起瑞桐,不禁悲从中来,他不能在儿媳面前流泪就强行忍住了,示意凤仪扶起惠子。玉兰道:“孩子辛苦了,爷爷的事情多亏有你了,这是一个红包,初次见面,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惠子知道白家是什么人家,别看红包不厚,那里面可不是钱,那里面可是支票一类的东西,她一个人抚养儿子需要钱,她是知道金钱的重要的,既然公公和婆婆给了,她也就老实不客气的收了。凤鸣道:“惠子是哪里人呀?”惠子道:“日本广岛。”白凤鸣点点头:“广岛受难了,你的家人呢?”惠子道:“家里没有人了,就剩我一个了。”玉兰道:“也没有回去找找?万一还有幸存的呢?”惠子道:“应该不会有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来找我。”玉兰道:“兵荒马乱的,不好找啊,你这样,今年暑假你回日本一趟,看看还有没有亲人在日本,如果有,你告诉我们,都是亲家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惠子道:“你们不恨日本人吗?”凤鸣道:“我们恨日本鬼子,不恨日本的平民,你是我白家的媳妇,我们有义务照顾日本的亲戚。”惠子听了这话,激动的热泪盈眶:“父亲,母亲,你们真是大人有大量啊,儿媳妇一定好好孝顺公婆,把卫国养大。”白凤鸣道:“你还年轻,以后要是有合适的人,我们不反对你改嫁,我们会把你当女儿一样看待的。”惠子一听这话连忙摆手:“父亲千万不要说这种话了,我嫁瑞桐是心甘情愿的,我一辈子只能有瑞桐一个丈夫,您知道嘛?”凤鸣道:“这样对你不公平。”惠子道:“公平不公平,我心里清楚,没有瑞桐,我十几年前就冻死了,我生是白家的人,死是白家的鬼。”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没有办法继续了。玉兰道:“好吧,我们尊重你的意见,你是我们白家的长房长媳,你可愿意做生意?”惠子道:“我不会做生意,我要当一个医生,治病救人,日本人干的坏事太多了,遭到了天谴,我希望能为日本赎罪。”白凤鸣道:“你是很好的孩子啊,日本政府造的孽,不能赖在你身上,你不要有什么精神负担,我到是赞成你学医,你好好学吧,以后,你可以到美国去深造,医术当然是越高越好,越精湛越好,希望你不要忘了今天的话,一辈子把救人当成你的使命。”“是的,父亲,我不会忘的。”他们正谈着,白卫国回来了,白家有车,但是卫国不坐,他骑着姑奶奶送给他的自行车上学,到是来去自如。“卫国,爷爷和奶奶来了,快过来请安。”凤仪招手让卫国过来,卫国见过祖父和二奶奶的照片,他认识他们。小小少年来到祖父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但是没有磕头,他是新中国旗下的少年先锋队,从来就不知道什么下跪磕头一类的东西。白凤鸣见到长孙,眼泪终于控制不住了,“我的儿,爷爷好想你呀。”他一把将卫国揽入怀中,不禁痛哭失声。白卫国长得酷肖乃父,玉兰叹道:“真是和他爸一模一样啊,难道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8年前,瑞桐的牺牲让白凤鸣大病了一场,以前,夫人没有找到,三弟牺牲,都没有自己儿子战死在沙场,来的痛苦,白瑞桐的尸骨没有找到,他牺牲在三八线以南,现在是韩国军队的防区,儿子埋骨在异国他乡,父亲纵有亿万身家又有什么用呢?白凤鸣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别墅里,一家子人流眼泪,哭父亲,哭母亲,哭儿子,哭丈夫,哭侄儿,中华民族历经劫难,靠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勇战斗,一场战争下来,中国被动挨打的局面被打破了,几十年的和平到手了,无数的有名的无名的英雄们倒下了,他们来过,战斗过,牺牲过,他们如无数的流星划过夜空,照亮了中华民族前进的道路。

19**年7月1日,白凤鸣突然接到白凤梧的电报,凤梧在电报里说**要结婚了,希望他能来台湾参加大哥的婚礼。**和于凤至离婚是前不久的事情,1962年,蒋介石宣布结束对**的“约束”,**搬到台北他自己花钱买的日本人建的别墅里居住。要见**,白凤鸣老早就可以去,但是他对蒋介石有气,不愿意去拜见蒋介石,所以一直没有成行。这一次,**要和赵一荻大婚了,赵四小姐不容易呀,从1927年15岁起跟着**,一直没有名分,**坐牢她也不离不弃,是一位重情重义的好女子,于凤至离婚就是为了成全她。大哥结婚,凤鸣不能不去了,接到电报的第二天,白凤鸣携夫人玉兰,妹妹白凤仪飞到了台北。到了台湾,不见蒋介石是不可能的,白凤鸣没有办法,就只能往阳明山的**官邸来了。一路上绿树成荫,风景如画,白凤鸣道:“**很会找地方啊。”白凤梧道:“阳明山的景色非常好,大哥要是有兴趣,不妨在此养老可好?”白凤鸣笑道:“不用了,我在加州当农夫很好,不想来这世外桃源躲清闲。”

见到蒋介石,白凤鸣道:“布衣白凤鸣给大**行礼。”蒋介石笑道:“你还是老样子,我可是老了。”白凤鸣道:“**日夜想反攻大陆,日理万机,怎么会不老呢?我反而是闲云野鹤,老百姓一个,天天开着拖拉机耕地,精神好的很。”蒋介石道:“你还是对我有气?”白凤鸣道:“**丢了大陆难道不应该检讨吗?”蒋介石道:“我检讨了,都是官员们误我,将军们怕死,没有一个杀身成仁的,所以国家才到了这个样子。”白凤鸣笑道:“您这是想学明朝的崇祯皇帝下罪己诏啊,崇祯皇帝临了也说是大臣们误了他,好像江山丢了,皇帝没有责任似的。官员是您任命的,将军是您选拔的,您身为一国领袖,自己没有本事治理好党和政府、军队,难道要把责任统统推给别人吗?”蒋介石大怒:“白凤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贯的同情**,我之所以对你一忍再忍,就是因为你抗日有功,秉性耿直,但是你不能目无领袖,目无尊长。”白凤鸣看了他一眼,吟道:“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一首李煜的破阵子吟罢,蒋介石已经是老泪纵横。反攻大陆是不可能的了,联合国军集17国的大军都不能打败**,他在台湾的这点新军又哪里是五百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对手呢?“凤鸣,求求你别再嘲笑我了。”蒋介石站起来走到白凤鸣面前,拉住了他的手。到了此时,白凤鸣才发现大**者真的老了,皮肤松弛的厉害,已经没有几根头发了,曾经挺拔的身躯也佝偻了,白凤鸣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夺眶而出:“**,你为什么不能顺从民意呀,您现在知道打内战是自掘坟墓了吗?”蒋介石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比不了**,他比我懂政治,在军事上我也比不了他。”白凤鸣道:“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美国想托管台湾,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您怎么看?”蒋介石道:“我是中国人,我不能听美国人的话,台湾现在是中国的,永远都是中国的。”白凤鸣道:“很好,您还是爱国的,为了保住台湾,我支持您。”蒋介石道:“我也搞土改了,你知道吗?”白凤鸣道:“知道,知道,您有钱嘛,可以买地给农民,但是**不行,大陆的地主可惨了。”蒋介石道:“听凤梧说令尊留在大陆死的很惨?”白凤鸣看了一眼白凤梧,然后道:“他老人家是生病过世的,大陆没有好药,要抢救也来不及了。”蒋介石道:“你们白家从令尊那一代就有情有义,张作霖有白翔宇这个义弟也算是有福了,你想来台湾吗?我这里随时欢迎。”白凤鸣道:‘我在美国有一大摊子要忙,有时间我一定来看你。“蒋介石道:”真的吗?一定要来哟,我还是非常愿意见你的。“白凤鸣道:”**多保重,我以后再来。”这次会见是礼节上的,大家相逢一笑,什么恩怨也就烟消云散了。

辞别了蒋介石,白凤鸣马不停蹄地来见**,远远地,凤鸣就从车窗里看见**在倚门眺望,大哥真的老了,60多岁的人,像70岁一样,距离**还有几十米,白凤鸣就命令停车,他下了车向**跑去。“大哥。”一句话没有说完,泪水已经把他哽咽住了。**看着白凤鸣过来,便张开了双臂。西安一别,兄弟俩快三十年没有见面了,当年的一对偏偏浊世佳公子现在已经是乡音未改鬓毛衰了。“凤鸣,你可来了。”兄弟二人抱头痛哭,一切的委屈,愤怒,怨恨都随着热泪畅快的流淌着。“大哥,你受苦了。”“凤鸣,你辛苦了,大哥没有办法抗日,你代替大哥打鬼子了。”“大哥,当年你要是知道日本人会全面侵略中国,你会不会在9.18时打日本。”“会,我要是知道日本存心灭亡我华夏,我拼着把东北军打光,东三省打烂,也要和鬼子拼命。”“大哥,你不是一个称职的政治家。”“是啊,搞政治我不合格,我没有听你的话,我怕把东三省打烂,结果把大半个中国给打烂了。”“但是,大哥仍然是民族英雄。”“什么英雄啊?我是什么样子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不管怎么样,中国的三次统一是大哥你造成的。”“是这样吗?哈哈,那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功劳的,我的生命在36岁时就结束了,以后不过是苟全姓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与诸侯罢了。”“大哥想开了?”“想开了,不想开也得想开,要不,我老早就自杀了。”7月4日,**和赵一荻结婚了,宋美龄、张群、莫德惠、冯庸他们都来道贺,大家自然有一番情怀要诉。

1984年,82岁的白凤鸣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医院去世了。临终前,他对马玉兰和儿女们说:“爷爷临终时告诉惠子,要我白家子孙精忠报国,我这辈子自信没有违背父命,能为国家办的事情,我都尽力了。无奈命运蹉跎,我变成了美国人,不敢回国。但是我的心还是一颗中国心,祖国现在搞**了,你们要为人民服务啊,我笃信共产主义多年,我相信这世上只有牺牲的人和爷爷才可以谈共产主义,我不能谈,你们能不能谈,就看你们是不是勇于奉献自己了,我白家的家风是忠孝二字,你们都要记住了。”玉兰道:“当家的,你不要说太多的话,会累的。”白凤鸣笑笑道:“我很快就要休息很长的时间了,累一下不妨事,你呀,有机会要回努鲁儿虎山去看一看,去以前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给山区的孩子们送一点钱去,帮他们搞一点学校,瑞钰呀,你是靠山屯的乡亲们养大的,你可不能忘本啊。”白瑞钰道:“是,父亲,我会陪同母亲一起回去看看的。”凤鸣点点头,又对白凤仪道:“妹妹这些年辛苦了,集团董事局的**,你不要让给卫国,他还年轻,要再看看,威廉这孩子也很能干嘛,他们两个中不要讲什么传统,谁优秀就让谁接班,你明白吗?”白凤仪垂泪道:“大哥,你好好养病吧,集团是白家的产业,我不能让自己的儿子鸠占鹊巢。”白凤鸣叹了一口气道:“你呀,你比我年轻那么多,竟然比我还封建,卫国,你不要总讲效益,国家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你父亲为了这个国家献出了生命,你要多为国家做贡献啊。”白卫国点点头道:“是,爷爷,我记住了。”白凤鸣看看凤梧和凤翔:“你们就不用我交代了吧,民族要崛起,国家要统一,你们要努力呀。”凤梧和凤翔像士兵一样挺立在前义勇军参谋长的病床前,齐声道:“是,义勇军参谋长同志。”白凤鸣的眼中突然放出了罕见的光华,就像他当义勇军参谋长时一样,喊道:“我要去泉台召集旧部去了,他们一定等我等的不耐烦了,我们一定会在那边把日本鬼子杀的片甲不留,前进,义勇军的勇士们……..。”

白凤鸣去世后,白家子弟就纷纷回大陆投资了,马玉兰把凤鸣的骨灰带回白家祖坟安葬,白瑞桐在韩国的尸骨一直没有找到,玉兰跟着白凤鸣一辈子,一直没有扶正,她没有怨言,大太太赵丽萍为了国家牺牲了,她不能夺取她的地位。白家的儿孙清一色的是美国名校毕业,回国参加建设正是有用之人,白家从白凤鸣那里继承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把大笔的资金投入到没有什么产出的学校,技校,植树造林上,他们扶助贫困学生,尤其是医学院的学生,中国人民缺少医生是不争的事实。白凤仪每年拿出集团公司盈利的百分之十用于祖国的教育事业,一座座宽敞明亮的乡村小学、中学拔地而起,她建的学校都是钢筋混凝土的楼房,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给孩子们的东西一定要最好的。白家子弟在**中奋力前行,开创了祖辈们没有经历过的新的篇章。(全书完)

后记

不知道为什么,当有人骂**卖国时,我心里总是不舒服的。**做为近代中国的一位军事领袖,政治领袖,有他的不足,但是大家别忘了,他也是一个人,他也有他的情感和抱负。9.18到现在我相信已经被历史学家和小说家讲烂了,但是,**在9.18当天为什么没有下令抵抗?为什么?是他没有血性吗?是他怕日本人吗?还是他想委曲求全,不把事情闹大,想保住东三省的三千万父老的身家性命。我们可以这么想一下,假如**在9.18当天就命令东北军就地抵抗,并马上命令关内的东北军主力回师关外,跟日军决一死战,那他这民族英雄就当定了,杀父之仇,杀子之仇也报了,是不是这样啊。那打了以后会怎么样呢?日本关东军会被东北军消灭吗?我认为不会,能打掉它三分之一就不错了,然后呢?然后就大打了,日本会马上命令常备的5个师团进入东北,包括在**的两个师团以及全部的海、空军。以东北军的实力对抗日军的六个精锐师团是不行的,在**政府不给与什么支援的情况下,那就只能打总体战了,全民皆兵,跟日本人打到底。东北有三千万人民,动员一百万人作战应该没有问题,那就是完全的焦土政策了,非常残酷,东北将无一处是安全的地方。打一年,我军主力会被日军打散,然后**就变成东北义勇军的领袖,是像我笔下的人物白凤鸣一样,白凤鸣就是我想像的另一个**,坚决要打的**。打到底,在此之间,日本会继续增兵,当日军达到八十万的时候,东北的抗日战争将进入低潮,**就会退入关内,一无所有,然后才是全民族的抗日战争。这样打的话,对中国本部有利,但是东三省就完蛋了,东北军也完蛋了,日军由于被东北军拖住,被东北的人民战争拖住,他能不能进入关内作战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大家看看,东三省是一定会丢的,这就是**没有抵抗的缘由。他知道单靠东北军一定打不过日本,东北一定会丢,当然他还没有想到人民战争,人民战争国民党是不懂怎么搞的,只有**才能打人民战争。他不想靠人民,他想靠**政府,但是**的政策却是攘外必先安内,蒋介石曾经说过我们的工业不如人,教育不如人,军队装备和训练也不如人,如果和日本贸然开战,中国三天就会亡国。我不知道现在为什么没有人骂1931年的国民政府卖国,大家都来骂**,这是为什么?不但现在骂,当年就有大批的人骂,马君武更厉害,写诗骂**,从1931年一直骂到现在。**不抵抗是他在执行**的国策,国策已经在那里了,你东北抵抗,将得不到任何的支援,你还敢打吗?打,东三省起码减少1000万人口,这1000万人为国家死了,谁负责?你们认为**会负这个责吗?他那么年轻,没有经验,让他背负伤亡1000万人的责任,会把他压垮的。他想依靠国联来解决冲突有什么不对?大家也许知道,8.13时,第五军已经打进了上海,蒋介石曾经三次叫停,我军本来可以一鼓作气打败日本海军陆战队的,但是就因为蒋介石想让国际调停而丧失了战机,谁错了?**没有看轻日本人想灭亡中国,蒋介石应该看清了,而且当时全面抗战已经爆发了,还要叫停,还要三次叫停,前线部队要骂娘的。为什么现在没有人骂呀?后来日本迅速增兵,我军在淞沪战役中伤亡惨重,南京也丢了,为什么没有人骂呀?韩复榘说我丢失济南该枪毙,南京丢失了,为什么没有人被枪毙?。国家大事错综复杂,弱国对于强国,能不打尽量不打,在当时是精英们的共识。如果像本书主人公白凤鸣说的,没有支援也要打,不能让日本人得到东三省的资源,他的判断是对的,**如果决心把东三省打烂,那日本人是得不到资源的,他们只能被拖住,中国也不用付出3000多万人民的伤亡了。历史没有假如,大家要骂,首先要骂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要骂不事外战,专门打内战的国民党政府,国民党一抗日,红军立马变成了国民革命军,攘外和安内是一码事,蒋介石不懂政治,偏偏把它当两件事情来做,结果是一塌糊涂。好了,啰嗦了许多,不知道说的对不对,感谢大家看我的书,本书的资料均来自于百度,感谢百度网站,谢谢啦。

致以近卫军的敬礼。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2

第九章 在人间 (大结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