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红军旗(上部)>第46章:民国第一杀手(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6章:民国第一杀手(1)

小说:烽火红军旗(上部)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6/5/6 7:22:23

张静源带着妻子李淑德一同前往,没想到他们刚刚到达了烟台的当天就被人紧紧地盯上了,这个人竟然是韩复榘手下的一个杀手,一个著名的杀手。

这个人不是别人,他就是配合郑继成济南火车站杀掉“山东王”、军务督办张宗昌的杀手陈凤山。陈凤山虽然仅仅是一个配合郑继成杀人的副手,张宗昌死得很奇怪,既不是倒在杀手郑继成的手里,也不是倒在他陈凤山的枪下,而是倒在了一个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的第三人手中,张宗昌在济南车站的站台逃跑的时候,当时站台上响了近百枪,张宗昌倒地后,郑继成只不过是追到跟前,张宗昌胸膛上已经中了致命的一枪。张宗昌正在地上喘着粗气挣抽搐着、苟延残喘。郑继成咬着牙叫道:“张宗昌,你他娘的也有今天!”

郑继成骂着,将手枪抵近了张宗昌的脑门,向着张宗昌的脑袋砰砰连打了两枪,眼见张宗昌抽搐几下,腿一伸,便不动了,张宗昌这一次是踏踏实实的的死掉了,郑继成很欣慰,郑继成就此将手中的枪丢掉。

郑继成就是不打这两枪,估计张宗昌也存活不下去了,他的两枪不过是起到了一个雪上加霜,加速了张宗昌的死亡而已。

当时的情景陈凤山看得非常地清楚。

陈凤山清楚地记得,那天天气出奇地闷热,济南火车坐车下车的人好像特别地多,站内人来人往,由济南开往天津的列车再过五分钟就要发车了,可张宗昌始终没有露面,陈凤山不时跟郑继成有目光交流,正担心张宗昌这个老狐狸会不会为了安全起见忽然改变行程,郑继成虽然看起来很沉住气,但陈凤山还能从他们交流的目光中看出郑继成的焦虑。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群人涌进了车站,陈凤山仔细一看,就看到了前山东军务督办号称“山东王”张宗昌在山东军政官员的陪同下,他们有说有笑的径直就向列车的一节头等车厢走去,张宗昌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死期就在眼前。

那是1932年9月5日下午5点55分的时间,这个时间陈凤山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再过5分钟的时间火车就要开发了,能不能打死张宗昌就在这短短的5分钟的时间里,当时陈凤山和郑继成就迅速夹杂在给张宗昌送行的人流里,也向那节头等车厢靠近。当时的张宗昌的参谋长和经济处长先上了车,肯定是察看车内的情形,张宗昌则回头与送行的人一一握手道别,这些人大都是张宗昌在济南的故交军政要员,张宗昌打算在山东再次东山再起,就离不开这些得力的干将,因此张宗昌很倚重他们,所以张宗昌意义话别之后才登上了车,登上了车后,张宗昌再次回身满面笑容地向送行的官员招手道别,也算是情切切、意浓浓,刚刚转过身想继续向车厢里走。

突然,一个青年人从人群中冲过来,举枪对着张宗昌大骂:“打死你这王八蛋!"

  张宗昌吃了一惊,回头便见一人举着枪向他直扑过来,张宗昌一愣神时,那人抬手“砰”的一声,手枪响了,一发子弹冲张宗昌打了过来。

  张宗昌虽是喝了不少酒,身手依旧十分利索,一矮身便躲过了这发子弹,要命的这一枪,扭头就向车里躲,并高声喊道:"有刺客!"

张宗昌吓得失魂落魄,那个青年人一枪没有打中,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一个箭步冲向车,青年人的身后还紧跟着一位中年汉子

  枪声一响,站台上的各色人啊呀惊叫起来,没命地四处跑去,石友三与程希贤这些送行的人员转眼间便没了影儿,在这关键的时刻没有人愿意给张宗昌挡子弹的。

  青年人一枪打空,他脚下不停,直冲过来,也跳上车去。张宗昌撩开长腿几步便到了车厢尽头,眼看青年人举枪追上车来,张宗昌继续呆在车厢里就是死。张宗昌不想坐以待毙,就张宗昌的枪法收拾这个青年人根本就不在话下,他急忙习惯性地腰间摸枪,却摸了一个一个空,张宗昌这才想起枪以送人,他来不及多想抬脚便从另一个车门跳了下去。

那个青年人和中年汉子也紧跟着跳下去,张宗昌在前面没有命地逃跑,青年人和那个那个中年汉子在后面拼命地追,张宗昌的几个手下一时没缓过神来,呆呆地瞅着他们一前一后从车厢里一转眼蹿了过去。

张宗昌跳下车,一边大喊:“卫兵快救我!”

张宗昌一边还不忘撩开长腿拼命狂奔,张宗昌的随从卫兵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也纷纷拔枪向前面这一位青年人中年汉子追了过来,青年人沉住气,在后边瞄准张宗昌了又开一枪,正中张宗昌的胳膊,只见张宗昌踉跄几下,还是如飞一般跑去。

  青年人又朝张宗昌连扣三下扳机,不知怎的,枪却没有打响,青年人急得头上冒烟,只得停下步来换梭子。

这个时候,青年人后面奔跑的中年汉子,不慎被铁轨拌了一下,跌倒在地上,张宗昌的随从卫兵没有理睬他,就从他身边、身上跳了过去,紧追那个一直在持枪射击的青年人,张宗昌卫兵们气喘吁吁不顾一切从后面向青年人开枪射击,恰巧这个青年人跌倒在铁轨的路基下面,子弹呼啸着从他的头顶上飞过。

张宗昌的随从卫兵们一边射击,一边散开向路基下的青年人围了过去,就在这紧要关头,中年汉子追了上来,他突然出手,手持两把匣子枪,枪法了得,接连几枪张宗昌的卫兵随从就被打倒数人。

说来也真巧,那个摔倒在路基下面的青年人因为摔了一跤,手枪居然被摔响了,这个青年人再次爬起来去追张宗昌,此刻的张宗昌就已经中弹倒在铁轨上,青年人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对着挣扎中的张宗昌连开两枪,打碎了张宗昌的脑袋,然后丢了手中的手枪,大叫:“大家不要慌,冤有头,债有主,我是郑军长的侄子郑继成,我不会乱杀无辜,我只是为叔父报仇!现在仇人已死,我束手就擒!”

青年人说着这就高高地举起两手,中年汉子这个时候也跟着高叫:“我是郑继成的卫士,也就是郑金声军长被枪毙时一起陪决的陈凤山,现在,我既为郑军长报了仇,也为我个人报了仇,我缴枪!”

陈凤山说着也丢了手中的枪,将手高高举起来,这时,吴化文手枪团的兵向着这边围过来,乱纷纷喊道:"不要走了凶手!拿住,拿住他们!"

  手枪团的人冲上前去擒了郑继成、陈凤山两个人,绑起来簇拥着向站外跑去,之后他们两个人就一直被关押在济南。

张宗昌在济南车站被杀,杀人者郑继成陈凤山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山东各民众团体、社会组织纷纷向南京政府发出要求特赦这两位英雄的电报,指责张宗昌祸国殃民,依仗权势,残民以逞,横征暴敛,穷奢极欲,积累起大量的私人财产,仅督鲁三年就聚敛钱财3亿多元。当时社会上曾流传着张宗昌为“三不知将军”:一不知兵有多少,二不知钱有多少,三不知姨太太有多少,通缉令尚在(张宗昌当时还被国民党政府通缉)人人的而诛之,英雄不但不能惩罚,还应该大力弘扬这种惩恶扬善壮举。

不久,南京政府的特赦令来了,原来济南地方法院准备判处他们二人7年监禁,而被无罪释放,郑继成陈凤山一起走出了看守所,还被韩复榘设宴款待,当然了这都是在秘密之中,韩复榘还在敬酒席上将他们二人大力褒奖一番。

然而,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张宗昌尸解的结果是致命于一颗步枪子弹,而郑继成和陈凤山两个人使用的都是手枪;再者,张宗昌在站台被追杀之时,站台上为什么能响起那么多的枪声,难道张宗昌所有的仇家,都会在那一时刻等在济南火车站报仇雪恨?

显然,在郑继成为叔父报仇的事件背后,应该隐藏着很多令人不解的谜团。

张静源认识陈凤山,是在地摊小报上看到过陈凤山的照片,小报上还用吸引人眼球的大字标题把陈凤山誉为民国第一杀手之称谓,张静源当时为什么要看这张小报,一个是读书人的习惯,片纸只言也对此充满好奇;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也与这张小报的醒目标题不能说没有关系,民国第一杀手怎么也会吸引人了解一番,张静源就买下了这份小报看了,陈凤山的人和事,特别是上面的照片让张静源印象非常深刻,让他在第一眼看到陈凤山的时候,就认出了这个人。

张静源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件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张静源引起了陈凤山这个民国的第一杀手的注意!

4

第46章:民国第一杀手(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