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御极大明>第二十三章 观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章 观刑

小说:御极大明 作者:逸风云 更新时间:2016/4/2 17:14:39

朱由校望着太子,回道:“我想看看张差行刑,心里总是感到对不住他,想去送送他。”

朱常洛脸色一沉,坚决的说道:“这怎么行!这事完全不能!”

朱由校哀求道:“父王,我只是远远的去看,我心里有分寸。”

太子大手一挥,“你小小年纪怎么出宫?让你皇爷爷知道了,会责罚的!”

朱由校走到太子身边,摇着太子的手臂,撒娇道:“我乔装打扮成小太监,让王安带我出去,父王放心,要不让孙师傅也跟着去,可保儿臣无忧。”

“这个……”太子面带难色的犹豫了起来。

“父王,你就让我出宫吧,呆在宫里我都快闷出病来了,身为皇长孙,顺便体察民情,了解民间风情,也有益于儿臣成长,便于日后治国啊!”朱由校开始忽悠了。

太子听这么一说,心想自己三十几年没出过宫,不知道外面什么样,此子如此聪明伶俐,不能让他像我一样,既然如此,就让他出去一趟吧。太子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好吧!这事就由王安安排,出宫后,一切听王安的,出了差池,回来我可要重重的罚你!”

听到太子松口,朱由校高兴的蹦了起来:“谢父王!您放心,儿臣心里有数!”

到了张差行刑的一天。张差在大牢里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还以为快放他回去了,想着自己很快住在大宅子里,娶几房媳妇,过着无忧自在的生活,身上的疼痛也都消失了,在那自个乐了起来。

一个牢头端来饭食冲着张差喊道:“开饭了,快点吃吧,吃完了好上路!”

“唉,来啦!”张差爬了起来,看到牢头端着好菜上来,高兴的不禁脱口,“呀!这么多好吃的呀!”

“这是你最后一顿饭了,快点吃吧!”牢头不耐烦的说。

“是吗?”张差笑呵呵地,“要放俺走啊,那俺得好好吃,好回家!”

牢头怪笑起来,“是,让你回家!”

张差心里美滋滋的,这回牢头这么好,竟然没**我的饭啊,放在平时都会扣我一个窝窝头,现在没扣反而加了这么多好饭菜,看样子这里的牢头也不坏嘛!张差顾不了那么多了,抓起饭食好好吃了起来。

吃完饭,张差满意的擦了擦嘴,对着牢头喊道,“俺吃好了,放俺走吧!”

听到张差的喊话,进来了两个狱卒,两人看到张差在那里冲着他们笑,两个差役也会笑诡异的笑了一下,将手中的枷锁往张差身上一套,拉着张差往外走。

张差被枷锁套住,大惊,喊道:“哎……你们干什么啊?不是放俺走吗?”

一个差役笑着说:“放你走!这不是带着你走吗!”

张差再傻也知道这不对劲,一边跟着走一边惊讶的问,“这是干什么啊,你们要带我去哪?”

“走吧你!哪这么多废话!”差役不耐烦的嚷了一句。

来到大牢门口,张差看到一辆囚车在那等着他。

张差有点紧张了,两个差役推着张差上囚车。张差不上囚车,拉着牢门口的门框不撒手。

“赶快上车,别让老子动粗!”一个差役吼道。

“俺不上!你们要带俺去哪?”张差哭喊着。

“少跟他废话!”另一个差役一鞭子抽下去,张差痛的“啊”的叫了一声,又接连抽了几鞭子,张差痛的松开了手,两个狱卒趁机架着张差上了囚车。

从刑部大牢一直到菜市口的路上,张差明白了,这不是要放他出去,是要他的命!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为了贪点财,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一路上,张差不断的大骂:“多官参与,为何独我受死!”

街道两旁早已围满了民众,他们都出来看看这个惊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人长得啥样,最近都传他的事迹神乎乎的。

张差悔恨的的哭喊着,“俺被他们骗了!他们是骗子!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他们骗了俺,为什么就俺一个受死!”

到了刑场,人已围的水泄不通,这里曾经处决过许多犯人,但今天,围观的人绝对打破了以往的任何记录。

在远处的一个茶楼里,有一个人通过窗户远远看去,张差正在那里嘶声力竭的叫喊,而民众的叫骂声已掩盖了张差的声音,根本没人听见他在喊什么。

这个人正是朱由校。

朱由校在茶楼里默默的看着正准备受刑的张差,心中作痛。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不得不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不惜毁掉一个人的生命!宫廷争斗让多少人不明不白的死去,张差只是其中的一个。原本应该拥有一个快乐童年的朱由校,不得不过早的卷入宫廷斗争,这一切源于他是长孙!一个斗争的焦点人物,如果不能生存,焦点就会变成暗点,永远的消失!

对不起!张差!如果有来世,希望你能生在富贵之家!朱由校心中默默的念到。

“王安,”朱由校沉沉的喊着王安的名字,王安听到皇长孙叫他,上前靠近了几步,朱由校小声的说:“凌迟太痛苦了,你去办,让他痛快点,别再受这个罪。”

王安有点为难,苦涩道:“殿下,这个……奴才不好办啊。”

朱由校看着正在受凌迟之刑而痛苦叫喊的张差,两眼噙着泪,白了王安一眼,道:“今晚你去牢里让他痛快点,不要活受罪了,死后要好好的安葬。”

王安还想拒绝,看到皇长孙白了他一眼,不敢再吭声了,只得应承。

朱由校心里清楚,现在已是今非昔比,自梃击案后朱常洛的太子之位巩固,只要他活的够长就能登基,大小官员无不清楚这点,原本无人待见的太子如今是人人巴结的对象,太子手底下的奴才们更是鸡犬升天,在太子和他面前他们点头哈腰恭恭敬敬,唯唯诺诺,在别人面前可是腰杆比谁都直,说话比谁都大,这点事还能难倒王安。

朱由校看到远处每割一刀都痛苦嗷嚎的的张差,邢台下的人群的怒骂,如此凄惨的情景,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坐不下去了,看到受刑的张差,朱由校的心如同刀割一般。

“走吧,王安!”朱由校两眼模糊,无意识地喊了站在身边的王安,慢慢下了楼。

朱由校无精打采,没有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这是他第一次出宫,完全没有观光看景的心情,对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无动于衷,一个繁华的古都市没有任何吸引他的地方,只是两眼呆呆的看着前方,机械的向前走着。王安紧紧的跟在朱由校身后,害怕他会出现什么意外。他知道皇长孙此刻心情低落,是在为张差的事心情沮丧。

“公子,咱们回去吧?”这一路上,王安不时的提醒皇长孙,每次皇长孙都是瞪他一眼,根本不理会。

“这是什么地方?”朱由校站在一幢宏伟的酒楼前指着问王安。

31

第二十三章 观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