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极度边缘线>第七十三章 身陷魔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三章 身陷魔窟

小说:极度边缘线 作者:左伏冲 更新时间:2018/11/2 15:11:04

江面太大了,虽然没有风,却浪花不断。棺椁晃晃悠悠地变换着方位,黑龙果然就是奔着棺椁去的,随着棺椁的移位,黑龙也在不断地调整着行进方向。随着距离的接近,棺椁在浪花的翻转下,各个角度都被我看在眼里,好在完好无损,我的心才放下了一半。

正在惴惴不安之中,我的眼睛突然有点模糊,赶紧揉了揉,却依然花花搭搭的。往其它江面看去,看得很清楚,再往前看,又变得模糊。“诶?”我仔细一看,原来不是我眼睛发花,是前面棺椁的位置突然散发出一团薄雾。

黑龙接近棺椁的时候,雾气变得愈加浓重起来,周围只有几十米的能见度了,棺椁也有些模模糊糊的若隐若现。黑龙在距离棺椁十几米的时候,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内停了下来,不再游动而是看着棺椁发呆。

我瞪大了眼睛,发现棺椁在逆时针的旋转。不知是棺椁的旋转带动了气流,还是根本就是某种神秘的气流在带动棺椁旋转。总之棺椁是和雾气在一起旋转的,雾气的中心旋转出来一个白洞,犹如龙卷风的风眼一样。

黑龙没有再敢游近一尺,我也没有敢贸然行事。我倒不是怕那个白洞,我是防备着黑龙,不知道这庞然巨兽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黑龙犹豫了片刻,开始绕着白洞游转。黑龙转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白洞竟然是顺时针旋转的,再转下去又发现白洞变成了逆时针旋转。

“啊?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个什么现象呢?”我心中刚刚升起疑问,还没等做出猜测,白洞猛地往下一沉,转变成为了漩涡。棺椁随着漩涡往水下吸了进去。我大吃一惊,顾不得许多了,取出避水珠招呼“杪寅狗”一起往漩涡里跳了进去。

避水珠一出现,所到之处的江水立即被逼出几米直径的气泡出来。我和“杪寅狗”在气泡中往江底下坠,迅速便追上棺椁并裹进气泡之中。而随着避水珠的排水作用,我才发现原来白洞并不是白色的,这是一个看不见的黑洞。黑洞将江水吸引进去,随着雾气一起旋转显现出是白洞。而被避水珠交替排空的所过之处,是漆黑的一个无形通道,自带吸引力的一个通道。

气泡中加进棺椁以后,下降的速度开始变快,由此可见黑洞对质量越大的东西吸引力就越强。我正担心着江底能有多深,到了底以后能否摆脱这个黑洞的吸引。“轰隆”一声闷响,黑龙居然随着黑洞追了过来。我心中一紧,刚刚说了一句“不好”,猛然间像是在高压管道里被气流给压缩了一般,极速飞了起来。这应该是那条黑龙的功劳了,它的进入和庞大的体重,增加了黑洞的吸引力度。

我感觉到即将失去对气泡的控制,这个黑洞根本就是一个未知的能量场的进入隧道。“赶紧撤离这里”我对着“杪寅狗”喊了一句。“我们顶着棺椁使劲往回冲。”

或许杪寅比我更为害怕,命令刚一下达,“狗”脑袋已经十分卖力地顶向棺椁,我也赶紧使出吃奶的劲推着棺椁对抗吸引力。没成想漂浮着的气泡本身就身不由己,我们在身不由己的气泡中没有任何的着力点,只能也是身不由己地继续“飞行”。

也不能说我们做出的努力一点作用也没有,唯一的效果就是引起了气泡的颤动,造成了颠簸状态的飞行模式。恰在此时,黑龙也靠了过来,不但堵住了毫无希望的后路,而且龙眼里冒出凶光,张开血盆大口向我们咬了过来。

黑龙此刻的兽性大发,对于我来说并非始料未及,却也是有七、八分的惊愕。一直以来我们和它从怪蟒到渡劫成龙,都是非敌非友的关系;虽然算不上是相依相偎,只能说是相互利用;却也相安无事,暗中保持着和谐。只是我的第六感中,始终对它有一种戒备心理,对于它的气场总有一种阴邪的感觉。

自“怪蟒”入江以后,我终于松过一口气,以为从此就分道扬镳、各安天涯了。及至它化为黑龙,现身前来破坏小薇的坟墓,我的心又重新提了起来。黑龙的主观目的应该不是仅仅为了伤害我们而伤害,否则的话那么多次机会它不用,何苦弄得这么麻烦。黑龙一定是有着明确的针对性的,它的计划和目的到底是什么,那我就猜不透了。

该来的终须躲不过,还是得面对挑战。黑龙的大嘴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两扇门,不过这两扇门可是有进无出。最先抵达的是门边的那几颗獠牙,龙眼发出的红光和獠牙的寒光,微微照亮了黑暗的“隧道”。我和“杪寅狗”下意识地往上一跳,气泡加剧了弹力,碰撞到了黑龙的上嘴唇,随即翻滚到黑龙的头上。一瞬间借着微光,我感觉到獠牙似乎是冲着我手里的避水珠而来的。那是一种看大象用鼻子去捡绣花针的感觉,气势惊人却动作微妙,只能意会而难以言传。

“哦”我终于明白了黑龙的目的,它是冲着我的避水珠而来的,“谋财”而没想害命。这家伙本身已经是龙了,还需要避水珠干鸟用?疑问一闪而过,容不得我多想,破解险情刻不容缓。再者说避水珠是恩师鬼谷子赐于我的宝物,性命可以丢而宝珠绝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黑龙入水时产生的漩涡效应此时已经消失,气泡跑到黑龙头顶时,刚好赶上了水流逆回;加上黑龙庞大的身躯几乎将黑洞填满,抵消了很大一部分的引力,使得气泡顺着黑龙的脊背往水面上浮去。

黑龙在无形的黑洞中无法回旋,拼尽全力却依然被引力拉扯着缓慢地前行。在反作用力的逐渐推举下,我在气泡中已经隐隐可见江面上的亮光了。

正在心中暗喜,顺过龙尾就可以浮出水面了,一件让我差一点气得吐血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江面的晕影中挤进来一个长箱子,两个人影附在箱子的一左一右,用屁股都能想到是那俩兄弟赶来帮倒忙了。

这下可好,回浮的那点余势被二弟和三弟一下子给阻断了,气泡即将破水而出时,黑洞的上段也重新恢复了吸力。梓垚和桑歆连带着箱子,被一下子拉进了黑洞,交错而过的时候,我离水面仅有不到一米,眼睁睁看着那小哥俩憋气努腮地被拉往了深水处。

别说这时我还能不能成功地钻出水面,即使下面已经成了龙潭虎穴,我也得赶紧返回去救那俩“援兵”。杪寅也意识到了已经是功亏一篑了,气急败坏地操着浓重的狗音骂道:

“哎呦嘞!这俩不听话的倒霉蛋,真是鬼催的,这节骨眼跑来……”

我兜着狗尾巴踢了一脚,将避水珠藏进葫芦里,杪寅的狗嘴瞬间被涌过来的江水给封住了。没有了气泡的浮力,我和“杪寅狗”快速地掉了回去,加上棺椁的比重要比箱子沉,一眨眼就撵上了那哥俩。我迅即又掏出避水珠,将弟兄们和棺椁、箱子统统罩了进来。东西这一增多,便看不到气泡了,避水珠只是起到了仅仅将水逼开不至溺水的作用。

没有了气泡“护盾”,被吸引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还没等我开口教训他俩几句,全体都有被一股加剧的吸力牵引着翻滚了起来。一阵白色的似雾又似光的前所未见的东西扑面而来,还未来得及感受到是什么物质,“咕咚”一声闷响,我像皮球一样被弹出几个滚翻,重重地摔在了硬地上。

好在我是莲藕附体,虽然感觉上来说和常人无异,却都是有形无实的那种伤害。忍住巨痛我原地坐了起来,强打精神四处观看。黑洞引力已经消失,白色的物质也已不见,所处的空间宛如一个巨大的溶洞。只是这个大洞发出黑漆漆的暗光,到底有多宽有多深,看不太清楚,只能用屁股感受到地面是坚硬而平坦的。再看那兄弟几个,摔得七荤八素的趴在地上,离着我不远在那哼哼。好在棺椁和箱子都完好无损,夹杂在三个兄弟之间侧翻在地上。黑龙则在大黑洞的入口最远处半卧半盘着,半死不活的在那蠕动,看样子摔得也是不轻。我脑补了一下刚才发生的画面——黑龙应该是在最前面进入大黑洞的,第一个挨摔的是它,而我们包括棺椁和箱子,则是在黑龙皮垫般的身躯上滚落的。黑龙在洞口摔趴下以后,我们随着惯性就摔到了洞里。我们经过减震以后都摔成这样,可想而知黑龙摔得更为严重。

经过简单的推理评估,我认为弟兄们伤情不大,最倒霉的是那个垫背的黑龙;这才开始检查起自己来,抬起右手一看,“天哪”避水珠怎么不见了?我惊得浑身排出水来,仔细再看,原来是虚惊一场。我的右手腕可能是最先着地,被杵得扭曲了180度,我看到的是手背。左手扭过右手以后,看到避水珠紧紧地攥在手心里,我松了一口气。赶紧又检查了一下葫芦,里面的东西一件不少,这才将避水珠按在了葫芦嘴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葫芦贴肉掩好。

站起身来我甩了甩右手,水分回流了一下以后,感觉右手腕恢复了一些弹性。我摇摇晃晃地走到最近的“杪寅狗”身边,“没事吧?四弟”我轻轻问了一句。杪寅发不出声音,瞪着圆溜溜的“狗眼”看着我,四肢扭动了几下,狗尾巴还扫了两下。看着他贼兮兮的模样,我情知没事,便越过他走到梓垚和桑歆身边。“二弟,三弟你俩怎么样?”我站在二人中间俯身问道。二人除了没有尾巴摆动以外,基本上和杪寅也差不多的回应。看来都并无大碍,只是摔得暂时气结而已,缓过这口气就都没事了。

我放下心来,将箱子挪到棺椁旁靠在一起。又看了看最外边的黑龙。虽然这家伙正邪难料又居心叵测,可是毕竟屡次依赖它才死里逃生,虽然说不清是歪打正着还是有意无意,且不论过程,结果在那摆着呢!“你不仁,我不能无义。”咬了咬牙,我还是撑起胆子决定过去看看黑龙。

没等靠近黑龙,它的双目中迸射出一道寒光,刺得我浑身发凉,浓重的杀气笼罩了我的全身。“杪寅狗”这时突然发出了几声尖叫,这是在提醒我赶紧撤回,此物危险不要靠近。我心中暗想,此时要是抽身而退,黑龙就会坐定了我是不怀好意,这个凭空产生的结就再也难解了。再则它此时这个状态,不像是能发出致命攻击的样子;如果能的话,恐怕接近它与否也都不重要了;我的战斗值几乎归零,再加上那几个拖油瓶,只能是束手待毙。

我没有回头,保持和蔼的面容坚定地走到黑龙身边轻声问道:

“你感觉怎么样?没什么事吧?”

霎那间凉气消散,黑龙眼里的寒光变成了诧异的目光,略顿了一下,黑龙艰难地摇了一下头,咽喉处滚动了几下,面露痛苦的表情。

我凑过去用手一摸,判断出这是气血郁结堵塞了气管,顺手便按摩推拿了起来。不消片刻,一团血雾从黑龙的嘴里喷了出来,“呼噜,呼噜”几声过后,黑龙恢复了呼吸顺畅。“你均匀地呼吸一会儿,休息一下就会恢复了。”我微笑着看着黑龙的眼睛说道。黑龙竟然什么都听得懂,微微颌首满面的和气。“我回去再看看我那几个兄弟,过一会儿再过来看你。”刚说完这句话,还没等我转身,黑龙幽暗的面部突然一亮,连脸上的皮纹都变得清晰可辨。从黑龙错愕的表情中,我感觉到可能要不妙了。

回身的过程中,黑洞的四壁清楚地映入我的眼帘,和初遇杪寅时“边缘线”附近的石壁很相像,却又似是而非。完全转过来以后,我被耀眼的光束刺得头晕目眩,那是黑洞深处传过来的五颜六色的强光。

我用手挡住眼睛,疾步跑回弟兄们的身边。这时候哥三个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加上强光的惊吓,一下子都跳了起来。

“大哥,这地方不同于阳间和阴间啊!”桑歆首先发表了意见。

“是啊!三弟说得对,这地方的物质非常的奇怪,是一种我们未知的空间。”梓垚接口道。

“我怎么浑身发炸呢?这一关要不好过喽……”杪寅自然不甘人后,人狗混合式声音令气氛更加不爽起来。

“你们都躲到我身后去,同时看护好箱子和棺椁,这次绝对要服从我的命令,没有我的指令谁也不要妄动。我们哥四个今天活要一起活,死也要死在一起。”我咬紧牙关从牙缝里狠狠地挤出这么几句,第六感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信息。

看到我很鲜见的这么严肃,哥几个没敢再说话,全部老老实实地跑到我身后,用身躯挡在棺椁和箱子的前面。我心里衡量了一下,将羊皮画卷偷偷塞进了袖子里面,天书仍然塞进了耳朵里,想了想又把避水珠塞进另一个耳朵眼里。最后只把液态金属球握在手里,这样就腾空了宝葫芦。师父交代过,天书任何时候不能当武器使用,而避水珠也只能避水,宝葫芦用作战斗来说,还没有实践过,只能是备用。羊皮画卷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或许那只能成为一个无法兑现的诺言了。唯一靠谱的也就是金属球了,可以当盾防护,也可以化为利器攻击。只是以前使用金属球的时候,我都是有法术的加持,不知道离开了法术,金属球还会不会运用自如。

我偷偷地将金属球用双掌压了一下,心里想让它变成茶杯盖大小,很顺利的就实现了。我心中一喜,接着又想变成一把小刀子,结果仍然运用自如。“哦”我放下心来,看来尤顿提炼的这个金属球不同于三界中的宝物,属于异次元的一种高科技产物,使用起来随心所欲无门槛。

刚刚准备就绪,光晕里面传出一声野兽般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孩儿们,这回有龙肉吃啦……哈哈哈……”

随着笑声的消散,光线变得不再那么刺眼,也或许是我们逐渐适应了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亮光。总之,眼前突然热热闹闹地出现了一大群的妖魔鬼怪。

这些魔怪们居然说着汉语?我心中疑惑不解,看模样根本就不同于阴曹的那些牛头马面,更不同于冥界以及五色天堂里面的那些神灵。

只见前排站着几个绿色的“蜥蜴人”,手里拎着奇形怪状的兵器,中间则立着一个好似魔王的“巨兽”,刚才的笑声就是他所发出来的。“巨兽”身后簇拥着一大群怪物,被遮挡着看不太清。两旁边则各分两列排着四队“小妖”,个个长得不可言状却颇具人形,手里都齐刷刷举着根手杖似的东西,光源就是从“手杖”的头部发出来的。我再次把目光聚焦到“巨兽”的身上。“巨兽”身高过丈,五官长得和动画片里面的巨灵神差不多;袒露着上半身,前胸和双臂上布满了野猪鬃毛般的黑毛;腰间系着宽厚的金色板带,上面还挂着一个口袋;屁股上围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坚硬的不知何物的短裤,底下露出俩毛绒绒的大腿,赤手空拳没有任何的武器。

“巨兽”见我竟然毫无怯意,不觉微微一怔,看了我两眼以后,又把目光放到我身后,然后又重新看着我发呆。

片刻的宁静中,我似乎隐约听到了小薇在呼叫我:“阿泉,阿泉……”我不由回过头去,却一眼看到了立起半个身子的黑龙。黑龙的眼睛里喷射着怒火,看上去很是威猛,实则外强中干,体力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看来是刚才“巨兽”那句吃龙肉的话深深刺激到了它。

“这龙是你养的?”“巨兽”好奇地对我问道,“问你也是听不懂……”旋即又摇摇头轻蔑地咧了一下嘴角。

“它不是我的宠物,是我的朋友……”我顾不上到底是不是小薇在喊,对“巨兽”冷冷地说道。“巨兽”喊着要吃龙肉,必然绝非善类,我已然拿他们当成了敌人。

“嗬!小点心,你居然能听懂老子说话?”“巨兽”双手环胸露出好奇的神色。

“呃?”我心里一阵狐疑,回头扫了一眼弟兄们,却发现他们个个一脸的懵逼。

难道只有我能听懂‘巨兽“说话?我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好像意识到了点什么。

“‘风能喝’、‘火能嚼’,你俩去给这个小点心点厉害看看。”“巨兽”显然看我很不顺眼,竖起两根中指往前一指。

“是,大王……是,大王……”两个身材魁梧的魔怪从“巨兽”身后闪了出来,相比“巨兽”要矮了一个头,但仍然非常的高大。

“‘老火’,咱俩是生吞呢?还是活嚼了呢?”穿着青衣的怪物显然是“风能喝”。

“我看还是活劈了,一人一片烤熟了吃味道才好。”另一个红色衣服的想必是“火能嚼”了。风火二怪狞笑着向我一步步逼近过来……

0

第七十三章 身陷魔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