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陆战英豪>假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假日

小说:陆战英豪 作者:青木衫祎 更新时间:2019/9/9 23:57:19

寂静晴朗的仲夏夜里,一阵滴答的发报声击破了黑夜的浓重,它幻化成一串串电码飘入空中越过海峡,直到被英国情报部门所截收。当这串电码被记在纸上后,发报员立刻将其交付给了值夜军官。

这位老道的家伙只是扫了一眼,就已经粗略译出了上面的内容。“诺曼底地区发现德第七装甲师。”先前的睡意一扫而空,这里怎么会出现德军最精锐的装甲师?他强忍哈欠,抄起桌上的电话,“喂,给我接查尔顿中校。”

通话结束,他颓然靠在椅背上。从查尔顿中校的语气上判断,这则消息给他带来的冲击不亚于扔在英国本土上的炸弹。虽然雷达的出现在无形中化解了德空军的优势,但局部空战的胜利并不代表德国人丧失了登陆能力。况且这支德军最精锐的装甲师,可是法国战役中的马前卒。至今,它那疯狂的,歇斯底里的攻击仍旧让他耿耿于怀。

从敦刻尔克败退回英国后,汤米就一直在医院养伤。对于现在英国的本土防御来说,空军已然成了主角。而陆军的作用则在一点点稀释,除了德军可能登陆地点的布防外,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无所作为的状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一直待在医院,医生给出的诊断是‘战场综合症’,要是战事紧急估摸早就被征召回军队了。

呼呼的晚风摇曳着窗户,发出细微的哐哐的响动。他在病床上辗转难眠,一直到那幕扬起的白色窗帘闯进眼眶。汤米安静下来,他静静默默的看着。他不敢闭眼,那些阵亡的人会在合眼的那一霎那出现。他们成了他心里不能逾越的坎,在这件事上作为哥哥的詹姆曾试图开导他,但最终无功而返,现在他只期望时间能够淡化这一切,让汤米重新振作起来。

汤米不禁意识到,可能自己所认知的世界并没有那么糟糕。外面的树林里回荡着零零碎碎的蝉鸣,树林边的沟渠也有青蛙的呱呱声,还有房间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搬来了一个蛐蛐。“上帝之所以没有选择你,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这是哥哥跟他说的。

汤米缓缓往上挪动身子,让自己靠在床背上,这个晚上注定是要失眠的。他恍惚的越过窗户,看向晴朗的夜空,“法兰西...”这声音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清。

女人紧张的扯下窗帘,西边的路口那里出现了晃动的车光。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衣橱旁,“砰——砰砰。”衣橱的夹间中,伊纳慌乱收拾起了天线和发报机。德国人的管辖正日趋完善,而她们也越来越打起十二分精神。在将设备藏好后,她理了下凌乱的头发。当确认并无不妥,她才打开暗门从衣橱中钻出来。

两人没有吱声,那女人用手指了指窗外。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划过,随即外面的街道又陷入了之前的宁静。透过轻薄的窗纱,月光照射在窗户的桌子上,而这是房间里唯一的光亮。伊纳往女人的耳边凑去,“上面让我们再次确认。”她为难道。

女人转过身陷入沉思,这里并不是风花雪月的场所,所以人流并不固定,像是今天过来的那两名士兵,纯粹是凑巧碰见,要是专门接待这样的客人,难免不会被人怀疑。况且,第七装甲师究竟有没有抵达确实是个谜,她并不赞同在还没有弄清事实的情况下就向上面报告这样子虚乌有的事,可她实在执拗不过伊纳,她总想着尽快为英国做点事,现在倒好!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也许明天他们还会过来。”女人不冷不热的说。她回想起了和她缠绵的那名士兵,那双盯着伊纳的炙热的眼睛,她肯定明天他还会过来。伊纳立时就明白了女人的意思,她唰的红了脸,原本她以为自己有为国家奉献的精神,但事到临头她却变得扭捏起来。如果总是碰见下午那样的男孩就好了,可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做?”伊纳有些气恼道。她很早就明白了,该来的总归会来。

女人似乎有些怜悯,“你也许并不适合这样的工作。”

“你什么意思?”伊纳反问道。“就算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给出同样的答案!”她言语坚定,只是底气不足。

“放轻松,只要放轻松就行。”女人无奈的说,“还有,就是享受!”她嘴角扬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伊纳不想再搭理她,“我要去睡觉了!”她刻意伸了下懒腰,旋即转身往门口走去。

女人轻笑了声,优雅的从旁边桌上的烟盒中捡起一支烟卷。‘哧’,一根火柴倏的燃烧起来,顷刻间整个房间都被这微弱的光线所填满。伊纳的手已经搭在了门柄上,可她还是回头看了眼那个女人,在火光的映衬下她面色泛黄,湛蓝的眼睛越发幽邃。“少抽点烟!”她告诫道。语气和之前比起来倒是缓和了些。

女人的嘴唇翻动了下,“我只是想打发下时间!”她趋到窗前,轻轻拉开窗帘。“感觉好久没有好好看过夜色了。”伊纳轻轻将门带上,她不想打扰了她的兴致。

日头高悬在空中,柏油路蹭蹭往上冒着热气。而路边树林里有两个人正在忙活,一个在搭帐篷,一个则在两棵树中间捆绑吊床。帐篷前的空地上铺了张餐布,一些食物零散的堆在那里,再前面一个刚垒起的灶台,估摸是准备晚上生火用的。

面包的甜味早就让这里的蚂蚁垂涎欲滴,它们三三两两用触角寻摸味道,倒是和战斗开始前的侦察兵有的一拼。很快它们就发现了目标,除了留在这里警戒的,剩下的开始分头呼叫援兵。少顷,一队黑压压的蚁群从蚁穴中开出,顺着指引直直向目标挺进。

正在捆绑吊床的卡尔不经意的回头看,那块他和汉斯的晚餐已经被数十只硕大的蚂蚁占领。他气呼呼冲着汉斯吼道,“你这个家伙,我们的晚餐快要被糟蹋了!”他慌张扔下手头的工作,急匆匆将面包捧在手心,“该死的蚂蚁!”他一边拍打着硬邦邦的面包,一边恨恨地咒骂着。

在将最后一根钉子锲入地下后,汉斯才从帐篷后站起身,“发生什么事了,我的朋友!”他喘着粗气,额头爬满了豆大的汗珠。

卡尔晃着头,“真该死!我竟然会赞成你的主意!这真是太糟糕了。”他苦恼的仰头望着天空,蔚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彩。

“嘿!你这可就说的不对了!”汉斯冲着卡尔摆了摆指头,“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应该坚持。”

卡尔苦恼的叹了口气,最近这段时间汉斯总是喜欢看些有关哲学的书。这些枯燥乏味的文字总是让他打哈欠,可汉斯却对此乐此不疲、津津有味,慢慢连带着说话都有一股哲学味。他无奈看了眼手中硬邦邦的面包,又抬头看向汉斯那张傻呵呵的脸。“算了!”他默念着。

“嘿,你把我的威士忌放哪了?”汉斯在餐布上翻找着,“那可是我用两盒罐头跟法国佬换的!”

“可能在那边的皮箱里。”卡尔瞪着汉斯,有气无力的说。野炊!我怎么会答应跟这个家伙一起。要是中尉在就好了,他们现在一定躺在沙滩上,吹着海风享受着日光浴。一想到夕阳西下的海边,卡尔的脸上不自觉挂上了一副笑脸。

“我说!你能先把火点上吗?”汉斯啜了口刚翻出的威士忌,悠然地说。

卡尔快要被折磨疯了,这个酒鬼只有喝醉的时候才会安静。他轻叹了口气,往垒起的灶台那踱去,那里摆满了捡来的干树枝,现在它们只需要一点火苗。

篝火燃起后,汉斯便将准备好的鸡肉肠串在一柄钢叉上,“先生,需要来点烤肠吗?正宗的维尔茨堡口味。”他得意的瞟了眼卡尔那气呼呼的表情,似乎他还真有点生气。

“等会再说!”卡尔没好气的瞪回去,站起身继续去完成捆绑吊床的工作了。

盯着篝火的汉斯没有回头只是微微勒了下嘴,“好的,卡尔先生!”他故意调侃道。“对了!晚餐是茄汁焖豆子,土豆泥,还有那块爬上蚂蚁的面包,希望能合你的口味。”

卡尔厌倦了这样没有意义的斗嘴,他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到了吊床前。他好想独自一人待会,哪里都都行,只要没有汉斯就行。

玛丽依偎在穆勒怀中眺望着眼前的英吉利海峡,除了几只白色的海鸥掠过海面,剩下的就只有西沉的太阳。搁在两人旁边的苹果酒已经喝完,不过杯子里还留有半杯。醉醺醺的两人望着天际呵呵笑着,要是不算昨晚的激情,这个下午倒是算最美妙的时候。

“我想我爱上了这里!”玛丽由衷说。那双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她臆想将来的某一天会在这里安家,也同样依偎在这个男人的胸膛。这双宽阔的臂膀总让她感到安全,先前那颗冰冷的心早就让穆勒彻底融化了。

穆勒温柔的将她推开,眸子直勾勾楔入玛丽的瞳孔,“等战争结束,我们就在这里建一所房子,到时再生个小穆勒,你觉得怎么样?”

玛丽的脸倏的红了,这当然也有酒精在作祟。“我才不要!”她佯怒,在穆勒的胸前锤了一记。

弗里茨和诺曼在沙滩上打闹着,两人你追我赶,他们悄无声息闯进了穆勒和玛丽的视线。两人卷着裤管,赤脚踩在沙滩上。每踩出一个脚印,不多时就会映出一滩水迹。爽朗的笑声划破空气,朝远处飘荡。直到前方的沙滩出现了一个穿着碎花洋裙的女孩,她拎着白色的漆皮皮鞋,似乎在眺望着远方。诺曼不知所措的停在原地,弗里茨差一点就撞在了她的后背上。

“你怎么了?”他大口喘着粗气,开始顺着诺曼的目光往前瞧去。那不是......昨天那个女孩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抓着诺曼的胳膊摇了摇,“是她吗?”他激动的小声的问。

“应该是!”诺曼的脑海中又情不自禁出现了那幅画面,那是他所认知的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走!我们去打声招呼吧!”弗里茨扯着诺曼的胳膊往前走去,没有一丝商量的意思。虽然昨天对他来说算是迟来的成人礼,可那大男孩的秉性是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轻易改变,拉着诺曼无疑是在为自己壮胆、打气。只不过诺曼的脑子一片空白,开场白!他懊恼自己竟想不出一句合适的措辞。好在弗里茨点醒了他,“嘿,伙计。亲爱的姑娘用法语怎么说来着?”他苦恼的看了眼诺曼的侧脸,不过就算不知道也无关紧要了,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了伊纳的面前。

“嗨!”两人同时用干瘪的语音问候道。

伊纳应该没有认出他们,她仍旧像之前那般扭捏。“嗨!”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小动作被弗里茨收入眼帘,看来她依然对昨天的轻薄而心有余悸。弗里茨的双手在女孩的面前摆了摆,“伊纳?你叫伊纳?”这是他唯一还记得的一句话。“我们没有恶意!”他轻轻拍了下诺曼的后背,他算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战友的身上。

“我们...不是...好人!”因为紧张,诺曼竟有些口吃,“不!不!放心,我们...是坏人!不...”他慌乱的晃动着手掌,而伊纳却不断的往后退。

穆勒挽着玛丽恰到好处的走了过来,“你好!我的士兵们是想说‘他们不是坏人!’”说完,他轻抚了下玛丽的手背,“看来他们吓着人家了!”他压着声音,轻笑了声。玛丽附和道,“看来适当关心一下士兵们的需求也是你这个中尉不可推卸的责任。”

穆勒挠了下头,他们语言不通,贸贸然确实有些唐突。况且玛丽还在身旁,他可不想将自己的心得在这个不恰当的时候,不恰当的分享给他们。他无奈的耸了耸肩,“先生们,今天就这样吧!”他忙打起圆场,也算是结束现在这尴尬的局面。

0

假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