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陆战英豪>开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开导

小说:陆战英豪 作者:青木衫祎 更新时间:2020/3/19 9:09:36

院子里的篝火越燃越烈,噗噗的火苗映衬着在楼上的窗户。二楼的会客室中诺曼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弗里茨不安的在房间中小心翼翼的走动着。这里的装饰和布置虽然让他好奇,但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注意这些东西。

嘈杂的人声从楼下传来,他不禁回头看向楼梯——没人上来,他们仿佛被遗弃了一样。客厅顶上的吊灯散发着让人眩晕的灯光,弗里茨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一股源自心底的压抑在驱使着他,可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现在最好还是安分一点。

竖钟的钟摆规律晃动着,它宣誓着时间的流逝,窗户外的天际渐渐暗下,今天似乎就要结束了。真是糟糕的一天!弗里茨长叹了口气,他注视起了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呆坐在那里人。“诺曼......”他低声呼喊,他觉得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听到。

没有回应。诺曼的灵魂仿佛离开了他的躯体。

弗里茨像是决定了什么!他的手在胸前握成了一个拳头,不过很快那只拳头又松弛了下来。他忽地感觉到喉咙中卡住了什么东西,反正就是说不出一句话。这件事并不怪你!可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句话。

他无奈地走向窗台,他想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什么地方去。从这里弗里茨可以看到整个院子的情况,下面的人开始聚集,几乎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门口。顺着大家的目光,弗里茨注意到了那个上尉正在和一个人攀谈。他并不好奇这一切,于是他的眼睛开始在楼下的人群中游荡。“中尉!”他惊讶的叫到。

诺曼终于有了反应,他下意识的扬起头朝窗户那里看去。通过窗户玻璃,弗里茨注意到了这一切。他心事重重的转身,目光和诺曼的目光恰好撞了个正着。“结束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不过在说完这句话后他似乎正期待着什么。

诺曼挺了挺发酸的身子,眼睛里依旧写满了颓废。他清楚自己的状况,而现在这个样子究竟该如何向上尉解释?他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占据了自己的理智。

弗里茨紧张的跨到诺曼的面前,“听我说!”他用手捏着诺曼的肩头,“这并不是你的错。”一切真的太过突然,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而他就是这样认为的。只是问题在于诺曼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我知道!”诺曼牵强的说。“可能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他的心头猛颤了下,这根本就是为自己开脱的说辞。“也许中尉......”他想说中尉也许会有更好的选择,然而这只能算是他的一厢情愿。

弗里茨轻拍起了诺曼的肩膀,对一个刚成年的人来说直面杀戮已经很残酷了,更何况还是亲自动手。他完全能理解诺曼的心境,可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我去找下中尉!他也许担心坏了!”与其说是建议,倒更像是一种请求。他害怕诺曼会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做出什么傻事,可就这样向楼下呼喊,又实在欠妥。

“嗯。”诺曼支吾了一声,算是同意。随即他重新变回了之前的模样。

弗里茨虽然依旧不放心,可他还是缓缓走到了楼梯口。在快要踩到台阶的时候,他回身看了眼,诺曼仍然昏沉沉的坐在那里。他不敢耽搁时间,只得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的走下楼梯。门厅的两边布置了两条长桌,上面铺着洁白的桌布,许多水果和食物堆叠在餐盘中。他只是粗略看了眼,就小跑到了门口,推开门便凭着窗口的记忆,在人群里搜寻着中尉的人影。

“中尉!”穆勒的背后,一声谨慎的呼喊。

他习惯性的转身,弗里茨满脸焦虑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穆勒的直觉一向很准,他的语气略微带了点紧张。

诺曼他……弗里茨欲言又止。我想您还是过来一下吧。他不住往身后看,楼上的窗口依旧向外透着眩晕的灯光。

我们走。穆勒没有迟疑,这本来就是他过来的主要目的。

弗里茨在前面引路,穿过零零散散的人群,他们走进门厅。那名上等兵迎了上来,“晚上好,中尉先生!”他敬礼道。

穆勒简单回了个礼,随即便紧跟弗里茨的脚步往楼梯口走去。

顺着地板弗里茨看向客厅里的那处沙发,感谢上帝!诺曼还在。他不禁在心中默念道。穆勒的脚步停顿了下,他注意到了弗里茨动作的迟缓。看起来他很担心诺曼,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太不对劲了。

他在哪?穆勒忧心忡忡的问。不过很快他便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诺曼。他快步越过前面的弗里茨,皮靴在地板上哒哒作响。“你还好吗?”他有些恼火,原本早上还好好的,可现在却像是大病了一场。

“没事......我。”诺曼缓缓起头,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这根本就不是没事的样子,穆勒在脑海中想象着一切可能,可很快他又将这些情况给推翻。现在他只能在弗里茨那里获得信息,以诺曼目前的状况恐怕连简单的叙述都已经做不到了。

面对中尉的目光,弗里茨竟有些发怵,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样描述。他支支吾吾,仿佛是在顾忌什么。穆勒走到弗里茨近前,“我们到房间里说。”他用下巴指了下走廊边的一扇门。

房间中,弗里茨先是深吸了一口气,虽然诺曼不在旁边可他依旧小心翼翼的措辞。穆勒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并不能理解为什么非要让他们去做这件事。这简直不可理喻!他忍不住的说。

我想...可能哈特上尉说的并没有错,这的确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个好的选择。弗里茨的这句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说完,他谨慎的看了眼穆勒。

他别过身子,貌似在思考什么。此刻的氛围竟变得更加压抑了。“头!”弗里茨轻声唤了下。

“这对他来说确实蛮残酷。你先呆在这,我去看看。”穆勒步履沉重的朝外走去,他意识到诺曼正在跌入一种深不可测的‘深渊’,要是没人去拉他一把,恐怕他会一直生活在自责下。

穆勒慢慢坐到了诺曼身边,他嫣然成了一名兄长将手勾在了他的肩。“弗里茨都和我说了。”他的手掌觉察到了一阵肌肉的痉挛。“听我说,这并不怪你!相反,我倒觉得你的做法非常正确。”他轻吐着。

在这件事上你根本不用自责,间谍本就不受《日内瓦公约》的保护。更何况,你选择了独自面对这一切。你知道你的这种做法是什么吗?他期待着诺曼的回应,那怕只是一个细微的小动作,令他失望的是诺曼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停顿了几秒后,他又缓缓开口道,这种做法叫做‘友情’,甚至它远比你想象的更加高尚,这可是经历过战火淬炼的‘友情’。

同时弗里茨也说了那天下午的事,这样就好解释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穆勒轻捏着他的肩头,其实人的一生总会经历许许多多的过客,有些人只能擦家而过,而有些人却能在别人的人生中留下印痕,我想那个叫伊纳的女孩就是在你的人生中留下印痕的人。其实凡事都具有两面性,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可说不定她现在已经身处在了天堂。而你就是那个帮她实现价值的那个人。

诺曼的脑袋慢慢抬了起来,他看着穆勒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真的吗?中尉先生。”

“当然是真的!”穆勒冲着诺曼微笑着说。“每一个爱国者,他们的灵魂都将会抵达天堂,这是上帝对他们的嘉奖。”

可我觉得自己错了!这完全违背了我加入军队的初衷。诺曼痛苦的掩面道。我居然会对着手无寸铁的女人开枪,我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说到这,他竟忍不住缓缓抽噎起来。

穆勒温柔的捋着诺曼的后背,“在你这个年纪确实不应该承受这样的事,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你要相信你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等着你,我觉得伊纳可不愿意看到你是这么一个没有担当的人。”最后,他在诺曼的后背上轻拍了几下。

我想我明白了!诺曼挪开了遮挡脸庞的手掌,点头确认着。他们会怎么处置她们的遗体?他紧张道。

“他们会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也有可能会让她们的亲人来认领。”穆勒胡乱猜测着,他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此时也只能安慰下这个受伤的男孩,好让他尽快振作起来。

“要是有可能,我能参加葬礼吗?”诺曼红着眼眶,和之前一样,盯看着穆勒的眼睛。

可以!穆勒点头确认,只是哈特上尉会允许这样做吗?从处理问题的角度来看,哈特上尉确实存在偏袒弗里茨和诺曼的行为。可要是从处理问题的结果来看,又有些太过简单、粗暴。

诺曼的心总算稍稍放下了些,他不自然的笑了下,它既有安慰又有庆幸。

0

开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