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天下之成王败寇>第八章 梦醒复睡身无病 见一师妹两倾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梦醒复睡身无病 见一师妹两倾心

小说:大明天下之成王败寇 作者:杰之蛇 更新时间:2016/12/12 22:50:34

你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也无法救治一个没病装病的人!

旭幽正陷入昏迷状态,意识却离体而出听见一年长苍老的声音:“大人身中七箭,尽在后背。虽然未中要害,然而却极具隐患。还望大人多加休养,切勿奔波劳碌!”

旭幽正在奇怪:自己明明中了一箭,正在心窝要害。怎么背上还来了七箭呢?莫非我要死了?

却听一非常熟悉的年轻男子之音,正是李凊林:“太医只说旭贤弟如何?他至今昏迷不醒,可有性命之忧?至于在下,我心中有数,太医不必挂怀。”

旭幽这才明白:原来刚刚诊断的是李凊林大哥。

却听那太医说道:“大人多虑了。旭公子并无大碍,至于为何至今不醒,老夫也是不明其意。大人所担心者,旭公子心头之箭也。然就实说,这一箭入肉不及两寸,心脉似乎未损。可以说完全不及大人所受之创伤!”

旭幽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没有受伤!为什么不受点伤呢?

意识又昏了过去。

终于,旭幽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觉阳光火辣辣的刺眼,就醒转过来。旭幽身处成王府的一间普通厢房,旁边没有任何丫鬟仆役。倒是静的出奇。

旭幽起身,素衣质朴,无外衫。感觉饿了,信步走出房间。廊前庭院皆无人影,旭幽一路懵懂,闻着味找到了厨房。而此时厨房并未闲人,只有一个顽皮少年,鬼鬼祟祟正在偷吃。

看那少年大快朵颐,旭幽也馋了,悄悄走进,小声说道:“你谁呀?”

那偷吃少年吓了一跳,转眼一看来着并非凶恶之人,反而无惧怕之意,大啃手中骨头肉,说道:“你管我谁来?要偷吃就一起,诺,这给你。”说着将另一手中油油糊糊的整只鸡递给旭幽。

旭幽看了大皱眉头,不悦道:“偷人东西,你这小子还理直气壮。快快离去,不然我喊人了!”

少年不依,嚷嚷道:“你这病号,怎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请你同吃,不感恩于我还算了,还要叫人拿我,好没良心!”

旭幽大动肝火:一个小儿还敢小觑于我。

旭幽也不动手,一股五行之力发动,胁迫旁边砧板上四五把菜刀,将那少年团团围住,吓他!

旭幽道:“不告主人而入室,这是偷。人遇见而不思逃走,这是明火执仗,是抢,是盗!我正要管你!”

少年临危不惧,直视旭幽,说道:“好,你和我评理。那就论一论理!”

旭幽“咦”的一声,笑道:“好小子,偷盗尚且有理,头一遭也!若说的有理,我旭幽向你赔罪!”

少年义正言辞:“弱儿无养,谁之罪?民无食,途有饿殍,道有饥馁,谁之罪?我不偷吃就要饿死,怪我咯?”

旭幽思虑有顷,觉得这小孩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一个饥儿,没有人养育,衣食无着落,这却是不能强加怪罪小孩。

旭幽收去五行之力,撤走刀兵,笑道:“竟然有所学,不错。倒让我想起一位小朋友。”旭幽说的正是郑义芝,心中感伤:不知义芝怎么样了。

少年见旭幽笑了,也松了一口气,笑道:“我偷别人家饭菜,听见老夫子教业授课,胡学来的。”然后正色道,“人要言而有信,你要向我道歉!”

旭幽见少年说的郑重,躬身一礼:“在下旭幽,先向你赔罪了。人不知而不愠,切勿见怪!”

少年“呵呵”笑了,又递过手中鸡,说道:“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你饿吗?”

旭幽正色道:“饿是饿了,但是君子不受嗟来之食,不饮盗泉之水。我不怪你就是,但是也做不得朋友!走吧,我送你回家。”

少年若有所感,点点头:“也好,我能拿点……”眼睛瞧的自然是肉!

旭幽笑道:“仅此一例,拿吧!”

少年连忙往怀中藏了好多,鼓鼓囔囔,两手都是大块肉。旭幽领着他,一路出成王府后门。

那后门也有侍卫,拦住去路!

少年回头看旭幽。旭幽走到前面,冷冷说道:“我是囚犯吗?”

两侍卫面面相觑:“将军有令,旭公子可在府中任意行走,然而若要出府,却是不行!此中多有不便。还望旭公子莫使我等为难!”

旭幽道:“既然不是囚犯,那就好说。李凊林不过是怕我不告而去。这样吧,我只送送这位小兄弟,两个时辰内就回来!”

侍卫犹豫不决:“这……”

旭幽怒道:“君子重一诺!你们是信不过我了。谅实说,我若动强,你们拦得住吗?只是动了手,李凊林的脸面可就不好看了。”

侍卫脸色苍白,虚汗凛凛,若真惹得旭幽动了怒火,却不是好受的,支吾言道:“好吧,旭公子早去早回。”

旭幽走出门去,感觉自有一番新天地。回头一看,那少年被拦住了。

旭幽不悦道:“我是李凊林的座上宾,成王府的客人。难道些许肉食都不能带吗?成王府的待客之道就是让人饿肚子吗?”

侍卫战战兢兢:“旭公子大病初愈,需要如此多的肉食?都是公子要吃的?”

旭幽笑道:“我还没放开肚皮呢,这不过是一餐的。回去通知管事的,两个时辰后,我还要吃饭!”

侍卫听令:“诺!”

少年见侍卫不再阻拦,疾步跟在旭幽之后,说道:“我几次潜入这里偷吃,还是头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呢?谢谢你了。你刚才为我圆谎,算是朋友了吗?”

旭幽道:“事急从权,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这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我们素不相识,当然还算不得朋友!”

少年不乐,闷闷说道:“喔,你这人可真不知趣。”

旭幽不理他,说道:“前面引路,我送你回家。”

少年听了颇为高兴,一路蹦蹦跳跳,说道:“两个时辰呢,要不我带你逛逛?这一带我熟得很,有很多好玩的。”

“没兴趣。”

少年锲而不舍:“那听曲呢?王子公孙最喜欢歌舞了。听说最近杭州名妓来到京师,姿色很不错的。我见侍卫官兵那么怕你,我们去一定不用走后门!”

“嘿!你个人小鬼大,年纪青青都有色心了!告诉你,我旭幽到哪里都是从正门入!”

少年做老夫子的样子,吟诗道:“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我这是赏心悦目,陶冶情操。本质不坏的。”

“好吧,有见地。但是,我对声色犬马都不感兴趣!”

少年越发有了兴致:“那你饿吗?”

旭幽肚子不争气的“咕”一声。

少年咯咯笑道:“都呱呱叫了!我们去酒楼吧,我知道哪家的菜有了新招牌,哪家有了新厨子,而且价格公道。不过看你的样子,也不像付钱的!”

旭幽不耐道:“不过两个时辰,挺得住!你要是走的快点,还用不了两个时辰。成王府管饭!”

少年见旭幽油盐不进,总算偃旗息鼓,没招了。

两人七拐八拐,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凉。旭幽惊讶了:堂堂帝京,流金淌玉之地,竟然也有凄凉破败之所。这小孩是孤儿无疑了!

终于少年带旭幽到了“家”,一个砖瓦破败,茅草丛书的关公庙。实际上早已废弃了,没有烟火供奉。

少年喜道:“姐,我回来了。大伙,有新人了。都出来,有吃的了!”

清凉的荒芜之所瞬间涌来一大堆饥儿,顿时热闹起来!

“好哎,有肉!”

“香啊,馒头。”

“骨头,炖的。”

旭幽一时惊诧万分,然而更让他在意的却不是孩子。而是孩子当中突兀存在的,亭亭玉立一女子,十分漂亮!

少年见旭幽神色,已经猜到七八分意思,不怀好意道:“我到家了,你可以走了。”

旭幽道:“不急。”径直走到女子面前说道,“在下旭幽,还未问过姑娘芳名。初次见面,惊为天人!还望姑娘恕在下唐突!”

女子莞尔一笑:“我姐弟穷困窘迫,是不是冒犯公子?我代弟弟向你道歉了!”

旭幽大手一挥:“无妨。饥儿无养,官府之责,朝廷之罪!与在下倒是没有关系了。况且你弟弟谈吐非常,与我一见倾心,是朋友了!”

少年将头撇过来,问道:“我何时和你成为朋友了?你知道我姓甚名谁了?”

旭幽一时无语,确实不知道这家伙叫啥。

女子对旭幽做个万福:“我叫林小琳,这是我义弟,却和亲姐弟一般无二,叫虎阳。虎阳年少无学,旭公子不要生气了。”

那少年,也就是虎阳岔口道:“姐姐别被这人骗了。他是看姐姐神仙一般,觊觎姐姐美色,没安好心的。”

旭幽与那林小琳同时脸红。

旭幽支吾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也是听过书的,没错的。况且人皆爱美,我这是赏心悦目,陶冶……”“情操”两字却是不能出口了。

虎阳一脸不屑:“见色忘友,拾人牙慧。哼,我都不愿与你同属男人之列!”

旭幽更觉自己不堪。

林小琳却摸摸虎阳弟弟的脑袋,小声道:“来者是客,不要这样了。”

虎阳凑近姐姐耳旁,也小声道:“我是故意使坏的,让他也难受一下。他人也不错的,姐姐不要错过了偶。”说完竟做个鬼脸跑开了。

林小琳更加不好意思,对旭幽道:“家贫如洗,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对了,我刚熬了粥。”

旭幽缓过神色,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我饿着呢,那我就叨扰一碗粥喝。”

林小琳面若桃花,脸色更加舒朗,笑道:“你别客气就好。”

两人走进庙门,里面不见得比外面整齐,但好歹不透风,说话自在。地上烧着瓦罐,林小琳打粥,出来的却是清水一般。

旭幽知道她不好意思,抢过碗喝了一口:“好喝。”急忙喷出,“啊,烫死我了。”

林小琳见旭幽狼狈,拿出手绢帮他擦拭嘴角汤水。旭幽都看的痴了。

好一会儿,旭幽别过脸,面红耳赤对林小琳道:“非礼勿视,我失态了。”

林小琳收回,两人席地而坐,侃侃而谈。

旭幽问:“大明昌盛,天下太平。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多的孤儿?”

林小琳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至于为何有贫,有富?我也不知道。我刚来此地不及一个月,见他们很是可怜,就做了他们的姐姐,也算有个照应。”

旭幽唏嘘道:“你一介女子,尚能尽绵薄之力,关爱幼弱。倒是让我们这些男子汗颜了!”

林小琳笑道:“你也别如此谬奖了,我和师兄一起的。他才是办大事的人,我什么也做不了。师兄说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劝我放手。然而我性格执拗,看不惯,能帮则帮了。”

旭幽心中一惊:还有男人!

面色却是丝毫不变,旭幽笑道:“那你师兄可了不起,我都想交他这个朋友!可惜未曾谋面!不过我却更加认同你,世间多少事,能做一事算一事,想多了却是没用!”

听旭幽说“师兄”,林小琳脸上荣光更胜,道:“我师兄很厉害的,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我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不过你和他一定能合得来!”

旭幽感觉出林小琳很崇拜这个师兄,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我现在客居成王府,也做不得许多。尽量吧,明天我再送些吃食过来。”

林小琳再次向旭幽表达谢意:“那我代这些弟弟们谢过你了。对了,成王府很厉害的,有大官,你怎么在成王府居住?你能不能让那些当官的来帮助照料这些孩子?”

旭幽愧疚道:“我不是在成王府居住,我做了错事,是被拘禁在那里!我也没什么朋友,估计也帮不上大忙!”

林小琳听了黯然:“喔,那没办法了。不过我师兄一定有办法的。”

旭幽雄心突起:“交给我了,七天之内,我一定为这些孩子找一个好去处。让他们有饭吃,有学教!”

林小琳会心一笑:“你是个好人呢。”

这时虎阳跳跃着进来,说道:“君子重一诺,你说的。”

旭幽道:“那是当然了。”

虎阳伸出手:“那我交你这个朋友了。”

两手相握,旭幽感觉这虎阳竟是另一个义芝,更加开心。

虎阳却说道:“不过呢,前一个承诺可是要到期限了。”

林小琳犯疑,问道:“什么期限?”

旭幽心中一惊,飞奔离去,临别喊道:“我会回来找你的,林小琳!”

林小琳看向虎阳,虎阳解释道:“他要两个时辰内赶回成王府!这是他出来时对看押官兵的承诺!”

林小琳点点头,说道:“他的功法似乎不错,不知和师兄比,谁更厉害?”

虎阳叫道:“林夏大哥天下第一,那人自然不及的。”

原来,这林小琳是刺客林夏的师妹。旭幽不期然竟在这里遇见。只是此时旭幽、林小琳、虎阳,甚至包括林夏、李凊林,谁都不知道相互之间的牵连与羁绊!

1

第八章 梦醒复睡身无病 见一师妹两倾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